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 136 章

作者:伯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的,这墨家地方真大真他妈有钱,偷他也不多。”哥几个激动的看向霍至礼,都想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紧握着样式古朴的铜钥匙,霍至礼低声道:“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先去看看。”

    想到上次的密室口所在,他进入车库一路摸索,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隐秘的锁眼,钥匙插入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都在颤动,这场面似乎回到了多年前……

    不同于上次搜刮的那间密室,这间密室里放得都是石头,毫无特色的石头在别人眼里或许毫无价值,但在霍至礼眼里却都是无价之宝。

    墨家的收藏如何他还会不知道吗?解出的石头哪有一次是切垮的?

    爱不释手的摸着正中央的那块巨石,霍至礼的独眼中闪烁着兴奋与贪婪,黑乌沙的外皮黑的乌亮,看重量能有好几千斤,都说白出冰黑出绿,这要是切出上千斤的帝王绿,一个寒氏又算得了什么?

    “霍哥,到底有没有啊?有的话咱们就抓紧时间吧?”

    听到上面的催促,霍至礼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扬声道:“在这呢,让老六动手吧。”

    得到肯定的回答,这帮人麻溜给老六的挖掘机到地方,只见几铲子下去宽敞的车库就变成了一堆废墟。见密室的洞口露了出来,老六下来计算了一下石头的承重,回转身开始给铲斗挂钢丝绳。

    仰望着最后一块巨石缓缓离地,轻喘中的霍至礼目光灼灼,嘴角带了抹扭曲的快意。

    “墨似锦,你看到没有,墨家的传家宝是我的了!你们墨家几辈子的积攒都是我的了!你有儿子又怎么样?你们墨家的东西你儿子一样都捞不着,哈哈,是我的,全都他们是我的了!”

    被请来的几人没时间瞅他在这发疯,匆匆出了密室上了地表,准备装好最后一块石头好掩盖痕迹,这一来一去也一个多小时了,还是抓紧时间尽早离开的好。

    除了霍至礼在行动中动不动就感怀过去,这哥几个是争分夺秒的在赶时间,可惜,今晚他们注定是走不了了。

    不远处,秦龙漫不经心的给自己点了根烟,狠吸了一口才对墨陶然道:“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是真不行,刚才给他们打完电话我愣是在床上又懒了半分钟,还是被你嫂子给硬催起来的。”

    墨陶然默不作声的瞥了他一眼,幽幽的眼神不知是在埋怨某人的态度不端正,还是在控诉对方在他这个单身汉面前,显摆他晚上睡觉有人陪,早上起床还有人叫?

    大半夜家里遭贼搁谁脸上都黑,这一眼扫过去直接就让秦龙端正了态度,把吸了两口的烟踩灭后道:“你确定咱们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傻等?”

    别怪他闲的蛋疼还有心思抽烟,自打知道陶然老家进了贼,他就火急火燎的领着兄弟们杀了过来,哪曾想人家主人不着急?手拿摄像机在这老神在在的看热闹?天知道他想干嘛?

    心里估算着对方运出的石头数量,墨陶然善心大发的解释道:“以前把东西放这,是我以为这密室没人知道,如今既然泄露了,今后这密室也就不保险了,借着他们的手把石头都运出来也挺好,”

    周围的兄弟们集体抽了抽嘴角,连强盗都物尽其用,也忒精打细算了点。

    秦龙暴汗的刚想说点什么,就见那挖掘机晃晃悠悠的又吊起一物,他惊讶的看向墨陶然:“陶然,你别告诉我这也是原石毛料?”好吧,说完他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可他是真的不明白,这么大的石头当初是怎么弄进去的?弄进去的时候就没考虑过,后代子孙要怎么弄出来?

    没理会秦龙的傻问题,墨陶然紧盯着远处的石头,心底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父亲说这是他们家的传家宝,这么大的个头放在地底,就是想告诉后代子孙非不得已不许打它的主意,可奶奶却说要用在关键的地方?如今它自己出来了,这算是关键吗?

    不对,奶奶当初好像不是这么说的,是怎么说的来着?是这石头很关键还是……

    “糟了!”

    一声惊呼惊醒了努力回想的墨陶然,他这才发现,自己闪神的功夫挖掘机上的石头竟然掉了?是石头太重还是钢丝绳没绑好?

    秦龙他们是担心,这么大块的石头掉下去里面的翡翠会受损,知道实情的墨陶然却没那个担心。

    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那坠石下面站着的,是他舅舅霍至礼。

    石头吊起的过程不过半分钟,所以霍至礼仍旧站在密室口仰望着石头笑,满满的密室被他一扫而空,这感觉很好,唯一可惜的是,他看不到墨家小子知道后的表情了,不过想也知道,那场景一定非常美妙。

    想到他走后众人的反应,他忍不住畅笑出声:“枉你们机关算尽,到头来最后的赢家还是我霍至礼!”

    砰地一声,石头着地……

    霎那间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过了足足能有半分钟,密室口处缓缓的探过来两个脑袋。

    “砸死了吧?”

    “你那不废话吗?没听老六说那石头能有两吨多?他就是个铁的都砸面糊了,更别说是肉人?”

    听到这话,剩下的哥几个一阵兴奋,“太好了,这些东西都是咱们的了,赶紧的,收拾收拾风紧扯呼。”

    “那这块石头?”其中一人不舍的指着下面,却被为首的老大照着脑袋拍了一巴掌,“这么多的翡翠还不够你花?也不怕吃多了消化不良撑死你,快走!”

    不得不说,霍至礼失算了,上次他通过寒跃找的就是这伙人,虽然好处费也没少给,可看着他一步步将公司做大,住豪宅开好车,这些人过后怎么想怎么不甘心,所以这次他们商量好了,东西拿走人留这,前几趟用兜网吊的都是小石头,每次装完了哥几个嘴里说着拜年嗑,都拉着霍至礼在正下面仰望成果,最后一趟把个精神极度亢奋的霍至礼自己留这,他们撤了。

    这帮人想的挺好,左右霍至礼的路也铺好了,等对方死后,他们把这些石头偷偷解了一分,后半辈子就不愁了,哪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外围还有人等着呢。

    墨陶然知道出事后,第一时间找的是秦龙,等到了地方看明白形式他才打电话报的警,本来报警就是走个形式,没想到这次警察很给力,这伙人刚刚离开作案现场,就被赶来的警察给截了个正着。

    ……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霍志仁习惯早起,他下楼在院子里遛了一圈,刚刚回到屋里就接到墨陶然打来的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外甥的号码霍志仁突然感到一阵心悸,陶然和他们的关系虽然没有达到水火不容,却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这个时间打来电话?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不安,他按下了接听键,只听到电话里外甥语气平静得道:“今天凌晨一点多,霍志礼带着一伙人开着挖掘机,去我郊外的别墅偷东西。”

    又去偷东西?霍志仁脑中那名为理智的弦啪的一声就断了,可没等他咒骂出声,就听那边的墨陶然继续道:“偷窃过程中,吊着石头的钢丝绳断了,绳子上的石头从天而落,把他给砸死了。”

    至礼、死了?

    霍志仁呆若木鸡。

    ……

    其实不只是他,连墨陶然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那一团血肉会是害他家破人亡的霍至礼?他怎么会死了?他怎么会这么简单这么轻易就死了?

    想起地下室那一片血红,他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其实事先他根本就没想到,去偷东西的会是有过先例的霍至礼?更没想到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会死在一块石头上?这就是奶奶所说的关键吗?报他墨家血海深仇的关键?

    虽然这仇报的有些不可思议,但霍至礼毕竟是死了,墨陶然感怀了一下家人,就匆忙找地方安顿他那些充当证物的原石,这里面别的石头都好说,唯有那块替他报了血海深仇的功臣让他为难。

    按理说,明知道那石头里没有翡翠,他完全没必要再收藏,可这石头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黑乌沙的外皮黑的锃亮,靠右侧还有一大片种水小疙瘩,就这表现,别说是赌石里的外行瞅着眼馋,赌石里的内行也是个顶个的心动。

    如果它不是砸死了霍至礼,就冲这忽悠人的种水,墨陶然都不嫌占地儿的收藏了,只当给后代留个教训,可看到那洗不掉的暗红色,他是真觉得影响心情。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留他不想留,卖他还昧不下那个良心,别看他们的身价千八百万的不算什么,只当是九牛一毛,可这动辄十几亿的价钱,搁谁都得伤伤脑筋。

    在明知道必垮无疑的情况下,不缺钱的他还真有点狠不下那个心。

    谁知,他为难有帮他着急的,第二天媒体就报出了新话题——

    #什么翡翠原石让寒氏总裁铤而走险?#

    #价值几何才值得昔日霍家之子搭上性命?#

    这报道一出来,整个a市的赌石届都沸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