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在你身边

作者:半阙折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月十四下午,嫣然来到了翊坤宫。

    嫣然来的时候,芸熙正在屋中书桌前看书。打开门看到嫣然,芸熙笑着揉了揉脖子说道:“每次你来,我都有口福。”

    嫣然将手中的食盒放下,从里面端出两个精致的小盘子说道:“这是我刚从御膳房拿来的杏仁佛手、栗子糕,你尝尝?”

    芸熙看着点心啧啧称赞却迟迟不往口中送:“你都拿来了,我怎么能不尝?”

    “这个栗子糕很好吃。”嫣然微笑看着芸熙,拿起一块放入了口中说道,“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少?是午膳吃多了么?”

    “午膳吃的是有点多。”原本心有警惕的芸熙在看到她拿起糕点之后消了疑心,拿起/点/心说道,“御膳房的点心真的没的说,我与你同时入宫,我却不认识御膳房的人。”

    “明日是正月十五,咱们出宫去花灯可好?”嫣然伸手擦掉了芸熙嘴边的碎点心渣说道,“这么大个人怎么吃个点心还能弄一嘴?”

    ”原先在家时额娘便说我,吃东西可以顺便养活一只鸡。”芸熙不在意的擦擦嘴笑道,“好是好的,可是没有腰牌只怕出不去吧?而且还得跟娘娘告假。”

    “假我刚刚帮你告过了,腰牌我也有。”嫣然笑着起身,“明日下午我有差事要去内务府,咱们酉时三刻在神武门碰面怎么样?”

    芸熙点头笑着说道:“你考虑的如此周全,我还能说不好么?明天酉时见。”

    只是第二天酉时三刻,嫣然并没有如约在神武门见到芸熙。

    ……

    “奴婢昨日跟芸熙说好了酉时三刻在神武门碰面。”许是走的急了些,嫣然有些气息不稳断断续续的说道,“可是奴婢等到了戌时也没有等到她,又怕九爷在这里等着急,便先来报信。”

    胤禟一听便要往宫中赶:“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还是出什么事了?”

    嫣然一把拉住胤禟说道:“九爷不必担心,芸熙向来随意这样的情况也是有的。更何况她在宜妃娘娘宫中被照顾的甚好,想来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话虽没错,可胤禟还是放不下心。更何况,他想约出来的姑娘没来,更是没有了心情。

    转身要往回走沉声说道:“你既然出来了,便回府吧,一个时辰之后爷派人去接你回宫。”

    “奴婢原先在府中时,逛过花灯集市。”芸熙没有急着拒绝而是微笑说道,“这花灯会上有很多好看的小玩意,九爷不要买来送给芸熙吗?”

    这句话打中了胤禟的心,想来…芸熙应该是会喜欢这些的。“小李子,随爷走走吧。”

    嫣然听到这话浅笑着福身说道:“若是九爷不嫌弃,嫣然可以帮忙做个参考。”

    胤禟看了看嫣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熙熙攘攘的人群,嫣然跟在身材高大的胤禟身后一直没有抬头。可火红的花灯阴影下,她脸上羞涩的笑容始终未散去。

    忽然胤禟停了下来。

    差点撞上胤禟的嫣然紧跟着就停了下来,抬头顺着胤禟的眼神看到了两只小兔子形状的花灯。

    “这个花灯,芸熙一定喜欢。”胤禟对着老板说道,“给爷拿两个。”

    两个?

    嫣然心头一喜,该不是也有我一个吧?

    可紧接着胤禟的话让她如置三九寒冬——“小李子,这花灯给爷房前也挂一个。”

    小李子看着那个小白兔造型的花灯抽了抽嘴角:这样的女孩子玩意儿挂在住阿哥的乾西五所,真的好吗?

    这时,嫣然身后涌来的人将她向前推去,一个趔趄就扑进了胤禟的怀中。

    “九爷见谅。”嫣然理了理鬓角略显凌乱的发红着脸没有半分留恋站直了身子,“奴婢刚刚不是故意的。”

    嫣然刚刚这个小动作,倒是让胤禟有些刮目相看。只是,她靠近时身上那极细微的与芸熙身上一模一样的香气飘来让他顿时心中有了一个疑影。

    “无妨。”胤禟沉声转身往回走,“不早了,回宫吧。”

    就在胤禟在灯市上给芸熙买花灯的同时,翊坤宫中则乱成了一团。

    “快去叫太医来。”宜妃来到芸熙房间,看着脸色惨白蜷缩在床上的芸熙大惊失色,“你这傻孩子不舒服怎么不来告诉本宫?”

    眉头紧蹙的芸熙小脸因为疼痛皱在一起,嘴唇也因为隐忍而咬出了血丝,虚弱的声音听着便让人心疼不已:“奴婢不想给娘娘添麻烦……”

    “你这孩子让我说你什么好!”宜妃一边焦急的替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吩咐进门的太医,“太医,快给这孩子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那太医看到芸熙的脸色略有吃惊,把脉看过舌苔之后从布袋中抽出几根银针对着几个穴位扎下去之后才开了方子说道:“姑娘有些食物中毒,才会腹痛难忍。好在,情况并不是很严重。”

    “中毒?”秋棠甚是疑惑,“芸熙与我们同吃,我们没事…她怎会中毒?”

    “姑娘这两日可食用了其他别人未曾吃过的东西?”

    “嗯…”芸熙仔细想了想,“我昨天晚上吃了杏仁佛手酥和栗子糕…”

    “原来如此。”那太医一边写方子一边说道,“这两种食物本就相克,再加上姑娘身上有用过苦杏仁的痕迹,所以才会……”

    “芸熙。”宜妃的神情严肃了起来,“这点心是谁给你的?宫中御膳房是万万不会出现这种错误的。”

    宜妃的话让芸熙的后背冒出了冷汗,又是中毒?虽说世上巧合的事情千千万,可在短时间之内在她身上发现两次……大概就不会是巧合了吧。

    可是据她所知,嫣然并非一个精通医理的人,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

    罢了。

    芸熙叹气暗道:嫣然,你我交情十几年,这是我最后一次保你。

    “娘娘,是奴婢自己贪嘴去御膳房的时候吃了两块。”芸熙强扯出一个微笑,“以后芸熙不敢了。”

    “你啊!这要是有什么事,让本宫怎么向你阿玛额娘交代?”听到芸熙这样说,宜妃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伸手替她掖好被子,“你好好休息,一会我让人把药给你送来。”

    ……

    胤禟一回宫便趁着夜色偷偷来到了翊坤宫。

    一路东躲西藏像是做贼一般来到芸熙窗前,推开虚掩的房门从门缝中看到了躺在床榻上睡的极为不踏实的芸熙。

    脚步轻轻进门将门关好来到床前,拿起了旁边小凳上的那张药方。

    金银花、连翘、蒲公英…都是常见的解/毒/药材。胤禟看着药方再看看脸色苍白的芸熙心头揪起,刚想起身让小李子查查是怎么回事时,被梦中的芸熙抓住了大氅的衣角。

    “妈妈。”

    芸熙在梦中回到了现代,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各种管子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自己。病床旁边的女人面容憔悴苍白,握着躺在病床上毫无知觉的她的手面容平静,只是口中还念念有词:“小熙,醒来吧。”

    “妈妈。”芸熙焦急不已,不停想大喊出声告诉女人自己的存在,“我在这里!”

    可似乎怎么喊,都无济于事。

    胤禟伸手探向她的额头才发现她的身子烫的吓人,即便盖着厚厚的棉被还是冻的瑟瑟发抖。许是感觉到胤禟掌心的温暖,原本紧紧抓着衣角的芸熙转而抓住了他的手掌压在了自己的脸下。

    梦中的芸熙看上去极为悲伤,紧闭的眼角不断渗出泪水口中还在说着胡话没有一会便把胤禟的掌心弄的濡湿一片。胤禟被她哭的心碎成饺子馅儿,解下身上的大氅盖在身上,又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只着里衣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轻声哄着:“芸熙,我在这。”

    胤禟其实很疑惑,芸熙口中的那个妈妈到底是谁?据他所知,董鄂齐世的额娘早已亡故……芸熙应该与她素未谋面,又为什么不停的喊着她?

    整整一夜,胤禟都这样抱着芸熙不敢挪动半分生怕弄醒了她。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才敢轻轻抽出胳膊起了身。

    穿好衣服离开之前,胤禟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发现她的烧似乎退了些才舒展了眉头俯身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转身离开。

    “站住。”

    准备趁着天还没亮偷偷溜走的胤禟,没想到一出房间就被站在后面的宜妃抓了个正着。

    “这是刚来啊,还是才走?”宜妃压着声音上前照着他的额头就是重重的一下,“你是疯了么!?就这般等不及?”

    “额娘,我什么都没干啊。”胤禟被人抓包也甚是尴尬,“我只是来看看她,没想到她发烧了……”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将置她的名声于何地!?”

    胤禟揉了揉额头哼道:“反正她早晚是爷的女人。”

    宜妃无语望天:“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儿子。你真的什么都没干?”

    胤禟一脸委屈:“我倒是想……”

    “等出了正月,我会找个机会去求你皇阿玛给你指婚。”宜妃对这个儿子也是醉了,“省得你成日惦记,成了那梁上君子。”

    “额娘,芸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发起了高烧?”

    宜妃轻叹着小声说道:“这孩子说是自己偷吃了御膳房的点心才会引起食物中毒发起了高烧。可…额娘觉得这孩子并不是那种贪嘴的人,不过太医说了并不严重,你不用担心。”

    宜妃的话说来无意,可胤禟却上了心。眸子中的温度渐降打千说道:“额娘,天快亮了儿子就先回去了。”

    “好好,快去吧。”宜妃伸手替他正了正身上的大氅说道,“你若是想她,便白日里明目张胆的过来。过了正月额娘就去给你求赐婚,好让你早点踏实了。”

    “如此,儿子便多谢额娘了。”

    胤禟笑着露出一排白牙转身出了翊坤宫,刚迈出宫门便沉声叫来了小李子:“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