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当归

作者:燕赵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回崇礼,荣景瑄有恍然隔世之感。

    他身边的谢明泽恐怕也是,两个人策马行在城中,目光所及皆是民宅紧闭的门窗。

    他们历经五日,终于攻下了守军不多的崇礼。大褚士兵武器精良,人数也比郡兵多了数倍,这一仗打的十分轻松,要不是为了怕损坏城墙,恐怕两日便成功了。

    伤亡也并不很多。

    指挥攻城的是孙昭,而陆即明依旧留在广清,训练两万精兵。

    荣景瑄和谢明泽一路往郡守府行去,这条曾经走过的巷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显得十分清冷。

    百姓不敢出门,商人们不敢出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到底还是对战争十分恐惧。

    荣景瑄叹了口气。

    山河动荡、战事繁多的时候,百姓日子便难过。生意没得做,田也种不好,所以越是打仗,国家越是贫穷。

    穷兵黩武,大抵便是如此。

    让百姓过不好日子,跟荣景瑄的期望背道而驰,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一代人的苦难,可以换来后世的平安喜乐,他有勇气承受千古的骂名,也愿意为了把大褚重新推上繁荣而努力。

    跟他荣氏列祖列宗一样,他看的不是现在,而是那遥不可及的未来。

    谢明泽望着他,轻声道:“会好的,我们的军队纪律森严,绝不会骚扰百姓,过几日他们便会知道,大褚还是那个大褚。”

    荣景瑄点点头,道:“但愿如此。”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郡守府,崇礼的郡守还是原本荣景瑄立的那一个,他镇守一方,是从二品大员,自然面过圣。

    当荣景瑄从大门策马而入的那一瞬间,四十几许的郡守居然突然跪地痛哭。

    “陛下,您回来了。”他呜咽地说着。

    荣景瑄翻身下马,走到他身前亲自扶起他:“许爱卿,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许郡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在场士兵们简直都看不下去,纷纷扭过脸去。

    在他们心里,这郡守昨日还是大陈的官,今日见到陛下却又哭又叫,十分做作。

    许郡守叫道:“老臣等候陛下多时,也好好守住了崇礼,陛下他日重登大宝,老臣也可安心致仕。”

    大褚定年五十致仕,他现在也确实没几年了。

    虽说做到郡守总要被朝廷再三挽留,干到六七十才回家的大有人在,可许郡守却很清楚,年轻的荣氏皇帝一旦能重归长信,必定会撤换大半朝臣。

    被人赶走和自己主动要求走,那是不一样的。

    荣景瑄笑着看他,以前就觉得这位许爱卿很有意思,现在看更是有颗七巧玲珑心,要是放他致仕,恐怕还浪费了人才。

    “许爱卿多虑了,朕见你身体康健,过阵子崇礼的任期满了,换地方还是一方父母。就烦请你多多操劳,为大褚百姓谋些福祉吧。”

    他说罢,跟许郡守寒暄几句,便让他继续掌管一郡事物,便临时在郡守府开了个短会。

    跟在他和谢明泽身边的一直是宁远二十,他也掌管斥候,吩咐起来十分便宜。

    原本他们预计崇礼至少要打十天半月才能攻下,结果没想到崇礼的郡守就没认真打,意思意思,五天就开了城门,这令荣景瑄十分意外。

    倒是谢明泽出身忠臣世家,多少懂些大臣们的心思。

    “我的陛下,这是很简单的事。现在北边乌鹤与大陈打了起来,到底最后如何谁都不知,中部和南部除了几个有兵营的郡府换了郡守,其他都还是大褚原来的臣子。”

    “既然以前便被你看重当了郡守,未必不愿意继续给大褚效劳。跟着你,总比跟着陈胜之强,陈胜之从来都看不上读书人,你觉得他们心里能服气?”

    那必然是不服气的,学子清高,不容半分鄙薄。寒窗苦读几十春秋,官场沉浮数十载才熬到如今这地位,陈胜之一句话便抹杀了他们的辛苦,谁能甘心?

    荣景瑄十分吃惊,他想了片刻,倒是有些释怀:“如果硬要说他们是因为忠心大褚,我恐怕还不太信的。你这样一说,才是合情合理。”

    谢明泽笑道:“这也是人之常情。”

    他们这边说完,那边招来宁远二十和孙昭。

    “孙将军,加紧安顿士兵,我们在崇礼休整五日,五日后进攻洪都。”荣景瑄道。

    洪都的郡守并不是大褚旧臣,那是块硬骨头,要好好啃一啃。

    孙昭领命而去,荣景瑄又对宁远二十道:“多穆吉有什么消息?广清那边如何?”

    经历这么多场战役,宁远二十已经迅速成长起来,他现在已经是个相当合格的将军了。宁远卫的士兵们都跟他一样,身姿挺拔,身手敏捷,都是精兵之中的精兵。

    “多穆吉那边没有结果,双方都是互相试探,斥候一直潜伏在周边,一有动静马上放信鸽飞回。广清的陆将军和戴将军一直练兵,弓兵营不日可建。”

    荣景瑄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几大营重新建立起来,火器营自不必说,那是重中之重,而弓兵营也相当重要,这两个大营稳定下来,荣景瑄便能所向披靡。

    乌鹤没有火器,而陈胜之并不重视它,如果是他荣景瑄造反夺位,第一件事便要建立一个最强悍的火器营。

    就像《大褚志·文帝本纪》里文帝所言,只火器可战天下。

    文帝虽然在位时间极短,却是位雄才大略的皇帝。远山国库里那些火器,大多都是他下旨造办。

    荣景瑄虽然从未见过他,但愍帝那样的情况下,他便只能从史书的只字片语里学习皇祖父的风采。

    为帝者,当以民为天,当心胸宽广,泽被万物,当知国事。

    这一切,文帝都可以做到。

    荣景瑄对他十分崇敬,他的本纪和《荣氏宗谱·帝王书·文帝卷》也一度手不释卷,直到他全部都记到心里为止。

    他曾跟谢明泽言:“欲效曾祖也。”

    所以对于火器,他临朝后便一直十分上心,甚至让不可触政事的大驸马付彦和进了督造局。那时候大褚还是他的,他一心想让大褚比以往更加强大,所以对火器从不放松。

    他亲自学习如何打火铳,如何扔炸炮,就连大炮他都会发,而这一切也有了用处。

    勇武那两千火器营,广清那三千火器营,便成了他翻盘的根本。

    想到勇武,荣景瑄突然道:“让多穆吉的斥候务必一天发回两次战报,让广清大营准备,五日后直接攻打凤羽,让戴显领兵,试一试弓兵营。”

    谢明泽一愣,他跟荣景瑄说话从来不那么拘谨,只道:“一起打?”

    荣景瑄点头:“一起打!你别忘了,凤羽的郡守,是我亲自选出来的。”

    谢明泽立马反应过来,会心一笑:“那边应当稳妥了,但他到底年轻些,不如许郡守老练。便让戴将军多带五千步兵,五百火器营,尽量不要伤亡太过。”

    宁远二十诺了一声,这就要转身办差去了,倒是荣景瑄叫住他:“原本预定让勇武军中旬来广清,现在去信告诉他们,原地等候,做好守城的准备。”

    让勇武军守城?守的自然是丰城,丰宁郡是北上要道,想要踏入北二郡,便一定要攻破丰城。

    那边勇武大军两万,有两千火器营与三千弓兵营,勇武的士兵训练时间最长,又有以前勇武大军的老兵,显然是一支劲旅。

    让他们守丰城,自当万无一失。

    谢明泽很快便了悟,等宁远二十走了,便抬头看向荣景瑄:“你的意思是,陈胜之顶不住了?”

    荣景瑄点头:“他手里有武器也有火器,却一直跟人数更少的乌鹤试探,显然乌鹤的骑兵并不那么简单。”

    “乌鹤人本就高壮,他们吃惯牛羊,力气也更大。再一个,他们手里有愍帝,这让他们看起来出师有名,而陈胜之就成了某朝篡位的乱臣贼子。”

    “这一仗,陈胜之如果输了,会比我还惨。”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他从一届农民成为皇帝,一下坐拥万里江山,膨胀的权欲压倒一切,让他乱了阵脚。一路北上的时候他或许还很清醒,懂得分寸,然而当了皇帝之后,那些理智便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长信金碧辉煌的大殿。

    这江山美丽多娇,这帝京繁荣喧闹,这国家是他的,他拥有一切。

    所以他毫不畏惧,肆意妄为,终于尝到痛苦的滋味。

    他到底没有看过那么多史书,不懂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他不知大褚两百六十八年风雨飘摇,也曾一度国破,也曾停朝乱政。可他们到底及时斧正,成就了后来的辉煌繁荣。

    除了三字经和百家姓,荣景瑄学的第一本书不是别的,便是《大褚志》。

    临渊阁中几十册史书作为他的启蒙,让他永远记住当皇帝是多么艰难。

    他拥有天下,可享无边富贵,却是最不能肆意妄为的那个人。

    “他到底是怎么走到那一步的?如果孙昭还在,他有两路大军,乌鹤未必就敢动。”

    谢明泽抬头望向外面西斜的夕阳,道:“时也,命也。”

    “那是他的选择,便是他的命。我们先不用操心他,只要凤羽和洪都打下来,这局面便稳了。”

    荣景瑄笑道:“是,我们也从南往北,就当南巡而来,不日便要归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