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想她,想到没有一晚能安睡(为芳草地亲的打赏加更)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些年,宋天杨染上了失眠的顽疾。

    他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每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每当他有一丁点的睡意,那些他清醒时被强制扼杀在心头的思念,就会如猛兽出笼一般冲破他那时稍为薄弱的意志,咆哮着在他心尖上奔走呼嚎:雪儿---我想你。

    睡眠时间是人最放松的一刻,所以宋天杨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敢睡,他需要很多很多的意志力来抵制住事对他的频繁骚扰,他需要很多很多的精力来控制时不时会突然冒出在他脑海中的她的样子。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他恨她,恨到不愿意再提起她,可是,他那么那么那么强烈的想她,想到整整三年没有一晚能安睡。

    沉沉闭目,任烟雾缭绕间笼罩了他的脸。

    说好了不要再原谅她,说好了不要再关心她,说好了不要再在乎她,可是,当他听说余伊薇那个小丫头竟然跑去找她的时候,他身体里那些抵制不住的因子便又活跃了起来。天知道他要用多大的气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双腿,不要跑去医院里看看她是否安好。

    是她不要他的,是她先放弃他的,所以,他不能原谅她,永远不能!

    除非,除非………

    ---------------------------------------

    宋天杨在酒店足足呆了三个多小时,才打算去接据说已经吓晕过去了的余伊薇大小姐。

    还未起身,便接到了助理绍俊衡从京市打来了国际长途。

    “宋总,四少正在集结专家团队,打算给聂老动手术。”

    他俊挺的眉头微微一动,说出来的话却透骨的冷:“他不想要那双手了?”

    “是老爷子的意思。”大洋彼岸,绍俊衡被他一句话就吓出了冷汗,但还是硬着头皮解释:“据说,是慕小姐给老爷子打了通电话,老爷子就给四少下了死命令。”要命的从来不是担心三少体内的暴力因子,要命的是这个三年不曾提及的名字,虽然他只用了一声慕小姐代替,可话音方落,他还是明显地感觉到宋天杨的呼吸都不太平静了。

    原来是老爷子从中作梗,难怪连二哥也找不到人。

    宋天杨默然:“知道了。”

    用了近五秒的时间,电话那头终于等来这三个字,绍俊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总算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对了宋总,CG集团的聂总今天来找过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谈。”

    “哼!他能有什么事?”

    不过是斗不过夏波清来搬他这个救兵罢了,便宜不好这么占的。这老小子是甜头吃多了已经忘记了之前自己犯下什么事了吧?以为扔出一个聂云帏扛下所有事他就会放过他?

    呵!做梦!

    “那……还要帮他么?”

    “我们是做生意,不是做慈善,总得有利可图。”

    所谓的有利可图,指的自然是当初帮聂云帆的目的,现在既然目的已达到,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再陪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毕竟,当年的那些事聂云帆怎么也逃不掉,也是时候让夏波清好好替他费费心了。

    “明白了。”

    话到此处,绍俊衡在电话那头微微一顿,又道:“还是得您回来亲自定夺,特别是,正在进行的那一项。”

    闻声,宋天杨想了想,眼前似又掠过那张清丽的脸,心里的情丝万缕,口气却依旧冷漠:“我明天就回来。”

    “这么快?”

    “不是你说的需要我亲自回来定夺?”

    “我以为您会在那边再休息两天。”

    这话说的隐晦,只差没有说以为他要去找什么人了,宋天杨倒也没跟自己的助理多废话,只淡淡哼了一句:“没必要。”

    “那余小姐呢?一起回来么?”

    想起之前电话里听到的哭泣声,宋天杨眉峰一跳,无情道:“她,没这么快!”

    “宋总,恕我直言,您明知道余小姐是那样的人,为什么还要和她订婚?她根本不适合三少奶奶这个位置。”

    闻声,宋天杨冷冷一笑:“那谁适合?”

    最适合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稀罕那个位置,人人求而不得的,她偏偏弃如敝履。既然都不是他想要的女人,那么换了谁也没区别,更何况,余伊薇这个丫头对他来说,是难得的一步好棋。

    “汔车黑匣子也拿到了,您也为此准备了三年时间,就算一次扳不倒那边,大不了再准备一年,搭上您自己的幸福不划算。而且,现在慕小姐也找到了,您是不是……再努把力?”话到这里,绍俊衡又担心这话份量不够,还补充了一句:“女人嘛!其实都要哄的,您不是最拿手这个么?”

    程力升任K市总经理后,绍俊衡是宋天杨一手提拨且一手*起来的超级特助。虽然他性格不如程力腹黑,手段也不若当年的霍乔婷,但胜在稳扎稳打,是个非常忠心的下属。而且,天生学霸级的适应能力,让他在公司的各个部门都游刃有余。

    他是个很擅于扬长避短的人,跟在宋天杨身边三年,看着宋天杨痛苦,看着宋天杨挣扎,看着宋天杨一路花天酒地。只是,做为宋天杨的特别助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其实,和三少奶奶分开的这三年,宋天杨外表看似私生活混乱无比,实际上,这三年来他再没碰过一个女人。哪怕是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余伊薇,哪怕他们的关系已上升到了未婚夫妻的程度………

    大家都是男人,绍俊衡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才会不怕死地提这一句话的,但,这也确实是他的真心话。他总觉得,没有三少奶奶的三少,缺了点人味儿!

    三年了,也是时候补上三少这点人味儿了。

    难得听绍俊衡说这样一番话,宋天杨细细品味着,突然蹦出一句:“谁跟你说我要搭上自己?”

    “那您是………”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他这叫放长线,钓大鱼。也许是被那个女人同化了,他渐渐地也觉得自己越来越记仇了。而当年的帐,当年的仇,当年的恨,所有加诸在他身上的痛苦,也是时候让那些人好好尝一尝了………

    ------------

    被关在太平间近两个小时,这一次余伊薇吓的不轻,发了三天的高烧,还在医院住了整整一周才出院。

    做为她的未婚夫,宋天杨原本应该留下来照顾她,可偏偏他‘工作繁忙’,所以在余伊薇生病后的第二天,他便带着‘歉疚’的心情,回国处理工作,直到一周后余伊薇出院,他这个未婚夫才又‘特意’飞过来接她出院。

    “天杨哥哥,谢谢你来接我。”

    余伊薇只有20岁,宋天杨35岁。

    三岁一个代沟,他们之间至少隔了五条沟。余伊薇这个年纪的小丫头本就喜欢撒娇,宋天杨又惯会哄女孩子,所以,把她从医院里接回来后,小姑娘就赖在了他的身上,还有意无意地将自己高耸的两团朝他胸口拱。

    虽然余伊薇是地地道道地京市人,可小丫头对*,对男女关系的开放度实在和西方人无异。从她看上宋天杨那一天开始,她便主动【勾】引过他好几次,若不是母亲警告过她很多回,说宋家的长辈都是非常刻板的,如果她还想嫁给宋天杨,就必须学会矜持。就算实在没有那玩异儿,装也得装出几分味道来,她早就主动扑倒宋天杨了。

    为了能让她顺利地嫁进宋家,在国内的时候,母亲一直盯得她很紧,她找不到机会下他的手就跟着他跑来国外。就不相信到了洋人的地盘,他还能坐怀不乱。

    她拱得卖力,整个人已几乎趴在了他的身上,宋天杨只是笑,别说身体反应,就连表情都还是那般绅士到无可挑剔。她最恨的就是他这模样,都说宋家三少花名在外,是最会玩的公子哥儿,可是,在她的面前,他永远都是一幅风度翩翩的样子。

    起初觉得新鲜的时候,还挺喜欢他这样绅士的行为,可越是相处得久,她就越反感他这样。总感觉他是在有意无意的排斥她的靠近,她也想过要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可宋天杨那张在商杨纵横驰骋的嘴,又岂是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搞得定的。

    所以,无论她多么卖力,他竟从未让她得手过。

    她怎能不恨?

    以往,她哪里需要这么费劲?随便勾勾小指头,那些男人便扑了上来,把她侍候得舒舒服服的,只有宋天杨,让她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受打击,可正因为如此,她反而愈战愈勇。目前最明确的目标就是,睡他一次,试试他的‘技术’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好。

    “身体好了吗?”

    这个问题?

    余伊薇双眸大亮,整个胸都压到了他的身上,从他的角度望下来,逍魂的事业线一览无余!

    “嗯!彻底好了。”

    “那就好。”

    明明是说着再普通不过的话,可余伊薇听在耳中,却觉得他每一句都是性暗示。身体好了才可以做不是吗?想到那些关于宋三少的虎狼传说,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又燥热了起来。

    直勾勾地看着他,她红红小舌扫过自己的唇:“这几天你不在,我好想你喔!”

    “是吗?”

    慵懒的声线,带着想诱人的尾音。余伊薇心跳得飞快,直接闭上了眼,等待着他靠近自己,亲吻自己,撕裂自己………

    “那么想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呃!”

    预料之中的激吻未至,他的声音却带着淡淡的质疑。

    霍地张开双眼,余伊薇怔怔地看着他酷帅冰冷的侧颜,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就放过了,还追问她这些原本就不怎么重要的问题。方才她说想他也只是随口一说,现在被这么追问下来顿时有些心虚。

    这一周的前三天在发烧,后四天她都忙着泡洋男人,怎么会有空给他打电话?不过,在她的印象中男人也是很好骗的,所以,她娇娇软软地一笑:“其实人家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想给你打电话的,可你那么忙,我又怕打扰你,所以才没有打的。”

    “喔?”

    这样的口气,明显就是不相信她,余伊薇心里一慌,赶紧从他的身上起来,坐好后又开始转移话题:“天杨哥哥,那个之前和你在这里巧遇的小姑娘,为什么叫你姐夫啊?”

    没想到她敢这么直接地问这个,宋天杨也没有瞒她,很坦白地说了一句:“前妻的妹妹。”

    “…………”

    本也只是随口一问的话,他说了实话,余伊薇心里却彼也高兴不起来了。

    看出小丫头的异样,宋天杨扬了扬眉,笑问:“怎么了?”

    “不开心,天杨哥哥你为什么要和那种女人结婚?”

    前妻?就那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

    想起慕千雪她就有气,那一天要是不是因为慕千雪,自己也不可能被那个男人关到太平间。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死人,而且一次看了那么多死人。

    哼!但凡有机会再让她遇见,她非撕了那女人不可。

    “哪种女人?”

    “就是那种………”那些平时都爱挂在嘴边的‘三字经’差一点就蹦了出来,及时刹车,她改用了一种相对来说更‘委婉’的说法:“就是那种狠心的,忘恩负义的女人啊!你看,你当时生死不明的躺在医院,她看都不看你一眼就离开了不说,还趁你昏迷不醒跟你离了婚,分明就是怕你醒不过来了,不想守活寡就趁机拿了好处走人。”

    说到这里,余伊薇又似想到了什么,赶紧又扒着他的手告状:“还有,还有,天杨哥哥你知道吗?她现在养了小白脸,还跟那个小白脸生了儿子,两岁多了。”

    想到杜宏宇那张帅气的脸,余伊薇也是恨得直咬牙。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运气那么好?嫁给宋天杨一年,离婚后拿了大把的赡养费,现在居然还给她包到了那么极品的男人,想想杜宏宇那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高大的身材,她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到根本停不下来。

    “什么?”

    原本就不期待从这丫头嘴里听到什么好话,可是………

    儿子?两岁多?

    离开三年她就有了一个两岁多的儿子?宋天杨不愿那么去想她,可是,那天在电梯口他确实听到她对杜宏宇说不用他来,她会好好照顾孩子。当时他还以为那个孩子指的小雨,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不知道吧?可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天在医院里我真的看到了,就是他们的儿子。”

    “………”

    心里的怒点被再度激发,他冷冷地盯着余伊薇的脸,似乎想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丝撒谎的痕迹。可是,余伊薇这种小丫头片子,素来就横惯了,更不屑于说谎,所以,他从她的眼中唯一能看到的,只是鄙夷与轻视。

    慕千雪,你可真本事呐!

    一离开,你就迫不急待地投入别人的怀抱了?那么当年你要坚持离婚,到底是因为那些说不清的误会,还是因为你根本就是为了杜宏宇这个人?

    “天杨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还想着她?”

    闻声,宋天杨冷冷一笑,眸底的神情戾影重重:“怎么会?如你所说,她是个狠心又忘恩负义的女人,还和别的男人生了儿子,我为什么还要想着她?”

    “可你当初还不是跟她结婚了。”

    黑亮的眸子危险地一眯,声音却不透半分锋芒:“我跟她结婚,只有一个原因。”

    一听这话,余伊薇好奇地瞪大了眼:“什么原因?”

    “因为………”

    男人的目光落下来,温柔地凝睇着她,宋天杨伸手捏了捏她嫩得能滴出水来的小脸:“因为你当时还没有长大。”

    心花怒放也不能形容余伊薇当时的心情。

    不得不说,宋天杨真的太会哄人了,虽然他从不说什么腻死个人的甜言蜜语,但只要他一张嘴,就能让你感觉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余伊薇又靠进他怀里,小手轻轻地捶了他一下,嗔道:“讨厌,就知道哄人家开心,可是,我好喜欢天杨哥哥这么哄我喔!爱你哟!”

    捶过的小手覆在他心口的地方,能摸到他健硕有力的胸肌,余伊薇心脏又扑嗵扑嗵地狂跳起来,手指更是肆无忌惮地开始试探油走。灵蛇一般,顺着他开着三颗纽扣的地方钻进去,触手之下的感觉极佳,余伊薇的眼神微微闪烁着,心里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附耳过去,似嗔似叹:“天杨哥哥,反正你的房间这么大,今晚,我可不可以住这里?”

    捉住她不安份的小手,宋天杨目光沉沉,声音里透着蛊惑的性感:“我倒是想,就怕你妈不饶我。”

    闻声,余伊薇嘟了一下嘴:“唔!她又不在这里。”

    “可她的‘眼睛’在这里。”

    “………”

    手一僵,余伊薇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眼睛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说母亲派了人过来盯着自己?心又慌了,想到母亲教训自己的那些想,想到自己再怎么爱玩也得嫁到宋家的那些话,顿时觉得所有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将手抽了出来,她不甘心地撇着嘴:“我妈就是这么讨厌,我都是个大人了。”

    “哪里大了?”

    说罢,他的眼光落在某处,又认真地点头:“嗯!是挺大。”

    自问是个放得开的,可被宋天杨这么一逗,余伊薇居然也破天荒地红了脸:“哎呀!你讨厌,还逗人家!”

    宋天杨只是笑,一幅心情不错的样子,又捏了捏她的脸,只是这一次捏得有些重:“乖,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回去了。”

    他捏的很疼,余伊薇却只当他是不知轻重失了手,只是,他说明天就回去,她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这么快?”

    “怎么了?”

    小丫头嘟着嘴,一脸哀怨:“人家来这里就生病了,还没好好玩几天呢!就回去了。”

    “以后有机会再带你过来玩。”

    宋天杨哄孩子一般,可余伊薇就是不乐意:“不嘛不嘛!我就要这一次玩,天杨哥哥,你就让我再玩两天嘛!”

    “可是………”

    扁嘴,撒娇!

    抱着他的手臂拼命地摇:“天杨哥哥,你都不疼人家的!”

    “最多一天。”

    “两天,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余伊薇不等宋天杨再开口拒绝,人已跑出了他的房间,到了门口她又停了下来,倒回来一步,明眸闪闪地笑:“我出去逛逛,回来的可能会比较晚,天杨哥哥你这么辛苦来接我,晚上我就不来闹你休息了!”

    “嗯!”

    目送着余伊薇离开,宋天杨带笑的唇角终于垂了下来。这一周他不在,据说她已经在医院里搭上了两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鲜肉。不来闹他休息?小丫头是怕他去坏了她的好事吧!

    他可真没那份闲心。

    想到之前被她摸过的地方,总觉会有病菌似的,宋天杨起身,直接去了浴室。

    -----------------

    PS:感谢芳草地亲的打赏,为你加更一章,么么!

    爱你哟!!!!谢谢!让你破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