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者:伯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台上,并没有人注意到墨陶然的小小举动,可盼盼看到了,看到的瞬间,她无措的心情霎时平静了下来,就像第一次见面,对方拉住她手的那一刻,让她满满的飘忽不定稳稳的有了归落感。

    其实她并不太介意别人怎么看她,因为不在乎,所以不介意,如今唯一在乎的人朝她竖起了拇指?女孩忍不住粲然一笑,红唇微翘,眼波潋滟,甜美的让墨陶然心生荡漾,满心满眼都想着,如果是他们俩的订婚宴上,盼盼一定会更好看吧?

    激荡的心情正荡到一半,霍齐宣的一句话,把他的心情打落谷底:“呦呵,边上不是掉蛋糕里那丫头吗?上次她穿套小洋装瞅着就挺好看,没想到穿件小礼服身材这么好?可真是一朝变成白天鹅了?”

    当初他就觉得,这小丫头清纯中透着勾人,今儿个一看果然如此?“唉,这丫头要是任国平的女儿或妹妹,追她的人指定得有一卡车。”这乖乖巧巧的往家一放,多舒心点事?

    墨陶然一听这话脸都黑了,这小子往哪瞅呢?还有那个,什么叫一朝变成白天鹅?他家盼盼本来也不丑好不好?还追她的人能有一卡车?冲着家世去的能有什么好人?这表弟果然是日子太逍遥了,两个女人一个嫁人,一个住院,他这是压力太轻啊?

    因为盼盼,霍齐宣酸溜溜的心思被转移了,这回轮到墨陶然发酸了,本来对盼盼穿着个露腿的小礼服他还没什么想法,毕竟露的是腿,又不是露、胸露、后背,可一听霍齐宣的话他有点坐不住了,左看右看,怎么看都觉得这帮人没看新娘,瞅的都是台角的盼盼?

    在他这复杂的心思中,订婚仪式结束了,见台上众人依次下台,墨陶然终于松了口气,他不介意盼盼被人看,可他介意在自己身份未明的时候,这帮人过多的注意盼盼,万一动了歪心思怎么办?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多几个情敌。

    仪式结束,赵文博和任子悦开始下台敬酒,不用说,可怜的盼盼就是旁边那帮着倒酒的。

    其实这是张月荣的私心,不能光明正大的和人介绍,盼盼是自己的二女儿,她却总想让外人看看,自家对盼盼有多看中,毕竟新娘子从始至终带着的女孩,在场的众人谁都得寻思寻思,关系不好可没这待遇。

    盼盼倒是没那么多想法,在她心里,别看这是订婚,可一切程序明显就是照着结婚走的,所以她这伴娘陪着也正常,可她没想到,自己昨儿个新买的鞋,不走路还好,走多了竟然磨脚?

    大喜的日子,她自然不好意思在这上找麻烦,只能忍着疼痛,小脸带笑的随在任子悦身后,倒酒端杯豪不耽误,可脚下生疼,渐渐的让她鼻头见汗,笑容也有点发僵,也让随时关注她的墨陶然暗暗皱眉,这丫头情况不对啊。

    别看墨陶然家里没有女人,可他公司的同事很多,托了多听多看的福,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找到了原因,这是新鞋子不合适磨脚了?这原因其实很好找,盼盼一般穿的都是平底休闲鞋,就上次公司抽奖,穿了个带点坡跟的小瓢鞋,今儿个这高跟鞋想也知道穿不惯。

    微微回忆了一下,公司同事遇到这种情况的解决办法,墨陶然和同桌人道了句抱歉,起身离开座位。

    盼盼是真不习惯穿高跟鞋,所以她也不太懂,明明刚穿上的时候挺好,怎么走走还开始磨脚呢?看着后面数不清的桌子,她觉得自己前途黑暗,可为了侄女的幸福,她这当姑姑的只能忍了。

    正心里暗暗咬牙呢,一位笑容可掬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悄悄地小声道:“小姐,有位叫墨陶然的男士在那边找你,要不,我先在这替你一下?”

    陶然找她?见文博正端着酒杯,和一位中年男子寒暄着什么,似乎一半会儿没有挪窝的意思,站在后面的盼盼,对一旁端酒的服务生小声道:“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敬酒你帮着倒一下。”而后笑着对报信的服务员道了声谢,转身朝对方说的方向走了过去。

    匆匆的到了拐角处一看,还真是墨陶然?

    “陶然,你找我有事?”说话的功夫,她还回头看了眼大厅的新人,果然还在那桌站着没动,也不知那桌有什么大人物?

    “嗯,你鞋子不舒服?”

    “呃,你怎么知道?”盼盼脸一红,也顾不得关注大厅了,不自在的拉了拉裙角,不知道自己的窘态怎么又被对方瞅着了?

    墨陶然低低一笑:“哪只鞋不舒服?脱下来,我给你要了几片创可贴,我看公司的女生都是这么办的。”

    脱,脱鞋?太太太……

    墨陶然好像不懂对方的羞涩,看了眼大厅很是为她着急的催促着:“快点,子悦他们要走了。”

    “啊!哦。”靠着墙壁,盼盼脱下左脚的鞋子,没等说话呢,就被墨陶然很自然的接了过去:“前面磨还是后面磨?”

    “后面……”其实,我可以自己粘的。

    “后面?后面好办。”男人自言自语般的说着,很认真的摸了摸鞋后跟,试图找出磨脚的地方,而后揭开创可贴平平的粘了上去,粘完了,他一提裤腿身体半蹲,把手里的鞋放在盼盼脚边,单肘放在膝盖上轻声道,“穿上试试合不合脚,救急的方法好像就是这个了,希望有用,能让你挺到敬完酒。”

    盼盼傻傻的伸脚穿了进去,原地动了动,红着脸喃喃道:“好像,不疼了。”就是疼她也没感觉了,眼前这穿着银色西装的白马王子,半蹲半跪的在那等她穿鞋?

    盼盼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来了把灰姑娘的客串?

    “不疼了就好,快去吧。”拿着剩余的创可贴,墨陶然潇洒起身,笑看着脸颊羞红的小姑娘,匆匆忙忙的朝外走去,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最后到底是什么也没说,疾步走进了大厅。

    墨陶然心情很好:嗯,小丫头害羞了,好像还有点开窍了,两人的关系似乎可以进一步了。美美的刚想跟着出去,只觉得一道恶狠狠的视线射向自己,他不声不响的回望过去,正看到五米开外面色铁青的任子俊?

    任子俊是跟着盼盼一起过来的,他和墨陶然一样,整个订婚仪式没看别人,就看盼盼来着,可和墨陶然不同的是,他心里发虚,人也没那么细心,所以并没发现盼盼的不妥,见酒敬到一半,她突然独自离开,好奇之下才跟了过来。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能看到这么一幕,有个男人在半蹲半跪给她穿鞋?我靠!

    眼瞅着墨陶然笑吟吟的走了出来,任子俊压低着声音咬牙道:“你给我离她远点。”

    高飞他看着生气,却并不觉得是威胁,因为相对比较,盼盼和自己更亲近,可眼前这个男人却让任子俊,深深的感受到了威胁,他从未见过盼盼如此含羞带怯的模样,脸颊红的像朵粉嫩嫩的芙蓉花,偏偏让她如此绽放的人却不是自己?

    小伙子满眼冒火的样子,让墨陶然狐疑的挑了挑眉:这语气?这眼神?真的是担心姑姑的晚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未婚她未嫁,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他倒是挺坦然的,盼盼那头该做的他都做了,该表现的他也表现了,现在他就是在明晃晃的追媳妇,你这远房侄子有意见?

    任子俊快被这坦然给气死了:“我小姑姑才十八,你不觉得你太老了点吗?”

    墨陶然淡淡一笑,很是从容的道:“男人大点才知道体贴,年龄大了不只是经验多,考虑的也比较全面,如今我这样事业稳定收入稳定的男人,比起还在上学性子冲动的小男生不是好多了吗?”

    虽然这指桑骂槐的话,在任子俊耳朵里是及其不要脸,可偏偏他就无法否认。

    没错,墨陶然事业有成收入稳定,想交什么样的朋友想娶什么样的女人,他完全可以自己说了算。再看自己呢?先不提未来能不能说了算,现在他高中还没毕业,除了在对方眼里个性冲动的年龄算优势,他几乎没有任何优势,他……不对,他有,他和盼盼的关系既是阻力也可以是助力,而是阻是助,完全是父亲说了算。

    想到此处,他气愤的情绪稍减,冷冷的留下一句:“说的好听,你这样的男人最是花心,我不会让你骗了我小姑姑的。”说完,他转身走了。

    年轻气盛的任子俊相信,只要给父亲足够的筹码,他一定会同意的!

    墨陶然无语的眨了眨眼,这小家伙什么意思?他到底是也喜欢盼盼,还是真替自己的姑姑着急?不过不管是哪个,他都不认为自己需要多费心思,因为对方的年纪太小了,不管他今后发展如何,等他成长起来的时候,自己和盼盼已经功德圆满了,唔,不对,应该是孩子都出来了。

    ……

    今天来的客人很多,可除了些有头有脸的,并不用一对新人桌桌到位,真要那样的话,两个小时也敬不完,所以当前面几排重要客人都敬到了,盼盼这个小跟班也可以找地方休息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盼盼觉得这个创可贴很好使,反正自打贴上之后,她走路是一点没疼。由着创可贴,她又想到了送东西的人,从台上的照相到台下的关心,女孩嘴边的小梨涡又开始若隐若现,即使知道两人的身份差距很大,似乎不太可能在一起,可一想到对方也许是真的喜欢自己,她心里的喜悦泡泡就怎么也控制不住,像插、了电的泡泡机似的,大片大片的往外冒。

    再次看了眼自己香槟色的高跟鞋,女孩轻咬着下唇:他是喜欢自己吧?可这种事情,她又该怎么问呢?

    “盼盼?我找你一圈了,原来你在这呢?”高飞笑着走了过来,招呼盼盼,“走,二楼包间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快去吃饭,饭点过了这么久,饿了吧?”

    “没有,早上吃的晚,高大哥你也没吃呢?”盼盼本是随意一问,没成想真得到了肯定答案,“没吃呢,等你呢。”

    盼盼讪讪一笑,其实她真觉得,如果自己吃饭估计她会更随意一点。

    ……

    女儿订完婚了,张月荣的心也踏实了一半,和丈夫忙忙活活的送走了客人,她靠在自家沙发上舒服的一叹:“一转眼的功夫,孩子都订婚了,照这么下去,用不了两年,咱们就要当姥姥姥爷了?这日子是真不抗混啊!”

    难得没出去应酬的任国平也笑着感叹:“可不是?那丫头刚上学那阵儿,还因为块橡皮哭鼻子呢,转眼都要嫁人了。”想到养育多年的女儿就要成人家的了,当爹的心里还真有点发酸。

    念叨完女儿,他又看向身边的儿子:“操心完你姐姐,下面就开始操心你了,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你小子的专业到底想没想好?”和高飞的跳级不同,任子俊是生日大,正月的生日和月份小的差着整整一年,见儿子脑瓜聪明,望子成龙的任国平,早早就给送进了小学的校园。

    闷头不语的任子俊听到父亲的话微微一怔,深深吸两口气,终于郑重的看向父亲:“爸,我想和你说点事。”

    张月荣被儿子这郑重其事的样逗的一乐,指着儿子笑骂道:“你个臭小子,和你妈还掖着藏着的?好好好,你们爷俩的秘密我们不听,盼盼走,和大嫂进屋看电视去,咱不在这碍他们爷俩的事。”

    “妈——”偷瞥了眼盼盼,见对方一脸的好笑没有多想,任子俊心里一松,他不想让对方误会自己有话想防着她。

    同样好笑的还有任国平,没成想儿子和自己还要密谈?当爸的心里无比欣慰,带着一种‘我儿子和我最亲’的幸福感,笑着拉住媳妇道:“你们看你们的电视,我和子俊去书房谈,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小秘密,回头我一定给你们通风。”

    在他的想法里,儿子一定是有事想求自己,当着母亲和小姑姑的面不好意思说,这才赖皮的想和自己单独谈,没成想儿子说的竟然是好事?

    “你说你同意去政法大学了?心甘情愿的?”

    在任子俊的未来上,爷俩一直有点小分歧,任国平想让儿子子从父业,今后从政,可任子俊年轻气盛,一心想报考国防大学,今后从军,任国平是当老子的,自然有办法让儿子听话,可这是自己千辛万苦求到的老来子,所以没到必要的时候,他总想让儿子自己想通。

    没想到大女儿订个婚,宝贝儿子就想通了?

    任国平同志觉得,今儿个真是双喜临门的好日子,毕竟父母所求的,无非是女儿嫁个好人家,儿子有份好事业,今天一下子这所求所想都成了一半?

    任子俊也是这么想的,今儿个是好日子,姐姐订婚父亲高兴,自己再听从父亲的想法上法政大学,他爸一高兴,自己和盼盼的事就能有缓和的余地。

    其实他心里并不认为爸爸能真的同意,自己的父亲他了解,见他乖乖听话指定会嘴上同意,心里则想着等自己上了大学再给搅黄,而他所求的也不多,只要父亲能同意,现在在两人的关系上加把力,今后如何就看自己的本事,和两人感情的坚持了。

    不得不说,像他这么大的孩子能想到这么多,考虑的这么全面确实不容易,如果盼盼真是他家出了三代的远房亲戚,任国平还真就像他想的那样,暂时同意了。在当爹的眼里,青春期的感情就是那么回事,这时候的孩子比较单纯,你都不用等他走上社会,等儿子上了大学接触了更多的选择,两人的感情也就淡了,现在你别着他,倒让他和你置气。

    可事实上,盼盼不是那所谓的远房亲戚,所以当爹的一听就傻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儿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任子俊不好意思的道:“爸,我知道这让你很难接受,可我真的很喜欢盼盼,你就当给我一个机会,我乖乖的听你话上法政大学,今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安排,我……”

    “你个畜生!你给我闭嘴——”全身颤抖的任国平,抄起一旁的座机电话就往儿子那边砸去,因电话线拉着,电话没飞多远就落到了地上,可这样也把任子俊吓蒙了。

    他不明白,如果是表姐表妹他爸生气还有情可原,自己和盼盼怎么会让他爸这么生气?爸爸不是封建的人啊?上次还调侃自己有没有小姑娘喜欢,喜欢的可以带回家里,这是……

    “我告诉你任子俊,赶紧把你那乱七八糟的心思给我收起来,你要是敢和她在一起,我宁可亲手打死你,全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此时的任国平脑子里只有两个字——报应!

    如果当初抛弃女儿、生下儿子的结果,是让他们姐弟乱、伦,他情愿当初生下来就把他们掐死。

    “爸,为什么不可以?虽然辈分上她是我小姑姑,可我们的关系差着好几层呢,有什么不可以的?再说你和我妈不都挺喜欢盼盼吗?就算她家庭条件不好,有你这个爸在前面给我铺路,我还非要有个有力的岳家吗?”未被父亲如此责骂的任子俊,根本就不能接受,父亲这么对待自己,就算自己错了,也不至于被骂做畜生吧?他干了什么畜生事?为了不丢他市、委、书、记的脸,自己不飙车,不打架,还有比他更消停的官二代吗?

    气血上涌,任国平的脑子阵阵发晕,看着不服不忿的儿子,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好,我告诉你为什么不可以,因为她是你姐姐,是你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为了要你这个儿子,十八年前她刚生下来,就被我扔到了任海鹏的家门口,十八年后……”她来讨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