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除非他死,否则绝不放开她(二更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杜玲宇心情极佳。

    走进别墅里步伐都比平时要轻快,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杜宏宇没有回头,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听说我现在是总经理了啊!”

    他的声音不大,在电视机声音的掩盖下甚至有些难以分辨,但杜玲宇还是听清了。眉一扬,她满面春风地坐到了弟弟的对问,似笑非笑地问:“不是不想做吗?”

    中断了一切联络方式,这间别墅里连台座机都没有。不说跟外界联络,就连看电视也要被好几个保镖给盯着。这样的日子把路晶晶差点逼疯了,但杜宏宇似乎还适应得不错,除了一天到晚生闷气不说话以外,该吃吃,该睡睡。

    他的性格能被压制成这样,杜玲宇其实也有些心疼,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一手呵护着成长的亲弟弟,26岁的大男孩可以说是男人,但在姐姐眼里,永远是弟弟。只是弟弟太不听话,所以,她也只能狠下心来了。

    “不想你们不也让我做了?”

    这消息是他从新闻里看到的,基本也不可能掺假。再反观姐姐的脸色,杜宏宇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姐,那些新闻是你放出去的吧?”

    “哪些?”

    “那个孩子不可能是三少的儿子。”

    宋天杨的为人他很清楚,如果是他的儿子,就算是全世界都反对他也会认回。可如果不是他的孩子,就算是全世界都逼迫他也不会要。就凭宋天杨的态度,他就确定那不是宋家的骨血。

    面对弟弟的笃定,杜玲宇没有回答,只勾起眉头反问了一句:“我要是说不是我呢?”

    “虽然这个消息出来后,凌云航空真的姓了杜,但,不可能是爸做的。”话到这里,杜宏宇拿起摇控器关了电视,扭头看向自己的姐姐,也反问了一句:“至于理由,姐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

    心头一跳,杜玲宇被弟弟的话里有话给震了一下,略有些心虚地抬头,仔细地观察着弟弟的脸色,倒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弟弟这笑带着透骨的冷。

    “如果我猜的不错,那孩子是我们的侄子吧!”

    藏在心里多年的话, 终于说了出来,杜宏宇心头翻江蹈海,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冷。

    虽然从不愿承认,可郑成恺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是不争的事实。和桑妮在一起的男人除了宋天杨就只有一个郑成恺,他不关注桑妮,却关注了几年的郑成恺,如今一想,最有可能的也只有他了。如果桑念怀是郑成恺的儿子,郑成恺又姓杜的话,那孩子也就是杜家的长孙,父亲就算没有认回这个在外面偷偷生养的儿子,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孙子让给别人。

    所以,这件事不可能是父亲做的,反倒是自己的姐姐,也正因为那孩子的身份敏感,嫌疑也最大。

    可再难堪也不过如此了,自家的骨血不肯认,为了凌云航空,非要诬蔑宋天杨说是宋家的孩子,他的姐姐到底是心太大了,大到什么都敢乱来,什么都敢乱说。

    一听这话,杜玲宇惊得站了起来:“你,你………”

    “姐还当我是个孩子吧?所以觉得瞒着我比什么都好?瞒得住么?”他一声声质问着自己的姐姐,情绪却异常的平静:“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回来,直到后来发现郑成恺也不在国内,我才听你的话回来了,没想到我回来后,他也回来了。”

    这些年来,虽然不算刻意,但他总会时不时地关注一下郑成恺的动向。他知道他没有认祖归宗的想法,也知道他和父亲的关系远比自己和父亲的还要恶劣,所以,那些怨恨也随着时间淡化了许多。他连郑成恺都可以不那样怨恨,又怎么可能任姐姐如此对待他们的亲侄子?

    钱真的那样重要?

    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不了解自己的姐姐了。

    “阿宇,你在怪姐姐?”

    “嗯!”

    没有否认,他居然老老实实地点了下头。

    杜玲宇难得地涨红了脸,在弟弟面前卸下了那女王般的架子:“既然你都知道怎么还能怪我?要是你听话一点,姐也不用费这些手段,那个野种虽贱可也是得到爸的认可了的,公司要是不能交到你手上,只会给他?我们怎么能把公司交给那个野种?”

    眼皮微微一抬,杜宏宇直视着他:“他也是你弟弟。”

    闻声,杜玲宇马上就炸了:“我只有你一个弟弟。”

    胸口起伏,她激动不已。

    要不是那个野种和他的妈妈,自己的母亲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寻短,她恨他们母子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认那种野种做弟弟?可看杜宏宇那样认真,她想了想,又耐着性子劝自己的弟弟:“阿宇啊!要怎样你才能好好听我的话?姐姐真的都是为你好。”

    “要我听你的话吗?行,先把手机给我。”

    闻声,杜玲宇没有犹豫,直接对保镖说了一句:“给他。”

    很意外姐姐的爽快,杜宏宇心里虽有起伏,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直到保镖真的把手机交给他后,他才若有所思地看了姐姐一眼。杜玲宇到底了解自己的弟弟,不等他开口问话,直接就给了答案:“别费劲了,这里是屏蔽区,卫星都搜不到的地方。”

    “喔!”

    手机的信号很好,他试着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拨不出去。杜宏宇在这方面也算是个高手,也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右手一伸,又道:“既然如此,晶晶的手机也给我吧!”

    “…………”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杜玲宇自然不肯给,杜宏宇却眉头一挑:“姐,这里是屏蔽区,卫星都搜不到的地方……”

    被呛了个大红脸,杜玲宇想了想,又对保镖吩咐道:“给他。”

    收了东西,杜宏宇也不看自己姐姐一眼,低头说了一声谢谢后就要转身上楼。杜玲宇自然不肯放手,抓着他问:“你干嘛去?”

    不动声色地拂下姐姐的手,杜宏宇继续上楼,一边上,一边道:“联络感情,你不是把她许给我了么?总得让她心甘情愿才能嫁给我吧?”

    “…………”

    面对弟弟无厘头的表现,杜玲宇无语至极,她们刚才不是还在聊那个野种的事么?怎么一转眼就联络感情起来了?那刚才那件事就那么揭过去了?

    这小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是真喜欢上那个路晶晶了吧?不过,那女人留在这里迟早是个隐患,弟弟要是能哄得她点头自然最好,实在不行的话,她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去,榨两杯鲜果汁过来。”

    被她使唤的保镖一愣,嘴皮子动了两下,想说他压根不会,却慑于杜玲宇强大的气场不敢多嘴,还是硬着头皮榨果汗去了。

    -----------------

    杜宏宇拿着个大托盘上楼来的时候,路晶晶正坐在窗台上长吁短叹。一看到他上来,马上拉长个脸赶人:“你上来干什么?出去。”

    手里的托盘放下,里面有一碗海鲜焗饭,杜宏宇没理会她的一张冷脸,只“这三天你都没好好吃东西,真想饿死啊?”

    “要你管?”

    将盘子朝她面前推了推,杜宏宇面无表情地开口:“吃吧!要不然哪有力气跑。”

    路晶晶不动,只是一脸‘我不吃混蛋送来的饭’的表情,杜宏宇抬眸对上,又将盘子朝她面前推了推:“知道你不相信我,没关系,反正出去后大家也不会再有什么过多的交集,这样也好。”

    “你什么意思?”

    杜宏宇没有回答,顺手掏出她的手机放在盘子旁边,路晶晶原本还想扮高冷,一看见手机,两只眼睛都放起了绿光:“咦!我的手机。”

    抢过来就躲到一边去打电话,可怎么拨就是打不出去:“明明信号是满格的,怎么会打不出去电话?”

    “屏蔽了。”

    一听这话,路晶晶又黑了脸,靠!怪不得这么好心把手机拿给她,原来…………

    “杜宏宇,你玩我?”

    闻声,杜宏宇掀了掀眼皮,静而不语地瞟了她一眼,伸手又拿出自己的那部手机,开始运指于飞:“你先吃东西吧!我会搞定。”

    “你搞定?你除了听你姐姐的话,做一个乖宝宝以外,你还会做什么?”

    闻声,杜宏宇还在忙碌的手一迟,面色也沉了下来。幽幽的黑眸往上,对上路晶晶那双杏眼,他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别的不行,黑掉这里的保全系统,再把屏敝指令关掉还是没问题的。”

    路晶晶小嘴‘o’了起来,合都合不拢!黑掉这里的保全系统,再把屏敝指令关掉?用什么黑,他手里的那部手机?

    真的假的,这么牛?

    不看她那幅吓呆了的傻样,杜宏宇眼盯着手机屏,头也不抬地问:“程力和你什么关系?男朋友?还是普通租户?你被绑走的话,他会不会找你?”

    他一口气问了很多话,杜路晶晶原本是不想回答她的,可一想到程力,她马上又昂起自己的小下巴,自豪道:“当然会啦!你以为他像你一样没心没肺吗?”

    “他脑子够用吗?”

    路晶晶火了,拿起筷子朝桌子上一拍,放狠话:“喂!你是想打架是吗?”是可忍,熟不可忍!就算他是自己的前度男神,也不能侮辱他的现任男神!

    杜宏宇抬头,很蔑视地瞥了一眼,然后徐徐道:“这里的主人也不是吃素的,我黑掉他们的系统最多十分钟就会被发现。这中间你男朋友要是够本事,就能找到咱们所在的大致方位,跟他里应外合,应该就有机会趁乱逃出去。”

    听到这里,路晶晶彻底傻眼了。

    他什么意思?是要带自己逃走吗?他确定?

    --------------

    一边是精心策划的逃亡,一边是没有销烟的战场。

    那一刻,心惊肉跳已不足以形容宋天杨内心的惶然,她这一声回不去了,让他从头凉到了脚。俊雅精致的眉眼扭曲到极致,他沉痛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就连质问声,都显得那样无奈:“什么叫回不去了?”

    “你想回去?”

    她看着他,一双眼睛又弥漫起大片大片的水雾,心口一痛,她的声音又萧瑟起来:“那就回到起点好了,回到当年你怎么也不肯要我,坚持要跟我退婚的时候。”

    “你说什么?”

    起点?哪里才是他们的起点?

    从她一出生开始就有的纠缠,她让他回到起点?她怎么狠得下心说这样的话?他和她之间要怎样才能回到起点?那些相爱相亲的画面,那些怦然心动的画面,那些生死相许的画面………

    他以为自己已够薄情寡性,可跟这个小女人比,他才发现,她才是真正可以说爱就爱,说放就放的那个人。

    那时候宋天杨眼里一片血红,那模样看得慕千雪心里针扎一般的疼,手脚冰冷,呼吸都在颤。她知道自己这话有多重,可她已没有回头的选择。抬手,不自觉地抚上脸,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哭,但脸上却没有泪,眼泪全都流在了心里,一点一点堆集成了一片泪海。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宋天杨,别再逼我了,就算你不为了我想,也为了孩子想想好吗?他(她)再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了,真的……”

    “你要我说多少遍,念怀他真的不是我儿子。”

    宋天杨也终于毛了,他脾气原本就不好,为了她的情绪,为了她的身体他一直在刻意压制,可现在,他感觉心里的火都喷出来了,完全压不住。

    闻声,慕千雪肩头耸动,捂着脸,声音里裹里让人闻之心酸,听之落泪的绝望:“宋天杨,别让我瞧不起你好吗?孩子是无辜的,就算你恨桑妮瞒着你偷偷生下他,也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你现在这样算什么?如今你可以对桑念怀这样,以后对我的孩子呢?是不是也这样?”

    “雪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怎么可以这么看他?他怎么可能这么对他的孩子?桑念怀不是他的儿子,他要说多少遍?

    话说到这个份上,两人的心皆已伤痕累累。

    慕千雪靠在病chuang上,一脸死气沉沉的样子,良久,闭目,一脸厌倦的样子:“放我走吧!”

    声落,两行清泪滚滚而落,她在自己破碎的哭声中,听到他近乎咆哮的低吼:“除非我死!”

    宋天杨眼底似染了血,如一头受伤的野兽般冷森森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心底里那个声音叫得又狂又猛。

    除非他死,否则,绝不放开她,绝不……

    ------------

    宋天杨摔门而去,带走了满室的‘冰霜’。

    静靠在chuang头,慕千雪看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心里的温暖也一点一点地流逝着,有轻微的响声在弱弱地传来,她眼睫盈盈地期待,等到门开,却是还包着纱布的小雨怯生生地钻了进来:“姐姐,你和姐夫吵架了吗?”

    不想让懂事的妹妹担心,慕千雪轻笑着摇头:“没有。”

    “我都听到了。”

    “…………”

    小雨伸手摸了摸姐姐的肚子,很紧张地看她:“姐姐,你不要和姐夫吵架,想想会难受的。”

    “好。”

    慕千雪点了点头,眼泪都差点没忍住。

    妹妹太懂事,让她无颜以对。因为她和宋天杨的事情,差一点失去这个妹妹,现在看到孩子完好,脖子上却要多出一道长长的疤痕,她心里就更加难受了。都怪她贪恋他的温暖,如果早一点离开,妹妹这罪也就不用遭了。

    “难过的话你就哭出来,你憋着想想也难受。”

    “好。”

    这时候姐妹俩似乎调了个,妹妹成了姐姐,姐姐成了妹妹。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个妹妹着实是她的贴心小棉袄。再苦再累,只要看到小雨的笑,一切都会雨过天晴。

    她没有哭,可脸上的表情太难受,小雨伸过手来勾她的脖子,抱得太急,一下子撞到了自己的伤口,很疼,可她硬是忍着没有吭一声,还安慰姐姐道:“别难过,别难过,我抱抱就好了。”

    “小雨,姐姐心里……很疼。”

    最难过的时候,有软绵绵的妹妹抱在怀里,慕千雪身体温暖着,心里却更冷。那种感觉,如同上千把冰刀子都扎进了她的心坎里,真的很疼,很疼!

    小雨学着姐姐以哄自己的样子,拍了拍她的前:“那要怎么样才能不疼?”

    慕千雪摇头,眼泪一滴滴地滚下来。怎么样才能不疼?或者,一辈子都会这样疼下去……

    “姐姐,我们出院吧!”

    一听这话,慕千雪突然抬起头来,奇怪地看着妹妹:“你的伤还没有好,还不能出院。”

    小雨嘴一扁,似乎不太想说。

    可忍了忍,也是没忍住 ,红着眼圈道:“那我也不想呆在这里,她们都在骂我们,我都听到了……姐姐……我们不贪姐夫的钱,也不贪宋伯伯的大房子,我们只是喜欢姐夫才留在这里的,为什么她们要那样骂你?我不喜欢别人骂你,姐姐……”

    “没事,还记得姐姐教你的吗?她们想怎么骂就让她们骂,反正,又不是她们骂了就是真的。”

    “可是我不高兴,我不高兴她们骂你。”在小雨的眼里,慕千雪从来不是姐姐,是妈妈。哪个孩子会舍得自己的妈妈伤心难过?哪个孩子会舍得自己的妈妈被别人辱骂,那是比骂自己还要让人难受的事情。

    小雨平时不说,是害怕姐姐担心,可现在看姐姐住在这里一天比天消瘦,她就怀疑是姐姐也听到了那些,所以坚持想要出院。孩子的想法简单,觉得只要离开有人说她们的地方,听不到心里就不会这样难过了。

    “谢谢小雨这么爱姐姐,你和……”慕千雪有些哽咽,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你和想想是姐姐最想宝贝的人。”

    小雨的眼中也闪起了泪花,叫了一声姐姐后,便扑进了她的怀里,寻找温暖。她抱着小雨,如同抱着自己的女儿一般,突然梦呓般开了口:“我们离开这里吧!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好不好?”

    “好。”

    那时候小雨还不知道姐姐的决定,也不知道姐姐所说的离开是什么意思,可她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小雨的世界很单纯,有姐姐的地方就是家,离开医院,却哪里都好,只要她们在一起……

    -------------

    小雨担心慕千雪一个人难过,非要赖在她病房里陪她,可自己反倒累得先睡着了。帮孩子掖好被子,慕千雪想了想,终于换出手机给夏波清打了过去:“干爹,如果我想带小雨离开京市,您可以帮我的对吗?”

    “宋天杨不会同意的。”

    “他会的。”

    “不可能。”

    最爱的人,自然最了解。

    如同他知道怎么拿慕千雪的软肋让她就犯,慕千雪也知道怎么伤他才是最狠,既然不能痛快的爱,那就刻骨的恨。当他恨她的那一天,他自然会放手。

    “如果孩子没了,是不是就可能?”

    手抚上自己肚子,慕千雪泪如雨下,声音里透着大片大片的沧凉,说完,竟是心痛到连手机也再握不住………

    -----------------

    有位亲好像是猜到了的,说阿凯应该就是杜胜的另一个儿子,不错,就是他!

    亲们都是小说界的福尔摩斯啊!什么都瞒不过你们,呵呵呵呵 !!!

    另外:

    澜澜:打劫,把月票都交粗来!要不然就交内、裤粗来,哼哼!

    姑娘们:澜澜,你的节操呢?

    澜澜:节操多钱一斤?把月票给我,我节操不要钱全送你们。

    姑娘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