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番外:古代湖(一)

作者:征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殷颜天从温夜雨房中出来,回到自己的居所时,天已经黑了,一轮残月挂在夜空。

    这座极目楼凭高而建,甚是巍然,站在雕栏之后往外看去,可将这尧天城的景象尽收眼底。此时虽已入夜,触目所及却都是明亮灯火,倒也不显半点寂寥。

    殷颜天停住脚步,看了两眼,心中却忽然生出了些烦躁,像是有一簇小小的火星无端地迸溅开来,不成燎原之势,也足够让人不安。

    他本不该有这样的情绪的。

    如今他已坐稳了城主之位,偌大一个尧天城及尧天城在各地的产业尽被他握于掌中;温夜雨也服下了万象归元丹,经过一番的调养,身体有所起色;至于那昔日的仇人,更早被他送入了阴曹地府。

    似乎一切都顺心如意,没有丝毫不妥。

    但偏偏竟并不如何高兴。

    有一人苍白的脸孔,宛如一个幽魂,时不时便在脑海中一掠而过,挥之不去。

    殷颜天站在栏杆后面,白天暗卫报上的消息在心间转来转去,他任由夜风吹拂了一阵,终于转身下楼。

    一楼有一间大书房,他推门而入,又将门关上了。

    房中铺着一张厚厚的绛紫毡毯,殷颜天掌风一挥,那毯子便掀开了一大半,露出青灰色地砖,似乎并无特别之处。

    殷颜天上前一步,俯身揭开了四块砖,下面竟是一扇窄小的铁门。

    铁门一打开,一个洞口便展现在了眼前,洞口处一架铁梯延伸而下,洞底隐隐有光,却透着一股阴寒潮湿之气。

    殷颜天不去攀铁梯,只是一跃而下。

    洞底是一条甬道,两侧每隔一段距离都立有油灯。殷颜天顺着这甬道前行,他轻功绝佳,行走时竟未发出半点声音,步履却飞快,只一会儿便走过了好长一段距离,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铁门前面。

    门前站了一名一身劲装的汉子,是被调拨到此处守卫的暗卫,他一见殷颜天便单膝跪下,抱拳恭声道:“城主。”

    殷颜天微一点头,权当示意那人起来,接着从怀中摸出一串钥匙,选出其中一把,打开铁门的锁,手一推,看起来并未用多大力气,那沉重的铁门却已缓缓打开了。

    他继续朝前走去。这回两侧不再是墙壁,而是一间连着一间的牢房,牢门的栏杆皆由粗壮精铁制成,若是被关了进去,没有钥匙绝难出来。

    不出五十步,到了尽头,这里摆有一套简陋的桌椅,一名暗卫本坐在桌前,见了殷颜天连忙半跪朝他行礼。

    殷颜天看也没看他,视线直接越过他身后粗黑的铁栏,落到了那间狭小的囚室之中。

    在微光的映照之下,有一人侧卧在凌乱的草堆上,削瘦的背朝着这边,看不见脸,他的气息很微弱,随时都要断了一般。

    殷颜天更觉焦躁,似乎心底那簇火苗因为看到了这个人而旺盛了不少。但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问了一句:“他病了?”

    那暗卫未得到他的命令,不敢起身,答道:“启禀城主,他从昨天夜里起便发起了高热,今天下午已昏迷不醒了。”

    殷颜天神色不变,语声却冷了几分:“是么?”

    暗卫道:“属下亲自确认过,不敢欺瞒城主,他确实是病得厉害了。”

    殷颜天不再说话,脸上依旧是波澜不起的模样,只又拿出钥匙将铁栏开启,拿过了放在桌上的一盏烛灯,几步走了进去,停在那人身后,用灯照他。

    暖黄的灯光下,只见他身上的衣衫又轻薄又残破,不能掩盖住多少身体,那露出的皮肤上满是伤痕,青紫的瘀痕和鲜红的伤口重叠着,颇有些触目惊心。他的侧脸被蓬乱而湿漉的黑发盖住了大半,只能看见一点惨白的皮肤和尖削的下巴。

    殷颜天用脚轻轻踢了踢他的后背,他没有反应,像已经死了一样。

    殷颜天俯下身去,将烛灯放在一旁,将他翻转过来,又拨开他脸上的头发,触到一片滚烫的温度,不由暗自微诧。待到发丝完全拨开,对方的脸才彻底暴露在了眼底。这本来是一张很英俊的脸,只是此刻煞白如纸,两颊却又透着不正常潮红,一侧唇角还有一道干涸的血迹蜿蜒而下,竟显得有些可怖了。

    殷颜天俊秀得甚至有些艳的容色在暗光下愈发森如寒冰,他盯着面前的人,道:“找宋大夫过来。”

    那暗卫闻言,立刻去了,他的声息很快消弭于无,囚室里只剩一片死寂。

    殷颜天一动不动,只仍注视着凌飞渊。

    他突然发现凌飞渊早比记忆中的憔悴多了,原本那个身手矫健、身姿挺拔的青年现在竟如此枯槁,脆弱得仿佛一张薄纸。

    也是,凌飞渊先前被他废了武功,内伤外伤本还没好,就又被关在了这不见天日的地牢里受尽了折磨,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原本底子再怎么好也是扛不住的,能撑了这么数月才彻底倒下,或许本就是一种奇迹了。

    他想起昨天来时,凌飞渊就已病容满面,十分虚弱,只是那时他尚有意识,还能进行一些不起作用的反抗,若不是后来自己将他折腾得太狠,又在白天听到他病得严重的消息时,因为余怒未消,还疑心他故意将病装得严重,而不让大夫前来诊治,或许他也不至于病到现下这个地步……

    其实自己本来无意将他弄成这样,说到底还是怪他不该激怒了自己……

    但为什么在面对他时,就好像将原本隐藏在深处的所有暴虐*都激发了出来呢?

    殷颜天面上依旧冷峻,思绪却已有些纷乱了,心头的火不受控制地完全烧开了,让他焦灼难安。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脚步声将他从那些思绪中拉了出来,他不由站起了身。

    宋大夫和这里的两名暗卫一样,都是殷颜天还未进尧天城时便跟着他的,可算得上是殷颜天的心腹之一。这几个月来,宋大夫不是没有奉殷颜天之命替凌飞渊诊治过,但此时看到凌飞渊这比之前都要凄惨的模样,他还是露出了几分不忍之色,待得诊察一番,脸色更加凝重了起来。

    殷颜天见他如此,问道:“他怎么样?”

    “很危险,”宋大夫道,“但他是死是活,却还在城主一念之间。”

    殷颜天皱眉:“哦?”

    “若从今天开始,让他按时服药,好生将养,他这条命便可保住。但若是放任他不管,甚或是再令他遭受刺激,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殷颜天眉头皱得更紧,静默片刻,才道:“他若这般轻松就死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语声很低,宋大夫和那暗卫却已听得清清楚楚,不禁都暗中为之一凛,只因那话语中的冰冷残酷之意太过慑人,仿佛能穿透空气直接浸入人心。

    然而不论如何,凌飞渊的性命总算是暂时勉强保住了,而且因为地牢里阴湿之气太重,环境太恶劣,要改造又不易,对凌飞渊养病十分不利,殷颜天还将他移出了地牢,直接拘在了极目楼顶层的小密室中。

    一天之后,殷颜天处理完日常事务,刚回来便见到被遣去照顾凌飞渊的哑仆前来,打手势告诉他凌飞渊醒了。

    殷颜天面上毫无表情,只冷淡地应了一声,似乎对这个消息毫无兴趣,但却跟着那哑仆来到了密室。

    凌飞渊躺在床上,见有人来了,微微侧头,眼睛朝这边瞥了一瞥,眼神平静,像是没有任何情绪。

    殷颜天见他如此,心底原先稍稍平息的火瞬间似又被点燃,道:“醒了?”

    凌飞渊缓缓开口道:“还要谢谢你……不,现在该叫城主,留我一命了。”他声音嘶哑干涩,远不比往日动听。

    “我自然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了,”殷颜天扬眉,冷笑一声,“你放心,我会让你活很久很久的。”

    凌飞渊也笑了一下,笑容似带讥讽:“那我再谢谢城主了。”

    殷颜天见到他这个模样,只恨不得又把他狠狠教训一番,但想到宋大夫说过的话,竟生生压下了怒气,只道:“我们来日方长。”便转过身,走出了密室。

    密室的门关上了,哑仆也一直没有进来。斗室之中只剩下凌飞渊一人躺在床上。

    凌飞渊仍旧看着殷颜天离开的方向,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突然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个笑容,显得冷冽又嘲讽。

    ——从在密室醒来的那一刻起,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就已经不是凌飞渊的了。

    时隔五个月,那款异世界研发的游戏据说得到了完善,章天礼收到了再次进入游戏拯救世界的邀请。

    当时他和顾昭扬一起窝在沙发上,刚看完了一部恐怖片。顾昭扬家的客厅很大,其中一部分被装修成了家庭影院,看什么效果都不错。他们看的时候关了灯,还没重新打开呢,章天礼突然发现手上的戒指似有灵力流动,还发出了微光,不由轻轻“嗯?”了一声。

    顾昭扬看见便说,应该是邀请来了。

    章天礼往戒指里的空间一摸,果然摸出了一封邀请函,后面还附带着一张游戏版本说明。

    他和顾昭扬不止一次地讨论过关于这个游戏的话题,顾昭扬还跟他透露了许多游戏研发改进的情况,所以当看到这些东西时,章天礼没有丝毫意外。

    他也没有拒绝这次邀请。

    这是他早已做好的决定。

    不光是因为完成任务的奖励和顾昭扬的意愿,还因为他觉得,在日常生活之余,和心爱的人一起拯救世界,其实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比屏幕中的虚拟游戏更有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