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来今天涂了甜味的唇膏,难怪说出来的话这么甜

作者:浅浅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容轩几次三番提到这个项目的态度,本就让唐嫣怀疑,在这次得标上,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猫腻……尤其慕容轩刚刚在提到他们公司报价时,对乔慕深的挑衅,还有在听到方助理报出盛天集团底价的时候,他那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种种的异常,无不表现出慕容轩对乔慕深的针对……

    她不傻,不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身边的男人没多少,她便也懒得过问。

    可是,此刻看到慕容轩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着嘲讽的话,她的心里很是不舒服……

    于是,不等乔慕深开口,她便拧眉不赞同地说道,“轩哥哥,商场上的事,风云变幻,一次赢,不代表次次赢。而且,如果我的认知没错,商场上最忌讳的就是打价格战,无论是故意哄抬价格,还是压低价格,这种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就这个项目政aa府拨款10亿,慕容集团几乎是以这个价格,拿下这个项目。你现在光顾着高兴和炫耀,难道就没想过?你这样的做法,慕容集团的利润从哪里来?”

    唐嫣一直觉得慕容轩是个成熟稳重,凡是能够顾全大局的男人。

    可是,此刻他的样子,却完全像一个赌徒一样,面对一次的赢局,就沾沾自喜的样子。

    这样的他,完全颠覆了,她对他的认知。

    让她觉得陌生,和不能接受。

    慕容轩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高兴,在听到唐嫣的话时,瞬间被戳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原本对着乔慕深的胜利者姿态,让他再也摆不出来了……

    谁也不知道,他坚持出这么高的底价,究竟是顶着何种的压力?

    没错,现在慕容集团是得了标,但是紧随而来的将会是各种各样的问题,他知道。

    但是,他就想在问题还没凸显的时候,好好让自己高兴一番……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赢乔慕深一次……

    可是唐嫣的话,生生打破了他好不容易给自己编织起来的美梦……

    让他看到了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困难……

    唐嫣说的这些道理,他何尝不知道……但是,他想应乔慕深,想告诉唐嫣,他慕容轩绝对不比乔慕深差,想通过这一次的输赢,赢回她的心……

    他也知道以慕容集团在房地产上的规模,远不及南宫集团而后盛天集团,想要以合理的标价标得这个项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当他得知盛天集团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的时候,他便知道,只要他能在价格上高于盛天集团,那绝对能拿下这个项目……

    毕竟,盛天集团的神话传说,不是一般的存在……

    于是,他买通了盛天集团此次参加这个项目的一个人,从他那里得到了标底……

    当时在拿到标底的时候,他也愕然了,因为那价格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算……

    他以为这是由于盛天集团势要拿下这项目,才会出这么高的标底,并没有多往其他方面想……

    于是,他不顾全公司的反对,硬在这个天价的标底上,增加了一百万元,打算凭借这一百万的差价赢得这个标……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在看到乔慕深以这样的差价输掉标底时的愕然,没想到盛天集团的标底,压根就不是他得来的那一个……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阴谋早就被乔慕深给识破了,还被被将了一军……

    他公然收买人家内部人员,窃取别人的商业机密,这种事本来就是违法的,是不光明的,所以即便此刻自己被这个男人给玩了,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虽然已经输了,但是他不想承认这个输的局面,这才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打算好好嘲讽这个男人一番……

    可惜,他没想到向来不爱参与男人间争斗的唐嫣,会第一时间站出来,言辞犀利地反驳他……让他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胜利者姿态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她的话,就像一把利刃一样,直接捅到了他的心窝子,生生把他他的心给割开了,里面是一片血肉模糊……

    他从来不知道她竟如此狠心,可以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完全不顾他的感受……肆无忌惮地伤害着,他这颗爱着他的赤诚之心……

    原来这就是不爱……

    他的心从来没像此刻这么悲凉过,他心伤地看着唐嫣,眼里满是痛,“嫣儿,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你的心当真完全偏到他身上了吗?你竟然为了他,连这种捅心窝子的话,都可以这样随便对我说出口了?”

    此刻慕容轩的周身笼罩着浓浓的悲凉,还有他眼里毫不掩饰的伤痛,让她不忍直视,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说得有些过了头……

    她只能偏开头,有些无力地解释道,“轩哥哥,我刚刚的话,的确有看不惯你这样对乔慕深说话的成分在。但是,我更多的是希望你能沉稳一点,不要因为你自己的私人感情,做一些不顾后果的事来。”

    自从分开后,慕容轩的变化很明显,她能够感觉到……她知道他的变化,她该负很大的责任……却接受不了,他因此变得极端,甚至是钻牛角尖……

    她从来没有不承认自己的负心和无情,也尽力想将伤害降到最低,所以,她一直希望自己跟慕容轩能少些交集,少些联系……

    可惜,慕容轩没有按照她预想的做……

    当时,听他说愿意跟她退到好朋友位置的时候,她以为他真的放下了……

    那一刻,她真的很开心……

    也慢慢对他不再那么躲避,他的电话,她也乐意接,两人聊着的时候,她也觉得还行……只是,他三不五时的某些言语,让她明白其实他压根就没放下过……她想只要他能将感情束之在自己内心的话,那样也无伤两人这样的相处……

    可惜,上次碰到路晚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

    不管当时慕容轩是想借她刺激路晚晴,还是他只是借机亲近她,她无从考究。但是,路晚晴那一巴掌,真真切切让她明白了,她的做法是错误的。

    她不应该,在明知道慕容轩对她还有感情的情况下,奢求他能跟自己以普通朋友的身份相处……

    她这样的做法,很可能让他越陷越深,走不出他们那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中……

    那一刻,她真的决定跟慕容轩好好划清界限的……

    刚刚如果不是乔慕深拉着,她其实是没有过来跟他打招呼的打算……

    特别是在他身边站着楚雨这个,路晚晴无比满意的儿媳妇时,她实在不想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可惜她过来了,还直接跟慕容轩针锋相对了起来……

    看到唐嫣不敢正视自己的双眼,慕容轩也没去勉强,只是低声呢喃了一下,“私人感情?”这四个字,然后才用自嘲的语气说道,“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离开我那一刻起,我就不明白感情是个什么玩意儿?”他觉得自己过的跟行尸走肉的生活,没啥两样。

    虽然以前唐嫣也不在他身边,但是当时他心里一直有个信念在,那就是他们会结成夫妻。

    而这段日子以来,虽然他拼命给自己这样的念想,但是脑海中却总是唐嫣承欢在乔慕深身下的画面,每次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无限的恨……恨乔慕深的横刀夺爱,也恨唐嫣的见异思迁……

    他知道这些负面的情绪,他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他就完全没机会靠近唐嫣了,所以,他把这些东西隐藏得很好,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通过自己的方法释放这些负面的情绪……

    可是,每见这两人恩爱的一次,他的这些情绪就难控制一分……

    现在的他,心里有一股很强大的*,那就是不要在想着得到这个女人的心了……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心,已经彻底放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了……他现在只想要这个女人,这个自己爱了二十几年,却连亲吻都没有过的女人……

    他甚至*地想着,直接跟她做死在*上得了,这样她就永远属于自己了……

    慕容轩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疯狂的想法,让他整个人笼罩在黑暗气息下,周边的三人明显感觉到他的异样……

    看到脸色阴沉得可怕的慕容轩,唐嫣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再也不敢开口了……

    乔慕深也被慕容轩这样的表情给吓到了,他赶紧将唐嫣护在自己的身后,然后才开口说道,“慕容少,你跟嫣儿的事是我一手造成的,你有什么不满尽管朝着我来,不要伤害到小丫头。”此刻,乔慕深也不敢再说太过刺激的话,他担心万一将慕容轩逼急了,他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来。

    乔慕深的话拉回了慕容轩的思绪,看到被乔慕深护在身后的唐嫣,他的心里一慌,眼神里划过一抹惊慌,不知道自己刚刚有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该有的情绪?

    不理会乔慕深的话,他急急地对着唐嫣解释道,“嫣儿,我刚刚的话,只是自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看到恢复正常的慕容轩,乔慕深终究忍不住,将内心的话给说了出来,“慕容少再怎么说,你也是大老爷们,也是在外面的花花世界玩过的男人,并不是什么纯情的小男生。别每次在嫣儿面前,表现得跟个情圣一样,仿佛没了她,你就活不下去似的。倘若你真的非她不可,在国外这几年,你就不会跟那些女人玩得那么嗨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对嫣儿,说类似于这种控诉的话,行吗?”

    乔慕深知道,扒别人的过去很没品,但是他真的受不了慕容轩的行为,每次都把自己搞得跟个受到莫大伤害的人一样,存心让小丫头难受。

    既然他不知道收敛,那他就帮他收敛。

    国外玩女人的事,是慕容轩最不愿意被提及的事,他虽然亲口跟唐嫣说过,但是现在直接被乔慕深当面这样说出来,他只觉得难堪,“你放心,我比你更不想让嫣儿难做。”那些话他只是情不自禁说出来的而已。

    “那就希望慕容少以后能记住,今天自己说过的这句话。”乔慕深知道跟这个男人说越多,只会让身后的小丫头心里越难受而已,他便不想继续跟他说这个话题了……

    转而将话题扯回他过来道喜的事情上,“我刚丫头只是过来跟你说声恭喜而已,恭喜慕容集团夺得这个标。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慕容少这才初出接触商场就能有如此大的作为,真令乔某人刮目相看。”

    乔慕深说这些话的语气,很正常,并没有嘲讽的意思在,越是这样,慕容轩就越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

    即便如此,他也不想这么轻易就落了下乘,“不敢当,这多亏了乔总的承让。”

    乔慕深就是故意用正经的话说以上那些话的,听到慕容轩这意有所指的话,他便也不客气了,“不怕慕容少笑话,我就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男人。我怕一旦得了这个标,就没时间多陪*,便没对这个项目多上心。如今慕容少得到这标甚好,这样你就可以好好在商场上历练历练。我想A市接下来商场上的神话,就会是慕容少。”

    慕容轩皮笑肉不笑地应道,“那回头我一定找乔总这个前任神话人物,多多取经,希望你到时候能不吝赐教。”

    “到时候若是乔某人知道的地方,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慕容轩吃了他一道哑巴亏,心里已经很郁闷了,加上自己刚刚这些话,乔慕深觉得这样够了,便不再多做纠缠,“我还要当司机送小丫头回公司,就不跟慕容少多说了。晚上酒会的时候,乔某人一定亲自向慕容少敬一杯酒。”

    自始至终,唐嫣都没在开口说一句话,甚至于要走的时候,都没在看慕容轩一眼……

    看着牵着手一起走出会场的两人,慕容轩眼底深处那几乎要燃烧起来的妒火和不甘……

    就因为错过了这一幕,加上唐嫣打从心里不相信慕容轩会做出伤害她的事,让她在晚上的晚宴上,几乎被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生……

    自从看到慕容轩身上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唐嫣的情绪就一直不高涨,甚至于乔慕深跟她说话,她都没有搭理……

    把原本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变得像来自黑暗世界里的人,唐嫣的心里不可能不难过……

    他们是真的已经错过了,不可能再回到曾经的过去了,所以,对于目前的状况,她不知道该如何破解……

    但是,她知道倘若不帮慕容轩彻底放下她,迟早有一天会酿成大错,他甚至可能因此彻底毁了……

    真到了那一天,她的良心一定会受到谴责的,也会愧疚难安一辈子的……

    想到此,她彷徨地看着身边的男人,“刚刚轩哥哥身上,那骇人的气息,你感觉到了吗?”

    看到终于有反应的小丫头,乔慕深总算松了口气,他心里其实有些担心,担心这丫头会做傻事……担心她为了化解慕容轩心里的怨恨,而去妥协……因为,她是个善良的人儿,肯定见不得慕容轩因她而走偏……

    这一刻,他突然觉自己的强制骗婚行为,太欠缺了考虑……

    倘若当时他用的不是这么强硬的手段,而是让慕容轩回国,然后在他们结婚前慢慢破坏他们的感情,让两人发现彼此不适合对方,而自然分手……

    那样的话,慕容轩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唐嫣身上了……

    这是乔慕深第一次,为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后悔的……

    他将彷徨着的小丫头拥入自己的怀里,有些无力的道歉着,“宝贝儿,抱歉是我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心跳声,让唐嫣彷徨着的心,终于有了落脚点,她回抱住这个男人的腰身,幽幽开口道,“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已经很难说,谁对谁错了。但是,倘若轩哥哥继续这样下去,我担心迟早有一天他会做傻事的。要是某天他因此犯了大错,或者受到了大伤害,我们两就是罪魁祸首,到时候我们定然无法安然生活的。”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的。”正因为知道这些,他才后悔自己当时那么冲动,但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我会想办法解开他的心结,你不要担心好吗?”

    唐嫣抬起头,期待地看着乔慕深,“真的可以吗?”

    “嗯。为了我们将来能幸幸福福地在一起,就算不行我也会把他变成行的。”这件事情的确需要解决,否则会是他们生活中一枚不定时的炸弹,他不想他们的生活中,有任何不安定的因素在。

    看到乔慕深眼睛里的坚定,唐嫣相信了他的话,“好,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乔慕深帮唐嫣拢了拢她的头发,这才闷闷地开口道,“心里是怪我的吧?”

    “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没办法接受你这种蛮横的行为。但是在咱们一起生活的这段日子来,这种想法就慢慢消失了,甚至隐隐还有些庆幸。倘若不是你的出现,我跟慕容轩的婚姻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他虽然很疼我,但是经过上次的事情我发现了,在面对我和她家人的冲突时,他是希望我能因为她,而隐忍对他家人的态度。虽然,我们结婚应该也不会碰到那种非要他在家人和我之间做选择的情况,但我知道真有这种时候,我应该是被他放在第二位的。

    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非要他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但是我希望碰到事情的时候,他能站在一个理字上,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委屈我。”这些事当时两人领证没成功那天,慕容轩出车祸后,在她反驳慕容霜儿诋毁她的那些话时,慕容轩的态度就让她觉得,他们两人不合适了。

    她的出身和从小的成长环境,注定了她不可能在婚姻中做一个吃闷亏受委屈的人,“后来,奶奶他们来唐家的那天,他妈妈对我说的那些话你也听到了。我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平日里她也没少疼我,可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对我她却什么话都能骂出口。我理解她当时替轩哥哥着急的心情,没太去计较那时那些话,后面还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可惜她的态度都不好,我便也没了那些心思。

    最让我对她彻底没了好感的事,是她扇我耳光那天,那天她说的话真的太难听了。那天如果不是念在她是长辈,我真的很想扇回那巴掌。

    对于这样一个骨子里盛满尖酸刻薄的人,终究有一天会露出她的本性来的。而谁也没办法保证证在一段婚姻中,夫妻两不会有摩擦?婆媳不会有问题?这样生活中一旦有了问题,就会演变出很多的问题来。”

    唐嫣不知道别人碰到她这种情况的时候,会不会有跟她一样的心思?但是,她是真的庆幸,自己没跟慕容轩结婚,否则就算他们夫妻不会有矛盾,她跟路晚晴和慕容霜儿也迟早会有矛盾的。

    听到唐嫣说着自己对婚姻的看法,乔慕深忍不住也把这些问题放到了自己的身上,想到自家的情况,他幽幽开口道,“我不知道是别人家的女人特别多事,还是我们家的女人事儿少,反正自我懂事来,我就没见过奶奶和她任何一个儿媳妇闹过矛盾,因为有她这个榜样在,我们乔家的婆媳鲜少有矛盾。

    我不敢说,你进入了我们家,就一定不会有婆媳的问题在,但真要有这么一天,我保证至少能做到站在理字上,而宝儿你也知道了,就你们现在这样的关系,基本不怎么可能会有矛盾的。”

    唐嫣刚刚说那些话,其实纯粹只是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说出来而已,没想到乔慕深能联想到他的身上去,看到他认真的表情,她原本郁郁的心,总算明朗了起来。

    想到当时这个男人为了说服他老爸,支持他,这男人说的话,她忍不住打趣道,“你不是说跟我爸说了,你要留在A市不回京城的吗?既然如此,我又不用跟婆婆一起生活,哪来的婆媳矛盾?”

    看到小丫头紧锁的眉头,总算松开了,“也对,与其面对将来可能出现的问题,我还是跟你一起在A市过属于咱们俩的甜蜜小日子,比较好。”他以前没想过结婚的事,压根没想过这些问题,此刻听唐嫣说了这些,他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

    听到乔慕深从善如流的话,唐嫣很是现实地说道,“你是爸爸妈妈的独生子,将来他们还指望着你养老呢,哪能真的一辈子待A市不回京城。好了,这种事离咱们还远着,现在不用多想这些。”

    “就算咱们回京城了,咱们也不住老宅,也还好。”

    两人一起吃了午饭,乔慕深才将唐嫣送回南宫集团,临走前告诉她,傍晚过来接她准备晚上晚宴的事,唐嫣表示没问题……

    想到自己就要离职了,回到办公室后,唐嫣便去找了苏沫……

    这是,上次从苏沫家匆匆离开后,两人第一次聊天……

    说到这次的事,苏沫也不满嘘嘘道,“真想不到她会做这种傻事,枉她在业界的口碑一直都不错,结果就这样葬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

    颜夕是个长袖善舞的女人,只要跟她合作过的客户,她都维护得很好,不少客户还经常给她介绍新客户。现在这样的事一出,她这些年建立起来的信誉,就都没了,真是可惜。

    “我知道她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本来还想给她一个机会的,可惜她说她就是想我过得不安宁,那我就只能对她说抱歉了。”她那天特意去找她,就是希望她能够告诉自己,站在她身后的人是谁,结果她不领情,她也没办法。

    “路是她自己选的,你做到这样也仁至义尽了,她自己不领情,你也不用多想。”再怎么说她也跟颜夕共事过好几年,两人的交情虽然不深,她也不好在背后说人家的闲话……

    反正,现在唐嫣也没事,她就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说,转而说起了另外一个兴奋人心的话题,“现在公司上下可是传遍了,都在称赞你的规划图呢。听说市政aa府已经有人出面跟总裁办那边协商了,希望总裁能同意把这份规划图用到这次N县的项目上。这种事情在业界虽然前所未有,但是政aa府的人已经出面了,我想成功的几率很大。所以,你真的一举成名了。”

    “其实,我的这个构思,也有你的功劳在,当时若不是在你家跟你聊那些话,我也不会有这个想法。只是这件事情发生太过突然,当时我来不及想太多,要不然我一定提议由你一起来完成这个规划图,那样的话,这份规划图这会儿就能挂在你的名下了。”

    苏沫有些不解唐嫣的话,“无缘无故的干嘛挂我名下?再说,我那只是瞎聊,哪里算得上什么功劳?”

    “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跟你说,我打算辞职了。这样一来,这个项目挂在我名下,压根就意义不大。”挂在苏沫的名下,还能为她招揽一些生意上门,挂在她名下压根就起不到什么经济效益。

    一听唐嫣要辞职,苏沫愕然了,“这事情都解决了,怎么还辞职?”

    “其实,辞职的想法我之前已经提过一次了,只是总监没批而已,鉴于他过去两年对我的照顾,我当时便没坚持。这次的事情,虽然最终解决了,但是这个过程的磨心程度,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所以,我很没用地选择了直接辞职。”

    苏沫不赞同地说道,“嫣儿,你想问题总是太极端了,哪能总发生这种事?”颜夕若不是对凯有情,而凯又恰好对唐嫣有感情,事情应该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是不可能总发生这事,但我的身份比较招人眼,谁知道哪天会不会突然在冒出个这样的事来?”这个世界上有仇富心里的人不少,不可理喻的人也不少,所以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看到唐嫣心意已决,苏沫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叹息道,“你走了,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了,以后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安了,就算我没在南宫集团,也还在A市,只要你想我了,随时call我,我肯定随叫随到的。”

    “也只能这样了。那你辞职后,打算到盛天集团上班吗?”

    唐嫣摇摇头,“不说咱们这个行业,有三年内不准到竞争公司上班,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在。就算没有,我也不可能去盛天集团上班。夫妻两人要是整天在一起,一点神秘感都没有,我估计没多久,两人就会彼此厌烦了。”末了,她顺便把自己大概的一个想法给说了出来。

    听到她可能自己单干,苏沫忍不住打趣道,“等你成大老板了,我就去跟你混。”

    “好!到时候,我一定罩着你,呵呵。”

    从苏沫办公室出来后,唐嫣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电脑前,正正经经地打了写了一份辞职信,并打印了出来……

    差不多三点的时候,她带着辞职信,敲响了凯的办公室门……

    看到她出现,凯首先跟她道恭喜,“你早上表现很棒,虽然我们公司没得标,但是慕容集团以这样的天价拿下这个项目,咱们输了标,总裁那边也没说什么,他大力夸奖了你的规划图。”

    站在凯的办公桌前,唐嫣并没有着急把辞职信给凯,而是很客观地说道,“这规划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想必总裁肯定不是单夸我而已。”

    刚刚从市政aa府回公司后,他们两就到了总裁办,汇报这个项目的情况,“副总把这个构思是你想出来的事,告诉总裁了!”

    “其实副总不应该这样做的,这个构思虽然是我提起头的,但却是我们三人合力完善的。”唐嫣说这并不是虚话,而是真的这么觉得,“我很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尤其是你总监。”

    凯知道唐嫣从来不是一个说废话的人,所以很快就察觉到她说这话的异样,“怎么突然这么说?”

    唐嫣顺势将辞职信递了过去,“我打算辞职了。”

    凯没接过辞职信,而是蹙眉反问道,“事情都过去了,怎么还想着辞职?”

    “你知道的,辞职的想法我早就有了,现在既然这个项目的事情告一段落了,我这会儿辞职也不会对项目造成影响。”她知道之前的网络事情,凯帮她说了很多好话,她很感激他,但她不可能因为这份感激,就留在公司的。

    上次唐嫣提辞职的时候,凯已经将所有能说的话,都说尽了,如今看到她再次提起这个事,他的确没有再多的言语可以说了,“我终究还是留不住你。罢了,该走的终究还是会走的,就算我留得了你一时,也留不了你一辈子。硬留着你不放,最终怕只会被你给怨恨上。”

    也许放她走了,没见面了,他心里的那份念想,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去,还自己的心一片安宁。

    听到凯的话,唐嫣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总监说笑了,就你这两年对我的照顾,我就算怨恨谁也不敢怨恨你啊?!”

    终于看到唐嫣再次用轻松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凯的嘴角也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打算什么时候走?”既然都已经同意了她的辞职,他也懒得按照劳动合同上的规矩办,干脆问她一个具体的时间就好。

    “反正我现在手头上也没有其他的项目需要交接的,所以我希望能尽快办好离职手续。”说到最后,她俏皮地添了一句,“让我临走前,替公司省下我几天的工资。”

    气氛似乎回到当初,他没表露自己心意前的样子,凯也乐见这样的场景,“那我就替公司谢谢你了。”眼见一会儿要去参加酒会了,凯便开口道,“今天办理离职手续是不可能的,你明天再过来公司一趟吧,到时候我就帮你把所有的手续都办了。”

    “没问题!”后来凯又问了她离职后打算做什么,唐嫣打着哈哈说要回家当米虫公主,他便也没再多问。

    从凯的办公室出来后,乔慕深的电话刚好打进来了,唐嫣拿了自己的包包便出了公司……

    辞职的事情顺利批下来,唐嫣心情好,一上车看到驾驶座上的男人,她给了他一句很俏皮的话,“我发现,你今天特别帅。”

    这还是乔慕深第一次听到唐嫣夸自己长得帅气,他一个激动,直接倾身在她嘴唇上偷了一个香,然后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才回味无穷道,“原来今天涂了甜甜的唇膏,难怪说出来的话这么甜。”

    唐嫣平日里都是素颜,甚至连唇膏都没怎么涂,今天因为要上台的原因,特意化了一个淡妆,还涂了唇膏,这才给了乔慕深说这话的机会。

    看到乔慕深那添嘴唇的动作,唐嫣忍不住想到了某个极具瑟情的画面,忍不住脸一红,轻嗤一声道,“不正经。”她发现自己*乔慕深,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每次都被他反*回去。

    乔慕深喜欢跟唐嫣斗嘴,尤其是这种能看到她娇羞状态的样子,“一个吻就叫不正经了?那咱们经常做的那事,那级别不是已经达到老不正经的程度了?”

    “懒得跟你扯这些。”这种时候,唐嫣往往会转移话题,“接下来准确去哪里?”

    “本来是打算提早过来带你去做造型的,可是刚刚被你这么一撩拨,我发现自己已经硬了,所以现在咱们得先找个地方,先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唐嫣朝某个方向看过去,的确发现了一顶小帐篷,她真心无语了,刚刚她明明就说了一句话而已,“你自己精虫上脑,能不能别总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啊?”搞得她跟个色女一样。

    “这证明你的魅力大。”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无聊,总喜欢对着这丫头开黄腔,可到头来忍不住的人,却经常是他。

    “瞎扯淡!”男人三十如才狼,果真不假,就这男人的*,甚至比那才狼还恐怖,唐嫣无奈了,“那你想怎么样就快点?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乔慕深很满意,现在唐嫣在这事上对他的纵容态度,也不再多废话,开着车子就朝他们这附近的公寓驶去,将车停在车库里,直接在车上办事了……

    有了上一次在苏沫老家的经验,唐嫣对此倒也没有太大的排斥,也跟着感受了一番刺激的体验……处理干净,休息一番后,乔慕深这才重新发动引擎,带着唐嫣朝形象设计中心去……

    两人都是低调的人,除了上次报纸的事,亮相过一次外,并没有公开亮相过,所以形象设计中心的人,并不认得他们。但是,看两人的穿着和打扮,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形象设计中心的人都知道,这两人的出身绝对不普通。

    所以,两人一走进门,便有个店长模样的人迎了过来,“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们要参加一场商业晚宴,给她做个简单的造型。”乔慕深将手上拎着的一个东西递给了来人,声音清冷道,“用这套化妆品。”

    店长模样的女子,愣了一下,随即很快恢复过来,没事人一样地接过乔慕深递过去的袋子,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询问道,“不知道尊夫人,晚上的晚礼服是什么颜色和款式?”

    “浅绿色的吊带裙。”第一次带女人来这种地方,乔慕深有些不确定道,“需要让她先换晚礼服吗?”

    看到乔慕深体贴中带着几分生疏,显然没做惯这种事,店长脸上的笑容真实了几分,“晚礼服不像婚纱穿起来那么不麻烦,不用的。”见他连化妆品都自己准备了,店长觉得他应该还有要求,便一并问道,“不知道先生还有什么要求?”

    想了一下以往那些参加宴会的女人,满脸的化学物质,看了就让人不喜欢,乔慕深便开口道,“她皮肤好,我本来不打算让她化妆的,但考虑到晚上光线比较暗,担心没化妆皮肤会比较暗。所以,我只需要你们提亮她的肤色便行,不用给她画浓妆。”

    店长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你们稍等一会,我会安排人过来。”

    看到店长离开,一直没开口的唐嫣,这才看向乔慕深,赞赏地道了句,“看来你功课准备得不错。”

    连她只要用别人用过的化妆品,皮肤就会过敏这样的事,都知道……

    还做好了准备,心里微暖……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不经意间就能给她满满的感动。

    “我让方助理帮我问的。”

    一听这话,唐嫣脑门上滑下一排竖线,“做你的金牌助理,真不容易!”

    “我提前让他知道这些,等以后他有女朋友的时候,也能派上用场,他不亏的。”

    “……”好吧!这个男人对他做的事,总有自己一套说辞,她说不过他。

    不多时,店长便带着一个人过来了……这小伙子整个看上去很干净,既没有将头发染得乱七八糟的,也没有打七八个耳洞那样的装扮……

    唐嫣对这个人还是挺满意的,可是乔慕深却不满意,原因是对方是个男的……

    直到,店长解释这人只是习惯这样打扮而已,并不是男的,并让她抬起来让乔慕深看她的喉咙,这事才作罢……

    唐嫣的皮肤底子的确很好,头发也好打理,所以不用半个小时,就搞定了……

    乔慕深一直在一旁看着,虽然整体没做多大的改变,但还是看出了区别,尤其那原本的直发,被弄得微卷……

    他想看整体的效果,便将一旁的晚礼服盒子递给了她,让她到更衣室把晚礼服换上……

    唐嫣依言照办……

    一直盯着更衣室门看的乔慕深,在门打开的瞬间,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室内的镁光灯打在她身上,让她那张纷嫩娟秀的脸颊,看起来熠熠生辉。尤其是那双杏眸,经过精心细致的描绘,越发的闪亮动人,波光在转眸间流淌,清澈见底,又光彩夺目,仿佛阳光都眷念的住了进来,仿佛里面盛着整个宇宙……

    一袭浅绿色的吊带款,拖地礼服,大大的裙摆,让正处于青春时期的小丫头,彻底将少女的娇俏美丽,展露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小丫头这身装扮,优雅不失婀娜,乔慕深真的被惊艳到了。

    从小到大唐嫣的穿着都上乘,但是鲜少有穿礼服的时候,所以,她不确定此刻自己这么穿,到底好不好看?

    原本期待着从乔慕深身上看出点赞许的表情,结果发现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唐嫣有些不自信地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除了脖子的那尊佛牌有点不搭调外,似乎还行。

    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脚朝不远处的男人走了过去,忍不住开口道,“怎么样?”

    同样感觉到她脖子上带着的东西,有点破坏美感的男人,正入神地想着该怎么办,一时没听到唐嫣的话,依旧愣愣地看着她……

    看到他神游天外的样子,唐嫣没好气地推了他一下,“要是不好看,就直说,用不着这副样子。”

    乔慕深回过神来,本能得反问道,“谁,谁说不好看?哪里不好看了?”

    “你的表情告诉我的。”

    “冤枉啊!我明明就是被你迷住了的样子,怎么会是不好看呢?我发呆只是在想,该用什么弥补你脖子上的不足。”

    “等会披肩一围,就被挡在里面,别人是看不到这个东西的。”此刻已经是冬天了,她不可能就穿这么一件露肩的晚礼服,她可不想当美丽冻人。

    乔慕深突然想到自己公司那个准备好久,还没送出来的链子,赶紧给方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一会儿帮忙把那东西带过来,挂完电话,“搞定了。”

    两人走出形象设计中心,回到车上,乔慕深才在上面换掉他身上的衣服……

    今天的他,一身银灰色西装,一看就是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想到这个男人,是自己一生的伴侣,她心里竟忍不住,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看到她看着自己发呆,乔慕深自然忍不住又是一番打趣,直到时间不允许他们耽搁了,才放过她,两人在晚会酒店的附近跟方助理碰了面……

    方助理看到乔慕深把他拿过来的项链,带在唐嫣脖子上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哀嚎,希望将来唐嫣知道这项链里有什么的时候,不要把账算在他头上才好……

    今晚是唐嫣第一次公开参与这样的商业酒会,而且还是以乔慕深一起出现的,注定了镁光灯不离她左右的,这一点就三人到达酒店门口,那不断闪着的镁光灯,足以看得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