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公子又见公子】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振南明明末小平民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学谦一脸的惴惴,心说:“幸好自己不是什么狗屁倒灶的四大公子,要不然……和卢筱嘉相提并论,压力是很大的。”

    可是卢筱嘉吃惊的看了一眼张学良之后,随即终于笑起来了:“你们不会以为我缺心眼吧?”

    张学良沉默不语,他一开始被卢筱嘉拉住的时候,确实言辞躲闪,不愿意多说。

    但是王学谦是后来的,不过他不关心这些,也是一笑了之。

    反倒是卢筱嘉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小子终于承认了自己是张学良,我就纳闷了,你小子毛都没有‘褪干净’凭什么和我们相提并论?”

    “说清楚点,是你,不是我们。这里没有我什么关系。”王学谦提醒卢筱嘉,你们说你们的,别把他扯进去。

    卢筱嘉一脸坏笑道:“子高,你就别谦虚了,你今年也当选了。”

    民国四大公子,一直都是上海风月小报的热门话题,过个两年就回评选一次。这次评选,显然是新鲜出炉的。卢筱嘉自认为两界蝉联,他的公子名声应该是众望所归。

    但是把张学良和他相提并论,他第一个不高兴。

    为什么?

    两人的年纪摆在那儿呢?

    张学良才二十岁,和他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年纪放在一块儿,显得他很老似的。其次就是张作霖算的上是‘皖系’的死对头。死对头碰到一起了,自然要找机会落了对方的面子。

    张学良毕竟出事经验不足,这时候。他要是拂袖离开,可正当他犹豫的片刻,曹锟上台开口说话了。

    这时候,他要是擅自离开位子,很快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要是联系到了张作霖的儿子,少不了会被人说闲话。土匪的儿子不懂礼节啦,之类的。反正这年头根本就不缺少给人添堵的小报。

    至于他为什么要出口表示,自己是张学良?

    其实也很好理解。子不言父过,在公开场合,必须要维护家主的威严,这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让张学良没料到的是。卢筱嘉在这里等着他呢?

    让他有种猝不及防的紧张,但很快他强自镇定下来,开口道:“这些不过是小报招揽读者的把戏,再说了,张某人不才,正如卢大公子说的,在下还年轻,学业仕途都刚刚开始,比不得卢大公子清闲。”

    张学良清高的目光。一下子就戳中了卢筱嘉的软肋。他是不务正业的代表,也是上海的租界小报最喜欢刊登的人物事迹。就像是后世的明星,有绯闻。而且是绯闻不断的明星,才是媒体的宠儿。

    在某种程度上,卢筱嘉是很符合风月小报的口吻。

    当然,卢筱嘉的生活也是浪荡不羁的代表,喜欢挖人墙角,给人戴绿帽子的事迹层出不穷。和其他人不一样。卢筱嘉自幼丧母,对于成熟女人。尤其是那种眼神中透着善意目光的成熟女人,有着无法抗拒的冲动。这一点,在民国公子中非常少见。

    “你以为自己在东北讲武堂考了一个第一,就真的是第一了?”

    卢筱嘉自顾自的说着,这一点,他是从王学谦的说话方式上学来的,永远不要针对对手的奚落而反驳。抓住一个点,死命的攻击,这才是争论的精妙之处。

    张学良出身的时候,张作霖已经当官了,而且随着张作霖拜的干爹干妈越来越多,这位没多少文化的大老粗在官场平步青云,很快就成了有品级的官员。所以,张学良自从出身,他的生活都比较富足,生活优越。哪里像卢筱嘉,一开始都是寄养在别人家里的,命运和段宏业差不多。

    而张学良越是想要表现自己,就越需要自己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作为一个军阀的儿子,其实他已经算是比较优秀的子弟了。可问题是,坐在一起的还有王学谦。不过,此时此刻,王学谦却在纠结于小报对他的报道。

    “小嘉,你刚才说我也被评选了,什么意思?”

    “让你当民国四大公子,委屈你了?”

    卢筱嘉翻白眼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说不上喜怒无常,但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倒是真的。

    王学谦死活都不相信,哪家小报如此闲得慌,来挖掘他的事迹。因为评选民国四大公子,并非只是排名就可以的。还要将过去的劣迹一一数落出来,比如说当年的袁克定,袁克文兄弟二人,一个是洪宪的皇太子,另外一个是‘二皇子’。都是名声响彻民国的妖孽。

    袁克定为了让袁世凯相信全国上下都支持袁世凯当皇帝,甚至抓住了袁世凯的一个习惯,相信外国报纸。就私下里办了一份外国报纸,每天就印一张报纸,而且这张报纸翻译好之后,就放在袁世凯的桌子上……

    而袁克文就更了不起了,他可是第一个跳出来,敢公开反对袁世凯称帝的家伙。要不是他是袁世凯亲生的,估计根本就跳不出袁世凯手下的杀手队的袭击。

    这两位的行径,都是荒唐对荒唐,而且私生活要多丰富,就多丰富。

    相比之下,段宏业、卢筱嘉也是可圈可点,至于张伯驹,这位倒是名声不错,不过学问好,就卢筱嘉的脾气,也就勉强认了。

    张学良?

    这小子算是哪根葱啊!

    东北讲武堂第一?

    东北讲武堂是张家开的,校长敢不给张学良第一吗?

    除了张作霖的官位超然之外,张学良似乎拿不出任何一点可以炫耀的东西,反正要恶心一个人,卢筱嘉办法有的是。

    张学良的脸一下子红成了猪肝色。他在讲武堂每每都是最刻苦的人之一。当然读书嘛,就算是军校也会有妖孽的存在。但是张学良也不是一个认输的人,即便不如对方。也死死的跟着对方的身后。虽然第一,有些夸张了,但是当期学员中,他的成绩排前五是没有问题的。

    可就是让卢筱嘉稍微质疑一下,张学良仿佛自己是当期学员中最差的一个,是看在张大帅的面子上,才给了他一个第一。

    “您再看看他!”

    王学谦不解的说道:“我能有什么问题?”

    随后。他竟然警觉起来,上海租界的小报。比后世的花边新闻杂志都离谱,没影子的事,都能写出《金瓶梅》、《玉蒲团》中的桥段来,只不过是因为写文章的落魄文人。根本没办法接触那些豪门公子,只能坐在亭子间的冷板凳上,拿出风月宝鉴之类的书,对照的抄上两段敷衍了事,很多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王学谦原本以为自己的名声挺不错的,至少他也是有羞耻感的,羞于和卢筱嘉为伍的。

    “我能有什么事?”

    卢筱嘉得意的道:“子高,没想到啊!真没想到,你还有那段过去……”

    “不过先不说这些。张学良你不觉得自己读书很厉害吗?告诉你,这没用,看看这位。正儿八经的庚子生,留洋的博士。你再用功,也没用,你家祖坟上没冒青烟,还没有要出读书人嘞。”卢筱嘉的扭头:“子高,你背一本书要多长时间?”

    “报纸上到底说了什么?”

    “你先告诉我?”

    “十万字的。大概要三四遍吧?”

    “啥意思?看三四遍,五六个时辰。《孟子》之类的应该能背下来。”张学良原本以为自己还算是聪明伶俐,很自觉地张开了嘴巴,然后低下脑袋,显然是受刺激了。

    不过,王学谦还谦虚的一笑道:“你认识的那个卫挺生,真是过目不忘,十万字的一本书,在他手里最多一个半时辰,就能熟背。”

    张学良很快对学习有些迷茫起来,他的教育是源自家庭教育,张作霖还会请一些家庭教师,来拓展张学良的眼界。而张学良因为是长子,本来就大一些,而且懂事也比较早,所以表现的一直可圈可点,至少在张家同龄的几个儿子中,他是最优秀的。

    不过,张学良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抬起头,问了卢筱嘉一句:“你背《孟子》要多少时间?”

    这个问题让卢筱嘉无比的纠结!

    首先,他是从十岁开始读书的,有点晚。没办法,打小他就在乡下生活,卢永祥那时候领兵在外,家里也没有一个读书的氛围,那么就玩吧!

    后来十岁开始读书,到十六岁,卢永祥已经可以确信卢家绝对不可能出读书人。这中间六年时间里,《孟子》他确实背过,还背诵了三年,他怎么有脸说,一本《孟子》他背了三年还没有背下来?

    “不说读书的事,说多了,岂不是让你绝望?”卢筱嘉似乎像是一个傲视群雄的大人物,乜斜的看了一样张学良,之后才开口道:“大公子,在生活上要不羁一点,你逛过窑子吗?”

    这个问题让张学良很紧张,这样的表情就出卖了他的内心。

    卢筱嘉看了一眼王学谦,这让张学良有些好奇,毕竟他才二十岁,装出来的大人样,实际上心性还是非常容易走神的。

    难不成王学谦堂堂博士,也喜欢这个调调,也去过?

    张学良一直认为,军人去逛窑子是天经地义的……因为没老婆。但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在没有结婚之前出入风月之地,容易被人指指点点。小声的问:“他难道去过?”

    卢筱嘉故作神秘的一笑,一开口,却颇有些让人失望:“这个我真不知道。”

    随后却含笑道:“不过我知道,这位差点和广州的孙文成连襟!”

    “孙文?临时大总统的那个孙文?”

    “还能有谁?”卢筱嘉不屑道。这要是小人物,他也不屑去说啊!

    王学谦这才明白,确实有小报记者败坏他的名声了,这下子火气顿时涌上心头,杀气腾腾道:“卢筱嘉,不要说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