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生病

作者:西瓜配汤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晚他被裴隼折腾了三次,直到两人沉沉睡去。

    夜里裴隼死死地搂着他的身体,让他睡得很不安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下身比被撕裂还要疼。

    昨晚的影像牢牢里牢牢地刻在脑海里,挥之不散。季翎拉开裴隼的手,翻了个身看着他。

    裴隼说的那些话还有那时的心情还很清晰。

    直到现在,裴隼还是那样看他的吗?别有目的地接近?呵呵……季翎轻笑了一声,低头吻上了裴隼的唇。

    “那好,现在……我不欠你了。”

    他撑着床,站了起来,刚动身体,腰腹背几乎散架了一样。

    季翎呼了一口气,忍着痛楚走到浴室内。伤得最严重的果然是后//穴,都裂伤了,幸好经过一晚血自动止住了。他冲洗着身体,温热的水在伤口上淋着,仿佛又重新裂开一遍。

    伴着水流出来的除了红色还有白色,昨晚裴隼几乎都留在了他的身体内部。听说不导出来对身体不好。

    冲洗了一下身体终于感觉舒服了些。季翎换上衣服,慢慢地走出浴室,裴隼还在床上熟睡,而床上一片狼藉,一看上去就知道这里昨晚经历了怎样的“大战”。

    季翎替他盖好被子,走出房门。

    从别墅返回市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有些难度,事实上连从别墅走到果园大门对他来说都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季翎叹了口气,一步一步慢慢地下坡。

    昨天那个门卫眼熟他,在季翎跟他说自己有急事先回去以后,直接替他安排了运送司机顺道载他出去。那辆大型的运送车载满后座载满新鲜水果,副驾座位离地有一米多高。季翎觉得自己做的这个决定真的太不明智了,这样上去伤口又会裂开吧。

    为了不让旁人发现异常,季翎扯动唇角笑了笑:“那就麻烦司机先生了。”他一手握住扶把,迅速迈步上去,大幅度的动作疼得他冒出冷汗。

    “走吧。”

    回到公寓的时候季翎觉得自己都快要去了半条命,他还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徐昊然见他唇色青白,几乎站不稳,连忙过去扶着他:“你干嘛了?”

    季翎撑着他的肩,低头对着他笑了一下:“我干坏事去了,你别学我。”

    徐昊然:“……”

    “扶我到卧室,我休息会。”季翎说。

    徐昊然还没见过他那么有气无力的样子,往日季翎虽然看上去不算man,但是一直都是云淡风轻,什么也难不倒的样子,竟然也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他把人拉到卧室,让人好好睡一觉。

    白皙的皮肤这下看来更没有血色,越发衬得眉目乌黑。季翎摆摆手道了谢,让他先出去。如冰雪一样苍白的容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徐昊然心里一动,伸手去碰他的额头。

    “怎么……?”季翎一愣。

    “你发烧了!”徐昊然说。

    “发烧?”季翎没听过这个名词,想了想才明白这是发热的意思。

    徐昊然无言地瞪了他一眼,出去找退烧药。这人怎么连自己病了都不知道……季翎吃下退烧药,又用毛巾敷了会前额,感觉好了些,然后就沉沉睡去了。

    裴隼是被饿醒的。他撑着额,因为宿醉的缘故,脑袋一片眩晕。

    身上没穿着任何衣服,空气里还飘着□□的味道。裴隼觉得不太对劲,一把掀开被子,床单上一片狼藉,染着血迹。

    昨晚激情的画面毫无征兆地跃入脑海。他不记得自己怎么了,只记得把人压在身下拼命地折腾时,季翎忍着痛楚有些茫然的神情。还有……那双黑眸泛起粼粼水光,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神。

    裴隼心里莫名一软,为什么……不推开他呢?明明是那样骄傲的人。

    裴隼揉了揉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点,现在季翎跑去哪里了?看见这床单里的血迹就能知道昨晚季翎伤得不轻,他一个人能跑去哪?

    裴隼撑起身体,随便套上条裤子,到处找了找看。

    人果然不见了……真像他的性格。

    他进浴室里洗簌了一番,随便啃了点东西,然后到车库里开了辆车出去。他手机一开机,就能看见几十通未接来电,有伟哥的、有肖辰的还有韩秋他们的……裴隼没有理会,点开通讯录,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拨打过去。

    电话嘟嘟嘟地响了几声,然后是冰冷的机械女声。

    裴隼挑着眉,这回轮到他来挂他电话了……他一边开车一边再拨过去,还是被挂了。

    “感觉还挺难哄啊。”他叹了口气,努力回想昨晚除了粗暴点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惹到季翎了。

    他还记得一开始气氛挺好来着……然后是,那块表……

    裴隼猛然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靠……”他扶着额。

    怪不得季翎要这样子看他,肩上被咬得伤处还隐隐发疼。那时候不知怎么就点燃了心里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地停不下来。

    裴隼明白自己只是发泄跟迁怒,季翎却一声不吭地承受了下来。

    他那双黑如深渊一般眼睛好像能够看透一切似的,知道他想要避开陈伟,所以帮他撒谎替他掩藏。知道他不想说,所以住嘴不问。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留下来陪他……

    为什么会有那样理智的人呢?像一台精致完美的机器,自动地计算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哪怕受伤也要算计得失。真是……让人欣赏迷恋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

    裴隼发现他好像挺了解季翎,又从来没有真正地了解过他。他的以前他一无所知,而季翎却已经将他的底细摸得七七八八。

    输了。他的确输了。

    哪怕再继续输下去,现在他也想要去拥抱那个人。

    来到公寓时,是徐昊然开的门,见到裴隼觉得挺面熟,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影……帝?”

    裴隼不跟他废话,直接问:“季翎呢?他有回来过吗?”

    “哈?”徐昊然脑子里消化不过来,“你找他?”

    “嗯,他现在在哪?”

    说到这件事徐昊然也来气了。

    “他去片场了!”徐昊然说,“病成这样子还拍戏!真是的……”

    裴隼听到前话本来想离开,听到后面那一句又回来,几乎想要扯住徐昊然的领子问:“病了?他怎么病了?”

    “不知道。”见裴隼好像挺关心的样子,徐昊然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一回来就脸色苍白的样子,烧得也不轻,不知道怎么折腾成这样的,平时瞧着身体还不错啊……”

    裴隼立即转身出门。

    那什么……徐昊然看着他的背影,“还想问问这人有多高来着!”那俯视人的动作真令人不爽啊。

    睡醒一觉脑袋的昏沉感又重了,同时喉咙干哑发疼。季翎将昨晚的戏推到了今晚,戏份很重,也不好再推,再推的话关导可对他没好印象了。

    季翎脸色苍白了些,表面却看不出什么来。边芯芮今天有过来,跟他亲自道了声谢。

    “没什么。”他淡淡地说。

    他这声音比平时暗哑不少,边芯芮觉得奇怪:“季翎你今天怎么了?感觉状态不太对?”

    程晨知道季翎生病了,不想让他多说话,知道亲自跟边芯芮解释:“季哥他生病了,边……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最好不要让季哥开口说话了。”

    边芯芮反应过来:“啊啊,对不起。”

    季翎笑了一下,表示没有关系。

    程晨过去替他斟了杯白开水。季翎喝了几口,感觉胃暖了些:“程晨,我的剧本还在房里,你过去……”

    “我知道了。”程晨打断了他。

    等程晨走后,季翎靠着椅子闭目养神。边芯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季翎现在还没有上妆,唇色很淡。因为闭着眼的缘故更能看清他的眼睫毛,又黑又长,与雪色的容颜对比鲜明。

    一个男人,光是长相就那么令人心动,更别说季翎性格温柔,又那么踏实努力……边芯芮心跳加快,眼神带着迷恋。

    在季翎帮她之前,她对季翎更多的是朋友间的欣赏。因为她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没有办法谈恋爱。但是当他拉开那男人的手,以保护的姿态出现时,边芯芮不可否认自己心动了……

    季翎嘴唇的温度应该是凉凉的,亲起来还挺舒服。上次拍戏的时候吻戏ng了几次,边芯芮碰了碰唇,那个感觉还清晰着。毕竟是她的银幕初吻。

    季翎好像真的睡着了。边芯芮抬眼望了望旁边,这个角落没有人注意。她起身,慢慢地挪动身体,靠近季翎的脸庞,屏住呼吸在他嘴巴上轻轻地印上一吻。

    就在她快要够到时,季翎稍稍将头一偏,吻就落到了嘴角上。

    边芯芮吓了一跳,侧过脸来时,季翎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我、我……”她脸爆红,后退了几步。

    季翎咳了咳:“我还病着,传染到你就不好了。”

    “对不起……”边芯芮低着头,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季翎望着一个方向。刚才敏感地感觉到,那边有一人在拍他们。他弹了弹手指,杨鸢真是要跟他过不去。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