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倾天门,天源宫

作者:贪吃大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春去冬来,似乎整整过了一年,这一天,在倾天门的那处峡谷内,曼妙的女子把那具少年的身体再次拿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

    许多时间前,她就这般在做,整整持续了半年之久。

    每天清晨,她便把这具完好无损的身体悬浮在空中,白天吸收日华,夜晚则聚集天地之间的星月,就像是普通的妖兽在脱离血食之后经历的一切。

    如今,那少年已经睁开双眼,如黑洞般深邃,却什么动作都不能行驶,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姿态,每日被那女子搬进搬出。

    说来奇怪,这峡谷从来没有外人进来,终日白云笼罩,到了晚上,那些蓝莹的小草便会散发幽光,氤氲横生,十分的梦幻。

    突然有一日,这女子再也没有出现,留下了一张纸与那头笨拙的小老虎,还有一道泡在池塘里的身影,雾霭逐渐把这里笼罩,遮挡了所有的生机与气息。

    那只白虎十分的乖巧,从来没有吵闹,如今的它只是卧在池塘边上,饿了渴了就喝点塘子里的水,其中蕴含了许多银色的小鱼,每喝一口,白虎全身都有银光闪动,虎头虎脑,模样可爱喜人。

    池子了的人依旧睁着一双黑色的大眼,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转动眼珠子,水中的小鱼不断撞击着他,隐隐间他也有所感觉。

    “哎……”幽幽的叹息,竟从那人的口中发出,带着侥幸与彷徨……

    终有一日,漫天雪花,池子的那道声音竟喃喃自语起来:

    “哎,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看样子我好像不在大荒森林的范围内了。”这少年脖子以上的范围已经可以动弹,稍稍扭过头,看着水面映射出的自己。

    依旧是那副样子,模样清秀,只不过长出了一点毛毛的胡渣,池子旁还有一只三头的小白虎,探着脑袋喝着池中水。

    这少年,便是当日从迷惘之路彻底消失不见的拓跋苦!

    在被空间裂痕的那一刻,他便因剧痛失去了知觉,身体遭到重创,就连先天之体的防御也没有丝毫作用。

    在寒冷漆黑的虚空中飘荡了无数个日夜之后,终于跌落在了这片未知世界里,而后更是被那神秘女子所救。

    如今的他,全身如瘫痪,没有一丝力气,体内的太阴之力更是蛰伏起来,隐没于各处穴道经脉中,脊柱后的雷电也同样无法激发。

    不过丹田中的那轮黑月,会时不时散发一丝太阴之力,流荡在他的全身,使机能始终维持在一种活力的状态下。

    值得一提的是,那重新纳入体内的三滴至尊魂液,在这段时间内成功被拓跋苦吸收,一种持续的波动在这几日始终不断。

    拓跋苦有种预感,一旦自己的伤势恢复,神海境指日可待!

    雪花很大,可溪水依旧在流淌,带着斑驳的银色汇聚在池子里,那些小鱼坚持不懈的从一些毛孔中钻进钻出,带出一丝丝的猩红,加快修复着拓跋苦体内的伤势。

    自从苏醒以来,拓跋苦便一直沉浸在冥想中,眉心中的那枚银色珠体在这几月的时间里变得更加的深沉,四周竟然出现了异变。

    一些淡淡的银色氤氲不再汇入其中,而是渐渐环绕在那珠体的四周,随着数量的增多,竟然形成了一颗颗的闪亮银晶,围成一道圈,牢牢护在它的身旁。

    这让拓跋苦感觉一阵错愕,不过最近几日,那些银晶又不再增多,慢慢降落,开始凝聚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团银色的液体,并且那银色珠体中每时每刻都有滴滴银色降落,液体越来越多,到如今,甚至已有小小的一汪池塘。

    “真不知这无名的大蝉到最后会演变成何种奇妙……”拓跋苦僵硬的摇了摇头,不去多想,开始闭上双眼,渐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相隔不知多少距离的天山上,代表了霸天生命之火的火苗在某一日突然大方星光,刺眼的星芒把另外三团大火挤到了一边,曲意心神震颤,却丝毫查不出任何的踪迹。

    而在死亡山系中,那座被灰雾笼罩的天陨城,也在同时星光璀璨,附近的山体震动,随后彻底寂静,天空中那头死寂一般的巨大灰鸟再次若隐若现,灰色的鸟眸透露出一丝精光,而后也再次没入,不知所以……

    时间不知又过去几个春秋,这一日,倾天门仙音袅袅,五彩祥云朵朵,两只巨大的水虺穿梭在数千丈的瀑布中,激起无尽水花。

    数不清的瑞兽奔跑在林中,天空下起一阵光雨,道道七彩的虹霞此起彼伏,连成一片,迷人眼球。

    远处,又是无数的光影横生,一位位强大的生灵出现在此,恐怖的威压使这里的一切沸腾,也使峡谷中的拓跋苦猛然睁开双眼,其内金光涌动,刺破白雾,望向上空!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拓跋苦迷茫的时候,淡蓝色的天幕映射出一道曼妙的女子,头戴朱红色的凤冠,身披白衣长裙,气势凌然,正是那名救下拓跋苦,而中途离去的女子。

    “竟然是她?”这个时候,拓跋苦也看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四周的强者无数,气息逼人,这些浮于空中的强者,有人蛮巫,除此之外,还有众多的化形精怪,数不清的恐怖妖皇,拓跋苦甚至还看到云层里藏匿着一只金光灿灿的大鸟,周身璀璨的如一轮金日。

    “慕容倾城,不想倾天门覆灭,就把天源宫交出来!”天空中,一只如山峦般苍劲的蛟龙口吐人语,叫喧声不断,十分的嚣张,就连拓跋苦都恨不得上去揍上一拳。

    “聒噪!”一道清凉如仙笛的声音响起,空中蓝芒一闪,直刺蛟龙!

    立刻,庞大的蛟龙身四分五裂,每一块都有房子般巨大,从空中划过,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振聋发聩!

    “倾城,把天源宫交出来吧,司空城已经派人过来了,到那时候,可不是你想交就能交出来的……”说话的是一位男子,黑发白眉,背后有一把剑胚,未曾打磨,古朴无华。

    “想不到你也来了。”那曼妙的女子出现在倾天门上空,目无惧色,双眼化为利刃,直刺那男子。

    “倾城,交出天源宫,否则倾天门万年基业将被毁之一旦。”男子继续说道,带着一点惋惜,像是魔音,让四周的人竟出现短暂的迷糊,清醒之后,惊慌失措的逃离这男子。

    “好!既然你们都想要这天源宫,我给你们就是。”突然,那女子眉心大方,一座小小的汉白玉宫殿瞬间大放,一股极强的天地大势竟把来犯之人统统挤压到了一边!

    随后,更是化为一道晶光射向远处,那些来不及避让的人全化为了淡淡的血雾,飘散在空中!

    “倾天门从今开始封山百年!”与此同时,那两条散发淡淡金芒的水虺迅速飞升至倾天门上,化为一道四方玉玺猛然向下一压!

    瞬间,玉玺上洒下万千云霞,丝丝缕缕把那倾天山门下的所有一切都笼罩在内,而后化为一道光束彻底消失在了一条黑色的空间裂缝中!

    “好一个慕容倾城,竟然封印了倾天门!”一个老道顿时气急败坏,脚下升起一道道霞光,瞬间朝着天源宫射去的方向追赶。

    天空上更是有一团金日,徐徐生辉,照的一方天地沸腾,铿锵的尖叫刺耳,化为一道金色的利箭冲向远方。

    很一会儿,天地间就只剩下那道黑发白眉的男子,皱着眉头看了一会方才出现空间裂痕的地方,那里已是空荡荡的一片。

    随后,这男子也远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再出现任何人。

    过了几个时辰,就在拓跋苦思索那天源宫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咆哮,朗朗晴空下,一辆虚无缥缈的战车出现在了天边。

    拉着战车的,是三头狰狞的凶兽,每一只都有山峦般巨大,通体泛起红光,浑身散发惨烈的气息,中间的一头尤为的庞大,蛟龙头孔雀身,龇牙咧嘴,渗人心魄!

    通体虚无的战车上,坐着一道人影,银色的甲胄袭身,像是一轮银色的小太阳,驾着战车而来。

    只见他在消失的倾天门上停留了片刻,随后手中长矛一挥,再次奔向远处。

    “慕容倾城……人如其名。”这一刻,拓跋苦的脑海里再次深深浮现那道丽影,牢牢刻在心中,将来的一天,必报救命之恩!

    一连几日,天空中飞过无数的身影,每一个都是绝世强者,有的甚至比拓跋苦在无人山系中看到的还要恐怖,呼吸之间,山河崩碎,天地无光。

    “这到底是哪里?那些飞过这里的生灵强大的离谱,如果大荒森林无人山系的那些恐怖不出,这里的战力应该比大荒森林强大许多倍。”

    几天以后,这里再次变得静悄悄,倾天门所在的地方变的空荡荡,白雾缭绕,很快就遮住了这里,拓跋苦所在的峡谷内也迷蒙不定。

    溪流不再流淌,池塘变成了死水,不过却依旧有这隐隐的银光,那些小鱼日夜不停的在那具身体上钻进钻出,带出一丝丝的鲜红。

    边上的小老虎摇头晃脑,呆萌的看着一动不动的拓跋苦,然后再次趴着,打起了瞌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