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所谓“找剧本”

作者:西瓜配汤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场戏拍完了。裴隼回身走向休息室。

    季翎笑着爬起来,跟边芯芮说了几句。下面就是主演们的戏,今天都轮不上他了。

    季翎看着休息室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跟着走了过去。

    一进门,身体就被人扯了过去,然后休息室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季翎整个人被压在了门上。

    “裴哥,你……嗯……”季翎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人给堵上了。

    裴隼在他唇上啃咬着,细细的疼痛从唇畔间传来,有点儿麻麻的。

    裴隼突然重重地一咬,季翎吃痛地哼了一声,裴隼离开了他的唇,脸靠得很近,就这样盯着他瞧。

    季翎摸了一下唇,没有流血:“你太粗暴了。”

    他有几丝头发散落下来,贴在颊边,配上那被啃咬得湿亮红肿的嘴巴,别有一番凌虐过的美。

    裴隼抬手把他的头发掳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他压低了嗓音,凑近去:“你还想要温柔一点的?”

    这样的声音……季翎的心跳加快了,刺激又愉悦的感觉快要溢出心脏。

    他不愿低头,于是笑着挑衅道:“你不想要?”

    不知谁先主动,两个人又亲在了一起。这次的吻比以往来得更加的温柔缠绵,只是互相慢慢地舔吻磨蹭着,似乎要确认对方每一丝温度。

    裴隼第一次觉得接吻是那么好玩的事情。

    他拍戏的时候亲过的人有好多个,但没有一个能像亲季翎一样,让他尝了又想尝。

    一个男人的嘴唇怎么可能那么软,亲起来那么舒服,就像咬着软糖似的。

    而且他很喜欢看着季翎失去了惯常的从容不迫,被吻得动情的样子,白皙的脸颊上泛着微红,张着唇喘息着,平日里黑漆如墨的眼睛里泛着水色。

    真是个妖孽。

    明明知道招惹这人也许会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明明知道这人可能想从自己这里图些什么,还是去招惹了。

    难得感兴趣,还是不要亏待自己好。裴隼这样想着。

    “汪汪汪!”休息室外传来几声犬吠。

    “大黄,你跑去那里做什么……”小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又是那条蠢狗!两人结束亲吻,季翎喘息着把身体的重量都挂在裴隼的身上,裴隼搂住他的腰。

    “嗯?休息室……好像裴哥刚才来了休息室。”小蔡的声音越来越近。

    季翎想要从裴隼身上起来。没想到裴隼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你家助理就要来了!”季翎低声道。

    “你怕了?”裴隼用双手大致能测出季翎的腰围,很细又很柔韧,抱起来也很舒服。

    “咔擦”扭门把的声音响起了。季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唉,这门怎么反锁了?”小蔡自顾自说着,敲了敲门,“裴哥,你在里面吗?”

    原来裴隼刚才关上门的时候就锁上了。季翎舒了一口气,把脸埋在裴隼的肩上,掐了一把他的腰上的肉。

    “嗯哼。”裴隼吃痛的哼出声。

    “裴哥?”

    季翎立即松了手。

    裴隼低头在他的耳侧轻声说:“你怎么总那么坏心眼。”

    到底是谁坏啊,吓人很好玩吗?季翎都想翻白眼了。

    裴隼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季翎倒吸了口冷气,那酥麻的感觉让他身体都软了半分。

    正想报复回去时,裴隼突然出声了:“怎么了,小蔡?”

    他松开了手,伸手过去扭门把。季翎立即离开他的怀抱,向后退了几步。

    “啊,没什么……裴哥你的下一场戏快要拍了。”小蔡看见裴隼,立即跟他打招呼,看见季翎站在身后时,也跟他招呼了声,“季哥也在啊。”

    大黄见到裴隼在,凑过去蹭着主人的腿。裴隼摸了摸它的头。

    季翎跟小蔡打过几次照面,对他笑了笑,点点头:“过来找下剧本。”

    “呵呵,那你的剧本找到了没?”裴隼意味不明地说。

    “找到了,”季翎说,“还多亏了裴哥呢。”

    小蔡完全不知道他们打着什么哑谜,听得一脸迷糊。

    “不客气。”裴隼淡淡地说了句,走出了休息室,“我先过去拍戏了,小蔡,替我看着大黄。”

    本来缠着主人的大黄被主人抛弃了,见到熟人在,还在他身上嗅到了主人的味道,于是对着季翎汪汪汪地狂犬几声。

    “季哥对不起,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大黄最近有点狂躁。”小蔡连忙过去安抚大黄。

    季翎对着大黄,温和地说:“没事,我理解。”

    是啊,你家主人刚才就抱了我了,怎么着,羡慕妒忌恨?

    边芯芮第二天就要离组了,季翎简单地给她送了个行,两人互相拥抱了一下,边芯芮还拉着他拍了几张照片做纪念。

    季翎接下来是更忙了。后面几天是宁清戏份最重的地方了,包括如何入魔,情绪如何的转变——

    他前几天已经在演绎模式了好好地体验过宁清转变的心情,大致能感受到那份情绪,不过要掌控还是需要好好琢磨。

    要怎么把那样的情绪酝酿出来呢。季翎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找人求助。

    他敲了敲裴隼的房门。裴隼打开门时见到他,挑眉道:“来找我干嘛?继续找剧本?”

    季翎翻白眼,果然一张口就没好话。

    “找你帮忙,拍戏遇到点瓶颈。”季翎径直走了进去。

    “喂,你都不问一下我这个主人就进来,懂不懂什么是礼貌啊。”裴隼从后面跟过来。

    季翎进去时见到肖辰竟然也在,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他俩是兄弟嘛,凑在一块也正常。

    “肖辰。”季翎打了声招呼。

    正在玩着笔记本的人抬起脸来见到季翎来了,吃了一惊:“季翎?我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裴隼在后面悠悠道:“他是来压榨你哥我了。”

    “唉什么什么?”肖辰来兴趣了,“季翎你对这家伙做啥了?不管做啥,我百分百支持你!”

    “没良心。”裴隼说。

    “你别听他胡扯,我哪敢压榨这位大爷。”明明是正当求助,至于为何不求助其他人,季翎表示无可奉告。

    “行了,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滚回你自己房间里去吧。”裴隼直接对肖辰下了逐客令。

    “靠,你明知道今天我房间里的空调坏了——”

    “你学会感受自然的温度。”

    “……”肖辰无语了,向季翎求助,“季翎……”

    “提醒一下,这里是我的房间。”裴隼说。

    “我保证不打扰你们!”

    “都说了,大人的事小孩子能在旁边看吗?”

    季翎:“……”什么大人事小孩子不能看,你能别说得这么奇怪吗。

    “我去,谁小孩了。”

    “行了行了,”季翎摆摆手,把自己的房卡交给了肖辰,“你到我房里去吧。”

    肖辰感激地抱住季翎:“果然还是你有良心,哪像某人……”

    裴隼凉飕飕地看着他,肖辰立即放了手,搬起笔记本电脑:“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啊。”

    等肖辰关上房门,裴隼才走过去,在床上坐下:“你怎么这么容易心软。瞧,肖辰这小子就是一点苦都吃不了。”

    “既然可以不吃苦干嘛非得让人吃下苦头。”季翎翻了下剧本,从他身边找了个位置。

    裴隼说:“我乐意。”

    季翎:“……”得,你就是以欺负人为乐趣。

    裴隼翻过他的剧本,问:“哪里遇到瓶颈了。”

    季翎凑过去把剧本翻到魔女死后宁清经历的那一段,说:“这一段宁清的心境转变我能理解,不过要怎么才能代入这种情绪呢?特别是一开头这里的绝望,以及遇到魔的时候的恐惧,总觉得找不到这种感觉。”

    裴隼看了他一眼,说:“代入情绪,俗称入戏。当演员本身融入这个角色的感情里面的时候,就能顺其自然地把这个角色给表演出来。”

    季翎明白这个道理,他系统里面的演绎模式,就是让人入戏了。只不过,那是让人体会入戏的感觉,却不能真正地令他在拍摄里入戏。

    “怎么融入这个角色呢?”季翎虚心求教。

    “把你自己当成宁清。”裴隼说,指着剧本里宁清醒来那一段戏,“比如这里,你把你自己假设成宁清,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你爱的人死去了,你的家庭也被人给摧毁了,你从原本跟爱人相濡以沫温馨无比的生活中,突然变得一无所有,你会怎么样?”

    假如……假如他是宁清……

    季翎沉思着,似乎摸索到了一些东西。

    裴隼见他还有些迷茫,再翻了一下剧本,找到宁清遇见*,要被他吞噬那一幕。

    “再比方说这里吧,假设你一无所有以后,遇见一个魔鬼,他想吞噬你,他想强要你的身体……我们试试吧。”

    裴隼说着,把季翎推倒到在床上,覆身上去:“体会一下那种感觉,现在我就是那个魔鬼。”

    他的手指掐住季翎的喉咙。裴隼的手指修长有力,在夏天里冰冰凉凉的,只这样锁着他的喉咙,却让人有一种下一秒就会殒命在他手下的错觉。神色里染上一丝阴霾,对着他狰狞地笑了。

    他念着剧本上的台词,语调里充满阴森邪气:“长得还真是细皮嫩肉的,不知道……尝起来,味道是怎么样……”

    季翎一愣,被他这样的神色吸引住了,没有做出反映。

    恐惧吗?没有——反而骨子里有些兴奋和期待。

    裴隼低下身体,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