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是我非我

作者:葱山跳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丫头,你也说过,你在波斯寺里不受重视,这样的事情事先不知道也正常。你若是事先知道了,肯定就会提前告诉我了。不要多想了,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么?”揽着怀里温软的绝色女子,马璘低声安慰道。

    “小马哥哥!”

    康小雨忽然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马璘,如同藤蔓一般攀附在他挺拔的身躯之上,久久不愿松开。

    “丫头,不要害怕,没事了,没事了。”马璘感觉到她的悲伤,忽地眼眶一酸,拍着康小雨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道。

    康小雨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着马璘,不愿松开。

    与其等那个兴胡女子来说这件事情,还不如自己说出来。

    说出来后,便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吧!

    ……

    “小马哥哥,你还记得我问过你,若是我曾想要你的命,你会如何么?”许久之后,康小雨终于是松开了马璘,小脸上满是浅浅的笑意,眼眶之中却泛起一层泪光。

    马璘点了点头,柔声道:“你去捕喝城见我时,问过这句话。若你现在问我,我还是一样答你。小雨,不管你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在乎。你若想要我的命,随时都可以,只要你想要,就可以拿去。小雨,我是甚么样的人,我对你如何,你还不明白么?”

    “那句话,我并非是在开玩笑。”康小雨神色落寞。声音微微有些干涩,“我是波斯寺的人,一切无法自专。那些萨满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不然他们就会要我母亲的命。小马哥哥,延康坊那一次——我当时已经住在了你的府邸之内,距离事发之地就那么近,小马哥哥,你当真认为以我的身手,会没察觉那些人的埋伏么?”

    “小马哥哥。波斯寺的人想要杀你,而我就是具体执行这件事情的人。第一根射向你的八牛弩。便是我砸下的机括。那些来自杨府的护卫们,也是被我控制才参与其中。”

    “小马哥哥,这便是小雨对你做过的事情。小雨一直想说,可就怕说出去你会让我离开。可是这一次。我不能不说了。”

    “那个喜欢你的密探,已经查清了我做的事情。我原本以为见到她时,她就会告诉你这些的,可是她没有。小马哥哥,小雨不想找什么借口,小雨不能看着波斯寺再对付你,小雨把知道的关于波斯寺的东西都告诉你之后,小雨不用你赶,自己会走。”

    感觉到身边男子的身体正在变得僵硬。康小雨凄绝一笑,轻轻推开了马璘,努力站直了身子。

    终于是说出来了。她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轻松,星眸凝视着眼前的男子,似是想要把他永远刻在灵魂深处。

    马璘看着眼前泪眼含笑的美丽女子,忽然觉得极为陌生。

    这一瞬间,很多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忽然就有了答案。

    延康坊的那次刺杀。几乎要了他的命。参与刺杀的,大多是扶风郡王府上的护卫。那些护卫来自杨家。他才会迁怒于杨幼娘,才会冤枉了杨国忠。

    后来他知道了这件事情和杨国忠无关,乃是陈希烈和木坤捣的鬼。可是陈希烈和木坤,如何能够使动杨幼娘带到扶风郡王府上的护卫们,马璘却一直想不明白。

    现在他终于是明白了,原来是因为康小雨。她那时已经跟着杨幼娘住在了扶风郡王府,是她控制了那些护卫们,才会有了延康坊的那次刺杀。

    以她的能力,加上波斯寺的手段,自然能做得到。

    应该怪她么?她毕竟是被人逼迫,受人指使。

    这具身体本就是属于关中汉子马璘的,若是关中汉子马璘自己,这件事情便会一笑而过。他还是她的小马哥哥,她依旧是他的小雨妹妹。

    然而这个时刻,马璘忽然很清楚自己是谁。

    那些属于关中汉子马璘的记忆,那些刻苦铭心的往事在脑中翻腾,让他极为痛苦,然而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是这般荒谬。

    是时候和原来的马璘做一个割裂了,马璘心道。

    他并不是原来的关中汉子马璘,而只是一个千年之后的来客。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不属于他,与他无关,虽然美好,却是一剂毒药。

    关中汉子马璘是关中汉子马璘,他只是他。

    之前一切的温柔缱绻,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她所拥有的美丽,不该是他贪恋这份感情的原因。

    这种清醒让他很痛苦,然而他却必须要保持清醒。

    延康坊的刺杀,或许不该怪她,可是就在那一次的刺杀中,他死了十三个袍泽。

    十三个昂藏的安西汉子,没有死在碛西黄沙漫天的疆场之上,却死在了长安城的街巷之中。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关中汉子马璘,所以如果她想要他的命,可以尽管拿去。

    然而十三个枉死的安西汉子的仇,又该如何!

    ……

    “小马哥哥,小雨的话吓到你了么?你这个样子,小雨很害怕。你……你还是不是我的小马哥哥?”康小雨见马璘神色古怪,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极为陌生,咬了咬红唇低声道。

    马璘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他无比痛苦,却无比的清醒。

    这个时候,他只是他,而不再是她的小马哥哥。

    属于关中汉子马璘的记忆极为强大,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终于是和原来的马璘彻底的割裂开来。

    这种感觉极为痛苦,似乎灵魂都要被扯成两半。然而他的心里,却是略略有些欣慰。

    从今日起,他只是他自己,来自千年之后的马璘,而不是原来的关中汉子马璘。

    他所背负的,他不再背负。他所拥有的,他不再承继。

    当年的长安城,当年的小马哥哥和康小雨,那些美好而忧伤的往事,从此之后和他再无关系。

    “对不住了!”他在心里道。

    没有人回答他,心中却隐隐然有着一声叹息响起。

    康小雨看着他这个样子,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恐惧,绝望的张开双臂,想要抱住他。马璘摇了摇头,伸出手来轻轻推开了她。

    康小雨娇躯微僵,看着马璘凄绝一笑,笑靥动人如昔:“小马哥哥,你果然会怪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把我所知道的事情说完,小雨就会离开。”

    “你说吧。”马璘轻声道,声音极为生硬。

    康小雨默默点头,伸出小手拭干眼角的泪痕。

    既然终归是要分开,至少还要保持尊严。

    “波斯寺……很强大!他们有很多好手,大唐朝廷中便有不少他们的人。行走大唐的许多胡商都向他们供奉财富,他们积累的财富甚至要超过大唐的岁入。”

    “他们能够训练鹰隼传递消息,从长安传递消息到疏勒,也只需要四五天的时间。”

    “小马哥哥,你在碛西崛起之后,早已进入了波斯寺的视线。后来……后来他们便把你和安禄山并列,作为他们支持造反的两个人选。因为你的崛起,他们因为我和你的关系,才对我变得极为重视。后来他们议论之后,还是选择了支持安禄山,这才在延康坊对你下手。”

    “你是我的小马哥哥,我怎么忍心杀你?可是……若我不照他们说的做,我的母亲就会死。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别的选择。”

    “你回长安那天,白日里我就在朱雀街上看到你了。波斯寺的萨满们逼我,我没有办法只能应允。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便是在击发八牛弩之时,先提前砸了一下,想让你有所发觉。那个声音,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

    “我听到了。”马璘想起当日之事,生硬答道。

    康小雨见此,凄艳一笑道:“虽然如此,那么多八牛弩对付你,你还是有可能被杀死。小马哥哥,终究是小雨对不住你。你要赶我走,也是小雨活该。”

    马璘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康小雨声音微微颤抖,继续说道:“延康坊那次刺杀,你躲了过去。后来……后来安禄山就死了,他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波斯寺的萨满们让我去杀他,是要我逼他把雄武城里的财富交出来。我在华清宫杀死了安禄山,得到了萨满们所要的东西,萨满们才能把那些财富给抢回来。那些积累了百年的财富,才是波斯寺最大的底牌。”

    “你和安禄山,是萨满们想要支持的对象,安禄山死了之后,萨满们庆幸你还活着,原本因为我刺杀你失败而怪罪我,到了这时也就不再怪我了。他们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想要通过支持你造反,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之后把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你的身上。”

    马璘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一丝冷笑,依旧没有说话。

    “后来……后来波斯寺被人一把火烧了,然后丽竞门的人开始在宫内清理波斯寺一党,我的母亲从高力士手下逃了出来,告诉我波斯寺已经完了。这时丽竞门的人在长安城里追杀波斯寺余党,母亲让我去碛西找你,想要靠你逃过丽竞门的追杀。就是那时,她才允许我和你的事情。”

    “小马哥哥,波斯寺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这一次这样做,目的还是要逼你造反。他们的势力很大,你要小心他们才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