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戏中

作者:西瓜配汤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翎决定看一看裴隼第一部获得影帝的电影《二狗子》。他智脑搜索来看,智脑的显示屏十分高清,配乐响起画面出来,有种在电影院观看的感觉。

    季翎将空调调低几度,抱着抱枕移到床板边,靠着床板盖着被子,一副闲适的模样欣赏起影片来。

    故事是发生在民国时期,裴隼饰演的人物叫做王二,家里的老二,邻家都管他叫做二狗子。

    王家在一个城里是一个很贫穷的人家,王二是家里的老二,老大参军已经有好几年没回来过了,爹跟娘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头给人打杂,爹人老身子骨不好,去年便没了,王二继承了爹的职位继续跟那个大户人家打杂,生活在社会里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吃不饱也穿不暖。

    这些前提都是王二在府里头打杂时通过旁人的议论引出来的,王二穿着灰色麻衣,有几处破了个洞,用一些布缝补起来。他仿佛没听见别人说似的,老老实实地扫着地。眼神很平静,表情是憨厚的,一看就是老实人。

    很神奇的,以裴隼出色的外貌看来,他无疑非常吸引人目光的,但王二不是,细细看来他的五官依旧英俊非常,但放到了王二身上,你注意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整个憨厚干活忙碌的身影,你会觉得他就是王二——一个生活在旧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而不是裴隼。

    季翎不由得坐直了身体。尽管只是这样简单的画面,却忍不住让人去想——王二这个人物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呢?

    画面转换到巷尾一片瓦小屋,王二端着药,小心翼翼地走到床榻前。那碗药的颜色很淡,一看就不知道煎了多少次。

    “娘……喝药吧。”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又带着些期艾。

    躺在床榻上的中年妇女脸色不太好,她看了王二一眼,就着他的手喝下了药。王二的眼睛盯着娘亲的脸颊,他目光温柔,温柔里头又有些坚定。

    妇女喝完药后,王二又递了一个香喷喷的馍馍过去:“娘,吃些东西。”

    妇女看了他一眼,把那个馍馍颁成两瓣,把大的一瓣递给王二:“娘亲吃那么多就够了。”她不说给他吃,因为她知道儿子肯定会拒绝。

    “娘!”王二叫了一声,“我吃过了。”

    妇女只说:“你吃过了就留明天吧。”

    王二有些无奈,瞧了眼手中的馍馍,慢慢放到嘴边。他咬得很快,指尖微微地颤抖,又偷偷瞟了一眼妇女,悄悄地握紧了拳,眼神从温柔过渡到坚定。

    这一连串的微表情处理得十分流畅,温情之余让人感觉到王二的所思所想,对娘亲的温柔、爱与他的担当,这样细腻的感情直直击向人心。

    王二决定在打杂之余,在夜里跑到码头当苦工。比起一大群壮硕的搬运工看来,他的身形过于纤瘦,一个大箱子仿佛把他的脊梁压垮。夜里码头工们的聊天声,管事者拿鞭子的抽打声……

    他看似纤弱,但脊梁骨像是藤蔓似的,能压弯,却不轻易折断。

    他到药房里抓了药,娘亲的病情却一直在加重。他想,得了矿工的工钱就请大夫来给娘亲看看。为了这个目标他早出晚归,甚至彻夜未归……

    终于,他拿到了工钱,脸露出一丝放松的微笑。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放松了,人紧提的心也跟着放松起来。

    但他终究太年轻,不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在领了工钱把钱揣回兜里的时候,被旁人看见了。能在这里挨过来的哪一个不是缺钱又是狠角色的?在回去家门前的那道巷子里被人堵住了,他被一群人堵上了,本来只是收取一些提成,因为王二想着给娘亲治病,不肯交出,起了争执。

    一群人一哄而上,拳头直直地落在他身上。他跌倒了,紧紧揣进了兜不让人夺去。他的脸被人踩在了地上,脸上出现血污。他咬着牙,脸上有着疼痛,有着害怕,眼神恍然无措、不知道看向哪里。

    兜里的东西似乎要被人夺去。他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似的,狠狠地把钱收紧。有一两个邻里见了这画面不敢吭声,绕着道离去。

    他发狠了,退到边角是顺手摸到一块砖头砸了过去,正好砸到一个人的脑袋,瞬间满手是血。揍人的动作停下来了。

    “你小子!你要做什么!是要杀人吗!!”有一个人惊吼。

    王二迷茫地看了手中的鲜血,而后突然狠狠地拿着砖头再次砸向身边的人,那些人害怕地后退了——

    “疯了,这个人要杀人!!”

    “走吧!”

    他拼命地砸,直到把人全部都砸退。血流了一手。他赶紧扔了砖头,身子像是承受不住一般坐了下来,坐到了墙角边。

    他的身体在发抖,先是手,而后蔓延到全身。他的眼神是慌乱无措的,他看着前面,脸上仍然是没有褪尽的污垢,眼睛望着前方,但对焦不是在镜头上,你能注意到他的目光是散涣的,不知道看向哪里。

    而后,他身体的颤抖停止了。他的脸没有动,只是眼神逐渐变得坚定,焦点慢慢对焦,直至对焦到镜头上,目光浮现一抹狠色。

    有破茧重生的释放,又带着窒息般的毁灭感的狠色。季翎看着画面,仿佛他透着镜头,直直地盯向你一般。

    怦怦——季翎的心仿佛被提起来了。他的情绪被王二这个角色带动了,那目光穿透银屏,你能感受到他给你带来的所有感觉。

    镜头感,在镜头里面完美地展现自己,透过镜头,表演给观众——裴隼做到了。

    这一幕是王二发生转折的很重要的一幕,他发现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道理,想要不被人欺负只能爬到顶端。而后是娘亲的病死,压垮了最后一根稻草。

    王二转变了。他开始变得势利与算计,他以前就与大户人家的小姐,也就是这部电影里的女主演,有过接触,他开始欺骗。他成了上门女婿,做起了生意,他私藏小金库,欺骗女主谋取家产,他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

    他沉醉于纸醉金迷中,他享受着旁人的吹捧,与女主演发生争执,渐行渐远。

    直至城被攻破,鬼子占领。他原本已经谄媚好了,交些钱,保证平稳的生活,继续做他的生意。不过很可笑的,当鬼子首领发现他的小金库想要看看时,他把门捂得死死的,不肯让开,最后死在了一枪之下。

    “嘭——”枪响了,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一般,瞳眸突然放大——

    那是一个很空茫的表情,你感觉不到他心里想着什么,恐惧吗,惊诧吗,后悔吗……好像都没有,又好像都有。

    季翎的心蓦的纠了一下,仿佛真正见到这个人物的死亡,明明他最后不应受到同情,但他真正死去那一瞬间,又让人无端端生出了惆怅。

    从一无所有,到坐拥金山,到头来不过竹篮打水。只不过有些东西,得到了就贪心了,害怕着失去打回原形。这么来说,死是对王二最好的结局。

    他最后看了眼那紧闭的门,手指动了动,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最后直直地摔下来。

    鬼子首领满不在乎地提了脚他的尸体,踏进了门,挥挥手叫人抬走了他的尸体。

    故事的最后,女主演跪在了他的坟前,他的坟旁边依靠着他娘亲的坟。女主演的肚子隆起来了,但失去了丈夫,又活在这惶恐的时代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季翎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床单,看着“王二之墓”的石碑,光线渐暗,屏幕逐渐转黑。

    脑子里重复播放的是一开始那憨厚老实的少年,坚定又温柔的目光,一会儿又是那狠厉的神色,娘亲去世是歇斯底里后的沉默,纸醉金迷的满足后的空虚,以及死是的一阵空茫……

    耳朵里是片尾曲,歌声的嗓音是低沉而厚重的,季翎征神了一会儿,才记起这是裴隼的声音。他笑了笑,唱歌还不错听。

    季翎关了智脑,闭了闭眼,深呼吸了几下才彻底平复了心情。而后,心跳逐渐变快,血液似乎都要燃烧起来。

    这是演戏。这样才是演戏。

    与他平时带着面具示人不一样,而是转变成另外一个人,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展现不一样的人生……这样的演戏。

    季翎的睫毛颤了颤,在白炽灯下,像一只扑闪的蝴蝶,他睁开了眼,眼里满是笑意。这样的神色仿佛久经不开的花苞突然盛放,绚烂而动人。

    “呵呵……”他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愉悦的笑声。

    他的日子太无聊了,工作完后回到无人的家,他不喜欢,所以宁愿四处奔波。他习惯以各种伪装接近目标,虽然惊险,但反反复复也是无趣。

    他掩藏在暗夜里,如一条潜伏的鱼毫无方向地游动,无所谓前进,也无所谓心情。

    但现在,他被裴隼的演技所感染了。如果是他的话,如果他在表演的话……这应该也是很有趣的事吧。

    成为演员不再是单纯的一个任务想要完成,心底里似乎也对这个职业充满了期待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