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田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这是我媳妇儿

    从溪一点就通,立刻查看自己的积分,果然显示积分:10,看来是刚才的格斗赢来的,同时发现不少小按钮,比如目前的机甲对战,可以查询红黑双方的基本情况和战斗胜负记录,以此为基础,用积分压双方的输赢,这也算赚取积分的一张方式。

    他对双方都不了解,也没积分,自然不会参与赌局。

    红方代号:红鸾

    格斗战绩:胜7834负174

    机甲战绩:胜18243负519

    战术指挥:胜1390负382

    黑方代号:疯子

    格斗战绩:胜19230负3499

    机甲战绩:胜27403负1243

    战术指挥:胜849负109

    “从战绩上看不出谁更厉害呀。”从溪捏着下巴,从战斗的数量可以看出来,两个人都是战斗狂人,而且赢多输少,可见实力都不一般。

    “红鸾和疯子都是s级的天才,年龄跟我差不多,他们的实力除了我,在这里是最厉害的,两人的较量也多,彼此胜负参半吧。”

    两人说着话,场上已经打了起来,红鸾和疯子对彼此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上来就是对拼,疯子那家伙不愧是疯子,战斗风格极其彪悍,电子炮,能量炮,议论扫射下来,立刻火花四溅,红鸾的微操极为出色,规避及时,有时候从溪都觉得要打中了,红鸾却能关键时刻仅仅挪动小部分部件,做出细微的规避动作,既减少了能量损耗,又避免了伤害。

    偷空还能给疯子造成点小伤害,从溪不自觉坐直了身体,眼里冒光,这才是真技术帝不解释。

    疯子的彪悍从开始到最后,一点都没辜负他的名字,气势上来说,压红鸾一筹,若是经验不够丰富,胆子不够大的人,和疯子对战,可能没打先畏战了,同时他的细微操作同样出色,心算能力强,很多时候可以借助规避动作,顺势做出意想不到的进攻,让人防不胜防,憋屈又郁闷。

    最终以红鸾被摧毁,疯子能量耗尽,结束了战斗,结果自然是疯子赢了,起码他还活着。

    从溪看得热血沸腾,怪不得联盟男儿都想当机甲战士,这样的战斗比格斗更能激发人的激情。

    “他们太厉害了!”不得不感慨,联盟一千多年的历史不是白发展的。

    项天御有点不高兴:“我比他们厉害!”

    从溪愣了一下,眨了眨眼,他刚才似乎从这男人脸上看见了委屈,眼花了吧。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超越,你在吧,来一场怎么样?”进来的男人一头的红发,脸庞粗狂,身材壮硕,个子比项天御还高了半个头,绝对超过了两米,只是等他看清里面的情景,愣住了,揉了揉眼睛,后退了几步,看了看门上的门牌,再看看里面的项天御,脸上有点崩溃。

    “卧槽,是我眼花了,还是系统出bug了,超越你怀里怎么有个人。”

    项天御脸黑了,把从溪拉倒自己身后挡着:“进门之前不知道敲门吗?有什么事快说。”

    男人再揉揉眼睛,果然眼前只剩下了一个人,这才恢复过来:“哎呀,刚才我居然看到一个人在你怀里,就说不可……”

    从溪伸出脑袋,冲他挥了挥手,原来男神代号叫超越,时时刻刻在超越以前,男神什么时候还文艺了一把?

    男人再次石化了!猛然走近,上下打量从溪,站起身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项天御:“我说你怎么从来不恋爱,不结婚,原来是喜欢未成年,哈哈,我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这下你不敢拒绝我的挑战了吧!”

    从溪张了张嘴,看看男人,再看看项天御,原本以为是认识的朋友,原来是敌人吗!

    “疯子你够了,红鸾没把你体力榨干吗,还有精力纠缠我。”

    “毕竟是女人,已经去睡美容觉了,来来来,陪哥哥玩玩,小孩儿你先自己玩会儿。”疯子伸手要推从溪。

    项天御一脚把人踹了出去:“这是我媳妇儿,别动手动脚的。”

    疯子目光一闪,脸上的表情有点裂,第一次觉得自家的情报这么落后,联盟第一人都有媳妇儿了,他们居然都不知道。

    今天真是意外的收获,要是超越能陪他打一场就更好了。

    疯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笑嘻嘻地冲从溪喊了声‘弟妹’,似乎对项天御的一脚一点都不介意。

    对于自己媳妇儿眼睛发亮地看别人对战很是不满,决定让媳妇看看自己在战场上的英姿,这样媳妇是不是也会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当然,顺便教训一下疯子,也是很有必要的,别以为他没看出疯子刚才的试探。

    “乖,在这儿好好看着,我去打败他给你出气!”

    从溪突然觉得不止偶像幻灭了,连男神都幻灭了,那个幼稚的男人谁认识,赶紧领走。

    项天御的机甲是银色的,跟疯子的黑色比起来,更加优雅亮眼。

    从溪下意识去查他的对战记录:

    代号:超越

    格斗战绩:胜604负0

    机甲战绩:胜1912负0

    战术指挥:胜31376负4267

    “这……”从溪揉了揉眼睛,数值依旧没有变化,这家伙居然在单人对战中一直保持着不败神话,啧啧,这实力,果然不愧是联盟第一人!

    不知为何,从溪心中居然有种引以为荣的自豪感,呸,一定是错觉!

    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项天御很难有人抵挡住他的魅力,特别是他的目光只为你一个人停留的时候。

    项天御和疯子的战斗可以说是单方面的群殴,气势上,疯子也占不了上风,他的疯狂出击,根本沾不到项天御的一片衣角,银色机甲明显更加灵活,很多匪夷所思的动作,做起来没有丝毫勉强,流畅又帅气,近战更是不行,黑色机甲力量不足,撼动不了项天御分毫,反过来,项天御一脚就能把疯子的臂膀踢碎,别看s和ss一个字母只差,实力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从溪捏着下巴,眼睛一直没从那台银色的机甲上离开,看起来笨重的机甲,在项天御手中,变得格外灵巧,仿若按上了灵魂,在各种能量武器的轰击下,机甲穿花般穿梭在各色光芒中,潇洒帅气,轻松写意。

    这晚,从溪上床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第一次睡这么晚,精神却依旧亢奋,虚拟训练给从溪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从这天开始,从溪的生活日渐规律,上午在家练习体质锻炼手册,下午去军部训练营训练,晚上进入虚拟训练舱,找人对战,他欠缺的东西很多,通过和不同的人对战,吸取别人的优点,长处,发现格斗中容易犯的错误。

    每一天,从溪都比前一天进步,三天后,项天御带着从溪回了趟老宅,关于两天的订婚以及未来的设想,双方交换了意见和看法。

    从溪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拿出了那张看起来很简陋的配方,对于项盛钦这样的政客来说,说多少好听的都不如实实在在的利益让人心动,从溪不喜欢来虚的,何况他和项天御的事可是项天御先动的心思,上一世的教训他永远不会忘记,用两人的感情或者婚姻就能绑在一起,被项家庇护,这种话,他已经不会去相信了,利益交换才是安全的保障。

    这样的话,即便以后跟项天御掰了,从溪依旧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项家的庇护,因为他付出过同样的利益,至于项家过河拆桥,从溪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后来还是选择相信项家的品格,能做到那种位置的人,不可能那么小家子气。

    第二次见面,从溪的存在感大多了,梁昊挺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孩儿,项盛钦表面看来,同样欣然接受了这桩婚姻,少年还是挺顺眼的,特别是主动拿出伤药配方,就让项盛钦不得不刮目相看。

    “既然要订婚,那和从家就是亲家了,以你们推辞,对于这桩婚事,从家会是什么样的态度?”项盛钦想看看从溪对于从家的观感,从以往的情报来看,这从溪就是个被养废的大傻子,被那位聪明的从夫人耍得团团转,还以为这位后母是为自己好,鉴于曾经的情报与他个人了解的从溪符合度为零,这才不得不出言试探。

    从溪坐在项天御身边,手被大掌握着,挺有安全感:“从家会赞同的,能用一个废物儿子,拉拢住联盟第一人,并且和项家搭上关系,他们求之不得,谁让天御喜欢的是我呢!”从溪嗤笑了一声,自嘲说道,但凡从瑜从香有一点希望,从夫人都不会把赌注放在他身上,因为从夫人自始至终不信任他,即便原主傻得真把她当亲生母亲看,依旧被排斥在外,可能在从夫人眼里,只有死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想想从家现在肯定憋屈得不行,看不上他,还要靠他来联姻,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从家的事没完,原主的残魂当初知道一切是从夫人所为时,怨念有多大,他感同身受,若是不能用事实消除这股怨念,修炼到一定阶段,身体必然会出问题的,身体和灵魂不够契合的结果,他不敢想,从家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以慰原主在天之灵。

    “乖,以后你有我!”项天御时时刻刻不忘了刷存在感,这幅忠犬的样子看得项盛钦恨不能捂脸,真是伤眼,以前为儿子不解风情烦恼的他,就是个大傻逼,看看,哄起人来一点不输于双s级的实力呀!莫名又有点自豪,这是什么鬼情绪。

    梁昊想的就简单多了,果然是儿子喜欢的,那就好。

    梁钧为了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毫不犹豫地抬起手腕,给这一刻按了下暂停键,一张彩色照片新鲜出炉:“哈哈哈,早知道哥谈个恋爱就能变傻,我早给他找几个小嫩肉了。”

    客厅里本来相谈甚欢的场面也立刻像被按了暂停键。

    梁钧得意的笑声戛然而止,心虚地往后缩了缩:“我开玩笑的,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项盛钦想叹气,原本以为长进了,谁知道还是这么个二货性子。

    “小溪别在意,你二弟没坏心思,就是有点跳脱,以后你们多管管他。”梁昊撇了二子一眼,笑着跟从溪说道。

    “二弟是挺活泼的。”说起来,从溪跟项天御认识也不到一个月,更别说他家里人了,梁钧没坏心眼儿,他看出来了,却也看出了梁钧对他的轻蔑,尽管掩饰的很好,大概在他眼里,他配不上他优秀的大哥,可这跟他没关系,甚至项天御家里人的态度,他都不怎么在乎,谁让项天御还没被他划入自己人范围呢,最多算是个合作者,挺顺眼挺优秀的合作者。

    因为身份特殊,项家人并没有带从溪去外面吃饭,而是在家里自己做饭,这让从溪有了一种熟悉的亲切感,甚至跑去厨房帮梁昊打下手最终手痒,做了一个糖醋排骨,倒是挺出项家人意料的,味道出奇地好,受到了不好好评。

    项天御的面瘫脸都要绷不住了,嘴角总不由想往上翘,压都压不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