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贵人有约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办室里,张生正在面色肃穆的摆弄药箱里的器具。

    刚刚进屋的何珊珊倒是一怔,以前张哥总是一付吊儿郎当的样子,在办公室,他双腿要是不翘在办公桌上就不舒服。

    但是现在,怎么不一样了?

    听刘姐说,他面对病人,也是特别认真特别严肃,而且,就好像有感染人的魔力一样,能令不管是病人还是医护人员都对他充满信心。

    刘姐说的这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姗姗,找我有事儿?”张生关上了药箱,对这个小师妹,他现在更有着一份特别的关心。

    犹豫了一下,何珊珊问:“张哥,王老真是你医好的?”

    经过十来天的针灸,王老已经可以下地走动,现在整个医院都传的沸沸扬扬的,至于何珊珊,更从刘护士嘴里听说了张生给王老第一次针灸的情形,刘护士绘声绘色的,几乎把张生吹嘘成了神仙,可何珊珊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张生笑道:“是我医好的,对了,上次会诊的事还没谢谢你呢,多亏你帮我说话,前辈们才饶了我。”

    对突然一板一眼的这个张哥,何珊珊倒有些不习惯,呆了会儿说:“听说院长要来,张哥,你注意点,院长刚对你有点好印象。还有,腿千万别搭在办公桌上坐了。”

    原来她是给自己通风报信的,张生笑了笑,正想说话,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吴敬荣走了进来,何珊珊忙跟吴主任问好后溜了出去。

    吴敬荣这几天心情极佳,便是见到何珊珊都笑眯眯的态度极为亲切。

    现在的他,这几天不但能和王司令员的家属搭上了关系,就是胡院长都对他态度和以前不同,昨晚还单独约他小酌了几杯,以往又哪有这个节目?

    胡院长要退了,照这个势头下去,他当然是接替院长一职的当仁不让的人选。

    这一切,都是面前的小福星给带来的。

    吴敬荣越看张生越顺眼,加之又有高大状的关系,这小子,自己不好好培养还能培养谁?

    “小生啊,你看看高大状几时有空?我去你家拜访下她,当然,最好张市长不在的时候,免得打扰他。”吴敬荣笑呵呵的说,更亲热的坐在了张生身边。

    吴敬荣知道,张副市长不好交际,何况他的级别虽然算得上是正师,按照几十年前套的话在地方也是厅级干部,但比之黄海大市的常委副市长,他这个军队医院的副院长实在没有可比性,也不好主动攀交情。

    听吴敬荣的话张生知道吴敬荣的意思,笑道:“行啊。”看来老吴这个人考虑的更多的是部队的事儿,对地方上的政治事务并不敏感,所以这时候还希望往自己家里靠,倒是郑友仁,地方上朋友多,看他前阵子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他肯定收到了什么风,这才会那般疾言厉色的对自己。

    人情冷暖,什么单位都不能免俗。

    ……

    傍晚时分,张硕山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了家,这段时间,主持市政府工作的周劲松这个老对手给他制造的压力越来越大。

    “还没吃吧?我和儿子等你呢。”高天娥笑着迎了出来。

    看到爱人的笑容张硕山心里一暖,爱人在外人眼里是铁娘子,咄咄逼人的国际大律师,但在他心里,永远是那个刚刚认识自己的法律本科生,扎着满头花辫的可爱小姑娘。

    餐厅里,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有中式的炒菜,也有西式的甜点,色香味俱全,菜色搭配的叫人一看便食欲大增,高天娥一向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

    然后,张硕山就看到了拿了几罐啤酒走进来的张生,虽然这个败家子是这么不争气,但看到他关切的神色张硕山还是心中一软,一家人,就是如此了,不管贫穷富贵,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永远都是你的亲人。

    “爸,喝点啤酒吧,你得放松放松,不然身子就垮了。”张生在张硕山面前放了一罐蓝色易拉罐的啤酒。

    第一次,张硕山没有斥责儿子的胡闹,微微点点头:“行,那就喝点。”

    高天娥大喜,好久没见到丈夫这么和颜悦色的对儿子说话了,或许,这段时间的事情,也令丈夫想通了很多事。

    高天娥听说来着,现在周劲松咄咄逼人,丈夫的处境很难,新近市里几位副市长重新进行了工作分工,丈夫分管的,竟然是文体卫等工作。

    文体卫虽然关系国计民生,但一般来说,分管这些工作的政府副职官员地位都不会怎么重要,就算排名靠前也是因为资格老,而身为市委常委的副市长,爱人分管了文体卫,本身就代表着某种信号。

    “你呀,该回美国回美国,别因为我耽误了你的工作。”张硕山怜惜的看着爱人,心里知道,这段时间,爱人承受的压力不比自己小,尤其她是局外人,不清楚圈子里的事,就更加的担心。

    “等小生考完试吧。”高天娥知道丈夫的性格,只好拿出张生当挡箭牌。

    张硕山轻轻叹口气,目光投向了张生,语重心长的道:“小生啊,你以后一定要争气,可能你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要适应,要忍耐,百忍成金,要学会吃苦,这样,你才会成为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张生轻轻点头,听着父亲的殷殷话语,心里暖洋洋的,第一次,觉得心情和父亲是如此之近,但是父亲那种英雄迟暮交代后事般的嘱托,又令人心里不禁酸楚。

    在市委大院,被恨他怕他的人称为“张老虎”强势无比的父亲,竟然已经做好了结束政治生命的准备。

    而这个时候,父亲最先想到的,却是自己,担心自己适应不了以后的生活。

    父亲看似对自己无情,整天训斥自己,但实际上呢?

    想着,张生鼻子微微有些酸。

    外面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张生忙站起来,“爸妈,你们聊,我去接电话。”顺便,可以平复下心情。

    张生不喜欢被一些可能阻碍自己思考的情绪所左右。

    张生来到客厅拿起电话,话筒里是一个低沉的男音,“是张生张医生家里吗?”

    张生倒是一愣,打给自己的电话基本都是打手机,何况找自己多的就是那帮狐朋狗友,谁敢往自己家里打电话?被自己父母接到了怎么办?

    “是,我就是张生,您是?”张生听声音感觉对方年纪不小,就加了几分尊重。

    “啊,我姓夏,叫夏文杰,海军司令部的参谋,和你有一面之缘,托个大,你喊我夏哥就可以了。”话筒里男音就笑了起来,口气很亲切。

    张生想起来了,就是第一次给王老针灸时站在王司令身边的那位中年军官,后来倒是一直没露面,自己给王老进行康复针疗,主要是王家的亲属陪着,王司令员事务繁忙,飞来南海也往往是看上父亲一面便匆匆离开。

    “夏哥,你好你好。”张生客气的寒暄着,隐隐能猜到是什么事。

    夏参谋笑了声,显然对张生的称呼很满意,说道:“是这样的,司令员呢,想和你吃个饭表示感谢,当然,张市长肯赏脸的话那就再好不过,司令员早听说过张市长的名字,还有,司令员叫我转达,老人家的病实则是你治好的,他心里清楚的很。”

    “这个,是我们全院的功劳,尤其是吴主任,对我进行了指导。”做戏做全套,张生不想今世也木秀于林,招惹太多的是非,学术上的东西,得罪了人,和纨绔子弟得罪人俩概念,而且是是非非会更多。

    “哈,你就别谦虚了,小小年纪,倒是稳得很。”夏参谋笑着,又说:“司令员明天会飞南海,检阅咱们的航母舰队,时间很赶,这样吧,明天晚上七点钟,明珠大酒店,我订房间,你医院那边没事吧?”

    “没事没事。”张生略一琢磨,说:“我父亲也有时间。”

    “那就最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订好房间给你电话,你把手机号跟我说一声。”夏参谋那边就响起了纸笔的声音。

    张生忙报了自己手机号,要说夏参谋想查自己电话号码还不容易,询问自己是该有的礼貌而已。

    张生回到餐厅,正好瞥到张硕山将易拉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张生愣了下,说:“爸,别喝那么急,我叫你喝点酒是你想你早点睡觉休息能好点,少喝一点,啤酒喝多了对身体也不好。”

    张硕山转眼看着张生,神情有些复杂,更轻轻叹了口气,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儿子,从小在蜜罐里长大,没有丝毫恶劣环境中的生存能力,而且儿子肯定会成为政敌打击自己的突破口,说不定结局会如何,如果儿子被判刑坐牢,对他来说,可能生不如死。

    琢磨着,张硕山突然道:“天蛾,你把小生带美国去吧,给他办张绿卡,走的越早越好!”

    高天娥愣住,虽说一直以来带儿子去美国发展是她的心愿,只是丈夫一直不松口,但偏偏今天听丈夫主动提出来,心里,却一阵酸楚。

    张生也是五味杂陈,做梦没想到父亲为了保护自己,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要知道自己办了绿卡和母亲去美国,那父亲就是名符其实的裸官,加之他现在的处境,不难被人怀疑他有问题,所以安排子女潜逃,这就基本宣布了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爸,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海军王司令想和你吃个饭。”张生突然觉得,或许明天是一个机会,令父亲摆脱困境的机会,虽然军队和地方是两回事,但多结交些达官贵人总不是坏事,尤其是,自己还是这位王司令员父亲的救命恩人。

    “王司令?海军?王小齐司令员吗?”张硕山愣了下。

    张生挠挠头,也不知道王司令员全称是什么,“就是正司令,海军的一号首长。”

    张硕山更是吃惊,说:“他来南海了,为什么要见你?还要见我?”

    高天娥也大为惊讶,问张硕山:“你认识海军的一号?”见张硕山摇头,心里不由一紧,不会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吧。

    张生说:“是这样,王司令的父亲在我们医院,病症很复杂,是我用针灸疗法帮他治愈了疾患,说起来,我也算救了老人家一命吧,所以,王司令员可能想私下表示下感谢吧。打来电话的夏参谋还说,王司令员知道你的名字。”

    张硕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讶然问道:“你会针灸?还有就算你会针灸,你们六零一没有中医科吗?要你上一线施救?你这孩子……”皱着眉头,儿子说的话一句都不让人相信,可是,好像儿子完全没必要撒这个谎。

    张生笑道:“爸,我早说了我懂中医,当时是医院专家会诊都找不出问题,老吴,就是我们科的吴主任才叫我用针灸法给他治疗的,不信,你问老吴,我妈认识他。”

    “你怎么懂中医?”张硕山不解的问,看情形,儿子倒不像说谎。

    张生早想好了说辞,“我上医大的时候遇到位国手奇人,他说我资质不错,收我为徒,但是不叫我对外说,爸,其实我自己感觉对医学的认识还成吧,考试成绩不好只是因为我觉得那些考试太教条,不适合我。”

    顿了下,张生又说:“爸,你等我下。”说着他就跑了出去,回餐厅的时候拿来了一个纸盒,里面摆着八粒黑色药丸,张生将纸盒递给张硕山,说:“爸,我都不用给你搭脉就知道你现在风气内动,肝阳化风,这就是因为操劳过度,耗伤肝肾之阴,导致阴虚阳亢,所以,你面色发青,再这么下去身子就垮了,要好好休息,喏,这些养生丸,是我自己熬的,你每天一粒,保管马上龙精虎猛。”

    张硕山和高天娥看着这些药丸,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张生拿出的这八粒药丸都好像鸽子蛋大小,黑而不凝,隐隐有通透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凡品,从卖相说,更不是药店卖的中药丸可比。

    张生这些日子熬制了一些药膏药丸,虽然都是用的普通药材,但经他之手熬制下的养生丸,却也有延年益寿、增强体魄的大功效。

    张生又转向高天娥,说道:“妈,你别说我偏心,还有些适合你的,有驻颜调理功效的玉蓉膏,回头我拿给你。”

    高天娥笑着说好,好。儿子今天的表现真是令人想不到,令人疑惑之余,高天娥鼻子突然有些酸,这就叫守得云开见月明呢,自己一直就说,儿子有出息有出息,自己的儿子就是不一般,这些年,自己没有说错不是?可是,为什么想哭呢?

    “爸,王司令那儿,我可是帮你答应了,你可别不去。”张生有点担心父亲的脾气。

    高天娥马上意识到了眼前的机会,劝道:“老张,你也去吧,既然是小生对他家里有功,你去了不是坏事,海军司令,在北京朋友应该很多吧?”

    张硕山苦笑,王小齐司令,在北京不但有朋友,这朋友,还不是一般的大人物,王小齐司令员的朋友姓陆,那可是位惊天动地的人物,当今党内最有份量的几个人之一,同时也是一支极为强大的政治力量的领军人物,这位陆书记,几起几落,政治生涯充满着传奇色彩,仅仅看他把一隅之地发展成国际化大都市,曾经在这一隅之地任职的干部慢慢进入中央各个权能机关,渐渐成为极为鼎盛的一支政治力量,就可以看出他是位不世出的政治领袖,而且听说在国防建设高精尖科技引进上,陆书记也为共和国的发展立下了大功。

    陆书记,也是下一届中央委员会掌舵者的最热门人选之一。

    王小齐司令员呢,和陆书记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友,是陆书记的老部下,也是陆书记生死与共的好友。

    这些事情,张硕山都是听以前的老领导讲的,不然高层的事情,他也不太清楚。

    不过曾经的老领导,就是在正部的位置上因为贪腐被这位陆书记拿下的,至于现在南海发生的政坛大地震,更是陆书记乾纲独断拍了板,这才几乎把南海整个市委班子全拿掉,也只有陆书记有这么大的魄力,根烂了,就连根拔起。

    至于说自己的名字,王小齐司令员说他听说过,那肯定是从陆书记处有所耳闻,近期陆书记亲自关心南海大案,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稀奇。

    王司令员想见自己,怕是不仅仅因为儿子为他老父亲治病,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但是这些话,却也不好对妻儿说,免得他们担心。

    “爸,就这么说定了啊。”张生殷切的说。

    张硕山沉吟着,默默点头。

    高天娥情绪却高涨起来,隐隐觉得丈夫的事情有了转机,她也拿起了一罐啤酒,说:“来,老张,小张,我陪你们爷俩喝一杯,你们在外面都辛苦,小张今天有功,老张更是辛苦,来,干一个。”

    张生就笑,举啤酒罐和老妈碰杯,张硕山想了想,也拿起酒杯和母子俩轻轻一碰,说:“不管怎么说,我高兴,小生,你今天让我看到了你的另一面,我高兴,你知道吗?”

    看到父亲动了感情,张生心里也酸酸的,低声说:“知道。”碰杯后,将啤酒罐里的酒一饮而尽。

    ……

    常委院中,距离张家不远的四号院。

    爱人回娘家了,周劲松炒了两个菜,在客厅一边小酌一边听着刚刚来到家里的市府大秘陈峰汇报工作。

    “对了,叫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周劲松夹了口苦瓜,这种苦中带甘的滋味他最是中意,回思前尘,在南海的这段时间,或许和苦瓜的滋味异曲同工吧。

    现在那个曾经的老对手,被自己打压的已经喘不过气,但是,还是要给他致命的一击,不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老对手,可是出了名的强悍,等他缓过劲,事情就不好办了。

    陈峰犹豫了一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有话就直说。”周劲松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陈峰合上了笔记本,斟酌着字眼,说:“关于张生,在医院的种种劣迹不太好查,而且,最近正是出风头的时候,市长,现在动他不是好的时机,胡西元肯定保他。”周市长本来的意思是以那个有名的纨绔子弟为突破口侦办张硕山,那个败家子懂什么?被控制后还不是叫他交代什么就交代什么?何况这个败家子这些年想必坏事做了不少,那肯定一查一个准,想不到,最近事情起了变化。

    听陈峰的话,周劲松微微一愕,“他出风头?出什么风头了?”

    关于张生的事情,陈峰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他最近把海军王司令父亲的头病给治好了,听说当时六零一满院专家都束手无策,最后是他诊断出病情给治好了病,因为这个,刚刚听医院的人说,王司令准备请他和张硕山吃饭呢。市长,张生的事,我看还是等一段时间吧。”

    周劲松满脸轻松的表情渐渐没了,呆了会儿,问道:“王司令员,刚刚晋升海军司令的王小齐司令员?”

    陈峰无奈的点点头,但对周市长的反应有些不解,海军司令固然位高权重,但毕竟是部队系统,和地方上交集不多,就算张硕山和他结识,也借不上什么力,毕竟对全世界的文职政府来说,军方干政都是大忌。

    周劲松却面色变了又变,手眼通天的他当然知道王司令员背后那位威势遮天蔽日的大人物。

    “那个败家子会治病?还治好了六零一全院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这怎么可能?!”周劲松恼怒之下,直接称呼了张生为败家子,以前,也就心里这么想而已。

    见周市长脸色铁青难看的厉害,陈峰心里砰砰的跳,很少看到周市长这般失态,张硕山和海军司令见个面,而且最多是一席感谢宴,影响有这么大吗?

    不过说起张生,也真是奇怪,明明有名的大草包,整天除了给张硕山闯祸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干,怎么突然在这个节骨眼上,露这么大一脸?敢情以前都是装孙子?装脓包?

    “好了,你先去吧。”周劲松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

    陈峰走到院中的时候,清清楚楚听到屋子里,“啪”一声,那种酒杯摔得四分五裂的声音。

    陈峰心中一紧,忙快步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