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妙解难题

作者:倾情一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甫暖玉对自己有隐隐的敌意,秦澜心并不觉得奇怪,但她自问从不想和任何人结怨为难,为人处世无愧于心,倒也一切坦然,没有任何的怯意。

    因此,她笑着对皇甫暖玉说道:“暖玉郡主误会了,我的确是农家女没错,却也的确是收到了宫中请帖,想必定不是皇上不小心写错了名字。朋友贵在诚,澜心又怎么会不想结交好友呢!”

    秦澜心这些话也是对所有知道她真实身份却讶异于她也能参加宫宴的解释,她那张请帖可是皇帝亲笔书写,和其他人由宫中近侍官员代笔所写是不一样的,这也是钟敬轩来京都的路上告诉她的。

    “郡主,她是无名老人的徒弟,妙远大师还赠给了她刻字佛珠!”孙云香走到皇甫暖玉的身侧悄悄对她说道。

    这个秦澜心看着一副无害的样子,但她的“真话”可是有让人无招架之力的功夫。

    皇甫暖玉听到之后,自也是讶异闪过,但她对秦澜心没好感是肯定的,这个少女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她觉得受到了威胁。

    “那看来可能真是我误会秦姑娘了!”说完,皇甫暖玉冲秦澜心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皇甫暖玉一离开,徐爽和张语乔就拉着她小声地担忧问道:“澜心妹妹,你和暖玉郡主没什么问题吧?我怎么觉得她好像有些不喜欢你?”

    秦澜心很想回她们一句,自己又不是钱庄银票,做不到人人都喜欢,皇甫暖玉讨厌她又不是她做错了或者做过什么,而是那位郡主自己的问题。

    不过,她终究还只是笑笑,说道:“没什么,两位姐姐不要担忧!”

    半个时辰后,就有宣旨太监到了玉盏殿和明醉殿,还有四国使者暂歇的归水殿,让众人到清园主殿万朝殿入席就坐。

    秦澜心本想跟着徐爽和张语乔坐在一起,可到了主殿才知道,每个人的座位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而她一进殿就遇到了殷少士,并由他笑眯眯地领着直接就坐在了第二排靠前的位置,而第一排都是大魏朝正一品的诰命夫人。

    “殷统管,您是不是把我带错地方了?”秦澜心直觉认为自己这个位置太过显眼,因为她还没坐下,前后左右的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那眼神真和看怪物是一个样子的。

    “秦姑娘,您安心就坐,这个位置是皇上亲口吩咐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殷统管说完又对着秦澜心左右两边坐下的人行了礼,称呼秦澜心左边的少女为平宝郡主,称呼其右边的少妇模样的女子为世子夫人。

    秦澜心并没有来得及和前后左右两边的人结识,皇上、皇后和太后就到了,她只有跟着众人叩拜行礼,然后顺和帝让众人平身落座之后,就宣旨让四国使者的人进殿。

    这期间,只有皇帝、宣旨太监和四国使者的声音,能容纳千余人的万朝殿里坐得慢慢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等到炎埉国、吴越国、西沙国三国使者各献上他们的贺礼落座之后,一向与大魏朝关系最差、国力一直屈居第二的文渊国使者被宣进殿中。

    和其他三国一样,文渊国使者封邦也献上了自己国家的礼物,但他和他带来的人并没有立即就坐,而是看着顺和帝略有些高傲地说道:“我等来之前,我国国主特交代我一件事情,说前段时间他偶遇四大难题,想着大魏朝人才济济,除了献上珍奇异宝之外,还希望大魏朝能有人想出解题之法。如果难题得解,我朝国君愿意献上四座城池给大魏朝,如果三个时辰内解不出来,那大魏朝国君便也要给我文渊国四座城池。相信大魏朝国君不是个胆小之人,定不会不答应!”

    封邦是文渊国的王爷也是有名的沙场悍将,他平时为人就极为高傲、自负,这一次文渊国偶得上古四大难题,就是希望能借此不费吹灰之力获得大魏朝四座城池。

    封邦此话一出,再安静的主殿也有了窃窃私语之声,更有不少大魏朝的文武官员脸上都是一脸怒气,这文渊国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想用难题来换取大魏朝的城池。

    顺和帝也是愤怒,他此时若不应下,那便承认了自己胆小,承认了大魏朝没有人才,丢了大魏朝一国之尊的颜面,可若是应下了,万一到时候真没有人解答出来,难道真要把四国城池拱手相让不成。

    看出顺和帝的犹疑,封邦冷哼一声说道:“天下人都说大魏朝国强人强,依本王看也不过如此,这胆子真是比我养的那只雀鸟还要小!”

    “小邦邦,你可不要欺人太甚!”这时,齐尧端起一杯酒笑眯眯地看向了封邦,还顺便朝着他抛了一个媚眼,“本王可听说,文渊国国主抢了人家流传几百年的上古四大难题:生死棋局、无音之琴、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迄今为止,都过了一年多了,你们文渊国能人异士聚了一屋子,也没有一个人能解出这四大难题。不如咱们换个玩法,一道难题代表一座城池可好?”

    “哼,睿王爷,你又不是大魏朝的国君,你能做主吗?”封邦就不信齐尧能解出来。

    “他能做主!”这时,顺和帝发话道,脸上也有了笑容,刚才他看到齐尧暗中给他做的手势,那意思是齐尧有把握能解出两道难题,这样的话,大魏朝也不算失了颜面,更不会丢了城池,“就照睿王所说,一道难题换一座城池,封王爷可愿意?”

    “本王愿意,不过解题之人必须要是这大殿中的人!”封邦以防万一地说道。

    “好,就依你,小邦邦!”齐尧冲他眨眨眼说道。

    而坐在张太后身边的孙太妃看到儿子这样的表现,气得双手在袖子里已经紧握成拳,这孩子是要怄死她算了!

    封邦让身后的随从分别将四大难题摆了出来,有一个棋子牢牢粘住的棋盘,有一架琴弦很粗的古琴,还有一个十分复杂的环环相扣的九连环。

    最后是一张被摆出来的很大的纸张,上面画着八十一个宫格,共分为九大块。规则也很简单,就是横竖都是一到九九个数字不能重复,而有些格子里已经填上了数字。

    秦澜心对于古琴和围棋都是一窍不通的,不过当她看到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的时候,忍不住就露出了笑容,也不知道这文渊国从哪里得到的,竟然还有这样的小玩意儿。

    “你笑什么?”自从和秦澜心坐在一起之后,齐平宝心里对她好奇极了,可大殿之中又不能随便说话,所以她才小声地问道。

    另一边辅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俞紫芝也好奇地看着她们两个,秦澜心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齐平宝和俞紫芝都没有再追问,自认是她们显得过于好奇了。

    “那就请吧!”难题摆出来之后,封邦就到一边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时,就见钟逸和齐尧两个人一起站了起来,钟逸走到了棋盘前坐下来,而齐尧走到古琴前盘腿而坐。

    “皇上,有曲无舞岂不扫兴,请容臣女为睿王伴舞!”谁都没想到,皇甫暖玉这时候会突然站起来,对着顺和帝高声说道。

    “皇上,暖玉郡主所言甚是,只有曲却无舞,单调了些,就请皇上允了暖玉郡主的请求!”齐尧看了一眼皇甫暖玉,又看了一眼顺和帝说道。

    顺和帝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商量好的,不过见齐尧和皇甫暖玉都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他点头允许了。

    钟逸那边已经开始举棋落字,齐尧这边也已经内力集聚将双手放在琴弦之上,这生死棋局和无音之琴之所以一个难下,一个难弹,皆在于要有深厚的内力才可以。

    钟逸和齐尧在宴会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文渊国会拿出难题来考顺和帝,钟敬轩知道他们两个在今天参加宴会的人中内力是最高的,所以让他们一个下棋,一个弹琴。

    因封邦那人太过狡猾,他们也是在快走进宴会的时候才得到确切的消息,所以还没来得及告诉顺和帝,好在四道难题能解决掉两个,不至于真的丢了自家的城池。

    看到钟逸和齐尧一起走出来,封邦心里就已经起了疑,他也很清楚,破解生死棋局需要用内力,奏响古琴也一定需要内力深厚。

    当大殿中响起了幽幽琴声,封邦面上变沉,心里却更吃惊,没想到大魏朝内力在他之上的竟然有两个人,虽然这两道难题大魏朝能解,但他也借此试出了隐藏的高手。

    不过,就在他自认为计谋得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对手,因为连他这种高手运用内力下棋抚琴都要满头大汗,可钟逸、齐尧却平静如常,太深不可测,也着实镇住了他。

    钟逸稳如泰山地一样坐在那里浑然世外地下着棋,似乎万物都不能激起他的一点儿注意,而一旁的齐尧和皇甫暖玉,一个淡然含笑轻抚琴弦,另一个似是满目含情翩翩起舞,郎才女貌实在是羡煞旁人。

    当别人都渐渐被齐尧清远的琴音和皇甫暖玉醉人的舞蹈迷住的时候,秦澜心却抬眼一直注视着钟逸安静沉稳的侧颜,似是怎么看都看不够,专心的男人真的很帅!

    一曲一舞结束,棋局也尘埃落定,钟逸的白棋冲破难关,寻得生路,并获得最终的胜利。

    三个人的表现太精彩了,顺和帝带头给他们鼓掌称赞,文渊国一个难题也没解,他大魏朝轻松就给解决了两个。

    顺和帝一高兴,三个人都赏了好多东西,而赏赐还是小事,满殿之人对钟逸和齐尧都是崇拜、赞叹的声音。

    封邦却继续冷笑说道:“顺和国君,别忘了还有剩下两道难题,就算你们解出了两个,也只是平手而已。”

    “小邦邦,你这话可不对,我们解出了两个,你们文渊国可是一个也没有解出来,怎么说都是我们赢了,认输吧,小邦邦!”齐尧回到座位之后,直接拿起酒壶就对嘴饮了一口,这四品醴泉春酒真是好喝。

    “睿王爷,请你说话尊重一些,本王有名字,不是什么小邦邦!”封邦对于齐尧有些浪荡调笑的口气很是不爽,两个人曾经结下的梁子现在还没解开呢!

    “本王就爱这么叫,你管得着吗!”齐尧邪笑着继续逗弄封邦。

    “你不要太过分!”封邦有些生气地大吼道。

    就在齐尧和封邦“斗嘴”的时候,齐平宝从刚才开始就钻研那个八十一宫格,她在心里试了好多次,可是刚填了两格就觉得怎么也不对,最后干脆小声地碎碎念出声。

    “第三个填五,不对,不对!应该填六,也不对,也不对!”齐平宝急得都要出汗了。

    坐在齐平宝前面的奉恩候夫人邓婉如和她左右两边的人都要被这孩子给逗笑了,事实上,从刚才开始每个人都在心里想着宫格里的数字,希望能解出难题打压一下封邦的嚣张气焰。

    可惜的是,在场的人聪明人很多,但能短时间内想出答案的并没有几个。

    “到底是几呢?八还是九?”齐平宝的碎碎念根本就没有停,她很执着地在一个一个地试下去。

    “都不是,是二!”本来没一点儿紧张感的秦澜心都被她念的紧张了,为了缓解这紧张,她说出了正确答案。

    “什么?”齐平宝反问道,她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幻听,刚刚秦澜心对她说了一个“二”。

    “第三个空格填‘二’!”秦澜心又说了一遍。

    “你会填吗?”齐平宝也不知道秦澜心说的对不对,只是用一种很怀疑的眼光看着她。

    秦澜心点点头,还没等她说话,齐平宝猛地站起来,朝着顺和帝就喊道:“皇上,这位姑娘说她会填八十一宫格,你让她填好不好?”

    “哎呦,我的小祖宗,她怎么站起来了!”齐平宝的娘梁王妃猛地回头看向自己总是一根筋的女儿,这丫头就不能一天天地不闯祸,让她提心吊胆到什么时候。

    秦澜心整个人也呆住了,她没想到齐平宝会当众站起来向皇帝说这件事情,看到皇帝朝她诧异地看过来,也只好站起来说道:“民女秦澜心,还望皇帝准许民女来解这八十一宫格!”

    “秦澜心,你会?”顺和帝齐佑刚才已经在殷少士的示意下扫了几眼秦澜心,发现她就是个很安静很祥和的少女,要不是坐的位置显眼,这么多人中还真看不出她来。

    “民女会!”秦澜心点头说道。

    这时候,满殿之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很多人都在猜测,此时这个大言不惭的少女到底是哪家府里的姑娘。

    “你是谁?”封邦也没有斗嘴的兴趣,如果真有人解出这第三道题,那他文渊国岂不是要丢了城池。

    秦澜心却没有回答,而是静等着顺和帝的旨意,她是大魏朝的百姓,自然是听她自己国君的话。

    “封王爷,这位是我大魏朝无名老人的徒弟,虽是农女出身,但是才学过人。秦澜心,你就出来解了这道题吧!”顺和帝脸上笑意渐浓,还特意瞅了一眼钟逸,发现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担忧。

    “民女遵旨!”秦澜心镇定自诺地走到了殿中八十一宫格前面,这时已经有人为她研好墨,她提起笔想都未想就在纸上一笔一画写了起来。

    随着秦澜心每一次落笔,满殿人的呼吸都被她提起、放下,就像荡秋千一样,一下低、一下高。

    当八十一宫格就剩下几个空白格的时候,封邦的脸已经快变成黑的了,竟然没有一个重复的数字,而且全部都对。

    写完最后一个数字时,她身边的小太监赶紧接过她手中的笔,恭敬地后退一步,光听后边的抽吸声,小太监就可以知道,这位姑娘所填数字应该是全对了。

    “这怎么可能!”封邦有些不相信,而其他人脸上看着秦澜心的神情也是各异。

    顺和帝早就已经欣喜地笑出声音,钟敬轩和钟逸心底都松了一口气,脸上是与有荣焉的淡笑,而剩下很多人有的直接傻眼,有的羡慕嫉妒,有的则是激动狂喜。

    “启禀皇上,民女已经写完了!”秦澜心对顺和帝说道,另外还瞅了一眼那九连巧环。

    她这个小动作也没有逃过很多人的眼睛,顺和帝笑着问道:“秦澜心,你写得很好,为了大魏朝赢得了一座城池,呵呵!这九连巧环你可会解?”

    “回皇上话,民女会!”秦澜心轻声答道。

    “哈哈哈,小丫头,别说大话闪了舌头,这八十一宫格你能解出来,这九连巧环古今可是无有一人能解出来!”刚才秦澜心没回自己的话,封邦就有些不高兴,这次她又解了宫格难题,自己对她就更没有好感了。

    “王爷说笑了,这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不过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而且八十一宫格也是有很多玩法,至于这九连巧环,民女小时候就会玩了!”秦澜心淡淡说道,这个文渊国的王爷真是让人不喜。

    “好你个猖狂的小女子,你倒是给我解解看!”封邦直接气得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秦澜心,那你就解解看吧!”顺和帝也想看看这无名老人的徒弟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秦澜心点点头,走到了九连巧环那里拿起它,先认真地看了一眼,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全神贯注地解九连巧环。

    她手指的动作就像别人穿针引线一样地快速准确,还没等别人看清楚她手指上的动作,其中一个圆环就被解了下来,很快其他八个圆环也都被解开了,而她用时连一刻钟都不到。

    这,这也太快了吧!就连顺和帝都不太相信,秦澜心手指翻飞,圆环叮叮当当响了没那么几下,然后九连巧环就解开了,这有点骇人听闻吧!

    “启禀皇上,民女解开了!”秦澜心放下最后拿在手中的环柄说道。

    “好,好,秦澜心,你解的好,解的好呀!哈哈哈,封王爷,你可亲眼看到了,这四道难题我大魏朝全都解开了,这四座城池朕谢过文渊国君了。”顺和帝大笑地说道。

    封邦此时还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秦澜心,不过是一个农女,竟然解开了很多能人异士都解不开的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本王不服!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答案?!”封邦有些气急败坏地指着秦澜心质问道。

    秦澜心笑着说道:“封王爷,愿赌服输,这不过是简单的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你要是不服气,我也出一道八十一宫格和九连巧环给你,让你相信这真的不是那么难的!”

    “你好大的口气!好,那你出,要是你出不来,这交易就不算!”封邦像是找到借口一样。

    “秦澜心,你就出吧,让封王爷心服口服!”如果说刚才顺和帝还有些担心,那么经过秦澜心这小露两手,他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了,反而要看场好戏。

    秦澜心点点头,让人给她也拿来一张大纸,并画上一模一样的八十一个宫格,然后在其中一些空格上写了几个数字,之后又走到被她解开的九连巧环那里,重新拿起那些圆环和环柄,又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更快的速度将九连巧环合其为一。

    如果说刚才秦澜心的行为令人震惊和难以置信,那么现在她的行为,就是令人震撼和给人一种亢奋的感觉,好多人激动的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次连封邦都无话可说了,他不认为秦澜心真的会随便写几个数字来应付她,这个不起眼的大魏朝的农女实在是太聪明了!

    “你……你怎么会这些?”封邦头上已经有了冷汗,四座城池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回去之后定会被皇帝给骂的狗血淋头。

    “我师父教着玩的!”秦澜心轻轻甩出一句话说道。

    “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无名老人教着徒弟玩的小玩意儿竟被你文渊国拿来为难人家,封王爷,这四座城池你是打算送哪几座呢?”这时,炎埉国的三皇子苏祁大笑着说道,有点儿落井下石的味道。

    “有你什么事情!本王说出口的话从来都算数!”文渊国有很多不怎样的小城池,就算送给大魏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位姑娘,我是个不爱动脑的,你能把你新出的这八十一宫格的答案写出来吗?要不然,我这晚上可是想的睡不着觉!”苏祁不理封邦,而是看着秦澜心笑嘻嘻地说道。

    秦澜心却是抬头看了皇帝一眼,没有擅自做主,顺和帝冲她点点头,让她把答案写出来,于是秦澜心拿起笔又把数字都填满了。

    “不愧是无名老人的徒弟,秦澜心,你今日为我大魏朝连得两座城池,朕深感欣慰,就封你为福慧县主,赏赐封地福江口。”顺和帝龙颜大悦地说道。

    皇帝金口一开,就连钟敬轩也是小吃一惊,大魏朝历来都是皇室女子被帝王敕封公主封号之时才有封地,郡主、县主大多是只有封号没有封地,几百年来有封地的郡主、县主十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此时秦澜心一个平民女子不但有了县主的封号,还有了封地,而且是富庶的福江口,这可是天大的殊荣,秦澜心也太过走运了些!

    钟逸像是对于顺和帝的决定并不感到意外,他冲着顺和帝轻轻点了一下头,这个小动作,只有离皇帝最近的皇后钟瑜看到了。

    这个秦澜心就像是今日猛然闯入她生活中的一个陌生人,可是与她关系最为亲近的两个男人,眼神之中对她的熟悉感却是十足强烈的,尤其是她弟弟钟逸,那眼神中想藏都藏不住的深意,她这个姐姐可是没有错过。

    这也让钟瑜对于秦澜心更有兴趣了,她到底是谁?难道真的只是无名老人的徒弟那么简单?

    而这一刻在场的很多人除了和钟瑜的疑问一样之外,更多的人是对无名老人很好奇,而今日之后,开始出现了更多的人去寻找这传说中的无名老人。

    两道难题换来县主之名和封地也令秦澜心有些受宠若惊,但她还是很欣喜地跪下叩谢皇帝的恩赐。

    回到自己座位上之后,秦澜心还有一丝恍惚,而邓婉如、豫恩侯夫人等人看她的眼光更为不同。

    “秦姑娘,你真聪明,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九连巧环是如何解开的吗?”等到秦澜心一坐下,齐平宝就自来熟地拉着她的手激动地问道。

    “可以!”秦澜心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秦澜心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下来,一方面感叹自己的好运气,另一方面也感到了很多压力,因为对面男宾客那里有很多不同的目光朝她射过来,而自己身后左右她也可以感觉到好几道不善意的目光。

    白天的朝会宴一结束,秦澜心直接就被皇后钟瑜给宣到了她的凤恩殿。

    跟着一名小太监走进凤恩殿之后,秦澜心很平静,她之前听钟逸讲过很多关于皇后钟瑜的事情,私心里也想要见一见钟瑜。

    钟瑜坐在龙凤软榻上,秦澜心进来给她行过礼之后,她让秦澜心在自己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并让她抬起头来。

    “秦姑娘今日的表现让本宫很是惊喜,如此聪慧的女子倒是少见!”钟瑜认真地打量着秦澜心,发现她面对自己时非但没有丝毫惧怕和担忧,似是有那么一丝的坦然和好奇。

    “澜心多谢皇后娘娘夸赞!”秦澜心淡笑回道。

    “秦姑娘之前可曾见过本宫?”钟瑜问道。

    “回皇后娘娘话,澜心未曾见过娘娘,只是听过而已!”秦澜心老实地说道。

    “听谁所说?”钟瑜又问道。

    “听我说的!”这时,钟逸突然出现在凤恩殿。

    “逸儿,你怎么来了?”钟瑜奇怪地看了钟逸一眼,又看了起身的秦澜心一眼,难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关系?

    “姐姐,你有什么疑问就问我吧!如果你留澜心在这里太久,外面对她的猜测就会越多!”钟逸走到秦澜心面前站定,看着钟瑜说道。

    “什么猜测?”钟瑜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秦澜心貌似很让钟逸上心。

    “玉盏殿已经有人在传皇后娘娘急招福慧县主,是怕福慧县主媚主邀宠,警告她不要得意忘形!”女人的舌头真是长,秦澜心刚被封为县主,就已经有人按耐不住造谣生事了。

    “胡说八道!”钟瑜生气地站了起来,立即对贴身嬷嬷说道,“传本宫懿旨,福慧县主冰雪聪明、秀外慧中,为我大魏朝喜获两座城池,本宫很是欣慰,特赏赐玉如意一柄,珍宝一箱,上等茜雪纱一匹。”

    “澜心谢过娘娘赏赐!”秦澜心在决定站出来填写八十一宫格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做好了之后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秦姑娘,你先回玉盏殿吧,其他人的言语不要太过放在心上!”秦澜心不过是第一次进宫哪能得罪了什么人,敢在宫里嚼舌根的,这背后一定是有依仗的,也是冲着她钟瑜来的。

    “是!”澜心福礼之后准备转身之后离开。

    谁知钟逸却猛地拉住她的手,丝毫不避讳皇后在场,也似是看不到皇后被惊得睁大的双眼,只是柔声说道:“放心,没事的!”

    秦澜心脸红心热,点点头,钟逸这才放开她,然后秦澜心就带着皇后的赏赐离开了凤恩殿。

    “逸儿,你与这秦澜心究竟是什么关系?”钟瑜再也不能安稳坐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弟弟瞒着自己一个很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必定会吓自己一大跳。

    “她是金玉凤佩的主人,三爷爷和娘已经承认了!”钟逸倒是很轻松地说了出来,而钟瑜真的是脑袋里一瞬间空白。

    “逸儿,她……她真是农女?”钟逸可是恭亲王府的小王爷,他的妻子就算不是一国公主,也应是位大家闺秀,怎么会是一位农女呢!

    “姐姐不必怀疑,她的确是农女出身,可她和普通的农女又是不一样的,刚才姐姐不是也看到了,她聪明、勇敢、镇定,这是很多女子都比不上的。”说起自己心爱的女子,钟逸是一脸的甜蜜。

    钟逸脸上沉浸在幸福中的表情又一次惊到了钟瑜,看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秦澜心和钟逸已经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可她与你的身份相差太多,就算三爷爷和娘亲应允了,父亲他也是定不会允许的!”钟瑜想起当年自己那么苦苦哀求过钟怀邵,可最后他还是为了恭亲王府舍弃了她这个女儿的幸福。

    “姐姐,我的婚事他做不了主,只要不是我愿意的,任何人都做不了主!”钟逸语气渐冷地说道。

    钟瑜可以听出钟逸话里的决心,也听出了他这话的意思,“任何人”中也包括她这个姐姐还有皇帝、太后那些人。

    “逸儿,你放心,姐姐永远不会成为你的障碍,姐姐和娘亲一样,都希望你能得到幸福,能和自己真正喜爱的人在一起。既然三爷爷和娘亲都允了,我也相信这位秦澜心秦姑娘有她过人之处。逸儿,人一生中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如果她也真心爱着你,那你便是幸运的、幸福的,姐姐不会让你的幸运逃走,也不会让别人破坏你的幸福,姐姐会帮你!”钟瑜想着皇帝定也是知道钟逸和秦澜心之间的一些关系的,否则他不会封了秦澜心为县主,还赏赐了她封地,这也说明对于两个人的关系,齐佑也是支持的。

    “姐姐,我知道,谢谢你!”

    虽然姐弟两个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太长,但或许钟瑜幼年时从贺芳晴那里听到了太多关于思念钟逸的话,她这个姐姐也变得和贺芳晴一样,对钟逸很是偏爱。

    那边得了皇后赏赐的秦澜心一回到玉盏殿,就有很多人围上她,除了道喜、询问的,就是像徐爽、齐平宝、张语乔拉住她问刚才解题的事情。

    “澜心妹妹,九连巧环你真的小时候就会了吗?你也教我好不好?还有那八十一宫格,到底该怎么填呀?有没有什么诀窍?”一逮到秦澜心,张语乔的问题就一个又一个蹦出来了。

    围在秦澜心身边的人也都是一脸希冀地看向她,她们也想学会。

    面对这些真心求教的人,秦澜心毫不吝啬地说道:“九连巧环有很多种,你们可以先从简单的玩起来,至于八十一宫格,也可以叫数独游戏,它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尝试来用的,比如排除法、唯一解法、定位法等等。”

    “可是咱们根本没有九连巧环,怎么玩呀?”文渊国拿过来的那个九连巧环只有一个,可到不了她们的手中,张语乔有些懊恼地说道。

    “你可真傻,刚才没看到澜心妹妹把拆开的九连巧环又套在一起了吗,这说明她也会做九连巧环,咱们找人做一些圆环和环柄不就可以了!”齐平宝也跟着张语乔和徐爽很是亲近地喊“澜心妹妹”。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张语乔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只是她很快又低落地说,“澜心妹妹,你的敕封圣旨下来之后,我就不能喊你澜心妹妹,只能喊你县主了!”

    “语乔姐姐,我还是希望你能喊我澜心妹妹,你要是和我生分起来,那我这九连巧环就不给你们做了!”秦澜心可不愿一个县主的封号拉远了她与这些刚认识的朋友的关系。

    “那可不行,澜心妹妹你最好了,我以后都一直叫你澜心妹妹!”秦澜心送给张语乔的佛珠手链,她可是一直都戴着呢。

    站在几人不远处的皇甫暖玉冷冷地扫过秦澜心,她绝对不能让这一个“意外”毁了她苦心布了那么久的局,秦澜心是吗,咱们走着瞧!

    接下来的两三个时辰,众人就在清园里赏花、游湖、听曲儿、看一些杂耍表演,这都是宫里事先安排好的。

    而晚宴的主要内容就是欣赏爆竹烟火,在秦澜心看来虽然和现代的烟花表演相差很多,但因为人多热闹,说说笑笑的氛围也感染了她,让她觉得这烟火也分外美丽。

    晚宴也结束之后,她与徐爽、张语乔等人道别之后,上了一辆在宫门口等候她的马车,而掀开车帘的时候,马车里靠前两个角落都点着一盏小灯笼,将马车照得亮亮的。

    钟逸正端坐在马车里,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像是等了她很久。

    秦澜心坐上之后,看着他问道:“三爷爷呢?”

    “他先回知趣园了!今天累不累?”钟逸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的软垫上,而且拿起她的手臂很自然地轻轻捏着,那动作像做过很多遍一样。

    “嗯……不累!”秦澜心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并没有抽开自己的手臂。

    谁知,钟逸双目如暗夜星辰一样盯着她定定说道:“你没有说实话!”

    他是鬼神吗?!这都能看得出来!秦澜心轻叹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