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解救凌玉

作者:仙子不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超维术士飞剑问道元尊龙王传说圣墟武炼巅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剑域神王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燕澜骑着咒牛,刚到不咒山脉外围区域落下,便看到不咒山人已经站在那里,一脸笑盈盈的模样。

    “不咒姐姐,快,看我凌玉姐到底中的是何种咒术。”燕澜连忙跳下咒牛,抱着燕凌玉朝不咒山人走去。

    不咒山人目光在燕凌玉身上一扫而过,目光闪烁几下,笑道:“燕澜弟弟,放心,她暂无大碍。不咒山脉向来生人勿进,虽然你已成为我山贵客,但进出自如也只限于你,所以姐姐也不好擅破规矩,就只能在这外围区域施救你的族人,你不会介意吧!”

    燕澜眉头一紧,目光从燕凌玉身上扫过,道:“只要姐姐能救治好她,小子什么都不介意。”

    不咒山人笑着点了点头,右手一挥,释放出一道灵元,将燕凌玉悬空而立。她眼眸微闭,灵魂之力翻涌而出,将燕凌玉包裹在内。

    燕澜拉着咒牛后退数步,紧张地望着不咒山人,生怕影响到她救治燕凌玉。

    片刻之后,不咒山人收回灵元,并缓缓将燕凌玉放下,眉头之间浮现一抹紧皱。

    燕澜见之,心头一紧,连忙问道:“姐姐,凌玉姐她怎么样了,难道有什么棘手之处?”

    不咒山人轻轻摇了摇头,微笑道:“棘手倒是谈不上,只是有一点小麻烦。若是单纯救治,这丫头性命确实无忧,但若只做单纯救治,可能对其以后的修行有点影响……”

    燕澜急道:“怎样才不留下后遗症,姐姐请明示。”

    不咒山人望着燕澜紧张的模样,嘴角一抿,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柔和之意,她笑了笑道:“其实也不难,只要取她双亲少许血脉精华,则可完美治愈。因为这丫头所受之咒,蚕食血脉与魂魄,虽说如今还未影响到深层次,但多少已经留下一些病根。破咒容易,去病根难。而亲生父母血精,对亲生子女有育化生机之功能,所以乃是修复骨血的上佳之物。”

    “父母双亲?”燕澜微微一愣,在他印象中,燕凌玉似乎自小,她父母便不在了,略一沉吟,他开口道,“姐姐,凌玉姐她好像双亲皆不在,那该怎么办?”

    不咒山人道:“若是双亲不在,那爷爷nǎinǎi、祖父祖母可在?总之,血脉越亲,愈合得更快。”

    燕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我倒是不知,还是问问四长老吧!”

    说完,他拿出传讯灵符,释放出一道讯息给了白长老。片刻之后,白长老与四长老同时来到不咒山脉外围。

    因为不咒山人不想让自己真容被外人知晓,故而燕澜只好走出不咒山脉,朝两位长老飞去。当到达两位长老面前时,他发现两位长老皆是面露忧色。

    燕澜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问道:“白长老,四长老,凌玉姐的双亲是否不在了?”

    四长老微微摇了摇头,道:“其实凌玉的双亲在不在,我也不知道。”

    “嗯?那凌玉姐的祖辈还有谁在?”燕澜有些摸不清头脑,燕凌玉双亲在不在人世,怎会连长老们都不知晓,这有些不合情理。

    “哎!”四长老叹了口气,道,“这事,本来不打算告知于你们小辈,但现在,也不得不说了。其实凌玉并非我燕族血脉,而是当年我在一荒山野岭,发现一野兽将她叼在口中,意yu吞食,于是我便将她救下。那时她尚在襁褓之中,后来便将她交给一心善的族人收养,所以不知道她双亲是谁,自然就不知道她双亲是否还活在世上。”

    燕澜露出惊讶的表情,脸色浮现一抹纠结,沉默片刻,方才低声喃喃道:“凌玉姐不是我族族人?怎会这样?那该如何是好?先不管了,问问不咒山人再说吧!”

    说罢,燕澜便转身朝不咒山脉急驰而去,将这事告诉了不咒山人。

    不咒山人黛眉一紧,眼睛扑闪了几下,道:“如此看来,那只有最后一法,就是用你我的血脉之精。育化骨血,必须用yin阳双血,所以就只好这般将就着咯。虽然不如双亲精血见效快,但破咒之后多加调养,亦能恢复如初。”

    燕澜望着神色呆滞的燕凌玉,他已经受够了看不到她调皮可爱的模样,当即点头道:“好,那请姐姐开始吧。”

    不咒山人妩媚一笑,道:“弟弟,你可要准备好了。”

    说罢,不咒山人一点自己胸口,一滴精血便被抽离出来。玉指又朝燕澜一指,一滴精血从燕澜心口飞离而出。

    这一瞬间,燕澜只觉得心头猛然一阵剧痛,不过当看到血精浮现于眼前时,他脸色毫无痛苦,反而浮现出浓浓的期待之色。

    不咒山人玉指掐诀,两道精血融而为一,继而朝燕凌玉天灵上缓缓沁入,燕凌玉的神色浮现一丝痛楚,不过燕澜看在眼里,却是身体禁不住一颤,因为这是燕凌玉自受咒以来,第一次有了呆滞之外的表情。

    当精血全部融入燕凌玉体内,她周身居然隐隐散发出一红一金两道异芒。

    不咒山人见之,眉头一皱,这红芒自然是她血精造成,那金芒就是燕澜之血精所发,她不明白,燕澜之血精,为何呈现金色。因为绝大多数人的血精,都是正常的红色。

    不过此刻容不得她胡思乱想,她玉指又掐出一诀,道道无形波纹缓缓朝燕凌玉散发而出。

    燕凌玉识海中的那道灰暗之气,仿佛遭受什么天敌一般,顿时惊惶失措,强行挣扎,不过在不咒山人强大的破咒之术下,虽然顽强抵抗,但施咒之人的咒术境界,终究要比不咒山人差了一线。

    不咒山人,可是天陆咒术第一人。

    如此这般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不咒山人娇喝一声,指尖光芒大盛,掌心一动,燕凌玉的身躯便朝她飞来。她一掌按在燕凌玉天灵之上,一掌按在燕凌玉胸口,光华一闪,燕凌玉轻哼一声,周身异芒散去,身躯陡然软了下来。

    不咒山人释放出一缕柔和之力,轻轻托着昏迷状态的燕凌玉,朝燕澜笑道:“弟弟,这丫头只是暂时昏迷,好好调养数日,便可完好如初。并且有你我血脉之助,她不但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反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咯咯!”

    燕澜长舒一口气,连忙将燕凌玉抱住,压在心头的巨石,到这时方才完全卸去。虽然燕凌玉中咒至此方才数日,但在他看来,仿佛过了数月之久。因为这中间的经历,实在太多太多了,甚至有种沧海桑田的长寂。

    望着怀中昏睡的人儿,尤其是她不再呆滞的脸庞,燕澜的心头,蓦然翻涌起一股暖流。他不明白这是为何,因为年少的他,还不是很清楚爱的滋味是什么。但他明白,自己这一刻很开心,很幸福。

    人之一世,最幸福的莫过于有一个人,值得你用一切去守护,哪怕是生命。

    因为,那是一个在你心里,比你生命还重要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