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被挤兑了】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振南明明末小平民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来还没有见识过豪华游轮的王学谦,对这次的旅行充满了期待。

    尤其是他搭乘的这艘船还是同最出名的邮轮泰坦尼克号几乎一模一样的豪华游轮,当然如果是泰坦尼克号的话,估计他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来到港口的时候,太阳刚出来不久,雾气还未散去。

    哈得孙河口弥漫着一层单薄的水汽,就像是一层薄沙,将巨轮包裹了起来,若隐若现。远远的只能看到轮船的轮廓,静静的停泊在运河中心,等待着乘客的上船。

    头等舱的游客拥有一些特权,比方说不用乘坐拥挤的驳船,在寒风中索索发抖,等待船上的行李和人都坐满,才能开船,穿过三四百米的水道,上邮轮。而头等舱的乘客乘坐的是一条改装的摆渡轮船,至少还有遮风挡雨的屏障。

    “先生,我们的人已经上船了。”

    “嗯,我知道了。”

    站在渡轮的船头,感觉着早chun的丝丝寒意,却能让头脑倍感清醒。王学谦平静的点头,目视远方,也没有看在他身后装作路过的皮维一眼。

    呜呜……

    一条穿梭在港口和运河泊位上的驳船,喷出一团黑雾,在水汽之中,像是在宣纸上染上了一团水墨,渲染开来。这才让有幸感受港口凉风的王学谦扭头走进了船舱。

    只有不到100平米大小的船舱内,没有位置,地板也是简陋的劣质木板,到处都是干裂的缝隙,有些角落还翘了起来,imm公司对这次奥林匹克号战后的首次航行并不上心。

    去年八月开始,奥林匹克号邮轮就在英国接受了战后的一次大规模的改装,将原有的锅炉全部拆除,换上了油柜,把原来的煤燃料换成了重油作为燃料,动力也将获得少许的提升,但运费更加昂贵。

    持续的亏损,可能摩根已经开始灰心了。

    这次战后改装之后的首航,连一个重量级人物都没有出现,甚至最起码的庆典活动都没有,可见,摩根垄断大西洋邮轮航线的愿望,故意已经变成一口苦酒。

    轮船内已经聚集了三五十人的样子,相熟的聚在一起,低声闲聊着,而王学谦眼神越过众人的头顶,一眼就看到了两个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的大汉。

    穿着崭新的西装,却都鼓囊囊的,就像是一个软趴趴的棉布口袋里,硬是塞上了一袋的土豆一样,搁在哪儿都很显眼。

    “这个皮维。”王学谦心里低声叹气,或许西方人独有的观念,总以为人高马大的大汉,能给人安全感。那是给妹子的好不好?对于保镖来说,如果真的是贴身保镖,身高,壮实,或许都不太重要,关键的是反应。

    只有在危险降临之前,提前做出反应的人,才是最适合做贴身保镖的对象。身材高大的人,反应本来就慢了半拍,加上肌肉型男的爆发力更是欠缺,反不如小个子的保镖灵活应对。

    找到了躲在角落中,穿着一身风衣,还竖起领子,看着就像是侦探小说里的私人侦探,还自以为别人认不出来,却不想早就成了最瞩目的人。

    “皮维。”

    皮维紧张的缩了一下脖子,装作看着舱外的港口,用眼睛的余光这么一瞄,这才发现是大老板,这才回过头来,抱歉的笑笑:“先生,我不知道是你。”

    “你给我找的是那两个人?”

    王学谦用手指了一下两个显眼的大汉,好家伙,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突显出标新立异的场景,就像是沙丁鱼群里突然蹿入的鲨鱼,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是啊!还有几个人在二等舱。先生,您怎么看出来的?”

    王学谦抬头看着锈迹斑斑的船顶,没好气的喃喃道:“我都看出来了,你以为如果有人要对我下手,会看不出来那两个是我的保镖吗?还借故装作不认识,何必呢?都让他们走近一点,别让我脱离你们的视线就行了,至于到了船上,让他们在船舱里呆着。或者干脆,让他们现在就下船,省的看着碍眼。”

    皮维委屈的看了一眼两个正一本正经,佯装不认识他的手下,梗着脖子,可脸上表露出来彪悍的气息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惹得周围的旅客一阵紧张,偷偷的打量这两位不合群的哥们。

    “别装了。”皮维叹息的说道,感情这两位也很难受。

    富豪们都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所以他们一直把自己伪装成无所不能的战士。彪悍的外表,凶神恶煞的眼神,还有挺起的胸膛,给人以种蓄势待发的错觉。两个保镖脸上一僵,眼神变得惊恐了起来,看着面带寒霜的皮维。

    “主管!”

    “别叫我主管,我都白训练你们了。老板走进船舱的第一眼就发现了你们,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丢人,我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么丢人,你们是暗中保护,知道什么是暗中吗?就是不让被保护的人知晓,更不能让周围的人看出来,再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周围敢有人跟你们站在一起吗?”

    皮维气势汹汹额地神训斥着手下,两个大汉低着脑袋,心说:“这都不是你让我们这么干的吗?可一转眼就不能不认账啊?”

    “好了,等到了船上,老板出房间的话,你们跟着,平时就呆在房间里。”皮维威胁的眼神盯着两个手下,当手下臊眉搭眼的一副臣服的摸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好了,别无jing打采的,等这次任务完成之后,我给你们放一周的假,带薪休假。”

    “谢谢,主管。””

    “主管,您抽烟。”

    “躲远点,你看周围谁抽卷烟的吗?”

    卷烟虽然不便宜,但是能买到奥林匹克号邮轮的头等舱船票的旅客,都不是普通人。即便有抽烟的,也都是选择雪茄,而且还是适合评鉴的渥文这样的庄园出产的雪茄,气味浓郁,但烟气不大,适合评鉴其独特的气味。最不济的,也是用价格不菲的烟斗,抽烟,而且还是卷烟的,一眼就会被看出身份。

    突然船上响起铛铛的铃声,有水手拉着铁制jing示铃,预示着船马上就要开动了。

    远远的看去,那艘停泊在泊位上的巨轮或许仅仅是一桩远处的建筑一样,看着挺大,也仅此而已。但随着轮渡组建靠近这艘巨轮,那种遮天蔽ri一般的庞大感觉,一点点的临近。就像是站在山顶,看着不远处乌云在狂风的席卷之下,飞快的飘来,水汽翻腾的景象,展示着巨大的威力。

    跟着水手,拾阶而上,走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样子,这才走到了位于船中部的入口。

    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木质的船甲板,从穿透一直延伸到船尾,就像是走在一条笔直的街道上一样,宽阔的过道,足够数量汽车在上面你追我赶的表演一场极限的速度竞赛。

    走进船舱,还没等关上门,麦金莱等人就鱼贯而入,原来他们在甲板上就远远的看到了王学谦一行人的抵达。

    “就你一个人?”

    麦金莱吃惊看着王学谦,似乎一个人出现,遭了多大的罪似的。

    王学谦扭头看了一眼琼斯,还有随行的里奇博士等人,皱眉道:“难道琼斯、里奇博士都不是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要在邮轮上度过整整六天,难不成你不想带着一个美女,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漫步在甲板上,看着……”麦金莱口沫横飞的说着,似乎一副天经地义的表情。

    王学谦这才发现,麦金莱身边站着一个黑发,身材火爆的女人,看上去有点像西班牙人。

    “不介绍一下。”王学谦努嘴问。

    麦金莱这才挺起胸膛,笑道:“玛丽,是一个舞蹈演员,这次是我的旅伴。”

    “我们可是去工作的,而不是旅行。”王学谦脸上干笑着,心里也不是滋味,珍妮特身份独特,见不了光,但至少在上船前也该告诉他船舱号,好有机会私会。

    这倒好,除了4天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这几天又玩失踪,搞得他有点心烦意乱。

    不知道这个女人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说她也去巴黎是诓他的吗?

    这时候,约瑟夫?雅克略带笑意的介绍身边的美女:“尤利娅,百老汇的歌唱家,声音如海燕一般高亢,却柔情似水。”说完,别有深意的,嘿嘿笑起来……

    “讨厌。”尤利娅的表情清纯,但在百老汇混迹的女人,能上位的没有一个简单的,她们最了解男人的心理,除了唱歌表演之外,唯一要学的就是怎么对付男人。看着尤利娅脸颊嫣红,含羞带怯的低着头,可即便是知道这个女人是装出来的,约瑟夫还是心里暗爽,似乎找到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初恋感觉似的,幸福的不可一世。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约瑟夫?雅克很快就被周围的资本家给腐化了,彻头彻尾的遗传了他父亲的风流习xing,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到比利?亨廷顿也赶来凑热闹,还暗示他带着的妹子有多余,可以匀几个给王学谦的时候。

    心情不悦的王学谦拉下脸来,当即开始赶人了。

    “走,都给我走,我可要休息了。”

    躺在床上,王学谦终于想起了,在上船之前,他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似的,这才想起来,女人,他竟然要看着别人左拥右抱的渡过难忘的6天5夜,而他却血气方刚的只能睡凉炕,尼玛,失策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