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雪花VS通用(下)】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难道是要见分晓了吗?”

    鲍伯心里一阵嘀咕,他是杜兰特身边的老人,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老人,也是合作者的身份。当然他是律师,就不会跟杜兰特争夺汽车工厂的控制权,所以才被留了下来。

    再说,一个经验丰富的律师,对一个商人的重要性,不亚于一个政客的拉拢。

    王学谦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鲍伯先生,你跟着杜兰特有多少年了?”

    “差不多17年了。”鲍伯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随即脸色一变,什么要跟着杜兰特,他可是律师啊!又不是毫无地位可言的仆人,要靠着主人的眼色行事。

    当然,鲍伯是绝对不会在王学谦面前,逞一时的口舌之快,相比杜兰特的毫无忌惮,鲍伯还是一个懂得退避的人,律师说起来是一个被尊重的职业,但是也要分对什么人。

    像王学谦这样的身份,在纽约的上流圈子里,都是非常出名的人物。

    怎么会在乎一个律师的想法。

    尤其是,鲍伯的影响力也不过是在芝加哥当地有一定的名望而已,除非像是罗斯福这样的律师,拥有强大的家族作为后盾,政治上也已经有所表现,才会引起王学谦的重视。

    虽说不想争,但心里的气还是不能顺了,鲍伯生冷的说道:“威廉先生,从刚才到现在的对比,雪花冰箱不过是占据一些小优势罢了,您不会以为,这场擂台就快要结束了吧?”

    王学谦毫无征兆的转过头来,眼神盯着鲍伯,这让他很不习惯。并非是王学谦的眼神具有侵略性,让他心里没底。而是出于律师的习惯,往往律师是一个得罪人的工作,在为辩护人满足要求的同时,不得不得罪其他的人,要是在法庭上,他辩护的对方因为失败,而盯着他看的时候,鲍伯总会心里没底。以为对方是想要报复。

    王学谦笑了,无声的咧开嘴,像是无邪的爽朗一样,唯独没有那种爽快的笑声,就像是看哑剧一样,让人感觉怪怪的:“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保证。”

    说完。他还故弄玄虚的,眨了下左眼,像是老朋友之间的调侃一样,一点都不认生。

    鲍伯郁闷的心说:“我们不熟的好不好?”

    而与此同时,怀特站在雪花冰箱的边上,心里一阵激动,但伴随着让他无法克制的紧张,让他看上去有些神经质的僵硬。

    “拉开冰箱门,让通用的弗雷基尔冰箱见鬼去吧!”怀特心里一遍遍的默念。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神圣的力量充满全身,甚至有变成历史人物的趋势。

    啵——

    一声很轻的声音,在空旷的展台上发出,很多人都还在愣神,为什么雪花冰箱没有通用冰箱看上去那么震撼的门锁。

    反而像是非常轻松的样子,就把冰箱门打开了。

    一层薄纱似的。白色气雾,从冰箱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缓缓的往下飘荡。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场景,冰霜、冷冰冰散发着寒气的小木桶,里面盛放着像是冰淇淋一样的食物,看上去很诱人。

    冰淇淋确实并不少见,当然街头贩售的冰淇淋,其实都是工业冷库中制造的,没有人想到过,其实家用冰箱也能做到。

    不同于工业冷库。可以不在乎机器的隆隆声音,也不会担心房间太小,会放不下冷冻系统,更不用担心电力不足,会造成电器的损坏。

    但是谁能想到,家用冰箱也能做到这一点。

    原先。王学谦准备了不少制作的冰淇淋,但是由于斯诺展台冷清的场面,这些冰淇淋便宜了喜欢吃甜食的阿黛。

    尤其让她开心的是,可以按照不同的口味,将自己喜欢的水果味道加入到自制的冰淇淋中,做出口味独到的冰淇淋。这让阿黛大为吃惊之余,立刻决定要称为雪花冰箱的第一个用户,回到美国,就准备买上一台,放在她的房间里。

    王学谦很想告诉阿黛,冰箱是不适合放在房间里的。但看着阿黛信誓旦旦的样子,又有些不忍。

    虽然家用冰箱的噪音并不大,但是如果放在房间里,会给人的睡眠造成很大的困扰。

    事情往往是欢喜中,给人浇上一头冷水。

    阿黛毫无节制的偷偷吃着放在旅馆冰箱里的冰淇淋,却在第二天半夜,就出状况了,拉肚子。因为馋嘴而吃坏肚子,这让气场很足的阿黛苦恼的躲在房间里,根本就不敢出来见人。

    反倒是王学谦像是无所不知的巫师一样,给她买来了调理肠胃的药物。好在阿黛的病情不严重,吃了一些药,就感觉好了很多。如果因为馋嘴而进医院的话,阿黛估计连寻死的心情都要有了。

    好在不是因为病毒感染的腹泻,不然阿黛这条小命都要被交代了。

    不过阿黛的情况有点特殊,冰淇淋这种食物,稍微吃一点的话,不会给人造成多大的危害,甚至还能让人在炎热的季节,感受到片刻的清凉。尤其是欧洲人耐冷能力超强,根本就不在乎。

    怀特得意的将放在冷冻室内的木质小桶抱了出来,心里也是一阵的暗自庆幸,所有的冰淇淋几乎都被阿黛小姐吃光了,要不是老板英明的早上抱着一桶冰淇淋送到展会,这会功夫,他只能用唾沫来解释,雪花冰箱的冷冻室是多么的强悍。

    哪里有将美味的冰淇淋放在客人面前来的震撼?

    斯诺电气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准备小盘子,然后将冰淇淋从木桶里剜出来,分成一小份,递给在展台前的参观者。

    当有人拿到冒着丝丝冷气的冰淇淋,眼神早就变成了一种炽热的*。

    艾伦站在扩音器前面,对着所有人宣布:“雪花冰箱不仅仅可以让食物保鲜,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冷冻的功能,可以让食物在华氏0度左右。获得冷藏效果,保证食物几个月不会变质。还能在夏天的时候,让拥有雪花冰箱的家庭,享受到冰淇淋等自制冰淇淋的乐趣。”

    杜兰特站在你边上,摇摇欲坠,脸色变得惨白。

    失败了,他突然间意识到,他又一次失败了。自从上一次被赶出通用之后,在他心里已经深深的埋下了一根毒刺。他不允许这辈子再接受失败。

    为此,他甚至不惜用赌博的方式,引入冰箱技术,开拓通用汽车在其他工业领域的影响力。

    但当失败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显得非常低落,沮丧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艾伦看着品尝了美味的冰淇淋之后,意犹未尽的参观者。却突然对阿贝尔一世发难:“国王陛下,想必接下去的比试就不用再进行了吧?”

    “这个……”阿贝尔一世压根就没料到是这个结果,如果雪花冰箱的技术人员跟通用的技术人员,对比双方的技术参数的话,现场大部分人都会听得云里雾里。

    毕竟,参观者大部分都是商人和市民,都不是电气工程师出身,怎么可能听得懂那些细微差别的技术参数。

    正当阿贝尔一世被尴尬的逼着被表态的时候,眼神的余光却发现皇后用小勺子剜了一块冰淇淋。放入嘴中,陶醉的闭上眼睛,享受的表情都舍不得让他打断。

    感受到丈夫异样的眼神,也许是夫妻多年养成的默契,皇后心慌的睁开眼,发现丈夫竟然不满的盯着她看。

    不舍得的将盛着冰淇淋的盘子给了边上的随从,但流出小女孩的眷恋样子。还是让阿贝尔一世心中不落忍,低声在皇后的耳边说:“你喜欢的话,我们也买一台雪花冰箱好了。”

    “阿贝尔,你真是太好了。”

    阿贝尔一世唯有心中苦笑:“这难道也是背叛?”

    国王迟迟没有表态,但艾伦-克朗并不准备放过他,即便是国王也一视同仁,当然也是有个人情绪在其中,不排除他公报私仇的险恶用心:“国王陛下,您可以宣布结果了。”

    就像是给一国元首下达最后通牒,这让艾伦-克朗在憋屈的比利时之行。宽慰了不少。

    而罗宾激情饱满的发动起了群众,夸张的双手挥舞,像是一个大众明星一样,煽动道:“雪花——”

    “雪花——”

    ……

    情绪想病毒一样被传染,又像是多尼诺骨牌一样,有第一个附和的。就会有第二个,道最后,连后排不明真相的人也卖力的喊起来。

    雪花——

    雪花——

    ……

    反观通用汽车的技术人员,一个个面面相觑,有种羞愧不已的想要有个裂缝钻入的心情,让人不得不感慨,消费者才是商品的上帝,而不是商人的卖弄,在绝对的技术优势下,这绝对是一场碾压似的屠杀。

    阿贝尔一世站到台前,双手在平举,做了一个往下压的动作,躁动的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可见国王的气场还是很强大的,但阿贝尔一世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自豪,这是一次打脸,而是自己打自己,这让他有种难言的憋屈。咳嗽了一下,想要看一眼杜兰特的表情,却又敢做的太露骨,迟疑的说道:“雪花冰箱的技术,确实让人惊叹。当然这是人类进步的福音,也是人类迈向电气时代的福利,让我们为创造这一神奇商品的斯诺电气欢呼吧!”

    阿贝尔一世表情纠结的样子,可不像是要给斯诺电气唱,赞歌。

    国王陛下万岁——

    艾伦很给面子的喊了一句,现场再次欢呼声雷动,但每一句欢呼,都让阿贝尔一世听得非常刺耳。当艾伦-克朗表示,要将最豪华的一款雪花冰箱送给皇室的时候,阿贝尔一世还不得不说了一番感谢的溢美之词,但是他早就不想在展厅里呆了,礼节性的发布了一通简要的演讲之后,逃跑似的离开了展厅。

    随后,杜兰特也像是感觉到了似的,也在随从的护送下,离开了展厅。

    耻辱!这是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杜兰特座在汽车后排,五官扭曲的涨的通红,双眼像是要吃人的一样,冒着凶光,呼哧,一拳打在了司机的靠背椅上,司机不明真相的将车停了下来,没想到却惹得杜兰特发飙起来:“蠢货,你也在嘲笑我是不是?”

    司机哪敢搭话,低着头连说:“不敢。”

    “还不快开车?”

    当国王和杜兰特逃跑似的离开了展会,不用再想,斯诺电气将成为整个展会最受瞩目的新星,击败了不可一世的通用汽车之后,简直用无法阻挡的风暴,席卷了所有人的眼球。

    反倒是在展厅边上,鲍伯还不甘心的在王学谦的边上磨叽:“您一定很得意是吗?不过,这里不过是比利时,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国家。”

    大胜之下,王学谦心情大爽,也没在意鲍伯这种毫无威胁的挑衅,反倒是笑道:“如果你态度再好一点,我不介意告诉你一个消息。”

    “消息,难道是好消息?我可不会承你的情。” 鲍伯立场鲜明道,他是杜兰特的私人顾问,当然不会对王学谦透露一个消息而感恩戴德。但是,王学谦的话,确实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王学谦哑然失笑道:“怎么可能,当然是坏消息,不过我相信,你听到了消息之后,会感激我的。”

    鲍伯梗着脖子,像是喉咙里卡着一直不安分的青蛙,呼噜噜的发出一阵声音,这让他感觉像是一个痰多的老人,想要咳嗽,却无力而为的困顿。

    生气,那是当然的,被傻子一样,当面羞辱。

    即便鲍伯深知,他在王学谦面前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这种羞辱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并没有因为他们身份的不同,而有些许减少,反而给人更深刻的刺痛。

    “休想!”鲍伯眼神死死的盯着王学谦的脸,似乎想要一辈子都记住这张嘲笑他的脸一样,让他显得有些疯癫,但这种威胁,仅限于用眼神杀死对方。

    王学谦不仅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不怀好意的想到,难不成想要用眼神杀死我?要是这招好用的话,洛克菲勒早就用这招对付摩根了,哪里轮的上你一个不起眼的商业律师嘚瑟。

    更让他好笑的是,明明鲍伯心里很生气,但是却固执的站在王学谦的面前,非要等到王学谦口中的消息才好。

    他可是刚才已经告诉鲍伯了,这是一个坏消息。

    世界上还真有一心找虐的人,为此,虽然鲍伯态度很不好,王学谦也决定便宜对方,将消息说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