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包带走

作者:奇龙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几道金光色的战力之气,就这样被蒋蓉轻松的躲了过去。随后,范晓奇冲到了蒋蓉的身边,对着蒋蓉的身体各个要害处就是一阵狂踢猛揍。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蒋蓉这次却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而是微微拧了一下神,随后他的身体前方出现了一道乳白色的‘战力之屏障’。任凭范晓奇的拳头和腿脚怎么去击打冲击它,这道屏障始终是纹丝不动的格挡在他和蒋蓉的中间。

    不大会功夫之后,范晓奇终于因乏力和猛烈冲击‘战力之屏障’之后的疼痛,而不得不停止了攻击。

    “哈哈。不错,不错。”蒋蓉拍着巴掌,笑着说道。

    “哎!你比我强太多了。”范晓奇一边低着头不停的喘着大气,一边说回答道。

    “不打了,不打了。我累了。”蒋蓉一边说,一边做到了靠墙边的一张靠背椅上,倒了一壶茶,慢慢的品尝了起来。

    范晓奇见状,也疲惫不堪的做到了蒋蓉旁边的一张椅子上,休息了起来。

    一边喝着茶水解渴,一边不停的流汗喘气。在像这样休息了大约十分钟之后,范晓奇终于是又重新恢复了体力。

    随后,他站起身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去干我们该干的事。”说完他便大步向门外走去。

    蒋蓉也紧随其后走了过去。

    “我差点忘了,其实你一个人就可以帮我先将那盆小花给偷过来呀。”范晓奇走出门口不远后,又突然停下脚步恍然大悟的说道。

    “呵呵。那就让我先一个人去把那盆小花偷过来再说。你就先回牢房等我吧。”蒋蓉笑了笑答道。

    “好。”范晓奇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你偷到手之后,赶紧回家。我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

    随后,蒋蓉和范晓奇分路而去。

    范晓奇回道牢房之后,一声不响的做到了自己的床上。又开始了内功心法的修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这时候,五个狱友都有点把持不住想要出去再一次想用美餐了。

    经过几番崔吹,范晓奇再也不好意思抵挡几个热情似火的兄弟们的好言相劝了,他走向铁窗边,准备开门先带兄弟们出去吃一顿再说。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开锁的声音。铁门一打开蒋蓉便抱着一个黑布包,兴冲冲的的跑了进来。

    “真是不容易啊,刚刚那个李梦琪在‘大温室’里边一直照看着这束花,一直呆了接近一个时辰才走。”蒋蓉一边说,一边打开黑布包,把那束刚偷来的‘奇怪的小花’放在了牢房中央的一张小桌子上。随便,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并站到了一边示意叫大家都上前来看看。

    几个人很快围拢到了这束‘奇怪小花’的四周,好奇的细细看了起来。我们前面已经说过,这束花只有大约不到三十厘米高。现在,几个人有幸在近距离看的更加清楚了。他的叶子不像普通的植物叶子一样呈现出一种‘桃形’,而是又圆又大就像是一个大圆盘一样。它的根部异常的粗壮,直径足足有五个厘米,很难想象像这样的一束小花能够拥有这样牢固的根基。整束花看起来有点像一组我们现在常见的‘平菇’,只是要比‘平菇’大上不少,而且颜色是绿油油青嫩嫩的。

    何老三忍不住上去轻轻的摸了一把,然后点了点头说道:“真是多好花!”

    “恩,挺奇特的一组花。”赵羽也摸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说,下一步就是等着李梦琪小姐着急咯?啊?哈哈哈。”蒋蓉一脸诡异的笑着道。

    “我有点奇怪呀。”正当大家都喜悦的时候,范晓奇却露出了一脸忧郁的样子,感叹道。

    “奇怪什么?”陈铁不解的问了一句。

    同时,其它几个人都用大惑不解的目光焦距到了范晓奇的脸上。

    于是,范晓奇接着道:“这明明是一盆很清脆很健康的花嘛。可是,为什么那个李梦琪却……却在看它的时候,老是一脸忧愁的样子呢?”

    几个人听完此言,没有一个人答话,而是相互对望了好一阵。

    过了好大一会,南宫无痕才摸着自己的性感大胡子,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想……我们不应该用观看普通花朵的方式来看这一朵‘与众不同的奇异小花’。”顿了一顿,他扫视了一下几个人的脸色。在发现几个人正同时聚精会神的听着他的讲解,生怕听掉了一句的时候,他接着道:“这朵花看起来绿油油的健康的很。但,这只是我们用常理的推断方式来看他的。也许,对这朵与众不同,超乎寻常的花来讲,看起来健康的实际上就是不健康,而看起来不健康的说不定就是健康了,也说不定啊!。”说完他露出了自以为得到大家认同的笑脸。

    可是,几个人在听完他的这番超凡脱俗的讲解之后,却是有点大失所望,或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或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精辟见解呢。原来……”蒋蓉用有点惋惜的语调说道。

    “呵呵。你这种说法,确实很有想象力,可是也太逆天了一点吧。”陈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啊,说不定事实真的就像他说的这样呢。”曹宣笑嘻嘻的耸了耸肩膀说道。

    “可那种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或许还不到。”何老三好不给面子的说道。

    “好啦,好啦。就当我没说。那,你们说说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南宫无痕有些愤愤不满的说道。

    包括范晓奇在内的几个人听完,纷纷一脸无奈茫然的又是相互对望了一阵。

    “我看,我们还是先别讨论这个无聊的问题了吧。反正,等到李梦琪一着急,我们一问,就自然清楚了。”范晓奇见到大家都拿不出好见解,于是只好有些无奈的说道。

    “只能这样了。”

    “哎!……就这么办吧。”

    几个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范晓奇的无奈见解。一阵笑沉默之后,何老三眉开眼笑的向范晓奇见解道:“喂喂喂,说了这么久。我们都把正经事给忘了。我们已经忍了很久没吃饭啦。”

    一言已出,马上引得其他的几个狱友纷纷热情响应。范晓奇此时没有任何推脱的意向,他一把抓起蒋蓉的手,说道:“走,为了庆祝我们的计划又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咱们再去来个不醉不归!”

    随即,范晓奇来到了铁门边,叫来了士兵,打开了铁门,几个人的口中按压这不断涌出的‘食欲之激荡口水’,迈着飞快的步伐,再一次向着给他们无偿提供美食的大厨房冲了过去。

    在行走的过程中,赵羽向大家建议,要吸取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不要把菜一次性全部拿出来,而是留一部分打包带回家去吃。这样一来不仅可以避免招来像上次那样的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又多了一种享受美食的风趣和情调。几个人听完纷纷点头称赞,夸他想出的办法真是一举两得,聪明至极。

    大约十分钟之后,几个人便又兴冲冲的感到了大厨房。几个厨子见到几个食量超大的家伙又来白吃白喝来了,脸上有一些不满,有一些慌乱。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比上一次和上上一次要好多了。所以,在忍着兴致听完了七个不知廉耻的食客点完了他们想要点的全部菜肴以后,他们便又带着勉强的微笑,任劳任怨的开始干活了。

    与上次一样,十五分钟之后第一道菜上了上来,随后平均每隔一道两分钟就上一道菜。这一次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因为其中有一半是几个人吩咐过要打包带走的。

    随后七个饥饿而有些疯狂的食客开始毫不掩饰的发泄起自己的如惊涛骇浪般的食欲了。连吃带喝,又打又闹,有说有笑,半个小时之后,桌子上的菜以及美酒和饮料被他们几个人扫的是一光二净,一片狼藉。

    在这一次的享受美食的过程中,再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有着成堆成堆的士兵和军官来‘观战’了。只是偶尔有稀稀落落的过往士兵,会用好奇的眼神朝几个人瞟上那么几小眼。这充分说明了赵羽刚刚提出的那个建议的正确性,所以他在吃饭的过程中被几个人敬的酒也是最多的。到用餐完毕的时候,他已经醉的想要趴在桌子上睡觉了。直到有人在他耳边提醒他,说还有一半的食品正在打包,等着他们带回家吃呢。这时候,他才又重新卯足了精神坐直了身子,和几个朋友一起一边聊天一边耐心的等待着。

    不久之后,接近二十个菜肴,加上饮料和美酒全部打包完毕,被厨子们小心翼翼的端了上来。几个人废了好大一阵功夫才把全部的菜肴,美酒,和饮料端在了自己不太够用的双手之上,小心而稳重的向‘回家’的路走去。

    路上,他们遇到了几次询问。虽然他们的双手此时已经被各种美食所占满,无法腾出手来给他们出示‘自由出入证’,但好在士兵们几乎都认识或者都听说过‘范晓奇’这个特殊的有等级待遇的犯人,所以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麻烦便成功的将数量众多的美食成功的送回了‘家中’。

    进门之后,几个人很快将几张小桌拼凑成了一张大桌。然后将带回来的食品全部放在了大桌子上,兴致勃然的又开始了他们的第二次大餐。

    “哎哟,像这样的日子。要是能一直过下去,那该有多好呀!就算是在这个大监狱里边待上一辈子也值啦。”蒋蓉一边啃着手中的一根‘大火腿’一边享受的说道。

    “呆上一辈子?这……”赵羽听完蒋蓉的即兴发言,停下了手中的吃喝,有些惊愕的道。

    “嘿嘿。呆上一辈子怎么啦?我看蒋蓉兄弟说的挺有道理的嘛。你想象看,我们就算是出去了,你能保证我们能过上比现在更加舒坦的日子?”陈铁一边喝了一口美酒,一边插了一句。

    “哎!你们这些没志气的家伙!”南宫无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有些愤然的道:“才这么点小吃小喝,你把你们搞的这般毫无斗志可言了?”

    “不是我们没斗志啊,而是……说是说有机会,你要知道这机会有多渺茫啊!”曹宣一边大吃大喝,一边忍不住袒胸露肚的感叹了一句。

    “谁说渺茫啦,你看我们现在不就又向成功迈进了一大步了吗?只要搞定那个李梦琪,我想剩下的任务就应该是顺水推舟了。”南宫无痕振振有词,尽情迸发的道。

    “你确定这小子能帮别人追到那个‘李梦琪’?”何老三用有些不太相信的语调向南宫无痕问道。

    南宫无痕没有说话,而是用询问和期盼的眼光看了范晓奇一眼。

    范晓奇稍稍犹豫,马上做出了反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自信的说道:“没问题。有我的这位‘穿墙大盗’兄弟在,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对呀,我们对决能搞定这个任务的。”蒋蓉也停下吃喝坚挺的支持了范晓奇一句。

    “呵呵。就算搞定了。那么,你们能保证那个小p孩的拿套图真的有用?就算是有用,那么你们又能保证它就能找得出有价值的东西?或许这一切都是个疯子囚犯的恶作剧而已。”曹宣也振振有词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和见解。

    这时候刚刚吃的津津有味不愿罢手的陈铁,也放下了吃喝忍不住在这热烈的讨论气氛中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是啊,就算是这一切都如咱们最好的设想发展,还有最后的两关呢。我们能成功的加入‘特种部队’吗?*师虽然权利很大,但是他毕竟是一个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黑水岛空中监狱’的最高层。你们谁能保证到时候最高领导层,不会临时变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