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老魔法师

作者:奇龙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场外的观众在为两个人快如闪电,激烈异常,精彩绝伦的打斗,发出声声惊叫。虽然人群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清楚他们的招式,也搞不明白到底是谁占了上风谁占了下风。他们只能看得到两个颜色各异的明亮光球,在场地中央,伴随着声声洪亮而阳刚的怒喝和,以及战气之间相互的撞击轰鸣声,不停的闪啊闪,转啊转,跳啊跳。尽管如此,但他们依然在为两个疯子般的角斗士不停的呐喊助威,疯狂尖叫;就像是汹涌不断,毫不停歇的钱塘江潮水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一浪高过一浪,一潮高过一潮!

    不久之后,周身发着血红色闪光的徐剑枫,从两人混成一团的圆球之中飞将了出来,被唐刚烈强大的战气冲的往后退了十几步。然而,徐剑枫迅速的站稳了脚跟,在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猛的抖了抖身子,激发出了更强大的战力之气之后,又向唐刚烈冲了过去。

    两人又是与方才一样,化生成两个明亮的光球,上下左右胡乱跳跃战作一团。而场外的观众们也是再一次的看傻了眼。

    又过不久之后,唐刚烈也猛的一下从两人组成的光球之飞中窜了出来。他踉踉跄跄的往前猛窜了十几步才站稳脚跟。随后,他猛的一咬牙,不顾身上的无数道伤痕,像一头发了疯的野牛一般,向着徐剑枫又冲了过去。于是,两人再一次战作看不清道不明的一团,而场外的观众此时也是又一次的被两个凶猛如虎的角斗士,给震撼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闪亮的光球的跳跃频率和闪光速度渐渐的放慢了下来。正所谓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当人们都以为这两个勇猛的角斗士的体力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站在二楼小阳台上的主裁判,此时拉响了阳台边的一个小铃铛。

    “叮铃铃!叮铃铃!……”

    同时,那名有些秃顶的主裁判,向场下正在激斗的两人,用洪亮的声音喊道:“比赛暂停!比赛暂停!”

    场下正打得热火朝天,缠的如胶如漆的两人,听到主裁判的叫喊声之后,像两只听话的猎犬一样,立刻服从了命令,停止了猛烈的厮杀。并同时向后面退了两步,等待着裁判的下一步指示。

    而在场的观众在听到主裁判宣布了暂停之后,也纷纷的停止了浪潮般的欢呼声,并怀着疑问和一颗强烈的好奇心,等待着裁判的下一步未知的行动。

    主裁判没有马上说话,他从二楼的小阳台走了进去。

    于是,两个角斗士一面不服气的互相怒瞪着对方,一面站在原地和场外的观众们一样,静静的等待着裁判员或者是场外某官员的下一步动作。

    很快角斗场的一角的铁门打开了。门外走进来五个男人。头一个是刚刚在比赛前,坐在场边的那位须发花白的魔法师。老魔法师刚刚走进角斗场,就用带着喜悦和兴奋的眼神,迅速的朝着那名刚来不久的‘新手’徐剑枫看了一眼,同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肯定的笑容。这一眼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似乎都明白了裁判刚刚暂停比赛的用意。而场外的观众们此时也看的更加聚精会神和更加的带劲了。

    跟随着老魔法师走进角斗场的分别是,这场比赛的主裁判,和刚刚坐在场边的两名教练,最后还有一名身披铠甲的军官。

    不过这名军官和比赛前坐在场边的那名军官,并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一个,让范晓奇和蒋蓉又恨又怕的人‘严冰’。

    当范晓奇和蒋蓉看清这名军官的样子的时候,他们的脸几乎是同时都‘刷’的一下阴沉了下来。

    “妈的,这家伙来这干嘛呀?”蒋蓉瞪大了眼,看着正微笑着走到角斗场中的严冰,一脸严肃的说道。

    “那个家伙?”旁边的‘导游’囚犯不解的问了一句。

    “就那个,穿铠甲的那个!”范晓奇指着下边角斗场上的严冰说道。

    “哦!……”囚犯点了点头,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他应该不是这座监狱的军官吧……我以前倒是见过几次他,只是不是很熟。好像……他跟这的领导层关系好得很那。”

    “是吧。”范晓奇继续盯着严冰,点了点头道。

    蒋蓉也一边盯着下边,一边点了点头,说了个没有声音的‘哦’字。

    此时,场下刚刚进来的几个监狱高层人员,已经走到了两名角斗士面前,分别向两名角斗士握了握手,并在带着和善的微笑,向他们小声交谈了几声。

    之后,几个高层人员再一次的聚集到了一起,不停的做着手势,热烈的讨论了一阵。少顷之后,裁判员向场外的观众大声宣读道:“各位观众,本场比赛因特殊原因,不做任何积分上的加减,并到此结束。请各位,保持纪律,保持冷静,依次从走廊口安全离场。”

    听完裁判这令人失望的发言,场外的囚犯们纷纷发出了一阵不满的嘘声,和一阵用拳头和手掌敲打窗台的声音。两种声响过后,场边的囚犯们终于是渐渐的角斗场外退去,准备离场了。

    不过就在此时,一阵悦耳的,史前大陆的人们闻所未闻的‘铃声’,在角斗场高大的四壁边回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这声音除了一人,习以为常,斯通见惯之外。其它的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闻所未闻的声音给镇住了,或者说是被这诡异的铃声给吓呆了,吓蒙了!

    角斗场里里外外所有的人,仿佛是听到了来自地狱的鬼叫声,或者是来自天堂的神的怒吼声一样;他们的脸上的都浮现出了一种惊慌失措,极度惶恐的表情,纷纷呆滞在了原地。好大一会功夫之后,他们才醒过神来,开始慌乱的四处张望,和寻找起这诡异声音的源头来。

    “是这,声音是从这,从这小子的身上发出来的。”一个脸上有一道吓人的刀疤的高壮囚犯,指着正站在窗边,把手放进裤子口袋里掏东西的范晓奇,慌乱而急切的向周围的人群大声叫喊道。

    范晓奇在刚刚听到电话铃响了之后,也是被搞得好一阵慌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好。不过他最终决定,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手机铃声先关起来再说。于是,他赶紧把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里,想在不拿出‘手机’的状态下关掉这‘让他处境不妙的铃声’。

    就在这时,刚刚的那名带着刀疤的大块头囚犯,一脸惶恐的发现,并指认出了他。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士兵和军官,此时都齐刷刷的朝着这名高大囚犯手指的方向上看了过去。

    而范晓奇则在观众们无数双聚光灯般的视线的注视之下,感到身体一阵发麻,身体动作骤然的僵直了下来。

    妈的,这该怎么办……不管了,先,先把手机铃声关上再说。

    于是,范晓奇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眼睛斜视着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屏幕,用伸进裤子口袋里的手继续迅速而艰难的,拨动,寻找着手机铃声控制选项。

    在哪呢?在哪呢?……哎呀,急死我啦!……

    经过了大约十几秒的急躁而艰难的寻找之后,范晓奇终于是找到了手机铃声控制键,并关上了已经响了接近二十秒的手机铃声。

    终于,关上了……

    范晓奇一面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一面慢慢的抬起视线,朝四周巡视了一眼。

    只见,他的四周此时已经形成了一个直径在两米左右的‘人圈’。周围囚犯们,也包括蒋蓉在内,他们一个二个此时都瞪大了眼,一脸惊愕惶恐的看着这个眼前的这个‘神秘的少年犯’。

    而范晓奇见到这番情景,此时也是一脸茫然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就这样,一个人和几百个人僵持了一小会之后。终于,有一个大胆的声音说话了。

    “额……你,你小子,是怎么发出这怪声的?你,你口袋里装的什么呀?”一个肥胖的囚犯用稍显颤抖的声音,和试探性的语调,向定身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范晓奇问道。

    范晓奇听闻此言,像受了刺激似的把手放到了裤子口袋边,下意识的做了一个保护动作。然后用机警的防备性的眼神,不停的扫视着周围的情况。

    “范晓奇,你,你搞什么名堂啊。你那声音,声音是怎么弄出来的?”蒋蓉也一脸大惑不解的向范晓奇问了一句。

    但,范晓奇依旧不停的转动着身子和眼珠,紧张的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并没有丝毫回答他的意思。

    “你小子搞什么把戏啊?把,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看看!”一个大胡子的身材雄壮无比的囚犯,对范晓奇怒喝了一声,并同时配合自己的语言伸出了一只手。

    “对啊,拿出来看看嘛!”

    “对啊,赶紧拿出来,你这个野小子!”

    四周的囚犯,在那名强壮囚犯的怂恿和带动下,纷纷向范晓奇吼叫和威胁了起来。

    范晓奇在人多势众的囚犯们的逼迫之下,心急如焚,脸红耳赤,额头上刚刚停止下来的汗珠又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了。

    该怎么办呢?……把手机交给他们?那,那我以后还怎么和我的家人还有张可可联系?还有啊,我要是交出来,那以后不是更没机会回到2015了吗?……

    就在范晓奇,心乱如麻,乱了主张的时候。囚犯们,开始一步步,试探着像范晓奇逼近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我还是给他们好了……

    于是,范晓奇慢慢的将手又重新伸进了裤子口袋里,准备把手机先交给给这些气势汹汹的囚犯们再说。

    就在他将要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的一瞬间,从众凶悍囚犯们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器宇轩昂,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都住手!”

    听到这气势非凡的说话声,走在最前面的囚犯们纷纷停下了继续向前的脚步,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在场的囚犯同时向声源的方向上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须发花白,身披一件浅紫色法袍的,气势不凡的老头,正抬头挺胸,巍然屹立在囚犯们的身后。

    这老头子不仅是须发花白,而且满脸的皱纹,看起啦起码有七十多岁了。可他的眼神中却充满了一种坚韧不屈,斗志昂扬,神光焕发的神采。这种精神头,就是十*岁的小伙子也未必能比得上。由于上了年纪,他的五官的形状看上去有些萎缩和颓废了。但,只要你稍稍留神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他从前曾是一个多么俊朗的青年。

    众人在回头望了一眼之后,马上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刚刚出现在决斗赛场中的那个受人尊重的老魔法师。

    介于他在监狱中的地位和高强的战力,囚犯们在见到他后的第一眼便开始纷纷后退,主动给这位值得尊重的老者,让开了一条足有一米宽的过道。

    老魔法师对于这种必要的,附和自己身份的尊重,没有任何外表上的回应。直接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过人群让开形成的过道,来到了这个‘神秘少年犯’范晓奇的面前。

    这位气度不凡的魔法师的出现,在帮范晓奇解围的同时,也用他的非凡气场将范晓奇给深深的震撼住了。他竟有了一种莫名的温暖亲切之感,就像是见到了某位值得尊敬的长辈,或是某位学识渊博又慈爱的老师一样。

    “那声音,是你发出来的?”老魔法师用那双神采别样的眼睛望着范晓奇,语调缓而又不失威严的问道。

    范晓奇被这位震撼他心灵的人物这么一问,感觉即温暖又有一种压迫力,这奇怪的感觉迫使他下意识的马上回答道:“额,是。是我发出来的。”

    “噢?那是什么东西,能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呢?能借我看看嘛?”老魔法师微微皱了皱眉,向范晓奇疑惑的问道。说完他向范晓奇伸出了一只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