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任性的总长】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来到六国饭店的大厅里,陆小曼惊诧于她父亲的秘书竟然在饭店等着她,匆匆嘱咐她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宴会厅里的人,已经走了不少人。

    这样的宴会,很多大人物都指使露个面而已。等到正式的宴会开始之后,都会早早的离开。而有些政府官员因为这种层次的宴会规矩太多,更倾向于几个相熟的同僚,找一个经常去的地方小聚,也好过国宴上,处处陪着小心,茫然无知的样子。

    更关键的是,很多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女伴被一个洋人抱着跳舞。

    因为,带着来参加宴会的官员,身边不少都是明媒正娶的老婆,至少是小妾。在民国的男人眼中,自己家里的女人,就像是《拿破仑法典》中所规定的私人财产一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可洋人的礼仪,又是让民国人非常反感的,比方说跳舞,邀舞,自然是女人有魅力,对方才会提出。可问题是,民国丈夫是非常反感这种礼节的,洋鬼子揉着自己的老婆,在舞池中翩翩起舞,万一洋鬼子的手不太规矩……他们的帽子都要发绿了。

    至于没带女伴的,就更不要说了,邀请洋人的女伴,就怕失面子,对方不答应。邀请同僚的老婆,人家丈夫可在边上呢?西门庆和潘金莲都知道,在王婆的茶楼上私会,更何况是要脸面的民国官员们呢?这是一个禁区。和地位无关,和风俗有关。

    对于外事宴会有些了解的民国官都明白,舞会开始前。他们最先离场。免得到时候面对尴尬的时候,要么打落牙齿吞进肚子里去,要么得罪人。

    至于留下来的人,多半都是官职不大,没什么实权的小人物。还有那些是在走不开的大人物,比如说宴会的主持人,外交部的高官们。

    顾维钧在看到王学谦的那一刻。虽然脸上带着轻松,喜悦的笑容。但是脚步却一点都不敢耽搁的径直走到了王学谦的面前:“子高,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学谦还真不太好回答,不过他边上沉默不语,甚至看上去脸色有些惨白的陆小曼已经把答案告诉了顾维钧。

    “路上出了点岔子。”

    “就一点小岔子?”顾维钧语气加重了几分。显然他不太相信王学谦说的话,或者认为王学谦只是敷衍他。要是后者,对他来说就更加不妙了。说明王学谦已经对他的职位开始有窥视之心。

    可王学谦哪里有心思替北洋政府操心?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燕京的政坛,要不然他也不会用如此轻飘飘的一个词来解释外面的情况了。

    王学谦表情轻松风轻云淡的回答,显然不能让顾维钧满意,这位显然是在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刻,至少对顾维钧的官场经历来说,就算他迎娶总理唐绍仪女儿的那天,似乎也无法比得上今天的成就。

    在签订了善后大借款之后。唐绍仪就脱离袁世凯政府,辞去了政府总理的职位。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政府二把手。一下子成为了不问政事的平头老百姓。虽然,顾维钧凭借着唐绍仪的关系网,让他在外交部平步青云,很快就出任了英国公使。但是他也感觉到了,上面无人,升迁无望的压力。

    至于关税和盐税。名义上是袁世凯卖给了英国为代表的五国银行。其实从庚子年之后,大清的海关和盐税就已经攥在了洋人的手中。为首的就是英国人。

    可读书人有时候是固执的。唐绍仪有时候也想,这并不是他的错,何必心烦呢?可问题是,在官面上的说法,民国的关税和盐税,都是从他手里丢掉的。他难持其咎!

    事实上,从那一天起,唐绍仪就想着要拿回来国家的盐税和关税主权,但这些在他手里没有办到,却在他并不看好的女婿身上实现了,不得不说,有时候造化弄人。虽说相比关税来说,盐税的那点税,对于列强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而对于民国来说就不一样了,在洋人的眼中,盐税一年只有五百万银元,可就是清朝的康熙年间,盐税也没有少过两千五百万两白银的时候。有了这笔钱,袁世凯都不需要借洋人的钱,就能度过难关。

    顾维钧不想他好不容易挽回了国家的荣誉之后,一转眼,却发现自己的努力根本就是毫无用处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陆小曼,口气多少有些严厉的问:“小眉,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街上好像有些骚乱,还打枪了。”

    陆小曼早就没有了在车上,一副要找王学谦讨要说法的蛮横。反而唯唯诺诺的担惊受怕,刚才父亲陆定的秘书已经告诉她,晚上不要回家,就住在六国饭店。

    除去她在上学住宿的女校之外,从来都没有翘家,在外借宿的陆小曼,这才想起问题的严重。被她认定是王学谦故意吓唬她的那次车顶的巨大响动,似乎也让她找到了答案。

    真可能是流弹。

    生命似乎在一刹那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想起来,她还和林徽因一起,在街头傻站着的时候,要是真的运气不好……

    似乎越想越害怕,眼眶中,已经是湿润的起来。

    可就是这样,却平添了一份好楚楚动人的妖娆。用一句粗俗的话来说:‘男人就吃女人这一套。’

    可顾维钧哪有这个心思?再说,他对陆小曼只是欣赏,根本就没有私心杂念。

    王学谦咳嗽一声,摊开双手无奈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一些意外。”

    好在王学谦和曹士杰谈话的时候。两女都不在,不然就陆小曼这样的年纪。表面上看落落大方,仪态端方。可实际上,不过是个上中学的女学生,能有多少阅历可言?更何况,外面发生的可是政变,而不是简单的骚乱。被突如其来的事稍微惊吓,自然有什么说什么了。顾维钧鼻子都气歪了,冷哼一声。他很想怀疑,甚至反驳。但无奈手上没有真凭实据。

    林长民带着林徽因来是准备告辞的,他其实也听到了外面的风闻,不过林家早年为了同盟会,殚精竭虑。家产也挥霍了不少,胞弟林觉民也在广州牺牲,成了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林长民虽然是政府高官,但是来钱的路子并不多。靠着民国政府并不可靠的发薪日,虽然能够衣食无忧,但在帝都的生活不易,也要省着点。

    别看外表光鲜亮丽,但实际上,连林家子女的出国留洋的费用都不见得拿得出来。不像陆定。本来就是豪门大族,继承的产业就足够他一辈子花销了,更何况在财政部最肥的衙门中。担任实权司长,两家人同属政府官员,但在平日的花销上,确实天壤之别。

    王学谦挽留不住,只能让他的保镖将车开来,送林家母女回去。

    宴会虽然还在继续。但是与会的人,却似乎在第一时间都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

    虽然。这种火药味是子虚乌有的,但紧张的气氛还是落了下来。

    这中间,最为无奈,还被蒙在鼓里的就是顾维钧了,他只能强颜欢笑,对每一个向他提问的外宾千篇一律的说:“这是谣言,事实上,我们的人民正在开始庆典。或许您不知道,在华夏,庆典的方式很多,但惟独少不了一种物品,就是鞭炮。远在还没有枪械的时代,这种物品就被我们的先民用来庆典了。实际上,外面的喧闹场景,正是我们的人民在燃放鞭炮……”

    对着英国人说。

    对着美国人也这样说。

    对法国人还是这套说辞……

    谎言说多了,连顾维钧也渐渐的有点相信,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可有些事情,只要用心去查探,总能找到一些端倪。比如说,在六国饭店住下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最后,六国饭店的法国总经理只能对所有人抱歉的笑笑,一再赌咒,已经没有房间了。

    即便,外国使团相信了顾维钧的说辞,但是看到不少民国高官滞留在饭店,甚至连出门的念头都没有,都会明白,外面出大事了。

    大部分人甚至还能猜到*不离十的样子,这对于顾维钧来说,绝对是一个晴空霹雳。他甚至还在幻想,是否能够和他岳父一样,从一个平民,加上学识,最后等上权利的巅峰,领导内阁出任一国的总理。可笑的是,他作为一个内阁成员,这天晚上最耀眼的政治明星,却连外面发生政变都茫然不知。

    更让他窝火的是,他还不得不向每一个看上去不明真相,可心里不比谁知道的少一点的外交使团代表解释。

    外面疯传的是谣言,其实是东方的传统,只有在节日和庆典才会放鞭炮……

    没有人相信他,只是礼节性的看上去很关注的倾听。

    这让顾维钧的心情很糟糕,他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木偶,完全被那躲藏在黑暗中的线操纵着,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且,这些身边的妻子茫然不得而知。

    眼神透过人群,目光放在了王学谦的身上。

    名义上,王学谦只不过是他的副手,但实际上,顾维钧的心里更愿意相信一点,王学谦才是和上层走的最近的人,至少在外交部内是这样。这从曹士杰对王学谦的态度上就能感觉到。

    “难道,政治只有世家大族才能玩的玩物吗?”

    顾维钧在无力之余,冒出了一个让人沮丧不已的念头。

    原本是无意的,但却在落地的那一刻,这个疯狂的念头,却展现出让人吃惊的生命力,在落地的那一刻,就扎根于土壤之中,并开始抽芽,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没人在关心于宴会上的感情联络,也没有在意大人物走后,宴会之后的舞会。

    比原本计划的晚宴时间提前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所有人都疲倦的离开了。大部分留在六国饭店的民国官员急不可耐的去了订好的房间,这天夜里,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而外交使团们大部分去了东交民巷内的各国使馆。

    要知道,这些使团原本都是住在六国饭店的。

    相比燕京最好的饭店,使馆的条件要差上很多。至少,在使馆内,没有设施良好的活动场地,没有了服务周到的服务生,更没有可口的饭菜。但是有一点,六国饭店是比不上各国使馆的,那就是保密。虽然英国人在筹备六国饭店的时候,就已经将饭店周围的土地,列为了使馆区的一部分,安全上不用担心。但是相比使馆内,人员还是太驳杂了。

    更重要的是,使团还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使命,和外界联系,将最新的消息传递出去。

    顾维钧出人意料的邀请了王学谦到他的套房一起坐坐,喝杯茶。

    喝茶是假,质问是真。

    王学谦虽然很不情愿的去了,可是到了顾维钧的房间,他也有些惊讶。一向仪表堂堂的顾维钧,竟然在进入房间之后,一把扯掉了领带,扭头看着他的时候,眼神中充满着怒火。

    这幅样子,并没有吓到王学谦,反而把黄蕙兰吓的一哆嗦。

    “少川,你这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你先出去一下,有些话我要和子高说!”

    顾维钧克制着心头的怒火,对黄蕙兰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这让黄蕙兰更加但心了,反倒是王学谦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用茶几上的茶壶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不紧不慢的说:“少川兄,何必呢?”

    “你说呢?王子高!”顾维钧盛气凌人的反问道。

    “明天,你就知道了。”反倒是王学谦不咸不淡的语气依然不紧不慢,而他这样只能让人怒气更盛。

    “不行,我要今天知道,现在,马上……”顾维钧气急败坏的歇斯底里,这让王学谦有些好笑,这位的政治修养,似乎并没有在北洋这个大染缸里,有丝毫的提高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