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七十五章西沙儿媳

作者:倾情一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仲夏时节,天气炎热,走在濒临西北的昉州大街上,身体弱些的老人孩子都能中暑晕倒,因此街上行人不免少了些。

    不过,在昉州城内最繁华的一条主街上却是人满为患,一家食肆门前排满了长长的队伍,好多百姓顶着烈日站在那里。

    “阿兵哥,前面在干什么呢?看起来好热闹的样子!”突然由南而北驶过来一辆马车,从车上下来两个身着异族服饰的男女,先下车的少男十二三岁的模样,轻快地蹦下马车就朝着一匹高头大马上的英俊男人笑着问道。

    “你没有闻到空气中的香味吗?前面一定是家食肆!”秦澜兵翻身下马牵着缰绳,笑着回说道。

    “阿兵哥,你怎么知道呢?”跟着少男下马车的是一个长相灵动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从她的发式和衣着上,一看就不是大魏朝人。

    “珠儿,我不但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那家食肆而来,而且我还知道食肆里现在都卖些什么,肯定有包子、凉面、点心、水煎包,冰镇的果汁、西瓜,还有……冰粥!”秦澜兵当然很有把握,因为光是闻这空气里的味道,他就知道这是自家的百味食肆。

    去西沙国贺寿的事情他已经圆满完成,不但如此,他还机缘巧合地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子,这次就是专门带她到西北给自己的姐姐和爹娘看的。

    不过,他的真实身份对方还不是完全清楚,只知道他出身农家,现在是护城将军。

    “阿兵哥,你不是将军吗?什么时候成了算命先生!”说话的少年叫珍贝,今年十二岁,是西沙国海边一个小渔村的渔民,他姐姐叫珍珠,是小渔村有名的巧手渔女。

    秦澜兵笑笑没说话,带着两个人绕过排队的人群,直接就走向了食肆的门口,果不其然,那上面依旧是他姐姐的笔墨,写着“百味食肆”四个字。

    “你这人怎么这样!大家都排队呢,去后边等着!”见秦澜兵插队,有等了很久的百姓出声说道。

    “阿兵哥,咱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吃饭吧,这里人太多了!”珍珠走近才看清楚,这两层小楼的食肆里面也是坐满了人,外边又是那么长的队,他们急着赶路,即便这里的饭菜包子闻到都香,可插队总是不好的。

    “是啊,阿兵哥,我们就随便买两个饼子就行!”珍贝嘴上是这样说,可他的一双眼睛早就挪不开了,那刚切开的西瓜和刚做好的冰粥,简直是太诱人了。

    “没关系,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吃!”吃饭当然是要在自家的食肆里了,虽说一个多月前,秦澜心已经将秦家的包子调料秘方和酱骨头调料秘方全都公告天下,现在大魏朝有不少的各种“仿冒”的秦家包子,但自家才是最正宗的。

    排了半天队的百姓们正打算群起而攻之,就见刚在后堂的食肆掌柜急急走了出来,一看到秦澜兵大惊之下赶紧恭敬地行礼:“少爷,小的不知道您今天路过这里,快里面请吧。”

    此人是跟着重言来西北的秦家家奴,自然是认识秦澜兵的,只是他没想到许久没有消息的秦澜兵已经从西沙国回来了。

    “少爷?”一圈人都奇怪地看向了秦澜兵,珍珠和珍贝就更是了。

    秦澜兵点点头,然后带着珍珠和珍贝去了后堂,而后院除了有厨房、下人们住的地方,还有客厅。

    “小二哥,刚才那位少爷是谁呀?”百姓见百味食肆的掌柜亲自迎接,而且言语恭敬,不免也都好奇起来。

    “那是我家少东家!”店小二也是秦家下人,所以也是认得秦澜兵。

    “少东家?这食肆是福慧公主的,那少东家不会是王爷吧?”百姓们瞎猜道。

    店小二一听就乐了,说道:“不是,不是,这位少东家是我家公主的弟弟,品州的护城将军!”

    众人听后这才恍然大悟,而进入客厅的秦澜兵带着珍珠和珍贝坐下,食肆掌柜亲自奉了茶。

    “这里不用你招呼,你让人先送点儿吃的,再给我们准备一些路上的干粮,休息一会儿,我们就回湛州了!”秦澜兵吩咐道。

    “是,少爷!”掌柜的退下了。

    珍珠和珍贝稍微有些拘谨,左看看右看看,对于秦澜兵的身份又多了一层好奇心。

    “阿兵哥,这家看起来生意这么好的食肆是你家开的?”珍贝脸上都是想要探知的兴趣。

    “没错,是我家开的,更准确地来说是我姐姐开的,当年我姐姐就是凭借一家小食肆养活我们一家人的!”秦澜兵言语中都是自豪。

    “阿兵哥,你阿姐真厉害!她一定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对吗?这食肆里可真香!”珍珠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海边,从西沙国到大魏朝西北这一路,她见识到了完全不同于自己家乡的人事物,大大开了眼界。

    “嗯,我姐姐不但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她还非常地聪慧、温柔,其实,我也算是她教养长大的。”秦澜兵笑着说道。

    “阿兵哥,我和你一样,我也是被我阿姐教养长大的,虽然我阿姐的厨艺也很好,可她最拿手的就是做海鲜之物,这些包子、点心,她可是不会的!”珍贝笑着说道。

    “不会我可以学呀!阿兵哥,你觉得你阿姐她会愿意教我吗?”珍珠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本是个性子爽朗的渔女,也明白离开西沙国的小渔村跟着秦澜兵来到大魏朝意味着什么,虽然听秦澜兵说了很多他家里人如何如何好,可要是万一他的家人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只要你诚心想学,姐姐她一定会教你的,我姐的性子好得很,她一定会喜欢你的!”秦澜兵笑着说道。

    “真的吗?”珍珠似是有些不信。

    “阿姐,当然是真的,我的阿姐这样好,一定会得阿兵哥家人喜欢得。”珍贝很有信心地说道。

    “自然是真得!”秦澜兵也接口笑着说道。

    只是,此时的秦澜兵和珍珠还不知道,有一行人比他们先到了西北,而且还是来给秦澜兵提亲的。

    这天,秦澜心在王府里办了个品瓜宴,也正巧秦澜悦、罗修昀、秦澜瑞他们都回来了,于是也没请多少不熟悉的外人,大家就聚在饮风院里吃西瓜,就连在此地避暑的百姓们也沾了光。

    “这西瓜可真好吃,我在漠州天天都吃西瓜,一天不吃就觉得浑身不舒服!”邓思捷拿起一块西瓜没几口就吃完了,吐西瓜子的功夫都快赶上别人练暗器了。

    “思捷,我听说你与小小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秦澜心怀里抱着的是女儿甜姐儿,现在知道黏人了,除了她和贺芳晴、韩氏,其他人都不让抱,就是钟逸这个亲爹抱一下,都哇哇大哭,让钟逸挫败的不行。

    “是的,公主,就在明年春上二月里。”邓思捷说道。

    “倒是和二丫头的婚期很近,不会是同一天吧?”韩氏笑着问道。

    邓思捷告诉韩氏不是同一天,说邓通和奉恩侯府都希望分开来办,把时间错开,亲戚朋友们就不用为难了,否则不知道要去哪家参加婚礼了。

    “启禀公主,有人求见!”正在众人在后院吃瓜的时候,有下人跑来禀告。

    “什么人?”秦澜心问道。

    “来人说是立泉山唐家!”下人说道。

    秦澜心对于立泉山有些印象,想当初费无痕为了救自己喜欢的女子天雪宫的宫主阮双来百味庄园偷凤凰海珠,还牵扯出钟敬轩与立泉山的一段往事来,唐家?应该是费无痕的师父唐知秋的家中来人吧?

    “快请他们进来!”秦澜心想着这来人说不定是找钟敬轩的,毕竟唐知秋和钟敬轩是老相识。

    不过,来人却是费无痕和他现在的妻子阮双,以及他的大师兄唐诚,还有唐诚的一对儿女唐子全和唐蕾。

    等到几人进入饮风院的后院时,秦澜心看到唐蕾总觉得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一下,再看看费无痕,恍然明白,她就是当年在秦家面馆说要嫁给秦澜兵的那个人。

    唐诚一行人在后院厅里拜见了钟敬轩和秦澜心几人,然后分宾主坐了下来。

    “唐诚,你父亲如今可好?”钟敬轩从云水老人的口中得知唐知秋在与天雪宫宫主阮素玲分手之后娶妻生子,他是知道唐诚的存在的。

    唐诚来之前已经从费无痕的嘴里知道钟敬轩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和老友,所以言语之中很是尊敬,说道:“钟老前辈,家父已经在两年前因为一些江湖恩怨过世了。”

    钟敬轩听后脸色一沉,他与唐知秋、云水老人和云木老人年纪都差不多,不过其他人都会武功,他还想着他们都会长寿呢,只是世事无常,反倒是他这个不会武功的身体越来越好。

    “唉,这么多年也没再见上一面。”钟敬轩很是感慨。

    “钟老前辈,您不必伤感,家父走的时候很安然。”唐诚脸上也有悲痛但被他忍住了。

    “生老病死人都是无法控制的,那你们这次来西北是为了什么?”钟敬轩问道。

    “回老前辈话,晚辈这次是亲自登门拜访,来给小女提亲的。”唐诚脸上有些无奈,他那个宝贝闺女,什么人不好看上,偏偏看上了公主的弟弟。

    “提亲?不知唐掌门是想把你的女儿许配给谁?”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秦澜心还是打算问清楚。

    “回公主话,草民是想把小女唐蕾许配给令弟秦澜兵为妻,还请公主不要怪罪,草民出身江湖,习惯直来直往,也知道两家地位悬殊,实在是门不当户不对,只是小女性子执拗,成不成,为了女儿草民都要来这一趟。”唐诚话说的很诚恳,他也自知现在的秦澜兵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匹配上的。

    “唐掌门说笑了,我秦家原本也是落难户,谈不上什么门当户对的问题,只是婚姻大事不能儿戏,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婚事除了父母要做主,我家大弟也有自己的选择权,我一向不爱勉强他,我父母就更是了。”秦澜心笑着说道。

    她还特意打量了两眼唐蕾,长大之后的唐蕾依旧如小时候那般机灵俊俏,就是不知道与她家大弟是不是一桩好姻缘了。

    “公主这话是不同意这门婚事了?”唐诚见秦澜心这样说,心里就打起了鼓,说起来他也没想过这件事情能一下子就成功,虽说唐知秋和钟敬轩有些旧交情,可到底这是秦家的事情。

    而一旁的唐蕾在她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微微变了色,她脑海里只有小时候秦澜兵的样子,而且心心念念那个小哥哥那么久,好多求上唐家门的婚事她都给想办法推掉了。

    “唐掌门误会了,我不是不同意,而是我不能做主,我大弟现在去了西沙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他的婚事我爹娘只能做一半的主,所以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思。如果他想应下这门婚事,我自然乐意,如果他不想应下,我也不会勉强,不知,唐掌门是否明白我的意思了?”秦澜心笑着问道。

    “明白,明白!其实,来西北之前听一些江湖朋友说过,令弟已经从西沙国回来了,应该快到西北了吧!”唐诚也笑着说道,只要不立即拒绝就还有点儿希望,也省得女儿回去就和他闹。

    “是吗?唐掌门的消息倒是比我的还快,不如几位就在湛州城先住下,等到我大弟回来,这件事情咱们再商议,三爷爷,你觉得呢?”秦澜心这时看向了钟敬轩。

    “我觉得挺好,还是要兵哥儿他自己喜欢才好!”钟敬轩说道。

    等到唐诚一行人起身的时候,费无痕和阮双并没有立即就跟着离开,他们似是特意留下来有话要和秦澜心说。

    “费公子,真是好久不见,也恭喜你和阮姑娘终于在一起!”秦澜心在客厅单独见了他们两个。

    “多谢公主,当年要不是公主宽厚大度,也就不会有费无痕今日的快活日子。公主,您可知睿王爷的下落?”费无痕留下来就是想问问齐尧出事之后去了哪里。

    当年,他跟着齐尧做了三年的下人,终换得与阮双的厮守,现在江湖不再有天雪宫,但却多了一对神仙眷侣。

    可毕竟主仆一场,对于齐尧,费无痕还是打心里敬佩的,所以得知他出事之后也曾去找过,但听说齐尧下落不明了。

    秦澜心摇摇头,钟逸一直在找齐尧,可他就像突然蒸发了一样,连个人影也没有,而且泽媛公主也被送回了文渊国,据说还是处子之身,一封休书还了她自由。

    “王爷遭逢巨变,他虽然武功高强,可心灰意冷之下,他又能去哪里呢?”三年的相处,费无痕和齐尧如今已经从主仆变成了朋友,朋友有难,他自然要出手相助,而且他也知道齐尧更喜欢江湖生活。

    “这个谁都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能坚强地挺过来的,也许,他正在青山绿水之间一叶扁舟而行,这样的生活未尝就不好。”秦澜心笑了一下说道。

    “公主说的是!”费无痕没有再问。

    他是知道齐尧一些秘密的,至少在齐尧的密室里,他看到了一幅画像,而画像上的女子就像当年在白石码头见过的少女秦澜心,只是有些人注定是无缘又无分吧。

    三日后,鼓风口因为天色阴沉,避暑而来的人并不多,饮风院里的人也少了些,一直不愿回京都和福江口的钟怀邵与秦向争正在棋盘上找场子,贺芳晴和韩氏、秦澜心在后院照看着三个孩子。

    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等到秦向争扭头去看,来人已经将马缰绳丢掉,下马跑到了他面前。

    “爹,孩儿回来了!”秦澜兵跪在了秦向争的面前。

    “兵哥儿,你可终于回来了!”秦向争看到秦澜兵出现,脸上都是喜气,就是钟怀邵也是高兴的很。

    “臭小子,你这走的都快一年了,怎么在西沙国那么长的时间?”钟怀邵赶紧把他拉起来笑着问道。

    “回王爷伯父的话,在西沙国遇到一些小问题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回来晚了,让你们担心了!”秦澜兵歉意地说道。

    当然,他在西沙国的经历不是用“小问题”三个字就能概括的,不过那是另外一个离奇波折的故事,讲起来怕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未免家人担心,他只是略过。

    “真正担心的是你娘和你姐姐,赶快去看看你的小外甥和小外甥女吧,他们都在后院呢!”钟怀邵现在是真心喜爱秦家的几个儿女,这几个孩子比他那几个亲生子女可是孝顺多了。

    秦澜兵点点头,然后就朝后院奔了过去。

    “大弟,你回来了!”秦澜心脸上有见到秦澜兵的喜悦,不过并没有被他惊到,其实,在他到了昉州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知道他要回来的消息了。

    “娘,姐,我回来了!”秦澜兵一看到韩氏几人手里的孩子,高兴的跑过去要抱,说来也奇怪,一向连钟逸都不让抱的甜姐儿竟然愿意让秦澜兵抱着,这让随后回来的钟逸很是吃味。

    “心儿,你骗我!你不是说,女儿和爹娘亲吗!怎么甜姐儿最喜欢的是她大舅舅!”几人在院子里重新落座之后,钟逸很不满地说道。

    “呵呵,这个……我也不知道呀!”秦澜心也很无奈地笑道,“灵哥儿很喜欢你,你抱他不就好了!”

    “你还说那个臭小子,他那哪是让我抱,根本就是故意折磨我,一看见我靠近你就哭,还非让我抱着,然后就尿我一身。”在三个孩子面前如此没面子,是最近一段时间令钟逸很头疼的事情。

    “逸儿,这你可不能怪灵哥儿他们,你为了忙西北的事务,一天到晚不着家,三个孩子看到你都陌生的很,他们自然是和娘亲了!”贺芳晴笑着说道,顺便也隐隐责备儿子最近太忙了。

    “那我以后多抽出一些时间陪他们!”这句话钟逸都说了好几次,可最近他的确是事情忙。

    自从黄香桃树叶和桃花药枕的功效被越来越多的人见识到之后,来湛州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人一多事情就做,麻烦也就会跟着增多,他这个封主自然是忙,而且是西北五州的事务都在他一个人手上。

    “姐夫,皇上已经命我和修昀主管修路和棉花的事情,您把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可以了!”虽然一路风尘仆仆,但秦澜兵见到钟逸脸上的疲态,也心疼他这个姐夫。

    “你不说我也会交给你来做的,有你帮我,我就能多出一些时间和三个孩子好好呆在一起了,免得以后我这儿子、女儿只认舅舅不认爹!”钟逸含着点儿小哀怨地说道。

    其他人一听都笑起来,钟逸这小委屈的样子还真是逗乐。

    当贺芳晴和韩氏他们都出去照看三个孩子时,厅里就剩下了秦澜心、钟逸和秦澜兵三个人。

    “大弟,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如果没有,我倒是有一件事情要提前通知你!”秦澜心看着秦澜兵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姐,有什么事情你说!”秦澜兵笑着说道。

    “前几天,立泉山的唐掌门亲自到了西北来给他的女儿唐蕾向你提亲,这唐蕾你也认识,就是当年在面馆后院冲着你说要嫁给你的小女孩,你应该不会忘了吧?”秦澜心故意笑着问道。

    不过,秦澜兵听她这样一说,脸上的笑容倒是收起来了,显得很是错愕。

    “姐,你和爹娘答应了吗?”秦澜兵带着些着急语气地说道。

    “答应倒是没答应,不过我看那唐姑娘对你一往情深,这么多年了,本以为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她还真是要嫁给你。那唐姑娘长得也不错,要模样有模样,她爹在江湖上也很有地位,咱家不讲求什么门当户对,只要人好就行,你觉得怎么样?”秦澜心问道。

    “姐,那唐姑娘就是再好,我也不想娶她!”秦澜兵很直接地说道。

    “为什么?你是介意门第,还是……”秦澜心接着问道。

    “姐,都不是,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介意门第,看中人家容貌和家世的人,之前我就对你说过,我只想像你和姐夫这样,找一个知心暖心的人。而现在——”秦澜兵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而现在你已经找到了,是吗?不但找到了,还把人家带到了西北,是不是?”秦澜心忍不住笑着说道。

    “姐,你,你都知道了!”秦澜兵这次脸上的错愕更大了。

    “大弟,你姐在逗你玩呢!她那么关心你,怎么会不知道你的行踪,否则还不要担心死了!”钟逸笑着说道。

    “姐,我……”秦澜兵明白过来之后很是羞涩,挠挠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你什么!我看你是该打!据你姐夫说,你在西沙国已经和那位叫珍珠的姑娘成亲了?你胆子可真是大了,成婚这样大的事情竟然连家人都不通知,看爹娘知道之后怎么收拾你!”秦澜心转瞬就板起了脸。

    秦澜兵一看吓坏了,赶紧摇头解释说:“姐,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那是西沙国求亲的习俗,稀里糊涂的就……姐,我要是不娶珠儿做妻子,她就相当于弃妇,以后在人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那你实话告诉姐姐,你娶那位珠儿姑娘究竟是出于道义,还是真心喜欢人家,人家也喜欢你吗?”秦澜心脸色未变地问道。

    “姐,我是真心喜欢她,她也是喜欢我的,珠儿她自幼父母双亡,是和年迈的祖父母一起把自己的弟弟养大的,后来她祖父母也去世之后,她就带着她弟弟相依为命,在西沙国的海边渔村靠着打鱼卖鱼为生,我在西沙国有一段时间是和他们姐弟生活在一起的,我觉得她善良、勤劳、美丽,就和姐姐一样,而我也一直想找一个这样的妻子。”秦澜兵眼神笃定地看着秦澜心说道。

    “你真的确定她就是你心目中的妻子?那如果爹娘和我不愿意你娶一个西沙国的渔女为妻,你会怎么办?执意娶回来当妾吗?”秦澜心紧紧追问道。

    “不!我只愿娶珠儿一人为妻,而且我相信爹娘和姐姐也绝对不会逼我娶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因为你们是我的家人,就算爹娘反对,姐,你也不会反对的!”这次,秦澜兵的语气更笃定,甚至嘴角还有了笑容。

    连秦澜心自己都愣住了:“大弟,你就这么确信我不会反对你而是会支持你?”

    秦澜兵重重点点头,说道:“是的,因为姐姐是真心疼爱我,甚至比爹娘更能看中我的心,所以,我相信姐姐。”

    “旁人都说你是个不会说话的,依我看,你这嘴巴才是最甜的。罢了,罢了,谁让我是你的姐姐,既然你喜欢,改日就带来让爹娘和我看看吧,人家离乡背井跟着你来,也是不容易。”秦澜心放缓口气笑着说道。

    “谢谢姐!”只要有了秦澜心的准许,秦澜兵就觉得他和珍珠的婚事就算定了。

    “别高兴的太早,你是秦家长子,你的婚事我是以爹娘的意见为主的,一个西沙国的儿媳,你要过他们那一关也是不容易的。”秦澜心提醒他说道。

    “弟弟知道,我相信爹娘见到珠儿之后一定会喜欢她的。”秦澜兵笑着说道。

    “那可未必,她可不是大魏朝小渔村出来的姑娘,而是西沙国,总会有些担忧的!”秦澜心可是最了解秦向争和韩氏的人。

    果然,秦向争和韩氏听说秦澜兵不但在西沙国成了婚,而且还娶了一个西沙国的女子为妻子,虽说两个人还没有按照大魏朝的习俗成婚,但名义上也算是夫妻了,脸上都有了不愉。

    晚上吃完饭,一家人聚在饮风院后院坐着聊天的时候,秦澜兵并不在,韩氏和秦向争看着心情依旧不好。

    “唉,怎么娶了个西沙国的姑娘,这……这总归是不太方便吧?”韩氏对秦澜兵一声不吭就领回来一个儿媳妇,不但没有开心,反而有些忧虑。

    大魏朝的人是很讲礼节的,不管对方人家的姑娘是如何好,总要是让父母知道一些才好定亲成婚的。

    “我看他是翅膀硬了!就算人家姑娘不错,那也不能这么草率地就成婚了,再说,那姑娘是西沙国的人,我觉得还是大魏朝的姑娘好!”可能是经历过战争,对于秦向争来说,两国之间无论是皇室的联姻,还是平民之间的结合,总有那么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是秦家现在的身份地位都很敏感。

    “我倒是觉得无论是西沙国的姑娘还是大魏朝的姑娘,只要兵哥儿他自己喜欢,人家姑娘又不错,娶回来也没什么。”贺芳晴笑着说道。

    “不是说,前两天有位唐家的姑娘也来提亲了吗?要不然重新办婚礼,两个姑娘都娶进门好了,依照兵哥儿的身份,娶几个女人都没问题。”钟怀邵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好解决的很,要想皆大欢喜,那就多娶几个呗。

    贺芳晴一听他这样说,就恼了,说道:“你以为天下的男人都像你,见一个就娶一个!我看兵哥儿说起那位姑娘的眼神深得很,就和当初逸儿说到澜心是一模一样的,他怕是只想娶这么一个,不像某些人,哼!”

    “晴儿,我又怎么惹你了,我不是想让大家都满意吗?男人三妻四妾正常的很,兵哥儿他现在是护城将军,以后说不定就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他要多少女人没有!”钟怀邵话是这样说,但明显语气弱了下来,而且他好像听出了贺芳晴的一点儿醋味。

    “爹,娘,你们都别吵了,这件事情我看还是要以大弟的意见为主,再说咱们还没见过那位珍珠姑娘,也许见完人之后,想法又会不同呢!”秦澜心在战火升级之前赶紧说道。

    “澜心说的是,兵哥儿不是说明年就带人来吗,到时候咱们仔细看看那姑娘!”贺芳晴说道。

    “也好,总要看过人才知道是好是坏!”韩氏也说道。

    等到晚上在饮风院的院落里睡觉的时候,钟逸见秦澜心一直坐在内室的梳妆台前,似是在想心事。

    “还在为大弟的婚事苦恼?”钟逸走到她身后透过梳妆台前的铜镜看到了她的面容,然后拿起台子上的梳子,给她梳起了头发。

    “是呀,虽然早知道他有了心仪的姑娘,但有些事情也不能不考虑,别看大弟表面老实,他读的兵法奇策可不少,那也是九转玲珑的心思,我要不是他姐姐,我都看不透他。”秦澜心笑着说道。

    “那位珍珠姑娘的身世我早已经查探清楚,家世清白,世代都是海边的渔民,不过就像大弟说的那样,她和你性格脾气都很像,娶回家应该会成为秦家的一位好儿媳。只是,她身上缺少你与生俱来的贵气和应对各色人等的能力,还需要你好好地教导一番才行。”钟逸笑着说道。

    “我看你也是和大弟站一边的,这还没同意人家进门呢,你就想着让我教导她了。要是做以前秦家的儿媳妇,那是简单的很,孝顺,勤劳,便可以和睦度日,可是现在,要作为秦家的儿媳,不但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心思还不是太简单,否则就会不知被什么人给利用了,希望她会是一个好学生吧。”秦澜心轻叹一口气说道。

    “你不相信你弟弟的眼光?”钟逸笑着反问道。

    “就是因为相信他,所以才觉得我这身上的担子又重了,秦家需要一个能柔能刚的当家主母,更需要一个能护得住秦家的女主人,娘做不到这一点,我希望大弟的妻子可以,这样我也就少了一份心事。”即便是嫁了人,生了孩子,秦澜心也并没觉得自己是轻松的。

    “所以你才把唐诚一行人留住,是希望那位唐姑娘和你大弟相中的姑娘较量一番吧?”钟逸似是很懂秦澜心的心思。

    “虽然对唐蕾有些抱歉,但如果大弟不喜欢她,我也希望她能断了这个念想,同样的,如果那位珍珠姑娘连唐蕾这一关都过不了,那她自己就知道该承受什么了。”秦澜心眼中也有自己的执着,她希望秦澜兵相中的姑娘能不让她失望,那她做一切都是值得了。

    同样的深夜里,就在湛州城的一家客栈里,唐蕾所暂居的房间离珍珠姐弟暂居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秦澜兵来见珍珠的时候,唐蕾正好和他擦身而过,同样的,他离开的时候,她也只是看到一个背影。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可能是看着秦澜兵离去的背影太专注,也可能是为了明日与秦澜兵家人的见面而忐忑不安,一时不察的珍珠差点和唐蕾撞在一起。

    “没关系,又没撞到我!你——是西沙国人?”唐蕾挑眉扫了一眼珍珠的穿着,然后略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的,姑娘,真是对不起!”珍珠初来乍到,就怕给秦澜兵惹上什么麻烦,因为她看到唐蕾手里是拿着一把剑的,应该是江湖人。

    “都说没关系了,你走吧!”唐蕾挥一下手,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儿,唐蕾的哥哥唐子全敲响了她的房门:“蕾儿,睡了吗?”

    “没有,哥,进来吧!”唐蕾喝了一口凉茶说道,“哥,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蕾儿,你一定要嫁给福慧公主的弟弟吗?你可想清楚了,你嫁过去之后,可能不是正室。”唐子全有些心疼地说道。

    “那有什么,就是跟在他身边当丫鬟也可以,反正我会武功,当丫鬟还能保护他。”唐蕾不以为然地笑着说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和爹怎么可能让你当丫鬟,就是妾室也不行。你还是跟我回立泉山吧,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四师兄他从小就喜欢你,而且他家世也不错,你们又是青梅竹马,不比那个你见过一面还不知道现在长什么样子的秦澜兵要好。”唐子全苦劝道。

    “四师兄喜欢我,那是他的事,我喜欢别人,那是我的事,你是我的亲哥哥,你是要管别人的事,还是要管你亲妹妹的事。”唐蕾撇了一下嘴说道。

    “我当然是要管你的事了!”自己最疼的宝贝妹妹,唐子全一向有求必应的。

    “那就行了,我刚才已经打听到了,秦澜兵他已经回到了湛州城,明天你陪我一起去找他!”唐蕾朝着自己哥哥笑了一下说道,“还有,不准告诉爹和小师叔!”

    “你明天就去?”还不能告诉唐诚,唐子全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没错,就明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