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笋冠仙人

作者:萧雨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应雷倒吸一口凉气,对于梁山上的打虎英雄武松,只要江湖上长着两个耳朵的,不会有人没有听过他的威名。

    他知道自己的底细,论内功境界不过勉强跻身后天巅峰,比不及武松的先天之境,因此要战胜这位强敌,只能依靠招式上的精巧。

    张应雷憋耐不住,努力壮起胆量,挥舞起他那扇五十斤的赤铜刘,卯足了全力杀将过来。

    所谓铜刘,是一种长兵器,形状相当于将鲁智深的水磨禅杖去掉了月牙,只留下铲头。刘就是一种刃与杆完全垂直的钺,论其实质就是一种变异的战斧。

    铜刘闪过一道寒芒,带着千钧力量,呈泰山压顶之势凶猛铲来,但听金石交鸣的一声脆响,溅起火星四射。

    挡住张应雷铜刘的并非武行者的戒刀,却是一双板斧。就在张应雷冲过来的前一瞬间,武松身边的另有一条好汉抢先出击,冲到了前面,口中大喝一声:

    “武二哥,杀鸡焉用牛刀,这只鹰爪孙且交由小弟收拾。”

    言罢,他劈面挥出了他的板斧,从容挡下了张应雷的先发制人的威猛一击。

    张应雷定睛一看,却不认得此人是谁,但见他脸横紫肉,眼睁铜铃,身高八尺,步战无马,双手各提着一对板斧。

    “你这贼厮可是黑旋风李逵?”张应雷见他提着板斧,无意间就把他与梁山另一条最爱杀人的天杀星联系起来。

    这紫面汉不发一言,闷头就砍,他当然不是李逵,那黑旋风哪有他的本事,最多只能杀杀小兵,但这位爷就能斩猛将,他是淮西楚军中武艺最强将领之一的縻貹。

    縻貹马步皆能,马上骑战善用开山斧,下马步战时就改用一对板斧,两种武器皆可如臂使指、熟练应用。

    铜刘撞上了双板斧,两员猛将正是一双好对手,三扇利刃并举,四只臂膀齐扬,转瞬之间,二人已礩经了二十余合,斗了个胜败未分。

    旁边观战的另一员武将见縻貹单溺不下张应雷,便想起杨烨临行时候的交待,转头就对武松说:“武二哥,张应雷这鹰爪孙勇猛,非一人能胜,我等是否要助縻兄弟一臂之力?”

    武松笑道:“此刻并非江湖斗将,守什么一个并一个的鸟绿林规矩。袁兄弟,我们并肩子齐上!”

    言罢,武松与袁朗双双大吼一声,挥舞兵刃就上前助战,官军已然死伤殆尽,哪里还有张应雷的帮手。

    两员虎狼之将骤然近身猛袭,张应雷岂有遮拦之力,但见措手不及时,被武松瞅准了机会,镔铁戒刀盘旋而起,就似一只黑色神鹰瞬间展翅飞翔。

    蟠龙绝命刀.鹰翅斩!

    武松手起刀落,张应雷一条臂膀冲天而起,縻貹随后赶上,将板斧高举,杀气腾腾,寒光激射,横刃劈出,正中胸脯,当即将其一挥为二。

    “斩将者,淮西上*将縻貹是也!”

    随着张应雷被杀,偷袭嘉祥城的官军全军覆灭,没有走脱掉了一人。

    城外,亦是喊杀之声震天动地,只见血肉横飞,酣战正烈。云天彪的万人断后大军与乘胜杀来的杨烨、呼延灼统领的劫寨队伍已经展开了最后的“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比拼。

    沙场对战,勇猛善战重要性更胜于运筹帷幄,正如张良永远不能指挥军队战胜项羽。冷兵器时代最优秀的统帅不能只靠出奇制胜,奇兵永远只能当作辅助,强大的正面合战能力才是纵横天下的不二法门。

    杨烨凭借着呼义保宋江按照玄女天书中练兵术训练出来的梁山百战雄师,与大宋西军中的出色代表,忻州第一猛将云天彪操练多时的强兵,开始进行一场强强对话。

    他有幻术符在手,不怕云天彪的狂暴校刀手,若是敌人敢用这队人马上场,杨烨立马就能送他们一个好看,让他们再来一场自相残杀。

    同样的战术不能在智商成熟的敌人们面前用两次,云天彪当然是一个智商成熟的敌人。所以杨烨没有看到被《春秋大论》洗脑的狂暴校刀手再次上阵。

    所以,这场兵战只能硬拼硬,不能再有半点取巧。一番厮杀之后,嘉祥城下成了血肉磨盘。梁山军悍勇善战、忻州军防守严谨,双方各有所长,战斗顿时陷入焦灼状态。

    云天彪统帅骑兵练练袭击梁山军两侧羽翼,造成了重大伤亡,威胁相当之大。由于官军人数多于梁山军近一倍,饶是杨烨、呼延灼武艺高强,急切之间亦扭转不得颓势。

    危机关头,嘉祥城门大开,武松、縻貹、袁朗、单廷珪、魏定国等率领纪山骑兵、黑甲赤甲水火军团也来增援,反打了云天彪的官军一个前后夹攻。

    这一下,就算是云天彪亲自训练出来的媲美西军战斗力的景德镇强兵也支撑不住了,霎时形势急转直下,官军兵败如山倒。云天彪只好依仗青龙刀之锐利、大宛马之快捷,玩了出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仅带着数百骑逃脱了活命。

    嘉祥一战,梁山军得杨烨援助,先败后胜,最后斩官军上*将两员,损折头领三人,俘虏消灭官军一万八千余人,损兵七千余人,可谓是惨烈的大胜。

    正当好汉们在欢庆胜利之时,却有一骑奔马急促呼啸而来,瞬间就来到了城墙之下,急喘嘶叫一声,连吐出数口白沫,随后四蹄同时打滑、软塌倒地,从马背上颠下一条浑身是伤的好汉来。

    众人看得分明,在这条好汉背后插着三支触目惊心的倒钩狼牙雕翎箭,流淌下来的鲜血已经湿透了整片衣襟。

    呼延灼大惊失色,他认得此人,正是随同豹子头林冲镇守濮州的头领操刀鬼曹正。

    “哎呀不好,曹兄弟原来是你?军医,还不快来救人!”

    曹正听到了呼延灼的声音,努力睁开欲要昏迷的眼睛,颤声道:“呼延哥哥,濮州军情紧急,请你快快发兵去救我家师傅。”

    他的师傅正是梁山派驻在濮州的主将,五虎上*将中的豹子头林冲。这曹正强忍剧痛,将濮州的状况断断续续地告诉众人。

    这里嘉祥来犯之敌云天彪、张应雷等人十分凶恶,那边侵犯濮州的官军也是一样的手段高强。

    高俅派来对付林冲的是济南府的兵马,领军者是检讨使贺太平,用猛虎将军金成英为先行官,再以镇抚将军张继合后督粮。

    贺太平是纯粹的文官,完全不懂兵家之事,全靠张继妻子贾夫人文武全才,精通军事兵法,代替丈夫协助主将来参赞军务,方才稳定大局。

    贾夫人本不姓贾,乃是秦代武安君白起的后人,闺名唤作白洁,幼年曾得授祖传兵法,只因家贫被贾家收养,改名后嫁给张继。入营后没多久就与贺太平成了一场好事,从此不仅参赞军事,还要参赞房事。

    原来这张继疲软貌丑,最不得这妇人之爱,她见贺太平这般风*流倜傥、有心有力,因此怎能不倾芳心。

    这日在济南府行军帐的销金帐内,贺太平与白洁一场枪战之后就默坐在一旁,只顾自长吁短叹。

    白洁披衣起身,用一对还似粉藕的皓腕来搂贺太平的皓首,柔声道:“相公,你这是有心事呀。”

    贺太平叹道:“我又如何能不担心,不知道为何高太尉会派我这般一个危险差事,上濮州攻打林冲,这可是当年八十万禁军教头啊,哪里是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能够对付的。”

    白洁笑道:“武解元金成英力敌万人,正是林冲的敌手。”

    贺太平道:“就算金成英能和林冲打个平手,但有有什么用?濮州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梁山贼匪,更有什么矮脚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都是些会杀人的魔王,除了金成英,我们还能用什么人去对付他们,总不能指望你家的张继吧?”

    白洁听贺太平说到张继,忍不住用鼻子轻轻抽泣了一声,冷冷笑道:“靠他?估计连一个寻常梁山泊上的小喽啰兵都战不过。”

    言罢,这女人转回头,望着辕门外沉了片刻,突然间有了主意道:“相公,你的担忧甚有道理,我们确实不应该自恃太重,低估了梁山贼寇的本领。奴家倒是想到一个办法,正好可替相公分忧。”

    贺太平闻言大喜,一把将白洁搂到怀里,伸出双手就掏她内衣中的峰峦,边摸边笑道:“我的亲亲好夫人,你快快说来,到底有何良策?”

    这白洁被贺太平一通龙抓手抓得浑身酥软,气若游丝却似一只小猫般的叫道:“奴家未出嫁时候曾经拜过一位师父,他本是开封人士,曾亲身历经战阵,后出家修行,修成神通广大的偌大道术,乃是一位半步就能飞升仙界的大圣贤。奴家想如今也只有他,才有办法帮得上相公。”

    贺太平叹道:“噢,天下间竟然还有这等了不起的高人。”

    白洁继续道:“师父姓刘名永锡,在清凉世界出家,自号笋冠仙人。奴家未出阁前曾受过他宠爱,得其传授奇门遁甲、行兵布阵的本领。出师那年他曾赠奴家一束信香,言若将来若想再与他相见,可焚香相请,则虽在千里,也能旦夕就至。”

    贺太平并非苦读死书的庸才,他博学广知、见多识广,听说过笋冠仙人的名字,闻言喜不自胜道:“原来竟是千里舆图,缩成跬步的刘仙人,娘子,你还不快快焚香,相请尊师下凡指教。”

    白洁答应一声,去了自己房间去取来信香,贺太平不敢怠慢,当即搅了这妇人一并去沐浴更衣,一直折腾了半饷,方才云收雾歇,等双双整敛了衣襟,再到大堂之上净手焚香。

    信香一点,霎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透骨寒气笼罩四野,未过多时,半空风响,正有一尊仙人腾云驾雾而来。

    只见这位仙人年近七旬,身长八尺,精神矍铄,面貌魁梧,目有余神,须垂银白,飘然间有仙风道骨。

    “好徒儿,你呼唤为师,可有甚紧要事情?”

    白洁双膝跪倒,五体投地,口中虔诚地唤道:“吾师降临,奴家白洁携贵人贺太平在此恭候,今有讨伐梁山贼寇的一应兵事,需求您的无穷道法相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