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改名

作者:暗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零五章:改名

    徽瑜坐月子,实在是一件无聊跟痛苦的事情,除了吃就是睡。因为她身体底子好,生产时又颇为顺畅,而且尤嬷嬷还特意请了一个高手给徽瑜做按摩,这样有利于她排掉身体内的脏污,更有利于产后恢复身材。

    就是按摩这件事情,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每次一炷香的时间,但是每按一回就跟鬼门关前走一遭。

    姬亓玉就不能理解,看着徽瑜疼的满脑门子的汗也不肯不让按了,就说道:“我不嫌你胖,瞧你疼成这样,还是别按了。”

    徽瑜瞧着自己还像是怀着五个月一样的肚子,坚定的摇摇头,要是保持这个体型,姬亓玉一直不变心,她都觉得是天方夜谭。更何况女人天*美,你让她生了之后还得挺着个五个月般的肚子,那才是要了她的命了。

    “尤嬷嬷说了,这样按一按对身体好,也不只是为了恢复身材。才生了按时候最好,不然再往后就没这么大的效果了,没事,我不疼,不很疼,咬咬牙就过去了。”徽瑜十分坚定的对他说。

    打那天后,姬亓玉是听不到徽瑜叫喊的声音了,但是每次那产婆给她按的时候她都是闷哼,姬亓玉听着更着急了,还不如喊出来呢。

    真是搞不懂女人,非要受这个罪,不让她受,她还不乐意,不领情。

    姬亓玉觉得也挺郁闷的。

    昭姐儿是个很安静的小孩,很少哭闹,饿的时候就哼两声。拉了尿了就不停地扭动身子,就连奶娘都说这孩子真聪明,也听话,很少见到这样的孩子。徽瑜听着就探头看着自己的女儿,昭姐儿现在能看到点东西了,感觉到她娘伸过来的脑袋,眼珠转了转就看向了她。

    徽瑜就幸福的笑了,哎呀,她女儿看到她了,看看,都知道她伸过头来瞧她呢。

    姬亓玉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先看孩他娘,然后就去隔壁屋逗孩子,然后回来陪着徽瑜用饭,流程基本固定,很少出现偏差。除非是公务特别忙的时候,才会让蒋青带话回来不回来了。

    “昭姐儿满月酒你都想请谁过来,先把名单记下来给我,到时候我让人送帖子过去。”姬亓玉抱着昭姐儿在屋子里走动,回头对着徽瑜说道。

    “满月酒不用办的太大,只请交好的亲戚朋友就好了。”徽瑜觉得也太麻烦了,要是人多了那天肯定累瘫了。而且要对着那么多不熟悉的人,你还得与人好好说话,个个要招呼周到,徽瑜还要苦逼的记人名,以及记住这个人名背后的家族关系。更要记得她与什么人交好,与什么人交恶,安排席面的时候,你总不能把不对付的两个人安排在一起吧?

    徽瑜想着就把心里话讲出来了,然后又说道:“现在你身居要职,而且洗三宴办的极好,满月酒就不要太隆重了。而且孩子太小,要为她积攒福气,太铺张浪费也不好。”老人的话都说别把孩子看得太重,怕她承受不起。有的地方怕孩子养不活,起的小名都特别的土气,就是为着这个。徽瑜自然是盼着女儿好的,就劝着姬亓玉希望他能明白。

    姬亓玉似是想到了什么,就笑了笑,“那就依你的,只请亲戚朋友以及寻产往来的人家就算了。”

    徽瑜大大的松了口气,可是等到满月那天,徽瑜看着手里的人名单子只觉得眼前全都是一圈圈的螺旋纹,就这清减过的人名单都要摆个五六十桌……扶额叹息,这要是不清减会有多少?

    其实这一点都不多,徽瑜这边的亲戚朋友,伸出手指略略一算就要好几桌。姬亓玉这边的兄弟妯娌,连带着妯娌家的亲戚,伸开手指一算又是好几桌。再加上两边寻常往来的朋友同僚下属……姬亓玉给徽瑜掰着手指一算,徽瑜就说不出来了。

    满月这天,徽瑜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打扮的端庄漂亮开门迎客,昭姐儿也换上了大红缂丝的小袄,外面包着的小被子也是大红色的,看着就格外的喜庆欢快。徽瑜忙的是脚不沾地,就把孩子往董二夫人跟两位舅母身边一放,交给她们她最放心了。客人到徽瑜要亲自迎客,再把人送到该坐的地方去,又请人忙着招待。就连董绯菱跟薛茹娘都被徽瑜安排了替她招呼客人,章玉琼等几个妯娌这个时候愿意跟靖王府交好的,自然就上前帮忙,不想靠过来的自然是就躲清闲去了,这种时候还是能看出几分门道的。

    前院请了戏子登台唱戏,是京都最有名的戏班。后院徽瑜也安排了说书先生,故事讲得是曲折动听,一波三折,听得大家全神贯注,不停叫好。

    宴席开到一半,北安侯给曾外孙女的贺礼就到了,一如既往的北安侯风格,满满的两大车的箱笼,香樟木的箱子外面钉着锃亮的青铜铆钉,在阳光下闪着灼灼光芒,一路招摇的送进了内院。

    徽瑜看着这两车的箱笼都傻眼了,董二夫人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还低头对着怀里的昭姐儿说道:“你曾祖父给你的礼物到了,我们昭姐儿喜不喜欢?”

    后院这么多的王妃夫人们,瞧着马车上卸下来的这一堆箱笼,当真是震惊不已,神色有些复杂。早就听闻北安侯对靖王妃这个外孙女*到了骨子里,来了不走那么赚钱的铺子说给就给了,出嫁的时候送的嫁妆听说更是丰厚的很。不过那也是听所,现在亲眼看着这么多的箱笼堆在众人的面前,大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北安侯对靖王妃这个外孙女的*,到底有多深。

    “老奴给王妃娘娘请安,侯爷不得擅离边关,知道大郡主降生侯爷开心的都多吃了两碗饭。侯爷不能亲自来深感遗憾,特意让老奴连夜兼程赶来,给王妃娘娘问安,给大郡主问安。这些礼物都是侯爷积存多年的物件,是给大郡主赏玩的,侯爷说了等他回京再来亲自看大郡主。”

    “妈妈快请起,外祖身体可还好?”徽瑜亲手把人扶起来,笑着问道。

    “侯爷一切安好,知道王妃娘娘肯定问及,侯爷交待了,让告诉王妃娘娘侯爷他现在一顿能吃两大碗饭,让您只管放心。”

    徽瑜就笑了,又问了几句,就把那管事妈妈往董二夫人跟两位舅母跟前一推,道:“我母亲跟舅妈肯定有话要问,你呀就过去伺候着吧。”

    “是,谨遵王妃的话,老奴可就趁机歇歇脚去了。”

    徽瑜笑着摆摆手,让她去了。她心里知道外祖想要让礼物早些到肯定能到的,特意选在宾客都到之后,席开一半才送进来,肯定是有给她们母女撑腰的意思。她外祖啊……徽瑜低头笑了。

    “四弟妹真是有个好外祖,这么远都还能惦记着,好福气。”夏冰玉看着远处正陪着一种夫人说话的徽瑜低声说道。

    她们这一席上坐的全都是各家的王妃,听着这话后进门的几位弟妹不敢多言得罪人,只能低头看着席面上的酒菜,慢慢的夹一筷子吃着占住嘴。醇王妃素来是个话少的,这个时候只是淡淡的接了一句,“二嫂说的是,别人的福气是羡慕不来的。”一句话真是能噎死人,楚珂说完就低头喝酒,似是压根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的。

    章玉琼看着气氛有些紧张,就笑着说道:“是啊,四弟妹素来是个有福气的人。不过二弟妹你也别吃醋,宁王爷对你也是疼到心坎里,听说前些日子还特意从南边找了一块古玉给亦安郡主佩戴,真是慈父之心。”

    夏冰玉就笑了笑,“安姐儿身子有些弱,她爹心疼她,说是古玉能养人,特意寻来的,盼着有效吧。”一提到女儿,夏冰玉面上的笑容就淡了淡,许是早产的缘故,安姐儿的身体不太好,三天两头的请大夫。今天看着董徽瑜所生的女儿这般的健康,真是令她羡慕的很,若是她女儿这般不知道多好。

    “小孩子小,难免有些不担阵候,等到大一些就好了。珍姐儿小的时候也这般,如今随着年岁渐长,已经好多了,调皮的不得了。”章玉琼笑着说道。

    “真的?”夏冰玉看着章玉琼就细细询问,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也盼着自己的女儿能慢慢的好起来。

    “是啊,小孩子太小,有的时候凉一点热一点都会觉得不舒服。没事的时候对跟孩子说说话,纵然她听不懂,但是也喜欢听到人声的。”章玉琼道。

    夏冰玉闻言微微沉默,安姐儿就是太安静了些,有的时候睁着眼睛盯着一个地方就能看好久。别人家的孩子那双眼睛都是骨碌碌直转多讨人欢心,可是安姐儿就太……今儿个看到昭姐儿,才刚满月那双眼睛就跟宝石一样,听到人声眼珠就转着跟着人声跑,真是讨人喜欢。越想心里越苦涩,她问了几个大夫,但是大家都不敢说也说不好,直说要等安姐儿再长大些才能看出究竟,她这一颗心就一直提着,怎么也放不下。

    看着夏冰玉不说话了,章玉琼也就没再开口。她在这里是长子长媳,总不能让席面上太难看了,这才不得不出面和稀泥。不过她也的确听说宁王长女有些不太妥当,瞧着夏冰玉的神态,好像这事儿真的是真的,只是究竟怎么不好,这个却没流出什么话来。

    嘉王妃看着席面上终于平静了,终于松了口气。临来之前王爷就交代她一定要给四嫂帮把手,可是二嫂居长,她一个做弟妹的进门又晚,膝下也无处,哪里来的底气跟做嫂子的对着来。亏得三嫂跟大嫂顶住了,不过三嫂说话还真是……大嫂倒是轻声细语的就把话题给挡开了,她心里细细琢磨,又看着远处还在席间走动的四嫂,心里就一阵阵的羡慕。

    四嫂生了女儿,就连她都听了几句闲话,都知道靖王对四嫂爱重有家,连侧妃都冷落在一旁。可是四嫂生了个女儿,大家心里想什么,同为女人她最清楚不过了。女人根上还是要靠着儿子才能在婆家立住脚。大约大家都想着这下子靖王只怕再也不会把侧妃当摆设了,正妃生不出儿子,自然要给别人机会不是。

    可是谁也没想到,大郡主的洗三宴跟满月宴都是靖王亲自操持,还取了承昭这个名字。他家王爷说,承昭,传承有序,光明熙和,是个极贵重的名字,四哥一定很喜欢这个女儿,不然不会用这两个字。只有男孩才能传承有序,女孩早晚是别人家的人,可是大郡主的名字里偏偏有个承字……

    肃王也十分喜欢女儿,取名千珍,如珍宝般珍贵的女儿。宁王也对长女十分怜惜,因为身体不好取名亦安,希望孩子平安康泰。每一个都不错,但是跟承昭这两个字比起来,千珍也只是疼*的意思,亦安不过是慈父心肠,可是承昭,却是传承之意。她甚至都想,若是自己头一胎生个女儿,不盼着能有靖王对大郡主的这份心思,哪怕就跟肃王对女儿的喜欢,她也知足了。

    有王爷的喜欢也就罢了,可是北安侯又在这个时候送了贺礼来,这么多的贺礼就这样堆在众人眼前扎人眼球,这孩子一出生亲爹护着,曾祖父*着,这才是捧在手心里的珍宝呢。

    嘉王妃的眼神从徽瑜身上收回来,她觉得羡慕俩字已经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了。

    人人都道靖王妃命好福多,以前她不信,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可是现在她真的信了。

    哪个出嫁女,能有四嫂这般好运气这么好命的?

    皇帝孙子这一辈,哪一个出生都没能得到青睐赏赐,肃王跟宁王都没这个脸,靖王自然就更没有了。皇帝虽然没有赏赐,但是皇后娘娘特意让人送来了一对玉璧给昭姐儿,除此之外让人吃惊的是新上任失*又复*的晗妃娘娘也送来了礼物,却是晗妃亲手缝的福包。金银之物多是体面,但是这福包却是真心真意了。都知道晗妃娘娘跟靖王妃是闺中好友,但是也没想到两人的交情这般的好。

    章玉琼看着徽瑜笑着接过宫里的嬷嬷送来的东西,慢慢的垂下头,想起来当初她跟徽瑜、郭彤还有晗妃都是极好的朋友,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多事情都已经不复从前。很多东西是她自愿放弃的,所以纵然羡慕现在徽瑜与她们依然交好,可她却无悔意。

    每个人生的岔路口都需要做出选择,选择一边,必然要放弃另一边,从没有两全其美的结果。

    也许她选择的是她想要的,可是最后不一定你能得到,可是她尽力了。

    忙乱热闹的一天,徽瑜把所有的宾客都送走之后,这才觉得整个人都是虚脱的。昭姐儿已经睡熟了,这孩子被人围观了一天,除了一开始的不太习惯还挣扎几下,后来就直接放反抗,爱看就看吧。

    姬亓玉洗漱过后进来,看着徽瑜正让丫头捏肩,笑着说道:“累了?”

    “嗯,我现在都还觉得眼前都是人影。”徽瑜摸摸脖子转动下头颅,“不过昭姐儿今天倒是挺招人喜得,那么多人围着,一开始的时候哼哧了两嗓子,后来就习惯了,不哭不闹的。”

    “我抱她到前面去,北安侯跟车来的护卫队长是个大嗓门,说话就跟打雷一样,这孩子居然跟没事一样,大家都觉得惊奇的很。”姬亓玉笑着说道,这孩子的胆子不知道随了谁,真是大得很。他仔细想想自己小的时候也不是一开始就胆子很大的。

    徽瑜听着姬亓玉这么一说,眨眨眼睛,在这里她是比较安分守己了。不过在前世小屁孩的时候跟大院里一帮男孩子爬树掏鸟窝,飙车打群架,可是什么都做过的。姬亓玉这么一说,她就有些心虚,立刻就说道:“虎父无犬子,自然是随王爷的性子。”

    “是吗?”姬亓玉似笑非笑的看着徽瑜,这话可有点言不由衷啊。

    徽瑜听着姬亓玉这话,轻咳一声,郑重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妾身小的时候可听话了,我娘都说我是个乖宝宝。”

    姬亓玉:……

    他明明的记得上回董二夫人气急了,指着他媳妇的鼻子骂,你个磨人精,打小就不让人省心,鬼主意一出一出的……

    呵呵。

    媳妇要脸面,姬亓玉也没那么不识时务的硬逼着人家说实话,长夜漫漫的,他有更多的时间与她慢慢细说。

    ***

    明籽宫。

    “您尝尝这个,滑嫩爽口,又容易克化,臣妾挺喜欢吃的。”晗妃笑着用公筷夹起一个鱼丸放到皇帝的碗中,“将鱼肉剁碎做成的。”

    “这个倒是新鲜。”皇帝夹起来放进口中尝了尝,就点点头,“味道不错,你倒是在吃的方面肯花心思琢磨。”

    “那您可真是高看我了,我可没这么灵巧的心思。”晗妃又夹起一个放在皇帝的碗中,“是靖王妃爱吃,总爱捉摸些新鲜的花样,我不过是跟着吃个新鲜,她那个人对别的都没兴趣,就爱捣鼓点吃食。”

    听到晗妃提起靖王妃,皇帝想了想,“今天好像是靖王长女的满月?”

    “是,您这么忙还记着这个,不过是小事。小孩在刚出生还是不要太看重,免得折了福气。我也不过是送了自己做的一个小福包,盼这个孩子是个有福的,能平平安安长大。”晗妃一笑,“就跟咱们的笑安一样,说起来几位王爷的肃王跟宁王都是有女儿的,肃王的千珍郡主,宁王的亦安……郡主……”说到这里晗妃的语气顿了顿,眉心的轻皱瞬间就散了。

    皇帝此时却是搁了筷子,“老二家的女儿叫亦安?”

    “正是,听说那孩子身体不太好,宁王特意取了个安字,取平安之意。”

    “让他换个名字吧。”皇帝有些不悦,“笑安的名讳中有个安字,岂不是冲撞了公主的名号。”

    “这怎么好?”晗妃有些不安的说道,“公主跟皇子你不一样,这也算不得忌讳。”

    “朕的公主,自然是不同的。”说到这里皇帝冷哼一声,“老二的这个孩子生下来身体不好,都是宁王妃的错,连个健壮的孩子都生不出来。”

    晗妃面带微笑,心里却是默然,但凡是孩子不好了,家里不好了,哪个地方不好了都是女人的不对。宁王妃在皇帝这里留这么个印象,呵呵,也是她倒霉。

    “听说宁王妃这一胎怀像不好又早产,只是可怜了这个孩子。”晗妃说着幽幽一叹,又道:“我派去的嬷嬷见了靖王妃生的那个女儿,回来跟我说那孩子乌黑乌黑的眼珠骨碌碌直转特别有灵性,而且身子康健,一看就是个好孩子。跟咱们笑安一样,可见是娘胎里就养的好。”

    “你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皇帝*溺的笑了笑。

    当宁王接到给女儿改名字的旨意时,一时间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更新通知】凌晨更新的娃伤不起啊伤不起,五千字保底,25万推荐第二千字加更,大家表忘记推荐啊,周末加更的娃很努力啊,爱你们,周末愉快,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