第1318章 天下病了

作者:讳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送走曹操,曹铄来到丁瑶住处。

    才到门口,丁瑶的贴身侍女就迎了出来。

    欠身向曹铄一礼,侍女说道:“公子可算是来了,大夫人和甘夫人、糜夫人已经等了好久。”

    “母亲和两位夫人都知道我要来?”曹铄问道。

    “公子才回许都,两位夫人就到了大夫人这里。”侍女回道:“大夫人连晚饭都吩咐了下去,今天要好好款待公子。”

    “每次回来总是让母亲费心。”曹铄笑着问道:“我打匈奴的这些日子,母亲可还好?”

    “大夫人还好,就是担心公子。”侍女说道:“她时常念道,说公子性格太强,什么事情都要争个高低。这样下去,实在是让她放心不下。”

    曹铄微微一笑,没再多说。

    丁瑶的贴身侍女在曹家后宅的侍女之间有着超然的身份。

    然而她毕竟只是个侍女,和她说太多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在侍女的引领下,曹铄来到了丁瑶的房间。

    正陪着丁瑶说话的甘夫人和糜夫人站了起来,丁瑶瞥了一眼曹铄,把脸扭到一旁也不理会他。

    曹铄行礼之后,见丁瑶不理他,腆着脸一笑问道:“是谁招惹了母亲?惹母亲不高兴?”

    “还能有谁?”丁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打了袁家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到河套去打匈奴。你把担心你的人放在了哪里?对你来说,战功真的那么重要?”

    “战功不重要,打匈奴重要。”曹铄嘿嘿一笑,凑到丁瑶身旁坐下,挽着她的胳膊说道:“母亲别恼,我以后不再这样了……”

    “每次都是说不再这样。”丁瑶翻了他个白眼:“可每次有战事你都冲在前头,我身边可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可要我怎么办?”

    “母亲放心,我不会的。”摇晃了两下丁瑶的胳膊,曹铄腆着脸说道:“我可不是别人,我是曹铄。问问全天下,谁不知道只要我上了战场,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天下这么大,你什么时候才能打得完?”轻轻叹息了一声,丁瑶说道:“整天杀来杀去,也不知道这个天下怎么了。”

    “天下病了。”曹铄敛起笑容说道:“我就是一个医者,专门医治天下的医者。既然他病了,我就要把他治好。如今的天下就像是一个生了重病的人,脓疮不给他挤了,他什么时候都好不了。”

    “可天下有这么多人,为什么别人不去,偏偏要你去?”丁瑶说道:“你就不知道,每次听说你上了战场,我总会提心吊胆?我情愿你在寿春,哪怕十年八年不来见我,只要知道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大夫人担心公子,公子也得多体谅她。”站在一旁的甘夫人说道:“公子在匈奴的时候,我和妹妹时常会来看大夫人。她可是茶不思饭不想,每时每刻都在为公子担心。”

    “我在外征战,让母亲烦心了。”曹铄十分歉疚的对丁瑶说道。

    “算了!”丁瑶轻轻叹息了一声,对他说道:“我知道,身为曹家儿郎,上阵杀敌是你的本分。我也只想让你时刻记得,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回来。”

    “母亲放心,大好人生我还没过够呢。而且家中还有慈母没尽孝道,怎么可能就把自己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丁瑶语气松缓,曹铄当即顺着竿子往上爬。

    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丁瑶对曹铄说道:“就你伶牙俐齿能说会道,我先问你。刚才是不是到那贱人的住处去了?”

    曹铄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卞夫人。

    他对丁瑶说道:“母亲在后宅说话,还是小心些好,可千万不要让人抓了把柄。万一这种话传到父亲耳中,母亲又没有真凭实据,岂不是落人短处?”

    “成,以后我说话留心着些。”丁瑶说道:“你还没告诉我,刚才是不是去了?”

    “去了。”曹铄说道:“我和父亲一道去的。”

    “去那里做什么?”丁瑶眉头微微一皱,对曹铄说道:“明知她要害你,你却还往那里去。”

    “父亲陪着我一块去,难不成她还会在父亲面前下手?”曹铄笑着说道:“母亲也是太担心了,有些事情根本没必要。”

    “我担心还不都是为你好?”丁瑶翻了他个白眼:“你去她那里做什么,夫君找她能有什么要紧事?”

    “这次我不是攻破了匈奴。”曹铄说道:“匈奴人要和我们和亲,把两个居次送来曹家做儿媳。我寻思了一下,和那两个居次年岁相仿的,也只有三弟曹彰。于是就劝说父亲,把两个居次许配给了三弟。”

    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丁瑶问道:“匈奴人要和我们曹家和亲,不是让曹家送女儿过去,而是他们送居次过来?”

    “母亲不要忘记,这次可是我们打赢了。”曹铄说道:“匈奴人倒是想让我们送曹家女儿过去,关键是我会不会答应?想要和亲,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们把居次给我们送过来。这么多年,和亲的规矩一直都是汉人把公主送到匈奴,如今时代可是不同了,这个规矩也该改改了。”

    “你怎么想到要把两位居次许配给曹彰?”丁瑶说道:“曹彰那孩子虽然品行敦厚,可他却还是那贱人所生。”

    “我不仅要把匈奴居次许配给他,还要让他跟我去寿春。”曹铄说道:“我会好好的对待曹彰,要他认同我这个长兄超出认同他那位二哥。”

    “做事也不要太有把握,要知道曹丕和曹彰毕竟是一母所生。”丁瑶说道:“你对他再好,难不成他还会把你当成一母兄长?”

    “不管他会不会,毕竟父亲想看到这一幕。”曹铄说道:“儿子们能做到兄慈弟恭,是每一个父亲的愿望。既然父亲想看到,我就做给他看。好处总比坏处多。”

    “不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今晚留在这里吃饭。”丁瑶说道:“两位夫人也是许久没有见你,想念的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