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4.37.27.6.12

作者:云上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9章

    夜里的小插曲就这么暂且揭过。翌日清早,杜妍便带了方峥和徐达等人前去郝州府衙,提审这一次领头闹事的乱民罗晋。

    丰界玉昨晚同她闹了一场,如今自是跟着去,脸色却颇不佳,几番投向杜妍的目光里都带着些微刺意,但想是昨晚徐达和方峥与他说了些什么,一路上他好歹没同杜妍再起冲突。

    边韶也带了楚千跟着,杜妍知道撵不走他,也没多费唇舌,任他跟着。

    一行人到了衙门,叶卿已在那候着了,杜妍旁的没说,直接让人将那个罗晋从大牢里提了出来,审问罗晋领头闹事一事。

    那罗晋约莫三十来岁,身材高大,五官硬朗,粗眉大眼的模样,带着一股子硬气。他在牢里想是吃了不少苦头,一身囚衣破破烂烂,血迹斑斑,尚不能蔽体,一只腿也一瘸一瘸的,被衙役强按在地上跪到杜妍面前之时,他腿上挨了一下,杜妍瞧见他脸上划过些痛色,但却一声都没吭。

    倒像是条硬气汉子。

    “底下之人可是罗晋?我问你,此番煽动流民作乱,冲击府衙之人,可是你?”

    杜妍问话的声音清悦,明显是女子之声。罗晋抬头看杜妍一眼,眼里闪过些诧异。再看杜妍端坐堂上,边韶端了把椅子懒洋洋坐在一边,太守叶卿尚只陪在下首,他心里忍不住泛起了猜想。堂上这位的身份一瞧便不低,应当是京中来人。而女子为官,又到了一定品阶的,他虽是乡野粗人,也知道不多。而这里面名声最响的,无过于一个大理寺少卿杜妍。

    可不巧,这位杜大人的名声,并不大好。

    心里头先入为主,已对杜妍生了防备,罗晋再看杜妍的目光里,便增添了些许抵触。他开口本欲答话,旁边半道里插进来一个声音。

    “来人,去取件衣服给他裹上!”

    插话的是边韶,插的还是句莫名其妙的话。

    杜妍带着几分狐疑兼几分不悦看向边韶,怀疑这人是不是昨晚让风吹坏了脑子,却不想人家一本正经道:“衣不蔽体,成什么体统!”

    杜妍脸色黑了几分,边韶在她冷沉沉的目光里,略略压低了点声音,“我这是为你好。”

    不知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可杜妍就是瞬间明白了边韶那诡异的想法,她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冷冷道:“小侯爷多虑了,本官什么没见过。你若是再刻意捣乱,我不介意赶你出去。”

    两人隔得近,声音压得低,隔得远的人并未听见,边韶身边的楚千和叶卿却听见了。

    楚千看自家小侯爷的眼神充满了悲悯,只觉自家小侯爷病得越厉害了。

    叶卿眼里光芒闪了闪,再想想今个一早从荣园那处传出来的消息,转头开始装聋作哑。

    边韶和杜妍对视一阵,最终选择了闭嘴。

    经他这一打岔,杜妍只好将刚才问过罗晋的话又问了一遍,顺带还提了提昨晚江家家主江明远的说辞。

    罗晋一听,脸上先浮现了几分冷笑,看向杜妍的目光继而充满了嘲弄,“主动卖了薄田,依附江家?偷盗江家财物,还赖着不走,为私怨挑唆流民闹事……大人,小的大胆问您一句,这天底下,有谁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非要自甘下贱,去做别人家的奴仆?”

    依照梁朝律例,这民也有良贱之分。如罗晋这种,早先时候自家有几分自有田地可供耕种的,便是寻常良民。除了每年按期缴纳赋税,服从徭役以外,所收所得都是自个的。可一旦卖了地做了世族的私奴,那形同入了贱籍,有时候生死都是主人家的一句话。

    现如今正值太平盛世,不比兵荒马乱之年,基本还能自给自足,除了万不得已,的确没有人愿意走到这样的境地。

    当然,这也是女帝所不喜的。

    这些人,原本缴纳的赋税当归国库所有,原本应服的徭役也是替公家办事。可一旦他们做了世家的私奴,那他们连地带人,都成了世族的所有物。世间万物,此消彼长,长此以往,必将使得世族益发强盛,而皇权积弱。所以女帝才一再出手整治。

    心里自有盘算,杜妍面上却显出些不耐烦来,她看向罗晋的眼里带着轻慢,“若是活得下去的时候,自然不肯,可若是活不下去了,能有个地方让你们依附,还不是求之不得?”

    杜妍将罗县接连两年遭灾的情况一说,但问罗晋如何解释,那罗晋闻言冷笑更甚,“当真是官字两张口,官官相护,不给底下的人活路。这数年都是风调雨顺,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连年遭了灾?”

    这一回,不待杜妍再问,旁边的叶卿轻咳了一声,接过了话。

    他目光阴冷瞪了罗晋一眼,“大胆刁民,不可在杜大人面前放肆。这遭没遭灾,旁人都知道,由不得你一个人说了算!”

    杜妍神色淡淡点头,“叶大人说的是,这查一查近两年的水利文献,还有赋税本子,不就瞧得出来了吗?再请叶大人派个人,引我手下的人去访一访,问个清楚明白,也好叫这刁民心服口服。”

    杜妍的态度,似乎全然信了江家昨晚的说辞,对罗晋的辩驳并不当回事。

    叶卿听闻她要查过去两年的水利文献和赋税资料,稍稍迟疑了下,便着人去安排了。

    至于那罗晋,因他在底下又骂了几句,杜妍极不耐烦地让人将他拖回牢里,只道是下次再审。

    她这般做派,落在堂上一应人眼中,众人观感各不相同。

    边韶勾了唇似笑非笑,颇有些等着看好戏的从容。叶卿面上一派淡然,脸色也不错。至于方峥和徐达,跟着杜妍久了,对杜妍的盘算从不乱过问,就只有丰界玉,从昨晚就压了满肚子的怨气,好不容易让好性子的方峥劝回去了,如今却忍不住要炸了。

    而他也真个跳出来与杜妍叫板,“不问情由,一边偏倒,杜大人这般断案,可对得起陛下的嘱咐?!你若执意如此,我便是担个以下犯上的罪名,也得参你一本!”

    堂上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叶卿搓着手,似乎对眼前的境况很是为难,可一双眼不肯放过杜妍面上丝毫神色变幻。

    而杜妍的脸色彻底沉下来,看着丰界玉,冷冷一笑道:“要参我偏颇,也得有真凭实据才行,若没有,我先治你个以下犯上。”说完,她眼风一扫叶卿,语带不悦道:“叶大人,麻烦你找个人,领他去瞧瞧近十年郝洲赋税的账目,没看完之前,别来碍我的眼。”

    “你这是刻意找碴!我不会去!”

    丰界玉气急,就要撂摊子,方峥是个性子好些心眼好些的,忙上去做和事老,与叶卿使了个眼色,一面劝一面拖,把丰界玉拖了出去。

    好不容易闹杂声终于消了,杜妍脸色仍然难看得紧,叶卿正打算开口缓和下气氛,她倒先与叶卿道:“我最烦这些个仗着肚子里有点文墨,便把脑子都堵了的。当日他领头大闹贡院,也是陛下宽宏,才饶了他一命,谁知他还是这般混账!今日的是让叶大人瞧了笑话,暂且就到这吧,旁的文献什么的,明日再看。”

    她这么说了,叶卿还能说什么?只能毕恭毕敬把人一路送出了门。待瞧不见杜妍了,他才缓缓吐了一口气,招呼了身边的心腹道:“去查查那个丰界玉的底细,再派人告诉江明远一声,让他寻个机会备上礼物,去与杜大人陪个罪。”

    杜妍离开州府衙门,脸色仍旧不好看。

    丰界玉真给她丢在了衙门里,方峥留下来“劝”他,徐达则跟了她一道走。

    至于边韶,杜妍没理会他,他自个带了楚千跟块牛皮糖似的,杜妍走哪,他就跟哪。

    待穿过了闹事,转入稍僻静的地方,边韶眯眼笑了瞧着杜妍,“阿妍,这江明远一点小礼物就把你给收买了,这我加倍送你一份大礼,你也对我和颜悦色些?”

    杜妍回头看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鄙视,之后又转了回去。

    她知道,边韶这话是对她今日在堂上的行为起了疑,但她不管他猜得到猜不到,都不准备同他解释。

    他跟着自个来郝洲的心思还说不准呢,搞不好就想跟上次一样,借着这桩案子,把元家拖下水,再给大皇女背后捅一刀。

    几人前前后后缀着走着,没多少时候,便回了荣园。

    而一到荣园门口,瞧着门口等着的那道长身玉立的身影时,杜妍眼里有一闪而过的诧异,边韶眼里则掠过些火光。

    “当真是阴魂不散。”

    边韶口吻阴沉沉的,极不欢迎来人。

    杜妍则与对方笑了笑,问道:“元公子怎么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