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者:云上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皇子先一步离开之后,谢南安本也准备告辞,却被边韶出声留了下来。

    “南安,你可是对绮年不满意?”

    边韶懒洋洋笑着,问出来的问题偏偏异常直接。谢南安脚下一顿,面上不动声色,平素瞧来略嫌孤傲的眼中,却有些矛盾之意掠过。

    他知道,方才二皇子提及婚事时,他的迟疑被边韶看出来了。

    按理说,他对边绮年不该有什么不满意才对。

    堂堂大长公主与忠奋侯的嫡亲女儿,当朝女帝宠爱的外甥女,家世显赫,貌美如花,纵然性子有些小骄纵,但在他面前从来是千依百顺的。

    何况边彦还对谢家有恩,当年谢父的冤屈,若非边彦插手,纵然以死明志,也无法洗刷干净。

    他的母亲也很满意边绮年。

    于情于利,边绮年都该是个极佳的妻子人选。

    这些年来,他对旁的女子不假辞色,独独容忍一个边绮年缠在身边,除了顾忌边彦和边韶的情分以外,不也是因为他早就认定,若无意外,自己都会迎娶边绮年吗?

    在他的血脉之中,与生俱来的使命,是谢家的荣辱兴衰。

    至于他个人的婚事,娶谁都是娶,边绮年已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可不知怎的,听二皇子打趣起他和边绮年的婚事,他心头第一瞬间涌起的,竟然是些许不明显的抵触与迟疑。

    再之后,一个闪神,他脑子里竟然跳出来了杜妍的脸。

    玉堂殿内,她强拽了他的手臂,语气蛮横地与他道,他对她有恩,她不惜一切也当报答他。

    继而是在西山书肆内,她笑意盈盈,眉眼不见平日的精明,却平添几分娇俏。

    她让他陪她看西山景致,她几乎懂他每一句话的意思,她了解他的口味喜好。

    她仿佛是他多年的旧友。

    她与边绮年那样的女子全然不同,一眼看不透,明知道透着危险,却莫名想要看清楚。

    他不喜欢被谁牵着走的感觉,可谁若一味顺着他依附着他,似乎也不是他的喜好。

    谢南安想,自己大约是魔怔了。

    要不然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到杜妍呢?

    别提他与她之间在这一桩科场舞弊案之前,近乎陌路人。就单单论杜妍的声名行径,他与她也应当是两路人。

    他如今在清流人士之中已有威望,可这威望一旦沾染上杜妍,瞬间就如同白纸染墨。

    更何况,在他心底深处,对杜妍给他的报恩说辞,隐约是怀疑的。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何时施过恩给她。

    谢南安面上一闪而过的矛盾,被边韶通通看在了眼里。

    “南安,你近日可有些不对劲,怎么着,莫不是和杜妍走得近些,被她影响的缘故?”

    边韶似玩笑非玩笑的话语里,夹杂着一些试探,还有些微利的刺意。

    谢南安这一朝拧起了眉头,“阿韶,莫要开这种玩笑,我与杜妍不过点头之交。”

    他避开了边绮年不谈。

    也不愿意过深谈论杜妍。

    边韶瞧他一眼,面上依旧是笑,“南安,你一贯不喜欢女人黏你,大概也不知道,这有些女人玩起手段来,要比男的还狠上百倍千倍。有时候你一个不留神,便已经着了道。”

    边韶意有所指,谢南安未曾接话。

    边韶也不指望他的应答,只拿手指敲着桌案,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旁的女人尚且不必说,我那位姨母,便是极好的证明。想帝君当初何等人物,现如今,呵……”边韶说到这,满眼嘲弄地哼笑了一声,“将人扶上位,替人养女儿,转眼却被斩了羽翼夺了权,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受宠。这般光景,想必二十年前的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吧?”

    若说边韶之前尚是试探,而现在这一番话,却有些逾越了。

    女帝当年的上位史,民间流传了若干版本。

    有的说她是顺应天命,力挽狂澜,救梁朝于危难之中的。

    也有的说她心狠手辣,弑兄杀弟,出卖色相,强抢帝位。

    但不管流传的这些故事版本哪些真哪些假,时间往前推二十来年,梁朝的确未有女子登顶的前例,女帝当初也只是个公主,哪怕再受宠,往上有兄长,之下有弟弟,怎么也排不到她上位。

    而二皇子的生父,如今居于深宫之中少有露面的帝君,却是当初权势倾天下的异姓王,战功彪炳,手握天下半数军马。

    可以说,女帝能够上位,帝君功不可没。

    但是在女帝生下二皇子后,帝君手中的权力却一点点被夺了去,再往后,帝君连在朝堂之上露面的机会都少了,整日在宫闱之中,据说这些年,连身子骨都越发不好了。

    反观女帝,手腕越发铁血、大权在手中握得越紧不说,对二皇子并不看重,对大皇女却颇为宠爱。

    “阿韶,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

    女帝的家务事,纵使已经是陈谷子烂芝麻,也不该他们这些臣子妄议。

    谢南安没有接边韶的话,反而提点他谨言慎行。

    边韶哼笑,颇不以为意,“眼下只有你和我,无妨,我信得过你。不过我说这些,也是想提醒你,杜妍可是我那位姨母倚重的左膀右臂,你莫要栽在了她手里头。”

    谢南安眼神微变,嘴唇动了动,最终只应了一句,“你想多了,我有分寸。”

    边韶没有漏掉他面上任何一点神色变化,懒懒一笑,“那就最好。”

    ----

    在大理寺内又接连待了两天,一回到杜府,却听闻边韶也在,且杜父杜母正在陪着他之时,杜妍的眼皮狠狠跳了两下。

    这个边韶,似乎就是专门给她添堵的。

    她每每有头疼的事情,他总会第一时间冒出来插上一脚。

    比如眼下。

    杜妍匆匆赶往边韶所在的小花厅,如上次一样,她人尚未进门,已经先一步听到了屋里热闹的笑声。

    不得不说,边韶这人若有心逗谁欢喜,那还真是一逗一个准,她爹和她娘全给他骗得要瞎了眼。

    而且她爹居然还带着几分感慨,与边韶掏心窝子般地道:“我们阿妍其实是个心软和善的姑娘家,就是在大理寺那种地方呆着,难免有些不好的传言,实际上……”

    那语气听来简直就是要让边韶别介意,把她立马领走。

    而边韶回话的语气也乖顺得像变了一个人,“伯父说的,我都明白,阿妍不容易。”

    “!”

    杜妍简直再听不进去,边韶他知道个鬼!还阿妍他个头!

    不想杜景再说出什么让她糟心的话来,杜妍大步跨进屋去,打断了她爹的后半段话,“爹,外面来了客人,说是你的旧友,指名要拜会你,你和娘去瞧一瞧。”

    杜妍随口胡诌了个人,几乎是连哄带撵地把杜父和杜母赶了出去,然后,她冷着脸往边韶面前一坐,看着对方道,“小侯爷又抽的哪门子的风?这杜府庙小,和你可不相衬。。”

    杜妍不欢迎的态度很明显,边韶端着手边的茶喝了一口,慢条斯理道:“没事,我不介意。”

    杜妍嘴角抽了抽,她介意好不好?

    不过没等她再出声反击,边韶自个儿放下手里茶杯,斜飞入鬓的眉轻轻一抬,用那双眼尾微微上挑的眼轻睨了杜妍一眼,缓声道:“你那日把谢南安哄去西山,都给他灌了什么*汤?就谢南安那种性子,也让你乱了心绪,杜妍,我还真小瞧你了。”

    边韶的话让杜妍目光微闪,原本因边韶而起的满腔斗意一下子冷却了大半。

    边韶是什么意思?何以说这样的话?

    谢南安因她乱了心绪?

    她的确有这样的打算,但能这么快有进展吗?

    心头思潮迭起,面上却始终压着情绪,杜妍听着自己冷笑了一声,“小侯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专程上门来,就是为了捕风捉影,拿别人的事劳心劳力?”

    杜妍冷嘲热讽,边韶好整以暇,“谢南安并非别人,他可是我未来的妹夫。做大哥的关心关心未来妹夫,有什么不对?”

    一些话说得杜妍险些咬牙切齿。

    边韶还真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最让她不痛快!

    “没什么不对,就是关心得太早了。”

    凡事都有变数,谢南安与边绮年的婚事,也是一样。别说女帝的旨意一日未下,便是真下了,也还有旁的路走!

    “杜妍,你当真不知道害臊吗?”

    被杜妍的话冷冷堵了回来,边韶抬眸瞧着她,唇边噙着几分笑,眼里目光却有些带刺。

    杜妍听得好笑,“害臊?小侯爷别开玩笑了,我若也害臊,这满燕京的姑娘小姐们,岂不是连闺房门都不敢出?柔嘉县主也不能总去见她的南安哥哥不是?”

    “……”

    边韶一时语塞,沉默了会,再开口时,却已转了话题,“我今日来寻你,是有正经事。南安被人弹劾之事,你应当清楚,陛下也应当是将案子交给你处置,对吧?”

    “嗯。”

    其实杜妍也知道,边韶上门的原因绝不是仅仅为了与她针锋相对,他来此,还是因着谢南安的案子。

    因此,她并没有否认。

    而她点头以后,只听边韶又道:“明人不说暗话,此次南安被弹劾,对方的目的不只是针对他,更是想将火引到二皇子身上。如今,你我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你要替南安脱罪,而我,除了要保他的周全以外,也得为二皇子分忧。你但凡有需要之处,南安不方便出面,我或二皇子能插得上手的,尽管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