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作者:凌封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超维术士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圣墟武炼巅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待贾赦回了自家宅院,行过新近移来的枫树妆点的小径,因忆及往事而懊糟的心情已是好了许多。

    在贾邢氏处考校一回女儿莹曦的学问,贾赦又琐碎嘱咐了莹曦身边伺候的婢子嬷嬷一回,言说莫要让她学习针线太过辛苦。

    贾邢氏在旁抿唇笑而不语,待莹曦回院落休息,又遣退侍婢,方才正色对贾赦道:“老爷,莹曦身子虽弱,却也不是捻不动针线的,三从四德女红掌家,这些个毕竟是旁人评校女儿家的成规,在家中自然无事……”语末,贾邢氏微微一叹,终是未将话语说得太过直白。

    贾赦执了贾邢氏的手,安抚的拍拍,笑道:“勿忧,莹曦有琏儿琮儿两个教着,再有你照看着补上不足之处,想来这为人处世的通透怕是要比她父亲我强上许多,诗书琴棋画我瞧着她现在都学得很不错,咱姑娘聪明,这些又不过是怡情的玩意儿,很不必刻苦太过。至于女红,只消能捻了针一时半月的绣几个兰草荷包就成了,可不许她再耗神绣那什么猫鸟图的,府上绣娘婢子又不是摆设,哪里要她耗神?”

    贾邢氏听得贾赦未能领会她的未尽之语,不免好气又好笑,她原想着人这几年行事周全许多,人情世故很该通达许多……只是,这原也怪不得人,便是他再体贴又能如何,他终归不是女子,不晓得女儿家的苦处。贾邢氏暗叹一回,将人一箩话细想一回倒觉有几分道理,这父子三人对莹曦是宝贝得不得了,却没一个会纵着她闹小脾气,就像贾赦这般不许她做这做那,却从未说过不让她学规矩。

    传承百年的规矩在今人眼中难免被评说有些不合时宜且太过刻板磨人,然这规矩礼数在本朝初立之时便是整改过的,如那朱家一说便被中宫懿旨摈弃,现存之规自有其道理所在,更何况,谨慎自律总比闯下祸事再图挽救要来得好。

    不过,这一回贾邢氏却是猜错了贾赦的想法,贾家老一辈儿都是谨慎人,生怕小孩子外出交友野了心被人诓骗着害了阖家,故而贾赦幼时不过在相熟几姓人家府邸中打转,后宅阴私见的可不少,按说他该是比贾政更精通于言辞语锋这类争斗之计,然老人常说的“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这话也不是白来的,贾赦祖母对长孙宠护有嘉,直至一日发现小孙子几句话就将大孙子从儿子儿媳心中挤没了地位,而被挤兑了的人一副无谓模样,这才惊觉自己好像将人护的太过了,然这时候要改了贾赦的性子为时已晚,便只能为他挑了妥帖媳妇,备上厚厚私房,让人能做个富家翁。

    只是这人心之毒贾赦祖母估量实在不够,能保住国公之爵的贾代善岂是糊涂之人,贾史氏所为他自然清楚,长子继承爵位,幼子改换门庭,这在贾代善想来是于子孙计的好事,至于降爵承袭一事,这爵位总是要降的,天下读书人那么多,谁说非得考上功名的人家才称得上书香门第?兄弟两人各行一路,互相扶持,总能绵延了血脉家族。

    然,贾代善终是想错估了发妻的执念,他的种种筹划终究成了镜月空谈,贾赦有这样聪慧的父母其人又会如何愚钝?不过是懒得想,纵然有过不平,却因着疲懒性子,总想着熬过一时,忍不得的时候略一思索外出何往,心中茫然,亦有怯意,方才耽搁经年,直至失子丧妻方才终得一搏之心。

    在外经历得多了,忆及往事,便也有了别样体悟,听过贾邢氏之言,贾赦便晓得她想说的是姑娘在娘家与婆家到底不同,他有心说要给女儿寻个规矩人家,莫要有什么妾室通房的糟心事儿,然一想自己曾经的荒唐,说了这话只怕要打脸,因此方才闭口不言。

    略沉默片刻,待贾赦将那点尴尬甩脱,便正了心神同贾邢氏大略说了一回朝中诸事,而后又将其在工部近日的差事细细分说与她。

    听过这一番解说,再得吩咐,贾邢氏不由叹笑颔首,见贾赦看她眼神疑惑,略一思索便将心中所想坦白道来:“这几日老太太倒是没闹什么,二太太也好说话,就是说的话含含混混的让人不舒坦,二房大姑娘这两日也总往这边跑,也难为她学着那么些课业仍能寻得空闲来此说话。”

    “呵!”贾赦冷笑一声,他那弟弟一家都是一个德行,都当但凡有好的他们就该占一半,恨不得全占了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宗人府为皇亲侯爵选妻,怎会选一四品官之女!

    “她来烦人,你很不必顾念太多。过几日天就要热起来了,待我休沐时便带你母女去庄子上散心。”贾赦对这个侄女可是半点好感都无,实在是心计外露同她那母亲一般,便是侥幸寻得什么门路入了宫,怕也是个做棋子的命。

    从贾邢氏院里出来,贾赦慢悠悠往书房行去,待他将宫中形势想过一回,不由得皱了眉头,瞅着这收拾得极合心意的院落在这夜里竟似囚笼陷阱,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叹一回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恶事竟摊上这么糟心的母亲弟弟,待贾赦行至书房门口,想到里头贴心儿子们正等着自己,终是松了心神,勾出笑来推门入内。

    胤礽细细打量过贾赦的面色,放了心便抱着人手臂倚在人身上不再说话,胤祉坐在贾赦另一侧,探头瞅见胤礽迷着眼的模样,忍不住顽笑着用手划着脸颊羞他。

    胤礽脸红了红,索性扭身将自己藏在贾赦胳膊下,暗哂一回自己的破罐破摔。

    贾赦将两个儿子揽在身边,见胤礽执意将自己藏在他手臂底下,便也不强求,转而去问胤祉功课。

    胤祉上辈子读的书自然是不少,只是这辈子又不能直接使出来,幸有胤礽打从相认后便日日为他读书,倒是让他免去一番口舌,又有贾赦秉承一视同仁之念为他讲了经年的话本,如今课上,随霍百里将古史杂谈信手拈来讲说,他并不觉茫然,更有对人评史论书之精辟极为赞叹,现下同贾赦对答间不由得流露出许多。

    待贾赦考校过胤祉,将胤礽从他胳膊底下将人掏出来,就见半大少年睡意朦胧间瞧见有人看他,便迷迷糊糊的接了胤祉最后的话驳斥一番,让贾赦听得好气又好笑,更有心疼,直想不让儿子去考功名,然不过是想想罢了。

    胤祉抿唇笑看胤礽言语间渐渐清醒过来,瞧见人面色如常只耳尖红了个通透,终是忍不住一头栽到贾赦怀里闷闷的笑起来。

    贾赦忍着笑唤了侍从捧水进来,父子三人净面漱口,正襟围桌而坐。

    听贾赦说过连珠弩如今已可连发十箭,射程又延出五步,正有人想着能不能将火药装载其上投掷出去,胤礽忍不住眨了眨眼,心下暗叹此间匠人没有前世他那一朝的劳什子束缚心思实在活络,想来只需一二十年便可弄出火统来了。

    贾赦抬手摸了摸默然不语的两个孩子的头,低声道:“外头人胡说你们莫要往心里去,平日里不管谁人言说皇家事,都莫要接话。”

    胤礽胤祉齐齐抬头去看贾赦,那神情让贾赦忍不住笑起来,他在这府上过活三十余年自然晓得这府上从人是什么性子,莫说是有人着意打探,便是无人探问,只消不是同至亲至近之人的悄声言语,旁的言语一概能从坊间听到变了调的音儿。

    未免吓着两人,贾赦只笑了一声便压低了声音安抚二人道:“当今春秋鼎盛,现下自然无人谋划后事,不过你两个同宫中往来亲近,又是同北静王府一边站着的,日后总是免不得要经了这些,有些看似玩笑的话现下自然无事,待经年之后或可便是人家口中之罪责。”言说至此,贾赦忍不住又叹一声,方才续道,“为父如今在皇长子手下办差,算上时常来探看的南安王世子,一室之内常只五六人,难免亲近些,当下有人嫉妒,免不得便会有人试探你们,且不必替为父委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说咱们爷儿仨也没想过要争那从龙之功,心中坦荡荡又何必同不相干的人置气?更何况若当真要争那一份功,不管咱们站在谁一边,对皇家子都得是敬着、供着、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尤其是同咱们择的皇子的对头,更是要如此。非是为了寻条后路,不过这善缘虽是结不下了,化干戈为玉帛又是需机缘的,总是不该结下怨仇,将人逼去对头。”

    胤礽颔首垂眸,晓得贾赦说这话是担心他受不得委屈且又护短的性子闯了祸事,心中压抑却是为了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