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毒咒真凶

作者:仙子不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超维术士龙王传说圣墟武炼巅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万古最强宗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咒山人望着难得笑得如此开心的燕澜,也是抿嘴一笑,随后眸子里闪烁着几道异芒,心中暗忖道:“那个老家伙,没想到咒术居然进步到如此境界,连我解咒,都不得不花上半个时辰,当真堪称天陆咒术第二人。却是不知如今他修为如何,看这小家伙对那小女娃这般情深,估计是不会放过那老家伙吧。我是不是应该帮上一把呢,咯咯!”

    略一沉吟,她看向燕澜,心中继续道:“这小家伙,当真神奇玄异,若非有他那奇特的血脉之精,恐怕我需要费更大的力气去解咒。他真的只是燕族一名天才少年?血脉之精呈金色,我活了数百年,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嗯,我还是帮一帮这小家伙吧,或许对我也没啥坏处。”

    燕澜轻搂着燕凌玉,良久之后,他手一挥,将她轻轻安放在咒牛宽大的背上,随即眼芒一寒,缓步朝不咒山人走去,边走边问道:“姐姐,你可知,那施咒之人是谁?”

    不咒山人嘴角扬起一缕意料之中的弧度,笑道:“略知一二,但无法断定,从咒牛的灵魂中,我得知你收了庞家三名长老的元婴,那你不妨先问问他们,也好与我的推测印证一下。”

    燕澜闻言,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他转过身,对着咒牛道:“咒牛前辈,请帮小子缚住庞家长老的元婴,小子怕实力不济,被他逃脱。”

    咒牛喷吐了一口雾气,十分乐意地点了点头。

    燕澜心神一动,取出庞家九长老的元婴,元婴一出,就拼命向高空窜逃,可惜有咒牛束缚,岂能逃得了。

    这一瞬间,不咒山人隐去了身形,她不想自己的样貌被外人所知。

    九长老见脱逃不了,便安分下来,微露惊恐地朝燕澜说道:“燕澜,你想做什么?”

    燕澜面无表情,冷冷问道:“你们庞家请的那位咒术师,暗中对我与我族人施咒,我想知道他的名字,还有实力,以及身份背景。”

    九长老元婴一震,恨恨道:“想从我嘴里知道,门都没有。哈哈,那人咒术造诣极高,被他种下毒咒,你们就等着受死吧。识相的就赶紧放我走,我看在你放我一命的份上,就会告诉你,或者请求那人帮你族人解咒。”

    燕澜淡漠地摇了摇头,道:“我族人的毒咒已解,不劳你费心。我再问一遍,他名叫什么,是何实力,越详细越好。”他边说着,指尖上雷芒闪烁,释放出凌厉的波动。

    九长老感受到燕澜不怒而威的气息,知晓无论如何,燕澜是必须从他口中掏出实情。心中挣扎一番,小心翼翼地问道:“燕澜,若是我告诉你,你可否放我回去?如今我只剩元婴之体,修为十去七八,你留我也是无用。”

    修为越高之人,越是明白生命的可贵。所以此刻,他明智地选择不去刺激燕澜,语气也从先前的强硬,变得和缓,充满乞求。

    燕澜闻言,眼芒一寒,喝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是谁?让你说,只是不想让你太过痛苦,你已经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就像当初你们庞家把我逼入绝境,我也没资格与你们谈条件一样。快说,这是我最后一次问,别挑战我的耐心。”

    说罢,咒牛心神领会地加了一把力,九长老忍不住嚎叫起来。

    咒牛之力,又岂是他元婴之体所能抵抗,还不是要他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停停停,我说我说!”九长老元婴剧烈挣扎着高叫道,咒牛的咒术侵蚀在他元婴之上,那种撕裂灵魂般的痛楚,还不如一掌拍死他。

    咒牛停下了折磨,燕澜也皱眉望着九长老,静待他能说出怎样的结果来。

    九长老元婴缓了缓疼痛,方才虚弱地开口道:“那人名为聂幽,修为已达动天灵境分神期。这等修为,已经是第二重境界的顶峰,甚至超出大多家族族长的修为,所以我劝你,没有万全的准备,千万别去招惹他。他的背后,也有不小的势力,招惹了他,会给你们燕族带来无穷的麻烦。”

    九长老一口气将聂幽的情况快速道出,反正庞家与聂幽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谈不上什么感情,还不如全盘托出,或许能让自己少些痛苦。

    燕澜目光闪烁几下,沉声问道:“你说的可是事实?你要记住,若有半点偏差,我定会让你痛不yu生。”

    九长老当即惊急道:“你放心,我所说的句句属实。那聂幽,是咒魂宗的掌门,咒魂宗位于天陆东域,专修符咒之术。据我所知,门中拥有动天灵境修为者,足有数十人之多。不过咒魂宗宗门隐秘,一般不显山露水,连我族都不清楚他们的真实势力的大小,所以具体详情,我也不知晓。”

    燕澜微微点了点头,便将九长老元婴收回纳婴瓶,随手又将庞家四长老的元婴取出,在咒牛一番折磨下,四长老也是不得不道出真相,其所说与九长老所言并无差异,燕澜便知他们二人并未隐瞒太多。

    待燕澜收回四长老元婴,不咒山人又浮现了出来。只见她微微一笑,道:“方才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所推测的施咒之人,亦是聂幽,因为蚀骨离魂咒,是他的独门绝活,除非他宗门内的亲传弟子,恐怕他不会再传其他人。此外,能将蚀骨离魂咒施展到这等境界者,天陆之上暂无第二人。”

    “聂幽,咒魂宗!”燕澜轻轻地默念着,拳头一握,周身的气势猛然提升数分,一股浓烈的杀意,毫不避讳地涌现出来。

    良久过后,燕澜方才平复心中涌动的杀机,朝不咒山人拱了拱手道:“多谢姐姐出手救我族人,此份恩德,小子铭记五内。现在小子要离开了,姐姐多保重,以后若有机会,小子还会来看望姐姐。”

    言毕,燕澜恭敬一拜,便抱着燕凌玉就yu走。

    “燕澜弟弟,你等等。”不咒山人突然喊道。

    “姐姐还有什么吩咐?”燕澜扭头疑惑地问道,不知不咒山人为何突然喊住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