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你知不知道自己左边特别的敏感?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让她再自私一次好了,就让她再偷偷瞒着孩子好了,她宁可他恨她一辈子,也不愿意让想想离开自己的身边,她是个母亲,怎能忍受骨肉分离?

    太了解这个女人,所以瞬间便读懂了她眼中的抵抗,男人的眼神更冷,突然一张口咬在她脖子上。

    是真的咬!

    慕千雪悴不及防,顿时疼的直吸气,身体也剧烈地颤动起来。就在她以为自己的脖子会被他一口咬断之时,他突然松了口,薄唇允吸着她纤白柔美的颈项,一点一点在她身上印下专属于他的痕迹。

    从最初的疼,到后来的痒,慕千雪也不敢推她,只能苦苦哀求:“嗯…你别这样,这儿是女洗手间………”

    明明觉得气氛不对,地方也不对,可慕千雪还是在他的动作下气息紊乱,神情游离,但脑子还不致于运作不了。这里是公共洗手间,还是女洗手间,他不能留在这,再这样的话………

    他不要脸,她还要的…………

    “那又怎样?”

    “你是男人。”

    闻声,他突然自她肩窝处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笑:“嗯!我确实是男人。”

    “…………”

    她的意思是,这里是女厕,可他非要扭曲自己的意思,慕千雪急得额头上冒起了汗,刚一张嘴想要解释,宋天杨却突然又低下头来。狠狠封住她那张意欲‘诡辩’的小嘴,灵活的舌在她嘴里搅动,执意与她的丁香小舌教缠,夺走她仅存的意志,掠去她残存的理智。

    她抗拒不了他,更抗拒不了他的吻,这一点,无论试过多少次,从来都是一个结果,怎么办?怎么办?又要沦陷了,不行,这是不行的,绝对不行。

    “唔!会有人进来的………”

    “有人我会知道。”

    性感的薄唇贴着她的耳壳,宋天杨含含糊糊的又说了这么的一句话:“而且这个时候不会有其它人来这………”

    因为,外面都是他的人,蚊子都放不进来一只。

    “嗯!”

    强烈的刺激下她嘤咛一声,无意识的拱起纤腰往前倾,平白为他制造大好机会,好使他吻得更深。抗拒由他引发的酥麻感觉,抗拒心里头涨得满满的异样情绪,抗拒一切可以摧毁她理智的他的热吻。

    这一回,她咬着唇,必须费尽气力才能不喊叫出声。

    “别咬着自己。”

    男人的含笑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慕千雪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似要冲上头顶,羞得无地自容。

    “放,放开………我………”轻颤的粉唇低嚷着,为何他偏要选在这里对她做这种事?他是故意想要羞辱自己,他就是故意的……

    “不放又怎么样?”

    折磨着她的大掌退离,本以为他良心发现打算停止一切,大眼中印出他清晰的动作,慕千雪霍地张大了乌眸,竟发现他在脱自己的衣服。

    大掌解开了衬衣上的钮扣,光裸的胸膛泛着蜜色的光泽,吸着她的视线,令她心跳频率急剧加快。

    别开头不敢瞧,强逼自己冷静以对。

    男欢女爱很平常的,况脸他们以前也做过无数次,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为什么要在这里?

    她努力不懈地劝服自己不该因他的举动而紧张,毕竟,曾经相爱的时光,他的每一个动作她都是熟悉的。

    可事隔三年,他们彼此已不若当初那样平静,所以,当他高大的身躯的贴近,当她真切感受到他热烫的体温,当他粗糙的男性肌肤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她的身体,那火焰般的高温,立刻让二人的呼吸都同时急促起来。

    “你知不知道自己左边特别的敏感?”

    感觉出她的情动,宋天杨压低了声音浪问,一只手覆住他说的那一边,肆意轻捻………

    “不要再说了。”

    即使感觉自己已无法掌控理智,可她还是下意识地抗拒着他的话,她是来找孩子的,怎么能孩子没找和孩子爸在洗手间里*?

    打住,赶紧打住。

    多渴望他的进一步,可她还是伸出小手推了他一下:“求你了,不要在这里,我真的有急事,现在就得离开。”

    “急事?什么急事?”

    最激情澎湃的时候,这个女人又跟她提这些,急事,在他看来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上’了她更让他觉得急。

    “小雨偷偷带着想……Shawn(想想的英文名,译音:肖恩)回来了,我必须找到他们,两个孩子都那么小,万一出了什么事,我……”

    听到这里,宋天杨原本深染*的眸子一松一放,口气也带着几分不悦:“你也知道孩子小?你是怎么当妈的?这么小的孩子跑出来了不知道?”

    如果不知道想想是自己的孩子,宋天杨现在恐怕高兴还来不及,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自己的儿子,在拉斯维加斯就丢了一次,现在又丢了第二次。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感觉他儿子遭虐待了似的,这个女人到底怎么照顾孩子的?

    照顾不好的话直接交给他,特么他就算自己不会带,也有家里人帮着带,绝对不会让孩子这样丢来丢去。

    “我……是我不好,可现在你别困着我了,我得去找他们,啊?啊?”

    原本心里就急得不行,被他这么劈头盖脸地一骂,慕千雪也委屈到不行。她在拉斯维加斯住了快三年,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可因为他的出现,想想和小雨便接二连三地出状况。她不拖脱责任说这些和她没关系,可要不是因为他,她能这样手忙脚乱么?他现在不让她去找孩子,还把她困在这里骂她,要是孩子因为他这么一耽误真的丢了,她非咬死他不可。

    这个混蛋,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耽误时间?

    “不行。”

    慕千雪心都死了,神情沮丧到不行:“为什么?为什么不行?”

    “那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在意?”

    宋天杨知道孩子在哪里,也知道孩子安全,自然比慕千雪淡定。眼看着怀里的女人急成这样都不肯对他说实话,他就恨得直咬牙。就是要让她急,就是要让她紧张,就是要让她六神无主,就是要吓死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什么事都瞒着他…………

    “………”

    那一刻,慕千雪差点就绝望了。

    很想告诉他想想是他的孩子,让他赶紧和她一起找,可想到宋老爷子的那句话,她又惶然地感觉,一旦她说出来了,就真的会如宋老爷子所说一般,只要孩子不要妈。

    宋天杨恨她她知道,也没奢望他能对自己客气,可谁要是想跟她抢想想,她是拼了命也不肯给的。但宋家在京市几乎一手遮天,若她还在拉斯维加斯,还有机会逃一下躲一下,可在京市,她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你别这样,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可孩子是无辜的。”

    他不理会她的哀求,只是邪恶酷冷地笑:“是我的孩子才无辜,是别人的孩子的话,那就是活该。”

    “宋天杨,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急得叫了起来,宋天杨却不紧不慢地撩起她碍事的上衣,邪恶道:“现在,我只想引证一下我的话………”

    慕千雪脑子有些懵,引证什么?

    人还在犯傻,面前的男人却迫不及待地俯首………

    他刚才说的是,她的左边比较敏感。一触之下,慕千雪倒吸一口冷气,脑子都炸木了,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要………

    反抗,挣扎。

    他一只手就搞定了她,死死按在墙上,让她除了配合地将自己送得更近,其它什么也做不了。他已不再满足于‘隔靴搔痒’的感觉,用牙齿挑开层层*,变本加厉………

    “不、呃…住手…嗯……”

    或者,她应该让他‘住嘴’,可她越是挣扎,他便越是咬得专心。【撩】拨人心的火花侵袭她全身上下的感官,她喘息着,这次她必须要死死咬紧牙关,才能让自己不尖叫出来。

    被箝住的小手紧握成拳,全身绷紧着,折磨似的难受感令她的身躯忍不住颤动不止。

    这个男人疯了,疯了!

    死死咬住下唇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嘤咛出声,可他那样刻意,慕千雪耐不住低低在抽泣起来。闻声,男人薄唇退开,不再残忍的折磨着她。

    可再抬头时,他颠倒众生的俊脸上又多了几分严酷,宋天杨贴着她的耳壳,轻声提醒:“女人,你小声点,这一次真的有人来喽!”

    他一幅看好戏的表情,慕千雪却被有人来了这四字狠狠震住。

    如同冰霜雨雪兜头而下,被他燃起的高温迅速下降了几十度,早已飘到九霄云外的神智亦在霎那回笼。寒意侵占她的四肢八骇,她小心的呼吸,心虚的以为一个小动作都会造成声浪,引起在外头的人怀疑洗手间里头有人公然跟男人*。

    等了半晌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她刚以为他是在故意吓她。门外突然便传来了清晰的对话声及清脆的嬉笑声。

    面对现实吧!真的有人来了。

    慕千雪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将怒气转介到始作俑者身上:“你刚才不是在说不会有别的人来这么?”

    男人不怀好意地挑了挑眉,看着他的眼神坦然,却有邪恶的因子在破甬而出:“你这样的表现,我能理解为你在懊恼她们破坏了我们的好事么?”

    他一出声,慕千雪便吓得伸手捂紧了他的嘴,原本就担心被人听到,他还这样大声,要是事情不幸被揭发,他是花名在外不怕这种绯闻,可她堂堂女律师闹出这种事来,以后还要不要在律政界混了?

    不敢出声,她用口形示意他闭嘴,可他嘴被她的小手捂着,却从嘴里悄悄伸出舌头,无比【色】情地舔她的手心。慕千雪被他这突然来的动作,弄得全身一个哆嗦,烫到了一般猛地缩回了自己的手。

    她咬牙切齿,又不敢出声的模样取悦了他,男人的大手破空袭来,轻扣住她的下颚,大拇指有意无意地摩梭着指下的软滑细腻。墨黑的眼瞳望进她的眼底深处,那锐不可挡的目光彷佛要直闯入她的灵魂深处,窥看她的全部。

    “真的不想要?嗯?”

    话说到尾时,宋天杨的手劲加重了,在她纤细的肌肤上遗下显着的红印子。在这样近的距离,她能看清他那双莫测高深的黑瞳里狂涨的*。外间传来的说话声不断,慕千雪慌乱不已,哪里还有心情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的沉默令他不快,俊逸脸庞上的笑意在她面上露出不耐烦的那刻起自动褪去,最初相遇时那张冷峻如石雕的酷脸再度出现在她面前。大手再度袭来,死扣着她的下鄂强迫她与其对视:“女人,答我。”

    他又粗鲁了,弄疼了她,慕千雪拧着眉头看他,暗影重重下他的眉目仍旧酷帅到令她心慌。

    可是,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外头的人随时发现他们在这里,倘若被人发现,到时怎么办?瞎扯说是他跑错洗手间,更巧合地跑进有她在的那一格洗手间吗?

    他邪恶的行径引出了她的逆反心态,慕千雪暗暗咬牙,口吻不佳的瞪他:“不想。”

    她的声音很轻,是那种害怕被人听到的小心翼翼,可她话里的‘嫌弃’之意却又再度刺伤了问话者的自尊。男人阒黑的眸仁跃动着复杂的光芒,宋天杨垂下眼,掩去那复杂难解的神色,只有皓腕上愈加重的手劲泄露了他的情绪,但这细微的变化,过份紧张的慕千雪完全没有注意到。

    下颚上的箝制陡然一松,毫无预兆地,慕千雪被他狠狠扳过身子,面朝墙壁地重按在洗手间雪白的墙上。

    “你干嘛?”

    “你说呢?当然是……”微顿,他徐徐开口,语气看似平淡,声音却异常的紧绷沙哑:“干你。”

    这话吓得慕千雪不轻,因为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真是那种敢说就敢做的人,一旦他动了这种心思,他真的敢把自己就地正法。心里慌得咚咚咚地乱跳,慕千雪腿都软了,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别闹了,外面有人。”

    “有人才刺激。”

    “你疯……”了字还没出口,下面忽地传来又酥又痒,俨如触电般的感觉,一惊,慕千雪大喊出声。

    几乎在同时,外间便传来了别人好心的询问声:“姑娘,你怎么了?”

    大囧!慕千雪那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刚才她喊得这么大声,外边的人会听不到才怪,可这也不能全怪她,她哪里知道他竟然会突然偷袭她……

    恼羞成怒,慕千雪也口不择言起来,压低了声音骂道:“放开我,你这头种马。”

    一句种马,瞬间引爆当场。

    曾强行浇熄的怒火,因她的口不择言而复燃,愠怒甚至直冲上脑际,夺去宋天杨的理智,掌管他的大脑运作。哪管有别人在外面,他大掌迳自撩起她雪纺纱的短裙,指掌毫不犹豫地滑入………

    “不……”

    低嚷,本能地收紧,但却适得其反倒把他不安份的大手夹在那里,她倒抽口气,被他的动作折磨到脑际一阵一阵地泛白。耳朵里嗡嗡直响,根本就听不清楚外头的人在说些什么………

    未等到她的回应,咯咯的敲门声响起。

    扯回慕千雪的神智瞬间被扯回,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她尝试着寻找所有足以千万自己尖叫的理由,可是,身后的人却趁她在想‘正事’的时候,又开始上下其手。

    “那个……姑娘你没事吧?”

    门外关切的话语,让慕千雪的心寒上了一大半。想要回答,却怕溢出唇齿的都是*之音。反控着他,身后的男人笑得邪恶,还凑到她耳边笑道:“别人在关心你呢!不回答的话,她们会以为你昏倒了,然后,带人来撬开咱们这间的门,到时候…………”

    适时地闭嘴,那幸灾乐祸的口吻,彷佛万一发生他说的那种事情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她知道他‘名声’不大好,就算被人撞见恐怕也会‘不要脸’地大方面对,可她是个女人,一旦曝光…………

    --------------------------

    PS:一更到,谢谢苹果傻啦亲的打赏,所以明天有二更!上午10点再见!(7000字大更不会少大家的。)

    另外:有位misscai313亲今天生日!祝生日快乐!!!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