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那一刻,他神魔附体(下)】

作者:水鬼游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发的时候两个人,从第五大道兜了一圈之后,无缘无故的多出了一个,丽人服饰的老板,霍夫曼。这让王学谦多少有点奇怪,你一个大男人,趟赶着往女人堆里扎,是何居心?

    霍夫曼热情的邀请坐车同去,这本来是让人感谢的举动。可王学谦很快就发现,他宁愿走着去,也不愿在车上多呆哪怕一秒钟。霍夫曼身上浓重的豆蔻味混合着汗味,就像是一团持续散发着恶臭的魔芋,让人无法忍受。

    可拿人的手短,王学谦的西装和阿罗伊斯身上的时装,都是从霍夫曼店里拿的,这让他连抱怨的心都不敢有。

    尤其让王学谦饱受煎熬的是,霍夫曼开了一辆好车,去年才上市的卡迪拉克victoriacoupe1918款,售价超过4000美元。沿袭着凯迪拉克一贯的全封闭车的设计理念,即便在寒冷的冬天,在车内也能感受到科技给人带来的便利。

    这本来是好事,但此一时彼一时,就像是在被窝里放了一个屁(更要命的是,还不是自己放的)持续的发酵,翻滚着。几乎让人窒息的气味,让王学谦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在车开上布鲁克斯大桥的时候,王学谦终于忍不住摇下了车窗。

    “你的脸sè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贪婪者呼吸着窗外从大西洋上吹来的冷风,过了一会儿,王学谦才缓和了过来:“没事,现在好多了。”

    王学谦想不透的是,霍夫曼对妇女运动如此执着,甚至连挣钱都可以不顾,这可不是犹太人的xing格。

    “霍夫曼,你把店关了,如果熟悉的客人过来,不是要失望?”王学谦完全是没话找话,下巴托在手腕上,手肘支在汽车的窗户边,这样能让他畅通无阻的呼吸,再也不用担心霍夫曼是很上的怪味了。

    “这次妇女集会,可是近几年纽约最大一次规模的机会。我的客人基本上都去了会场,集会之后,将举办盛大的游行活动,人群将徒步走过布鲁克林大桥。要是我突然出现在会场,她们都会惊叫起来的……”

    做女装生意的霍夫曼潜移默化之间,总流露出一点柔和的举动,手指时常会和手掌弯曲成70度,笑起来,总是会用手哄住嘴,肩膀神经质的抖动……

    要说霍夫曼身上的香水味不过是让人鼻子难受的话,那么霍夫曼时不时的展露出让正常男人惊悚万分的动作。真要是个伪娘,也就算了。可霍夫曼足足二百斤的体重,还留着络腮胡,是个不折不扣的汉子。

    “我在纽约没有什么朋友,当然詹森太太的聚会倒是不错,可惜舞会上总会让人感到孤独……”

    “你丫,别说了。”王学谦很想冲着霍夫曼大嚷,这货越来越过分。什么话都往外兜,如果是个深闺怨妇,说自己生活寂寞,王学谦多少还能理解,但是一个男人……好吧,‘同志’的世界他不懂。

    畏如蛇蝎一般的靠在车门上,后来几乎是贴着车门,假寐。

    好不容易挨到下车的地点,王学谦这才jing神了一些。

    双腿刚刚踏上柏油马路,王学谦站在沿街的台阶上,看着眼前的一幕,深吸了一口冷气。

    长岛中心的广场已经黑压压的一片,穿着大荷叶边奢华长裙的妇女拥在一起,而穿着jing干的妇女也分成一个交际圈,有些甚至都是同一个社区内的邻居,结伴而来,在集会之前,女人们都势力的将阶级二字演绎的真真切切。

    集会还没有举办,与会的人就分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这让王学谦很不看好珍妮特·兰金的事业。

    麻雀终究是麻雀,即便长的再大,也无法变成雄鹰。

    小心翼翼的挤过人群,王学谦往广场中心位置的高台上走去。

    一路上,还白受了一个个冰冷的‘卫生球’。妇女们似乎对王学谦不感冒,甚至有些厌恶,可能是处于谨慎和教育的灌输,这才没有做出驱赶王学谦的举动来。

    越往台前走去,越能够感受到女人们的孤傲。

    这是穿着平价工厂里生产的工业品和传统工匠jing心制作的高贵服装的区别,女人们一个个昂着头,看人王学谦的眼神,也从厌恶变成了憎恶。

    “我得罪你们了?”王学谦心里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他哪里知道,女人们把他当成了一个特殊职业的人群,最喜欢人多拥挤的地方,比方说小偷。

    当然在妇女集会上偷东西的男小偷,确实很少见。至少来个女贼,至少可以伪装一下。

    这也是那些女人仅仅表现出内心的厌恶,好在没有群起而攻之的举动。

    “请问您知道珍妮特女士在哪里吗?”

    “你是《纽约时报》的记者?”

    “抱歉,我不是。”

    “请问,在哪儿能找到珍妮特女士吗?”

    “她不见男人……”

    王学谦落荒而逃。

    在茫茫人海中,没有通讯工具,喊一声估计也无法掩盖周围嗡嗡的杂声,才不到几分钟,王学谦额头的汗水涔涔而下,高台上,没人。在高台边上一连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要命就是防贼一样的防着他。

    还有一个更离谱,要求他给几个女人照相。

    无奈之下,王学谦准备用一个最有效的办法,跳上高台,打开麦克风大吼一声:“找人!”

    正当他一点点的靠近高台,正要上去的时候,突然前面有两个女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一愣神的功夫,就把王学谦架起来,动弹不得。其实一开始,他也不知道是女人,至少从她们的脸上长相看不出来xing别,要不是‘胸肌’大的不像是男人的,王学谦早就发怒了。

    “王,你可真守时啊!”

    珍妮特·兰金幽悠的语气,以前总会给王学谦一种刻薄的感觉。不过他现在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他终于不用再担心找不到她了。

    “放开他,王先生我请来的朋友。”

    “靠,都混上女保镖了。”王学谦心里暗骂一句,装作毫不在意的笑笑,握紧的拳头渐渐的松开了,顺便从兜里摸出一条手绢,擦着额头的汗水,解释道:“人太多了,好不容易才挤进来。”

    “我还以为你后悔了。”珍妮特·兰金皱着眉头,心里好像有些举棋不定,集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王学谦是压着点来的,很可能就不打算按照珍妮特·兰金制定的方案行动,说不准难免会出现意外,可如果放弃,太可惜了。

    不管有没有珍妮特·兰金的帮忙,王学谦终归会踏上更高的阶层,他的工厂也不会失败。因为天使公司生产的商品是女xing的‘福音’,压根不担心将来的销路问题。

    而拉拢王学谦极具潜力的人才,对珍妮特·兰金有着很重要。

    盯着王学谦的眼睛,过了足足有半分钟,珍妮特·兰金才干巴巴的问:“我可以看看你写的演讲稿吗?”

    “我什么时候上台?”一听演讲,王学谦立刻紧张起来,看周围的架势,至少有超过5000人在场,而且都是女人。这让最多在几十人面前,宣读过检讨书的王学谦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正向他袭来。

    一时间,张口无言。

    珍妮特·兰金捂着额头,心说:“我就知道。”想要蒙混过关,想都不要想,冰冷的神sè看上去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孤傲,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稿,递给了王学谦,冷冰冰道:“记住你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尽量不要读错了。”

    脱稿,已经不指望了,珍妮特·兰金退而求其次,只要王学谦不乱读一气,就足以让她宽慰。

    “稿子我已经写了。”王学谦没有接文件,对他来说,决定的事情,很少会有更改的,说好的事,临了突然变卦,这种事他做不出来,而别人也休想在他身上做出。

    两人突然对峙起来,这让如哼哈二将般站在珍妮特·兰金边上的女保镖,跃跃yu试,似乎要在主子面前好好表现一把。

    “你先看完我的稿子。不管你最后用不用我的稿子,我都不会接受你给我事先准备好的稿子,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王学谦不退反进,将自己写好的稿子递给了珍妮特·兰金。

    珍妮特·兰金在王学谦的坚持下,最后还是接过了稿子,低头看起来。

    “我有一个梦想!”

    看到这样的一个标题,珍妮特·兰金扯动嘴角,轻蔑的笑了笑。就像是小学生应试作文一样,没有一点新意。除了字不错之外,珍妮特·兰金内心已经给演讲稿定了一个极低的分数。

    可仅仅看了一段话,珍妮特·兰金却愣住了。

    “太好了,简直说的太好了。这些不正是我想说出来的话吗?”就像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ri记本突然被打开了之后,扉页下压着的那片枫树叶,正是童年最美丽的童真一般,记忆的闸门被打开,洪水宣泄般的冲刷下来,妇女维权运动的艰辛历历在目,心中最柔弱的一面,在下一刻被彻底击溃。

    为了掩盖心中的激动,珍妮特·兰金一直低着头,似乎在斟酌演讲稿的好坏。

    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她流泪了,是心酸的泪水,也是激动的情感共鸣。

    成不成,倒是说句话啊!等了十来分钟,王学谦心里不耐烦起来,总共才一千字都不到的文章,至于读这么久吗?还装深沉?厚颜舔着脸问了一句:“我的稿子能用吗?”

    珍妮特·兰金猛然一惊,不敢抬头,看着王学谦脚底的方向,将稿子递了回去:“还行。”

    “我什么时候上台演讲?”王学谦确实有些不耐烦,更多的是心里抵抗,他绝对不会跟在一群家庭妇女的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举着牌子在街头示威喊话。

    这样还不如让他去死来的干脆。

    “我不用稿子。”凭借强悍的瞬间记忆,千、八百字的文章,瞄几眼就能记个仈jiu不离十。还不至于拿着稿子上台照本宣读,再说他自己写的稿子,能不熟吗?连熟读的时间都省了。

    顺着台阶,走上了两人多高的高台,正中放着一个宛如飞碟造型的扬声器,已经通上电了,不远处的扬声器发出嘶嘶的杂音。

    咚咚咚……

    拍打了几下麦克风,王学谦轻微的咳嗽了一下,尽量不去看脚下黑压压大片的人群。

    突然整个广场都静了下来,完全感受不到数千人集会的嘈杂。参加集会的妇女都傻傻的看着天上的那个男人,女权运动中,从来没有一次活动,让男人上台演讲过。

    发生了什么?

    这是zhèngfu派来破坏她们集会的吗?

    不知地下那个女人尖叫了一句:“下去。”

    轰隆,雷鸣一般的吼叫同时从四面八方袭来,就像是站在海啸面前,周围除了隆隆不绝的吼叫,什么也听不到。

    巨大的压力,层层传递,层层激增,涌向高台。

    内心的压力,一度差点将王学谦压垮,他甚至害怕的想要逃跑,双腿抖动个不停,可是他坚持了下来,站在高台上,屹立不倒。僵硬的脸颊肌肉满满柔和起来,逐渐恢复了一点力气。突然,他笑了,温和的就像是一个最虔诚的信徒,宽恕所有人的无礼。

    “今天,我高兴的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为争取ziyou而举行的最伟大的示威集会……”

    很多质疑的声音低落了下来,很明显,王学谦不是来捣乱的。

    ……

    “在142年前的费城,赋予了美国minzhu和ziyou的jing神。全世界都为这一神圣的ri期而激动,从大西洋沿岸到太平洋的海岸线,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所有人都将沐浴在法律的光芒之下,享受着ziyou的空气。”

    “但是140年过去了,全美还有一半的人无法享受到minzhu和ziyou的关怀。更让人忧心的是,每一个美国家庭都被这种yin霾笼罩着,……”

    渐渐的,王学谦听到了一些掌声,首先是靠近高台的人群,稀稀落落的,但随后几次,变成整齐了一些。

    ……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三角工厂的女工们,重建埋藏在废墟下的尊严,而男人在搬运着建筑材料。”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南卡罗莱纳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ziyou和正义的绿洲。”

    ……

    轰隆,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广场上每一个人都激动的挥舞着手中的东西,就像是一片sè彩斑斓的海洋,cháo起cháo落。

    尖叫,不时穿插在其中。

    这一刻,他有点飘飘然了,或许当年华仔在内地第一次开演唱会时,台下jing神亢奋的‘脑残粉’们,眼神狂热,脖子上青筋毕现,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华仔,华仔,我爱你……”

    王学谦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明星才能有机会感受到的心境,说的直白一点,站在台上,每一个明星都像是被神魔附体,无所不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