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死敌围困

作者:仙子不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超维术士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圣墟武炼巅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剑域神王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咒山人妩媚一笑,满意地望着礼节有加的燕澜,道:“你这一出去,恐怕会遭遇强敌,这咒牛就暂且跟随于你,等你解决了聂幽以及庞家的问题,再让它回不咒山脉。此外,我再让一人出不咒山脉,跟随于你,如何?”

    燕澜闻言,眼眸中闪烁一丝兴奋,他接下来要面对很多强大的对手,他目前所能依靠的力量,也只有自己家族。若是有咒牛之助,定然会减轻几分压力。

    微微一笑,燕澜感激道:“小子如今身陷囹圄,若有高人相助,自是求之不得,多谢姐姐。”

    “那你想要谁助你呢?人选只能有一个,以前可从未有谁ziyou进出这不咒山脉,此次姐姐已经为弟弟破了规矩,允许一个人出去跟随你,弟弟可要谅解姐姐哦!”不咒山人笑着问道。

    燕澜一想,便道:“姐姐哪里的话,姐姐这般相助小子,小子感激还来不及,嗯,就让孙老柱前辈随我吧。”在他眼里,孙老柱既然能在不咒山脉中老一辈中充当老大,自然实力不弱,他现在需求的助力,自然是越强越好。

    “好吧!”不咒山人一笑,玉手一挥,孙老柱犹如被扯过来一样,当即出现在燕澜眼前。

    “孙老弟,以后你就跟着燕澜师兄,好好护着他,可千万别让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不咒山人幽幽道。

    孙老柱原来神色迷茫,听闻不咒山人之言,陡然眼睛一亮,露出振奋之色,当即拱手,声音激动得颤抖道:“姐姐放心,有我孙老柱护着,燕师兄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他如何不激动,在不咒山脉困顿数十年,现在终于重见天日,哪管认谁当老大呀!更何况,燕澜曾展现出来的气魄,也多多少少让他心悦诚服。虽然燕澜年轻,但潜力无穷,跟随这等人才,也不算太过屈尊。

    不咒山人望着激动得恨不得老泪纵横的孙老柱,突然脸色一肃,喝声道:“孙老弟,出去之后,请务必记得不咒山脉的规矩,不准向任何人提及我的身份、手段、容貌,记住没有。”

    孙老柱连忙弯腰点头直应道:“记住了记住了,放心吧,我不是莽夫,自然知晓姐姐的底线。”

    寒暄片刻,燕澜抱着燕凌玉,骑上咒牛,后面跟着孙老柱,三人一兽便出了不咒山脉。

    不咒山人望着燕澜远去的背影,幽幽笑道:“庞家用一本上古咒术秘籍,换取在不咒山脉外围活动,代价似乎不小,不过,人都要为未来打算,庞赫,你是个无道之人,我岂能与你为伍?咯咯,燕澜小弟弟有情有义,倒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与他合作,我也不需要动太多心机吧!”

    她一转身,突然想起什么,冷笑一声,道:“聂幽,你真是胆子不小,居然敢在我的地盘安插眼线,这一次你恐怕翻腾不了多久了,而你那眼线,我就让他永远地留在不咒山脉中吧。”

    言罢,她便消失于原地。

    燕澜踏出不咒山脉三里,眼眸一抬,当即感应到远处有四人,正朝自己疾驰而来。

    “庞赫,我没找你,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

    燕澜的声音,泛着来自九幽之下的冰寒,远处疾驰而来的庞赫,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

    “咒牛前辈,孙前辈,前方四人,必是来取小子的性命。小子虽无败敌之能,但却有脱身之法,不过,这一次我不想隐藏,我想要了他们的命,尤其是庞赫与聂幽二人,希望你们能相助于我。此份恩德,小子必将铭记于心。”燕澜低低地说道。

    孙老柱神色一凛,收敛起在不咒山脉之内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胡子一抖,幽然道:“燕小哥放心,老夫困在不咒山脉这些年,心无旁骛,一心修炼,一身修为,绝非一些家族的族长可比。到时,就让老夫先试探试探那些人的实力。”

    燕澜点了点头,转过头,远处四道身影转瞬即至。他瞳孔一紧,发现来者之中有一枯瘦身影,略一思索,便是推定此人或就是聂幽。

    “好,来得正好,我正愁没地去寻你,你正好自己送上门来!”燕澜的心头发出一阵冷笑,当想到聂幽对怀中人儿施展那般毒辣的咒术后,胸中的杀意便更沸腾翻滚。

    此刻,庞赫、聂幽、庞家大长老、二长老四人,与燕澜一众相距九丈,相向而立。

    庞赫望着燕澜盘坐于咒牛之上,眉头一皱,他在这咒牛身上,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如何危险,却又说不上。

    庞赫再朝燕澜身后老头望去,只觉此人极为生疏,但一身修为,绝不在他之下。

    “真他娘的邪门,燕澜这小子怎么一去不咒山脉,倒不是去受罪,反像是搬救兵去了,他到底在不咒山脉之中,做了些什么?”庞赫有些摸不清头脑,只有一种无语的感觉。

    燕澜望着不动声色的四人,嘴角一扬,淡淡道:“庞老狗,好狗不挡道,怎么我到哪里,你都要跟到哪里。若是你这么想跟着我,不如我做条狗链,套在你脖子上,我就天天拉着你,让你跟个够。”

    庞赫心中正郁闷,被燕澜一奚落,顿时火冒九丈,瞠目怒喝道:“小杂种,不要仗着有几分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老夫要杀你,只要一根手指。识相的,就赶紧将异**出来,今日我便放你们安然离去,否则,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燕澜闻言一笑,没有搭理庞赫,目光放在那枯瘦身影身上,森然道:“你是不是叫聂幽?”

    聂幽干枯一笑,道:“小娃娃,你知道得还真不少,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聂幽,你有何赐教。”

    燕澜目光闪过一道厉芒,冷冷道:“聂幽,呵呵,赐教不敢当,但要你命,小子言出必行。”

    聂幽yin暗的眼神扫过咒牛与孙老柱,心中暗暗盘算了一下双方实力:“这灵兽的气息好生古怪,不过,我牵制它应该不成问题。那老头子看上去面生得很,不知是从何冒出,庞赫对付他,应该也没问题。剩下的燕澜,由庞家两名长老擒杀,定然手到擒来。何况,这四周还有我宗暗伏之人,想必庞家也安排了不少高手潜伏在暗处,那小子,插翅难飞。”

    yin森一笑,聂幽抬起言冷的眼眸,略有兴奋地望着燕澜,仿佛打量着囊中之物一般,心中萦绕着一股恨不得将燕澜全身拆散的冲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