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天大的罪过】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家七小姐坐立不宁地在家里焦急地等了一整天,四哥盛恩颐那边没有消息传过来,反倒是管家送来了一个匣子,放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应该是银钱。

    “老吴,怎么捧着个匣子,看样式是女人家的东西?”

    “回七小姐,送来的人也没有说,只是留下一句话,七小姐打开之后就知道了。”

    盛七小姐夹着手绢的柔荑轻轻挥摆了两下,管家识趣地离开。如今的七小姐,掌管着盛家大花园里里外外的财权,可是对于一个民国的女人来说,二十五岁还没有婆家是一个让人听起来就觉得恐惧的年龄。

    要不是有盛家的光环在,盛七小姐的日子恐怕更加艰难。

    主要是外面的闲言碎语让人受不了,就像是宋三小姐,论才学交际和能力,一点都不比盛七小姐差。可是在家世这一个环节上,两个人可谓天上地下。

    从几年前,回国后没多久宋三小姐就找到一份工作,她在基督教女青年会给沪上的富家小姐太太讲课,教授英文和西方文学等课程。而且还是第一批电影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在上海上流圈子的太太圈里颇有名声。可伴随而来的是风言风语,不至于迎风臭十里的地步,但还是给宋家人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担心。因为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没有出嫁的女人来说,能干、精明这些话并不见得都是好话。尤其是交际花,这可不是什么正经人该有的名声。宋母整天念叨,深怕宋三小姐因为名声受污,这辈子都要被耽搁在闺中了。如果要是有显赫的家世,或者丰厚的嫁妆,这些反而会成为褒扬。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现实的让人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而白的自然也能变成黑的。

    就切原因,这还不是因为宋三小姐的嫁妆不够丰厚,不像盛七小姐那样拥有一笔庞大的遗产可以继承?尤其是庄夫人的赡养费,多半会落在她手中,那可不是一笔小钱,而是整整七十万两白银的家产啊!

    世人多半都是势力的,盛七小姐也知道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她,打发走了房间里的女仆,她却怔怔地看着那个精巧的小匣子,装饰精美,但可以闻到一股漆铺陈列柜台上的味道,显然是街面上的商店里新买的。

    可能已经预料到匣子里的东西,盛七小姐犹豫了很久,还是不敢打开。

    她深怕打开匣子的那一刻,她的世界会崩塌,完全毁灭。富人家的小姐,尤其是顶级富豪家的小姐多半都不会是那种天真无邪的女孩子,很小的时候都已经历练地心计深沉起来。在一个大家族之中,纯洁是傻的代名词,接下来就会是失宠,忽视,甚至不被待见。

    盛七小姐只有在宋子文面前会有纯真的一面,如果失去了这个人,她的人生还刚刚开始,就会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去母亲的房间里探视了一遍之后,盛七小姐又在房间里对着匣子发愣起来。

    庄夫人在经历了丧夫之痛之后,这几年算是缓和过来了。不过身体并不是太好,经常头痛。她这两天心神不宁,就怕四哥、五哥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出来,让庄夫人跟着瞎担心。可她又忘不了宋子文离开时候的那眼神,竟然带着一种无奈的怜悯,这让她很心痛。盛七小姐就算是爱上了宋子文,在内心深处还是有点优越感的。她是曾经民国第一官商家的千金小姐,看上了穷小子宋子文,对方就算不该做出些感激涕零的事来,但宠着她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可盛家小姐这个身份在宋子文的眼中,甚至不屑一顾至极,很难猜测,宋子文这样一个男人的胸膛之中,究竟藏着的是何等的雄心壮志!或许这些话他永远不会对自己说。因为男人有男人的事业,而女人的事业是经营家庭,这是她在成长过程中就被灌输的理念,几千年来华夏亘古不变的理念,从来就不会因为社会的变革,时代的动荡而发生改变。

    或许女人还应该拥有坚强,但绝对不是面对丈夫的时候。

    盛七小姐忍不住想到,宋子文的警告。对于盛家来说,盛宣怀死后,抵挡风暴的那颗参天大树已经倒下了。盛家的子女不得不接受一个严峻的事实,必须要独立撑起一片天空。

    可惜,盛七小姐觉得自己看不到这一天的存在,甚至她还要为庄夫人撑起一片天空。面对可能到来的困境,她最终还是双手哆嗦地拿起了那个沉甸甸的匣子。眼前仿佛浮现出两年前的那一幕,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带着自己的首饰匣,首饰匣子里放着几十片金叶子,这种一两重的金叶子每一片都可以在任何一家钱庄里换取一百大洋。一下子送宋子文几千大洋,这等豪迈也就只有盛家的小姐能够做得到。盛七小姐仿佛眼前又浮现出那天,在街头送别宋子文的那一刻。

    宋子文说:“跟我走,去广州永远在一起。”

    那一刻,盛七小姐的心都融化了。可惜,最后她还是摇头了,说道:“我在上海,永远等你。”

    当时她能感受到彼此心中那一份沉甸甸的眷恋和不舍,可是昨天,就在盛家大花园外面,她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种牵挂彼此的情愫。

    反而看到了一个尊严一次次被她的家人践踏的男人,做出了一个对她来说很不公平的决定,决裂。

    颤抖的掀开匣子的那一刻,那一抹迷人的金黄色光芒,仿佛像是讽刺一样嘲笑她的天真。

    砰……地一下,她盖上了匣子。

    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帘子一样,哗哗地往下掉,可是盛七小姐竟然茫然不知,仿佛像是被定住了似的,连呼吸都无法通畅起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你怎么能如此的狠心?”

    盛七小姐仿佛突然爆发的火山一样,撕心裂肺的大喊,声音凄厉中带着绝望,双手用力的举起匣子,摔了地上,一片片金黄的金叶子。她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母亲庄夫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闺房之中,皱着眉头。

    这个曾经是民国最为幸福的女人,拥有高官厚禄的丈夫,还有儿女成群的怡然自乐,加上数不尽的财富,让她成为民国无数女人嫉妒的对象。可是站在女儿的房间里,感受着女儿仿佛被撕裂般的悲伤,她茫然了。不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瘪三吗?

    勾搭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宋子文当初在她的脑海中是什么形象,如今还是什么形象。像她这种身份的贵妇人,是不会在乎去猜想一个穷小子身份背后的不平凡的。对庄夫人来说,盛七小姐是她和老爷盛宣怀的心头肉,是掌上明珠。如果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庄夫人甚至不会让家里的管家去调查宋家的身份。但是盛七小姐不一样,她不明白的是,真是因为这份不一样的关心,让她的女儿这辈子都将被无趣的生活包裹。

    “小七!”

    “妈妈!”

    盛七小姐毕竟是个女人,情绪上的激动,让她无法再强撑下去,扑倒在庄夫人的怀里痛哭不已。

    宋子文送来的金叶子,在她的心目中就和两人的定情信物一样重要,是维系两人之间所有关系的纽带。可是当宋子文派人将金叶子送到了盛府之后,她知道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

    宋子文已经做出了决定,而她只能接受,甚至连当面质问的机会都不会有。

    庄夫人也是心疼不已,拍着闺女的后背一个劲的抹眼泪。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赌咒的话,似乎她也只能用这样的话来维护盛家的威严。想起老爷盛宣怀在的时候,悲伤也涌起心头。

    傍晚,盛重颐晃晃悠悠地和老四盛恩颐来到盛家大花园,他们也听管家说庄夫人和盛七小姐大哭一场的经过。本来晚饭的时候是来劝慰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起了钱。盛家老四盛恩颐拍着胸脯表示,七妹的嫁妆他可以多添十万。

    对于他这样的人,觉得钱是还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哪怕是亲情。

    实际上,对于盛恩颐来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对于外人,他是属善财童子的角色,豪爽,要面子的场面人;可是对于家人,他却冷漠的如同是仇人,争夺家产他的利益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损失。今天在饭桌上能够表示让出十万给妹妹,对于盛恩颐来说已经是破天荒的壮举了。

    老五盛重颐也表示,他也出十万。

    还不知道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傻缺儿子做出何等傻事的庄夫人心情大好起来,看着家人的眼神都慈祥了一些:“是啊!小七,你四哥和五哥都是关心你的,多了这二十万的嫁妆,到了任何婆家你都能抬起头来看人,还不谢你四哥,五哥?”

    “妈,你先别让我谢,先问一问四哥和五哥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吧?”盛七小姐盯着盛恩颐随后问道:“四哥,我问你这件事大嫂知道吗?”

    盛恩颐的太太是孙宝琦的长女,这位孙夫人从盛恩颐出国留学就跟着他,当然有些事情让盛恩颐觉得很没面子。孙夫人冰雪聪慧,在智商上将他碾压地抬不起头来。以至于在欧美留学的时候,考试要夫人出马,写沦为也要夫人出马,这让盛恩颐总是有种错觉,自己的太太看不起他。其实不是错觉,是真实情况。回国之后,两人虽然在盛宣怀面前保持了一种夫妻恩爱的样子,可暗地里是分开住的。

    对于自己的妹妹搬出嫂子来看轻自己,盛恩颐没来由地生气起来:“男人的事,女人参合个什么劲头?”

    “我和妈也不能过问?”盛爱颐根本就不给哥哥反驳的空间,直接逼问。

    庄夫人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女人太过凌厉,劝道:“小七。”

    “我们盛家卖自己的东西,难道还要看外人的脸色?”盛恩颐也生气起来,作为庄夫人的心头肉,他在盛家发脾气也是常有的事,仆人见怪不怪。反倒是管家见状,知道有些话不能让仆人听,将在餐厅伺候的仆人都赶了出去。

    “外人也劝解过你们,是谁?”

    “就是朱家老三,这两年跟着王学谦眼界高了,还敢威胁我,也不看看这里是租界,而不是浙江地界,他还管不到我们的头上。”

    “是哪家公司的股票?”

    “这你别管!”

    盛爱颐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四哥和五哥脸上的异样,应该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可是被利益所迷惑,不敢不顾起来。她那张看似柔弱的脸也沉下去了,阴沉道:“我就想知道你们卖的那家公司的股份,这过分吗?”

    盛恩颐也火了,将碗筷往桌子上一顿,叫嚷道:“招商局和制造局,怎么了?”

    “我的天啊!”

    盛爱颐吃惊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她想象不出来,连她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这两家公司的重要性。不在乎股份多少,而在乎重要性。且不说制造局,就轮船招商局就已经涉及了民国几乎所有港口的码头,股份易主,将预示着招商局的结构也要出现变化。

    如果没有董事局的董事们同意,就凭借盛家这一举动,就能招致所有股东的不满。等于将盛家送到了民国各大势力的对立面。

    而制造局可是造枪造炮,甚至能够制造军舰的军工企业,这样的企业股份改变,甚至会引起地方督军的振动,乃至影响到国家的振动。她真的无法理解,她的两个哥哥要愚蠢到什么地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两家企业是盛宣怀活着的时候一再告诫子孙,就是亏死也不能卖的企业啊!

    “不能卖!”

    盛七小姐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想不到自己的两个哥哥会如此愚蠢,这不是名着给盛家招惹祸事吗?

    别看盛恩颐的老丈人孙宝琦现如今在燕京当总?理,可是民国的内阁有多少大权,谁都说不清楚。而盛恩颐和盛重颐两兄弟直接得罪的可是王学谦和卢永祥。

    一下子热闹了这两位封疆大吏,这可如何是好?

    盛恩颐不乐意了:“这两家不挣钱的企业股份卖掉就卖掉了,更何况日本人给了两百万这笔巨款,傻子才不卖。我就不信,这上海滩还有人去找日本人的晦气?”

    “你疯了?”盛七小姐气地发抖,她最怕的事情发生了,两个不知好歹的哥哥彻底将盛家家业要断送在眼前,能不让她生气吗?要知道老爷子故去才只有几年的功夫啊!

    就几年的功夫,盛家就要败了。如果她两个不知死活的哥哥将制造局和招商局的股份卖给国人,就算是跟着洋人转圈的买办,也还有挽回的余地。可要是卖给日本人?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那个军政大员会愿意看到自己家的兵工厂里,有敌对国家的股份?

    这时候庄夫人也开始紧张起来,她更愿意相信一些儿子,可是她也清楚论主见女儿可要比儿子强的太多了。

    “小七……”

    庄夫人的身体本来就虚弱,被女儿儿子这么一吵,脸色顿时蜡黄,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太太……”

    一场家宴不欢而散,盛恩颐和盛重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们其实也知道卖这两家公司的股份,恐怕也会造成一些压力。可和日本人给的价码相比,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完全被这笔巨款给镇住了,盛家分家的时候,两兄弟分到的财产也不过一百多万的样子,其中盛家一半的资产都按照老爷子的遗嘱留在义庄,作为盛家子弟以后发展的基金。可见,这笔钱对他们的诱惑有多大了。

    盛恩颐看着母亲好不容易在医生的急救下醒过来,顿感无趣的很。偷偷地溜走之后,开始了他习惯的生活,打牌。

    可能是在妹妹哪里受气了,当天晚上的牌风很不顺,输掉了一栋房产。

    不过和他打牌的牌友恰巧是经常打牌的搭子卢筱嘉,他轻蔑地看了一眼房契,随即冷笑道:“四少,你恐怕不知道吧?这份房产已经被冻结了。”

    “冻结了,我这么不知道?”盛恩颐诧异道。

    “上午工部局出的讣告,盛家所有在租界的产业都将被冻结,可能你那时候还没有醒过来。当然,看报纸这种文化人喜欢做的事情对于四少来说,完全没必要。”卢筱嘉可惜地看了一眼盛恩颐,多好的凯子啊!爷们在上海来钱的路数一半都靠着这位金主。可惜,今后恐怕顾不上了。

    “凭什么?”盛恩颐虽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但还在挣扎。

    卢筱嘉呵呵笑起来:“凭你爹盛宣怀涉嫌侵吞国家财产,盛家的所有资产都需要接受调查。四少,这些天不会没人劝过你,有些东西是不能越过的底线,越过了,就很难收回脚了。”

    卢筱嘉也是暗暗得意,侵吞国家财产。这个罪名可要比贪墨来的更加的新颖,可看着像是很严重,非杀头不能抵消的罪过。就像是‘国党’和袁世凯的蜜月期过去之后,打了败仗的孙大先生的怒火冲天的在报纸上痛斥袁世凯的罪状——窃国大盗。

    非杀头,不足以肃法纪。

    非杀头,不足以严律法。(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