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番外——潘婷婷

作者:伯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唉——”无奈的轻叹声幽怨绵长,无力的在室内回荡,听的墨陶然满脑门黑线,他放下手里的文件没好气的抬头道,“我说你挺大个男人能不能别唉声叹气的?有事说事不行吗?”

    陈启轩委屈的回道:“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把婷婷那丫头当妹妹,可你们总想把我们往一块凑。”太不顾虑他的感受了。

    墨陶然哑然无力,半响才道:“一,我从来没把你们俩往一块凑,那丫头是盼盼的好朋友,我带着盼盼,盼盼带着她合情合理,你自己爱往多了想别怪到我们俩头上。二,虽然我觉得那丫头性子别扭了点,人情世故差了点,家务活也拿不起来,但冲着她对你的那份心,配你还是绰绰有余。所以,你别在那要死不活的,赶紧回去想想到底接不接受这份感情,接受就乐乐呵呵的把心态给我改过来,别挺大个男人弄的好像谁对不起你。不接受就实话实说,那丫头再小性子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只要你说明白了她指定不会缠着你。现在你就给我回家想去。”在这满脸幽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性向有问题。

    就这样,陈启轩被自家老大从办公室里撵了出去。这位开着车想了一路,越想越觉得老大说的有理,他不能再这么拖着了,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一鼓作气之下,他开车就冲到了师大门口,等了能有半个小时,终于看到小姐俩手挽着手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启轩?”潘婷婷一眼就认出陈启轩的车,她惊喜的跑过来道,“老墨让你来接我们俩的?”即使知道自己只是捎带脚的,能看到心上人她心里也高兴。

    看着这如花的笑脸陈启轩头都大了,你说见面就笑的这么灿烂,他怎么好意思说‘你别对我好了我不喜欢你?’

    不同于婷婷见到心上人的喜悦,盼盼看到他脸上的犹豫当即笑道:“没听陶然说找我有事,启轩这是来找你的吧?你们俩有事慢慢聊,我先走啦。”

    见她要走,陈启轩忙道:“小嫂子,我们俩也没什么事,我先送你回去吧。”

    难得这家伙主动来找婷婷,盼盼哪敢在中间掺和?她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打辆出租就上车走了。

    见盼盼真的走了?我们婷婷姑娘心儿发慌脸儿发烫,这可是启轩头一次自动来学校接她?难不成,他终于被自己感动了?

    ……场景装换……

    “你说什么?”咖啡厅里,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已然不在,她紧握着手里的杯子,认真的瞪大眼睛,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弱态。

    陈启轩瞅了瞅她紧握的咖啡,算计了一下咖啡的热度,他深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道:“婷婷,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可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从来没有别的想法,我希望,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用心找个真正喜欢你的男孩……”

    “停!”潘婷婷一伸手,吓的陈启轩一哆嗦,见那杯咖啡仍旧好好的在桌子上放着,他才牵了牵嘴角道,“有话你说。”

    咬牙逼回眼里的酸涩,潘婷婷弯唇笑道:“你只要说不喜欢我就行了,今后我如何就不用你操心了,陈启轩,我是挺欣赏你的,但我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你放心,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从今后我再不会缠着你就是了,这杯就当咱俩的关系一刀两断。”说罢,她举起手里的咖啡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喝完嘴一抹,起身道,“再见!”

    在陈启轩呆愣的目光中,她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咖啡厅,出了门往左一拐,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她哪不好?为什么不喜欢她?为了做个让人喜欢的好姑娘,她连自己最喜欢的洞洞装都不穿了,为什么不喜欢她?

    见有人侧头看她还指指点点,她委屈的大喊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喝咖啡被烫哭的啊?”

    特别那咖啡不只是烫,它还苦的厉害……

    ……

    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家门口,潘婷婷无精打采的推门而入,唯一的好朋友被老墨劫走了,因为启轩的关系,师傅那她暂时也不想去,这么一想,也只有这个家是避风口了。

    唉——

    “呜呜,婷婷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咱们娘俩就要无家可归了。”

    一进门就被个香气袭人的女人紧紧抱住,如果不是对这女人的声音太过熟悉,听这语气她还以为是她亲妈来了?

    “我说你有话说话能不能把手放开?谁和你是娘俩啊?”

    更主要的是她们俩的关系有这么近吗?这女人不是吃错药了吧?

    被拨开的继母也不生气,拉着潘婷婷的手哭泣道:“婷婷,以前是阿姨不好总和你使性子,可不管怎么样我没有孩子,我是真把你当女儿疼啊,这回你爸找到了他的老相好,你不知道,他们俩的儿子都多老大了,咱们娘俩彻底要给人挪地方了。”

    “老相好?儿子都多老大了?”潘婷婷僵硬的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父亲,“爸,阿姨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在外面是不是和别的女人有了儿子?”

    启轩不要她了,现在连爸也不要她了?亏她以为这男人只有她一个女儿,再不靠谱总会管她,原来这也是可以变化的?亏她千防万防防着家里这个后妈,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儿子已经长了多老大?

    神情狼狈的潘父摸了摸脸上被挠起的血印子,没好气的道:“你听她在那胡说八道……”

    继母一听这话斗鸡似的反驳了回去:“我怎么胡说八道了?你敢说你和周志远他妈不是老情人?你敢说那周志远不是你的种?你领那不要脸的老贱货和她那小杂种一起旅游吃饭,你当我不知道?人家都告诉我了!”

    听她一口一个贱货,潘父气急而乐:“对对对,我就领他们吃饭了,我就领他们旅游了,你想怎么样吧?不想我领他们你给我生啊?”屁蛋生不出一个还不消停,因为捕风捉影的这点小事整整闹腾了一下午,这女人就是特么找抽。

    其实最开始他是看那周志远挺好,小伙文质彬彬的前来应聘让他一眼就相中了,虽然对儿子梦还没死心,但闺女也不是捡来的,想到女儿那小暴脾气,他总想给孩子找个人品好却家世一般的,就为了女儿今后能降得住对方。

    没想到通过接触他才知道,那个周志远的妈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既然都不是外人,出差的时候就顺道一起旅游了,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再说当初那女人跟野小子似的,俩人当年都没成青梅竹马,这么多年过去就更不可能了,谁想到这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这位指着媳妇道:“我告诉你,你也不用给我得瑟,知道自己肚子不争气就麻溜给人到地方,明儿个我就把那娘俩领回来。”

    当爹的心中一点都没觉得这话对女儿会有影响,毕竟这又不是孩子亲妈,换几个媳妇婷婷不还是他姑娘?

    问题是潘婷婷不这么想,这丫头看着傲傲气气的,其实她真不是多有远大理想的人,抛去混吃等死的学业问题,一天天所思所想也不过是继承父亲的家业,再找个陈启轩那样的男人嫁了,没想到她兢兢业业守护的两样东西,一天之内全没了?

    这丫头再也承受不住转身跑去了盼盼家……

    ……

    尽管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家庭是一场狗血剧——她爸演的是种马,她妈演的是琼瑶,她继母是小三上位记,却从未想过自己也是戏里的主角之一。而且人家演戏最惨不过是爱□□业双失意,她连爸都成人家的了。

    想到心酸处,躲在盼盼小屋里的潘婷婷,双手捂脸又哭上了。知道这丫头心情不好,任海鹏早早就随着上学的女儿一起躲了出去,就为了让她在家放心大胆的哭。

    哭着哭着,她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眨着红肿的眼睛她低头瞅了瞅手机,发现上面是个陌生号码,她想都没想就把手机扔到一边。

    不用问,指定是她那无情无义的爹打来的,他都不要自己了,还给自己打什么电话?

    悲从中来,这丫头抱着盼盼的枕头继续放声大哭。

    本以为那手机响一会儿就不响了,结果手机来了执着劲响起来没完没了?见哭都不让人哭消停,她没好气的拿起手机就想大喊一通,没想到对面的人比她更没好气:“我说你磨磨蹭蹭的怎么才接电话?盼盼被绑架了,你赶紧通知她家人找人去救她!”

    “什么?你说什么?”听出是班级同学的声音,这下子潘婷婷也顾不得哭了,她紧握着手机急切道,“你再说一遍,谁被绑架了?”盼盼?谁特么活的不耐烦了敢绑架她的姐妹?回头让老墨准备一千吨赌石,老娘砸死他。

    当然,以上的想法都建筑在盼盼安全的情况下,此时听了细情的她心中就剩下害怕了,顾不得换鞋,这丫头穿着拖鞋就往出跑,边跑边给墨陶然打电话,没想到墨陶然那边的电话占线,打了几遍打不过去,她急忙又给陈启轩打电话,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起誓发愿,说再也不主动搭理这个人了。

    “启轩,启轩,盼盼在学校门口被绑架了,墨陶然手机占线,你快去找他啊!”

    听到那两声变了调的‘启轩’,陈启轩就觉得事情不对,前两天这丫头气成那样都没哭,这怎么还哭了?等听到详细内容才知道事情多么的紧急,想都没想他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嘴里还不住安抚道:“婷婷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陶然,你现在……”

    话还没说完,就听手机那边‘啊!’的一声尖叫,而后就是两车相撞手机落地的声音,霎时间,他心脏骤缩,整个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半响,才怕惊到什么似的轻声道:“婷婷?婷婷?”

    只听呲呲啦啦的手机那边隐隐传出惊呼声:“天啊!这人撞的。”

    “人都撞飞了,一地的血,够呛了吧?”

    “嗯,我看够呛。”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只觉得眼前发黑从心往外的冷,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对着手机大喊道:“婷婷?婷婷?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你倒是说话啊?婷婷?婷婷?”

    旁边的秘书见自家经理双眼血红的在那发癔症,忍不住担心的凑过来问:“呃,陈经理,你没事吧?”

    怔怔的看着秘书头上的发卡,陈启轩眼里的泪水瞬间崩溃,那是和陶然出去的时候凑趣儿买的,陶然的那只送给了盼盼,他周围没有女生本意是想送给婷婷,可想到那丫头对自己的感情,怕对方误会他转手送给了秘书……早知道,早知道……

    顾不得掩饰自己的失态,想起婷婷电话里说的事,他先给墨陶然打了个电话,见电话没人接,红着眼的他郑重的对秘书道:“马上去楼上找总裁,告诉他盼盼在学校门口被人绑架了,如果他不在,也务必要让赵秘书联系到他,人命关天的大事千万不能耽搁,知道吗?”

    见秘书谨慎的点头,他错开挡在身前的秘书迈步朝外面跑去。

    ……

    视线回转,咱们再看婷婷这边。

    这丫头和陈启轩打电话的时候,人已经来到街道口想要打车,结果看到个出租刚要伸手,就见一辆摩托快速从眼前飞过,光骑得快也就罢了,骑在后面的那人还摸了她脸一下,这把没有心理准备的小丫头吓得‘啊’了一声,而后就发现,自己手里的手机没了?

    靠!原来不是想摸她,那是抢手机的?

    这丫头刚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机被人抢了,就见那飞车二人组因速度过快,砰的一下子和前面行驶的出租撞到一起,这下子连人带车全被撞飞了。

    看到自己的手机和飞车二人组一样被摔的有点散花,婷婷不禁暗自庆幸,多亏她把该说的都说完了,凭着启轩和老墨的关系,怎么他都能把消息给带到。

    想到这,这丫头没在管那可怜的手机,上了出租车就朝学校赶去。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去了能干什么,她只想去距离盼盼最近的地方,哪怕帮不上忙,尽早能听到盼盼的消息也是好的。亲情爱情都没有了,她不能连仅存的友情都失去,她就剩下盼盼了。

    满心悲观的小丫头,由着出租车广播的指引,一路哭着到了出事地点,结果等去了才发现,她想多了——盼盼没事,有事的是绑匪。

    ……

    “陶然,小嫂子怎么样了?对方有没有消息?”

    和潘父对坐在医院的急诊室门口,陈启轩的嗓子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想着婷婷打电话时应该是刚从家出来,他开着车沿路跑到了潘家,结果各个路口都没发生事故。

    一路上电话打了无数,结果除了听说某路口撞到两个飙摩托车的小子,还没听说哪个医院收留了被撞到的女孩,怀揣着侥幸的心里他砸开了潘家的大门,而后,着急上火的又多了一个。

    这不是,刚听说这家医院的救护车去了个车祸现场正往回赶,一小时前还不认识的爷俩,正组团在这等消息呢。

    因救回心肝宝贝心情正好的墨陶然语气轻快道:“放心吧,没事了,盼盼已经被救回来了,对了,你嗓子怎么了?”

    听到自家老大的关心,陈启轩鼻子一酸:“我没事,是婷婷出事了。”

    “婷婷、出事了?”

    “刚才婷婷接到小嫂子被绑架的消息,她找不到你给我打电话,结果打电话的时候被车撞了……现在我都不知道她人在哪。”想到那丫头全身是血躺在路旁无人问津的样子,陈启轩心里针扎似的疼。

    明明说好了只当妹妹,明明说好了不是喜欢,可这种空落落像被扯去另一半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瞥了眼一旁抱着盼盼不撒手的婷婷丫头,墨陶然对着电话那头很是认真的道:“这么严重?你怎么不早说?用不用我找人问问看?”

    陈启轩知道墨陶然的关系比自己广,只不过刚刚盼盼被绑架,他过不来就够内疚的了,再让对方分出人手帮自己忙,他实在是张不开嘴,此时知道小嫂子没事,他再也忍不住的急忙点头道:“好,陶然你帮帮忙,那个时间她应该是刚放学到家,可从学校到她家的这条路,我问遍了也没听说有什么路况……”

    听到那句帮帮忙,墨陶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听这话的语气明显是把人当成自己所有,而且以前这小子什么时候跟他这么客气?偏偏这家伙不开窍,人家女孩上赶着追他的时候,他一个不行两个不行,这回知道着急了吧?

    想到因为婷婷的关系,自己在家独守空房了两天,他这当大哥的哼哈答应着,而后淡定挂机。

    别以为他是小心眼,你们瞧瞧他这小弟,这不纯属是那种‘直到失去才知道珍惜’的典型傻子吗?现在不给他个深刻的教训,谁知道今后又能闹出什么问题?

    千金难买早知道,万金难买后悔药,可不是谁都能像他那么幸运,做错了决定还有后悔的机会,所以这么一会儿功夫,让他急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