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编绳结卖

作者:倾情一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秘密!”钟逸顽皮一笑,眼中溢满比星辰还要闪亮的光芒,继而哈哈大笑两声,轻拍两位好友的肩膀站了起来。

    “钟逸,你变坏了!”萧非摸了摸鼻子邪邪一笑说道。

    “呵呵,看来这趟福江口来的真值!”齐俊安听着钟逸爽朗的笑声也跟着笑起来说道。

    就在这时,唐之彬和王泉从外边走进来,两个人见到钟逸三人俱是大吃一惊,赶紧上前行礼问安。

    齐俊安在得知他们一个是孙铭淳的师爷一个是仙满楼的二掌柜的时候,就嘱咐他们不要将几人的身份透露出去,只说是京都认识的公子。

    两人慌忙答应下来,而王泉心中更是大骇,原以为这外渔巷出身的秦家是有几分能耐,可也没想到除了招来了上次那几位贵主儿,这三位来头更不小。

    又被告知钟敬轩也在此歇息,两个人更是出了一脑门汗,听说这位老爷子一直在淮安老家清闲度日,皇上太后请了多次也没见他出来,什么时候他老人家来了白石码头,还在秦家住了下来?

    “唐师爷,王掌柜,你们应该知道老爷子喜欢清静,他在这里的事情,你们记得嘴巴严实一点儿,另外,待会儿也不要让人瞧出端倪,否则……”齐俊安年纪不算大,但浑身气势压人,不苟言笑起来也是很令人心生畏惧。

    “齐公子放心,小的明白!”王泉诚惶诚恐地说道。

    “几位公子爷放心,在下不会乱说,只是秦姑娘聪慧得紧,怕是几位公子爷穿上寻常布衣她也能猜出几位的身份定是不凡!”实诚的唐之彬低头说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她心中有数!”钟逸在一旁淡淡答话道。

    呃?这话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令人遐想无限的暧昧?登时,几人都不说话了,各自在心里琢磨开了钟逸这句话。

    而此时后院正忙得热火朝天,穿着围裙的秦澜心正站在锅边炒菜,秦澜悦帮她烧火。其他人有的在杀鱼宰野鸡,有的在洗骨头,有的在切菜,有的在劈柴,有的在摘韭菜……

    等到后院厨房里飘出一阵又一阵的各种香味时,忙碌的众人都吸吸鼻子,今天这顿饭他们可要敞开了肚皮吃,真是香死人了!

    两个时辰后,钟敬轩也醒了,秦向争亲自请他们去后院吃饭,实在是百味庄园太大,从后院往前院端菜不太方便。

    钟敬轩笑呵呵地和钟逸他们一起走去了后院,离着老远都能听到院子里四散飘来的笑声,而空气中浓浓的香味也馋的他们快走不动道儿了。

    “老爷爷,您坐这里,凳子我都给您擦干净了!”秦澜瑞懂事地跑到钟敬轩面前仰着小脸大声地说道。

    “好,好,老夫还记得你,你叫瑞哥儿,是不是?”钟敬轩和蔼地摸摸秦澜瑞的头笑着说道。

    “嗯!老爷爷,我叫秦澜瑞,您可以叫我瑞哥儿!”秦澜瑞脆生生地答道。

    “老先生,晚辈秦澜兵,多谢您一年前为我爹娘治病,快请上座!”秦澜兵一直没有机会见那位救了韩氏的大夫,今天听说那位好心的大夫又来了自家,本想早早去给钟敬轩道谢的,但是秦向争告诉他,钟敬轩已经歇下来了,他才等到现在。

    “你是瑞哥儿的哥哥?好,你这孩子也不错,呵呵!”钟敬轩看着秦澜兵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这秦澜心不俗,秦澜兵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几位公子请!”秦澜兵此刻表现得沉稳、自然、有礼,就像一个大家公子一样那么有气度,就连钟逸、齐俊安和萧非都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钟逸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这个长相威武英俊比他小上几岁的少年正蹲在地上给越影喂水喝,而且那尚显稚嫩的眼神中对越影有着很深的渴望,那时他就知道,这是一个同他一样喜欢在马上驰骋的少年。

    近一年过去了,他变了很多,脱去了稚嫩变得成熟稳重,而且看他行走步伐定是练过功夫,不过,却感觉不到内力。

    齐俊安和萧非也看出秦澜兵像是练过武功,而萧非平时就喜欢舞刀弄棒,遇到同道中人总是会较量一番,当下就有了要试试秦澜兵的意思。

    所以,当秦澜兵请几人入座的时候,萧非趁其不备突然朝他的下盘攻去,而秦澜兵下意识地就躲开并回击,结果反倒是萧非被踢了一脚,好在秦澜兵没使大力,要不然他非得疼得叫喊出声。

    “对不起,这位公子,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秦澜兵也是吓一跳,虽然秦澜心每天下午都会教他们练拳,但是晚上的时候,还会特别教他一些兵法知识和腿法,因此他武功进步神速,身体反应能力也比别人要强。

    “没……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澜兵小弟,你这腿上功夫真不差!”萧非立即堆着笑和秦澜兵称兄道弟起来。

    “还好吧,我练着玩的,刚才我真不是有意的,对不起!”秦澜兵勇于认错地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一点儿都不疼。澜兵小弟,你不要和我这么客气,我叫萧非,以后你就叫我萧大哥,这是你齐大哥和钟大哥,大家都是男人,别这么见外,来来来,咱们再比划两招。”后院的院子大得很,萧非拉着秦澜兵就要到一旁空地去较量一下。

    “萧公子,这……”秦澜兵显得有些为难。

    同时,他心里也在想,刚才踢萧非那一下,他真得不疼吗?看来自己以后还是要加紧练功才可以,没有显著成果岂不是辜负了姐姐一片苦心栽培的心血。

    “萧非,马上要吃饭了,别胡闹了!”齐俊安帮秦澜兵解了围,而秦澜兵很是感激地看他一眼,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默契感这时候就开始建立了。

    “大家快请入座,宴席这就开始了!”秦向争以男主人的身份对所有人说道。

    等到众人落座之后,就见余磊和六子各端着一个大托盘笑嘻嘻地从后厨房里走出来,托盘里放着五瓷盘一模一样的凉菜。

    今日秦家请的客人一共算是五桌,男人们坐了三桌,女人们坐了一桌,孩子们算是一桌,秦向争带着秦澜兵、孙文成两人和钟敬轩、钟逸、齐俊安、萧非、袁大人坐了一桌,唐之彬和王泉、郑掌柜他们坐了一桌,张发、周大发、余林他们是一桌,而小书童石砚则喜滋滋地和秦澜瑞他们坐了一张大长桌。

    “凉拌三丝,请品尝!”余磊将自己托盘里的菜报出菜名然后给每桌都上了一盘。

    这道菜是秦澜心用红萝卜、白萝卜和山里野生的莴苣切丝凉拌而成的,红白绿三种颜色搭配在一起,不但清新养眼,而且众人夹起一筷子尝了尝,又香又脆,又滑又鲜,真是开胃爽口的绝佳凉菜。

    “这是萝卜吗?这也太好吃了!”萧非吃完一口,又拿起筷子夹了好多,直接就往自己嘴里塞,一脸享受的样子,要知道今天之前,他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萝卜,总以为那是兔子才喜欢吃的东西。

    “的确是不错!”钟敬轩脸上笑意渐浓,想起上次邱墨白回去之后告诉他百味食肆新出的酱骨头是如何美味,他就猜想出这秦澜心的厨艺不只是在做面上。

    “凉拌小野菜,尝尝咱们福江口地道的山里货!”六子也将自己托盘里的菜给每桌上了一盘,笑呵呵地说道。

    钟敬轩又夹起一筷子绿嫩嫩的野菜到嘴里,细细咀嚼一番,先是微微苦涩,接着是一股清甜,而且诱惑的人的味蕾忍不住要再吃一次。

    很快,其他菜也开始陆续从厨房里被余磊和六子端上来,有姜汁菠菜、鱼酱肉丝、爆炒小青菜、韭菜炒鸡蛋、醋溜大白菘、黄豆炖蘑菇、酱闷小鱼、红辣子炒野鸡丁、酱骨头、红烧鱼、糖醋排骨、鲜笋粥,最后秦澜心还做了一道拔丝春卷。

    等到拔丝春卷一上桌,首先激动的就是秦澜瑞、李宝他们几个孩子,而且秦澜心特意把最大的一盘拔丝春卷端给了他们。

    “哎呦,好烫!”贪嘴的萧非早就吃的撑了,可每一道新菜端上来,他都忍不住夹了又夹,因此这春卷一端上桌,他就赶紧夹起一个往嘴里填,结果滚烫的春卷烫得他直接就跳了起来。

    那边心急的秦澜瑞几人也都被烫了一下,其他人看他们被烫着时的好笑样子,都不敢着急进嘴,只是把春卷放在唇边吹了又吹。

    “啊……啊……好烫,都吹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烫!”李宝急得一身汗,那边不怕烫的倪小武都开始吃第二个了。

    “你们拿干净的凉水过一下再吃就不烫了!”秦澜心有些好笑地从厨房里走出来,他们这些人吃起东西来也太着急了。

    “秦姑娘,你忙了大半天,快坐下歇歇吃点东西吧!”唐之彬吃的也是心满意足,可他们这些人各个吃得肚圆,秦澜心却是在厨房一直忙着做菜。

    “是呀,先生,您饿了吧,快坐下吃点儿!”杨帆他们也跟着说道。

    “好,各位也慢慢吃,厨房还有从山里摘回来清洗干净的一些能吃的野果子,大家凑合着当饭后点心吧。”秦澜心在张苗儿身边坐了下来笑着对众人说道。

    “我吃饱了,一点儿东西也吃不下了!”萧非很不雅地打了一个饱嗝说道。

    “那你待会儿可别吃野果子!”齐俊安看着好友没有形象的样子说道。

    “我不吃,一个也吃不下去了!”萧非摆摆手说道,他可是好多年都没有吃撑过一次了。

    谁知,等到饭菜吃完撤下去,野果子端上来,面对那红黄蓝绿颜色各异熟透的山中野果,萧非第一个就下手抓了一把往嘴里丢。

    “是谁刚才说不再吃的!”齐俊安面对“出尔反尔”的好友揶揄地笑着说道。

    “谁?谁呀?反正不是我!”萧非嘿嘿一笑,耍赖皮地说道。

    等到众人吃完野果,秦向争和秦澜兵就领着钟敬轩他们去了前院,而唐之彬和王泉他们则感谢秦家盛情款待之后就各自回家了,剩下锅碗瓢盆的刷洗韩氏没让秦澜心插手,她和小柔还有秦澜悦来做了。

    “大丫头,你忙了大半天了,先回屋休息一会儿,这厨房的事情都交给娘。”秦澜心显得有些疲惫,而且她总是不经意地轻轻敲着自己的手臂,韩氏看见很心疼。

    “娘,我没事的,这大锅里还有一锅酱骨头,大瓷盆里还有一盆的凉调三丝,待会儿长工们来吃饭的时候,就让他们吃这些吧,这些是我特意给他们做的!”秦家一共经贺老四介绍雇了十几个壮劳力,他们晚上都不住在百味庄园,但在这里吃饭。

    “娘都知道,你就别管了,赶紧给我去休息,要不然娘可要生气了!”韩氏板起脸说道。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人叫我一声!”大白天休息,秦澜心还真没这习惯,但自家娘亲的命令她不能不听,所以只好转身准备回前院自己的房间。

    但没走几步路,就看到钟逸、齐俊安、萧非和那位袁大人朝她而来,而且那位袁大人几乎是小跑着冲到了自己面前。

    “秦姑娘,种子呢?”袁大人终于在钟敬轩的帮助下缠着钟逸问出了种子的下落,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钟逸竟然把种子给了秦澜心。

    “种子?”秦澜心迷瞪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意思,然后指着后院东边的一小片已经泛出绿色的菜地说道,“都在那里!”

    袁大人当即就跑了过去查看,当他动手要挖开秦澜心已经栽种上的甘薯苗时,秦澜心赶紧制止住了他,这可是她好不容易育好的薯苗,每一株都很珍贵。

    “袁大人,慢着!你要做什么!”秦澜心话出口,钟逸就已经把人快速地拎起来了。

    “这是我的种子!”袁大人有些着急地说道。

    “你的种子?那你知道这种子叫什么吗?这又是什么种子的秧苗?”钟逸让他在自己手底下站稳,然后松开了抓着袁大人后衣领的手,不过却挡住了他继续向前的脚步。

    “我……我不知道!”袁大人梗着脖子说道,但很快他又说道,“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拿回去研究的,钟——公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说不定这有些种子饥荒年就能为百姓解决温饱之事,你们就不要跟着添乱了!”

    “袁大人,我看添乱的是你,这些种子澜心姑娘都认识,而且我看这片菜地,她应该也会种这些种子,是不是,澜心姑娘?”钟逸坚定信任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秦澜心本能地点点头,她是认识,而且也会种。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认识外族种子还会种?难道你不是大魏朝的人?”袁大人更为吃惊,嘴巴惊得都能塞下一个大鸡蛋。

    “袁大人,我的确认识钟公子留下的四样种子,也知道怎么种它们,因为以前我在一本书上读过有关它们的所有知识,也自信能够照着书上详细记载的方法把它们都栽种出来。”秦澜心说道。

    “那本书呢?你快拿过来让我看看!”袁大人着急地说道。

    秦澜心告诉他,书已经被大火烧没了,并且将自己那日对邓通、齐天乐讲的关于她师父“无名老人”的故事也对他们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真的认识?没有诓骗我?”袁大人还是半信半疑地问道。

    “袁大人要是不信,我可以将栽种之法给你写下来,你可以运一些种苗回去,等到结出果实,你就能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秦澜心笑着说道。

    “那太好了,姑娘,你现在就给我写吧!”袁大人一脸恳求地看着秦澜心说道。

    “袁大人,澜心姑娘为大家准备吃食已经很累了,等到明日、后日再帮你写吧,反正咱们还要在这里多打扰几天。”钟逸对袁大人皱着眉说道,然后又温和地看向秦澜心,“澜心姑娘,你快回屋休息一会儿吧,今天辛苦你了!”

    “袁大人,你这就不对了,没看到澜心姑娘累得脸色都不好了,怎么还缠着她写栽种之法,刚吃完人家做的东西就翻脸无情了!”萧非话说得稍微有些难听,谁让这袁大人也是京都有名的执拗人,能在户部平安无事呆那么长时间也真是不容易。

    袁大人被钟逸和萧非说得老脸通红,他的确是一听到自己向往那么久的种子有了着落就太着急了,所以他很是“知错就改”地看着秦澜心说道:“秦姑娘,真是对不起,我……我是太开心、太着急、太……”

    “袁大人,你就别太什么了,快让开路,让秦姑娘回去休息!”齐俊安也帮腔说道。

    “袁大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我很快会把栽种的方法写给你。三位公子,多谢了!”秦澜心微笑说道。

    “我们谢你才是,快去回屋躺一会儿吧!”钟逸看着她倦怠的面容说道。

    秦澜心感激地对他展颜一笑,然后起身离开了,而钟逸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背影,右手不知不觉就微微握成了拳头。

    齐俊安在一旁看着好友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的背影不放,和萧非对视了一眼,又看向了略微失神的钟逸,这样能让人轻易看破心事的钟逸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当天晚上,钟敬轩几人都在百味庄园住了下来,至于被褥之类的,他们停靠在白石码头的船上都有,直接让人取了来,也省得秦家人再为他们张罗。

    第二天一大早,秦澜心就起床给钟敬轩他们准备了早饭,虽然是清粥小菜和包子,但是几人也是吃得很满足。

    吃完饭,秦澜心就将夜里写好的甘薯、土豆、南瓜和花生的栽种方法交给了袁大人,而他拿到之后就一个人回到房间仔细研读起来。

    秦向争陪着钟敬轩在厅里和钟逸他们说话,秦澜心等孩子们都到百味庄园之后,开始在小学堂给他们讲课。

    好奇的钟敬轩、钟逸、齐俊安和萧非也在学堂外边偷偷听了一会儿,然后就在院子里坐下来,等到孩子们下课,钟敬轩特意要来秦澜兵手里的书册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时,秦澜心已经起身去了外渔巷帮忙,百味食肆的生意还是非常重要的。

    只是当她在小院后厨煮酱骨头的时候,秦澜悦和张水儿领着一人来百味食肆找她。

    “姐,弯月绣坊的老板娘找你有事!”秦澜悦和张水儿这些天攒了不少的绳结,今天小学堂一下课她们两个就拿着完成的绳结去了内渔巷弯月绣坊。

    只是当弯月绣坊的老板娘看到秦澜悦拿来的绳结中有四五个很精致新奇的绳结时,就两眼放光地问她绳结是不是她编的,秦澜悦告诉她是秦澜心编的,于是这老板娘就性急地拉着她们来秦家小院了。

    弯月绣坊的老板娘姓王,单名一个瑶字,是百年老店弯月绣坊卢家的当家主母,卢家也是李宝母亲卢氏的娘家,这王瑶是李宝的大舅母。

    双方简单地自我介绍一番在厅中坐下之后,王瑶就拿出刚刚秦澜悦交给她的绳结问道:“秦姑娘,令妹说这绳结是你所编,可是真的?”

    “没错,是我编着玩的,只是没想到她会拿去绣坊卖!”秦澜心笑了一下答道。

    编着玩的?王瑶一听就惊得有些说不出话了,谁要是没事编着玩能编出这样好看的绳结,她会天天求着人家“编着玩”,这秦家小娘子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她也太心灵手巧了吧!

    “秦姑娘,我们弯月绣坊的事情想必你多少也知道一些了吧,虽然一直有熟客照顾着生意,但眼看越来越支撑不下去,现在我就希望能有一些新鲜的绣样、绳结来招揽客人。姑娘这编着玩编出的绳结十分地好看,我也知道姑娘百味食肆的生意忙,这新奇的绳结我弯月绣坊愿意以单个二十文的价钱买下,而且所有的绳子由我弯月绣坊提供,姑娘只要动动手就可以。”这个价钱已经是王瑶能拿出的最大诚意,平常弯月绣坊代卖的最好绳结她给人家十文钱,就这也已经是内渔巷价钱最高的了。

    “老板娘,你手中拿的绳结叫如意结,取‘万事如意’的美好祝愿,另外,我还会编平安结和同心结,不知老板娘有没有兴趣扩大合作?”没想到小小的绳结也能这么赚钱,自己现在正缺银子用,不妨在绳结上下下功夫。

    王瑶一听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原来她手里拿着的绳结叫“如意结”,这名字取得太好了,谁不想万事如意,要是在弯月绣坊卖,一准儿有很多人买。

    还有她未见的平安结和同心结,就是秦澜心不解释,她也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白石码头来来往往的客商那么多,谁不想出入平安呢。

    再有那同心结,亦是可做男女定情之物,嫁娶之时挂上同心结,岂不是锦上添花。

    天生就是生意人的王瑶兴奋的手都有些抖,虽说卢家和李家是亲家,李岩博夫妇这些年也没少帮衬卢家。

    但她丈夫是个有骨气的人,百年卢家岂是依靠别人的帮扶撑下来的,要不是有董家背后撑腰的明阁绣坊暗地里打压,使用卑鄙手段抢走了弯月绣坊的绣娘,弯月绣坊也不至于混这么惨。

    “秦姑娘,那平安结和同心结你手里现在可有?”王瑶现在盯着秦澜心就像盯着一块稀世珍宝,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明阁绣坊抢了先。

    此时,王瑶并不知道那日秦澜心等人与明阁绣坊已经有了不快,日后她知道明阁绣坊没有善待秦澜心之后,哈哈大笑数声,只说林漫雪有眼无珠让她弯月绣坊捡了个大便宜。

    “现在没有,不过我回去编好明天可以拿给你看,到时候我们可以详谈。只是不知弯月绣坊能代卖多少绳结?”秦澜心问道。

    她会编的绳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种,日后倒可以当成一个长久的生意来做,而且她发现内渔巷很多绣坊卖的绳结编法简单不说,也没有其他搭配的物件,比如玉石、金丝银线、珍珠之类的,能让她发挥的空间太大了。

    “秦姑娘,你有多少我们卖多少,多多益善,我弯月绣坊绝不会亏待姑娘。”不说凭着秦澜心是外甥李宝的先生和李家的关系,就是单凭她这一手出色的编绳结的能力,王瑶也已决定要抱紧秦澜心这棵大树。

    “有老板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明天我编好绳结之后会去弯月绣坊,到时候咱们接着谈!”秦澜心笑着说道。

    “好,那我就不打扰姑娘你了,明日我在绣坊恭候姑娘大驾,绳结之事还望姑娘多多费心!”知道百味食肆生意忙,王瑶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继续打扰秦澜心,而且她回去之后,立马让人给秦澜心送来很多弯月绣坊最好的彩绳。

    傍晚,煮好最后一锅酱骨头之后,秦澜心和秦澜悦拿着王瑶给的用来编绳结的彩绳就先回了百味庄园。

    今天一天,钟敬轩几人都好好地呆在庄园里没有外出,秦澜心回去后才知道,早上她离开之后,钟敬轩先是看了她教习的书册,然后询问了孙文成他们一些关于书册的事情,之后竟然和秦向争下了一天的象棋。

    萧非和齐俊安则是吃过午饭见秦澜兵他们在练拳,一时好奇也跟着练了起来,而且越练越觉得那拳法精妙,两个人像初学者一样一直让秦澜兵几个男孩子教他们。

    至于钟逸,听说一直闷在屋里没出门,而那位袁大人坐在后院的菜地守了整整一天,也不知道他盯着那些种苗能看出什么子丑寅卯来。

    “将军,哈哈哈,老夫又赢了!”秦澜心走进百味庄园的时候,正听到钟敬轩开心地大笑声。

    “三伯,晚辈甘拜下风!”秦向争以为近段时间自己棋艺进步,没想到钟敬轩学会没多久,就把他在棋盘上杀得片甲不留。

    “老先生,爹,我们回来了!”秦澜心走近在梧桐树下下象棋的两人说道。

    “不要再称老夫‘老先生’,我在家排行第三,逸儿他们都喊我‘三爷爷’,你以后也跟着这样喊,老夫这年纪做你祖父绰绰有余,呵呵!”只是在这百味庄园呆了两天不到,钟敬轩就发现他这日子比在老家有意思多了,他已经决定了,要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

    “是,三爷爷!那三爷爷也别喊我姑娘了,直接喊我的名字或者和我爹娘一样叫我‘大丫头’。”秦澜心语气亲近地说道,脸上也是温柔地笑意。

    “呵呵,好,那三爷爷以后就叫你‘心丫头’吧!”钟敬轩笑着说道。

    “嗯!”秦澜心答应之后,就去后院厨房做晚饭,小柔和秦澜悦在一旁帮她。

    等到吃完晚饭,百味食肆那边也关了门,秦澜心才有时间坐下来编绳结。

    天上的月儿正明,繁星相伴眨眼,虫鸣蛙叫之声渐起,给静谧的夜添上一层柔纱般的轻暖。

    像往常一样,百味庄园的院子里点着灯,秦家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话,做些别的事情,秦澜瑞和秦澜悦打了热水给秦向争、韩氏泡脚,秦澜兵在一旁练拳,秦澜心在灯下编着绳结。

    这样温馨的氛围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钟敬轩、钟逸、齐俊安和萧非都忍不住加了进来,就是石砚也跑到院子里坐在一旁看秦澜兵练拳。

    几人一出来,韩氏慌忙擦了脚穿上鞋,她一时给忘了这院里还有外男,脸上有了羞臊之意,还好钟敬轩他们都假装没看到。

    “我们不会打扰你们一家人说话吧?”钟敬轩笑着在一旁坐了下来,明月微风撩人醉,要是有一壶好酒就更加惬意了。

    “三伯说哪里话,这是我家的老习惯了,每天晚上总要聚在一起说说话,没吵着你们休息吧?”秦向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呵呵,天还早着呢,现在躺下也睡不着,瑞哥儿真是个孝顺好孩子。”看着蹲在一旁的秦澜瑞很认真地给秦向争在洗脚,钟敬轩有些羡慕地说道。

    “三爷爷,您洗脚了吗?厨房里还有热水呢,要是没洗,我也给您洗洗吧,大姐说,常常泡脚对人身体好。”秦澜瑞懂事地说道。

    “你大姐说的没错,好,那你待会儿就帮三爷爷也洗洗脚,三爷爷明天给你熬一瓶药丸,以后再给你爹娘泡脚的时候,往洗脚盆里放一粒,对身体可是很好的。”钟敬轩心里一暖地看着天真可爱的秦澜瑞笑着说道。

    “谢谢三爷爷,我一定帮您洗的干干净净的!”于是,给秦向争洗完脚之后,秦澜兵又帮着秦澜瑞端来一盆干净的热水,让他给钟敬轩泡脚。

    “秦姑娘,你这是编的什么?”萧非跟着秦澜兵在一旁练拳,齐俊安和钟逸就看秦澜心在拿绳子灵巧地穿来穿去,然后一个很好看而特别的绳结就编好了。

    “齐公子,我编的是绳结,编好的这个叫如意结,正在编的这个叫平安结,一些小玩意。”秦澜心说着话,手里的动作也没停,而且在场的人明明看清楚她手指的动作,可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把那一两根绳子编成了十分复杂的绳结。

    “你这编绳结的手动作也太快了,不过这如意结还挺好看的,送我吧!”齐俊安拿起桌子上的如意结在手里仔细地瞅了瞅说道,而且越看越喜欢,这时他根本没注意到钟逸因为他的话,脸色黑了一下。

    “齐公子,这个可不行,明天我再编一个如意结送你吧,这是样品,我明天要拿去绣坊给人家看的。”秦澜心为难地看着齐俊安出口拒绝道。

    “你要卖绳结?”这话是钟逸出口问得。

    秦澜心看着他点点头,说道:“嗯,我打算和内渔巷的弯月绣坊合作卖绳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少能赚一些。”

    话说完,秦澜心手里的平安结也完成了,然后她又拿起红绳,开始编同心结。

    “一个绳结能赚几文钱,你不如再想想别的法子挣大钱。对了,你百味食肆的酱骨头这样好吃,不如专门开一家店,在京都开也可以,我可以帮忙!”齐俊安出主意道。

    此时齐俊安和萧非都不知道齐天乐等人来福江口找的人就是秦澜心,唐之彬和裘掌柜几人也一时忘了告诉他们,如果知道秦家的酱菜和泡菜也非常美味,他们两个估计和萧炎一样也早想和秦澜心合作了。

    “多谢齐公子好意,只是澜心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而且做生意哪有一蹴而就的,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虽然一个绳结卖不了几文钱,但积少成多,总是能赚不少。”秦澜心委婉拒绝道。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骑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大姐,我说的可对?”秦澜瑞仰着笑脸渴望得到称赞地看着秦澜心问道。

    秦澜心也没让他失望,回笑说道:“没错,小弟说的很对,抓住小钱才能抓住大钱,做好小事才能成就大事。”

    两姐弟如此平常的对话却让钟敬轩几人听得心绪难平,难道秦澜心平时就是这样教导她的弟弟妹妹和学生的?可以想见,经她这样教导出来的人日后绝非凡人。

    现在光是看看杨帆、周鱼、贺小兴这些外渔巷出身的野孩子,经过她一段时间的悉心栽培,如今各个变得出口成章、懂事知礼、心性开阔。

    说秦澜心有点石成玉的能力也不为过,他日这些孩子再经她一番雕琢,定是会大放光彩。

    “‘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澜心姑娘,这也是你教给令弟的吗?”一半身子淹没在黑暗中的钟逸用一潭深邃锁住秦澜心清澈的双眸问道。

    “是大姐教我的,大姐教我的东西可多了!”快嘴的秦澜瑞抢过话得意地答道。

    “是吗?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地跟着你大姐学,呵呵!”钟敬轩笑笑说道,然后他又看了看秦澜心,看了看钟逸,微微点点头,且往后看吧。

    同一时刻,卢家大宅后院主屋内室里,王瑶还激动地没有上床歇息,她再等丈夫卢栋回来。

    “夫人,老爷回来了!”门外丫鬟轻声禀告道。

    “你们都下去吧,这屋里不用人伺候了!”王瑶赶紧起身相迎。

    见妻子还没睡,卢栋有些心疼地说道:“夫人,绣坊的生意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起来的,你也别太着急了!”他以为王瑶脸上着急的样子是因为绣坊生意一直不见起色。

    王瑶把卢栋拉到内室坐下,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茶,接着拿出一个如意结放到他面前,说道:“相公,这绳结叫如意结,取‘万事如意’的名头,你觉得这绳结如何?”

    卢栋拿过绳结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下说道:“这绳结的确是不错,名字取得也好,如果在绣坊卖,应该很好卖出去,四五十文不成问题。”

    王瑶一听卢栋的话,脸上的喜色就更浓了,她也坐下看着他说道:“相公,你知道这新颖的绳结是谁编的吗?”

    “是谁?”

    “是宝哥儿的先生秦澜心,外渔巷那位秦家小娘子!”

    竟然是她!卢栋猛地站了起来,今天姐夫李岩博和姐姐卢氏特意把他叫到了李家大宅,除了劝他去京都开绣坊之外,卢氏还向他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讯息,那就是李家那两样深受太后喜爱的点心和外渔巷的秦澜心有些关系,卢氏欲言又止没再多说别的事情,只让他日后无论如何都要与秦澜心交好。

    卢栋心中虽不解卢氏为何要让他与外渔巷出身的落难户秦家示好,但卢氏与他一母同胞,自小就对他这个弟弟维护疼爱的很,这些年嫁人后也是处处关照娘家,就连自己的儿子也跟着李润去了京都读书。

    所以,他相信卢氏让他这样做一定有道理,只是现在不好对他讲明,或者说这秦家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背后有着什么靠山也不一定。

    他从李家出来之后心中就已经打定主意过两天找个机会和秦向争攀上关系,没想到刚到家夫人王瑶就对他说了这么一件事情,这可真是天赐的机会啊!

    卢栋与王瑶两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夫妻情深,弯月绣坊最艰难的时候他们也是同舟共济一起扛过来的,所以卢栋就将刚才去李家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王瑶。

    听到卢栋说,卢氏让他们与秦家多交好,王瑶这下心就更定了,就将自己答应秦澜心以二十文交易一个绳结的事情告诉了卢栋。

    谁知,卢栋听后摇摇头坚决地说:“不行,不能这样和她做生意,要不然这条大鱼很可能就放走了!”

    “相公,那你说该怎么办?”二十文一个绳结都不行,那这生意该怎么做?

    ------题外话------

    继续加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