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我会向你证明,我是清白的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亲子鉴定做的人不少,能做到轰动全国的没几例!

    宋天杨和桑念怀这一对疑似‘父子’,为此一连上了两天的电视头条,所有媒体都在关注着这一件‘大事’,终于在第三天早晨的时候,答案揭晓。

    原本正常的DNA鉴定要一周的时间出结果,但,既然是全民目击,又加上最权威最有发言权的某知名遗传学专家亲自出马,时间也就被压到了48小时。

    可当宋天杨带着人齐齐整整地去取结果的时候,一场大火,来势汹汹,某权威机构瞬间化为一片火海。而那位遗传学专家,据说冒着生命危险抢出了宋三少和桑念怀的亲子鉴定结果,残缺的结果说服不了人,可专家的嘴却可以蛊惑世界………

    他不肯公布结果,却强烈呼吁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也呼吁大家一定要严惩纵火之人。听上去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在媒体的刻意渲染之下,变成了另外两种意思。一,鉴定的结果不如意所以要再做一次;二,是有人恶意纵火,纯不属于意外。

    国人都是比较富有幻想精神的,所以,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便调动了所有人思维,自动脑补接下来的所谓的‘结果’。没有人说桑念怀是宋天杨的儿子,但所有人都认为就是他的儿子,而且坚信,是因为他不敢把真相公诸于众,所以才会买凶纵火。

    宋天杨又被调查了,因为他是最有嫌疑纵火烧那个鉴定机构的人,但这一次来请他进去‘喝茶’的人不再是曾柔………

    宋天杨被请进去的当日,凌云航空内部便又召开了一次董事会,毫无意外地,宋天杨的总经理位置被‘让’给了根本没在董事会上露面的杜宏宇,而凌云航空也暂时性地结束了‘两足鼎立’的局面,改为一‘杜’当权。

    -----------

    没有宋天杨的允许,护士什么也不敢拿给慕千雪。

    没有电脑可以打发时间,没有电视可以看新闻,甚至连报纸,杂志都没有一个人敢往慕千雪的房间送。可是,禁得掉所有,却没有人敢没收慕千雪的手机。

    那是宋天杨送的,谁敢动?

    在这个‘一机在手,天下我有’的信息化的时代,什么都没有都没关系,只要手机在,什么都能看到。所以,那些不想让她看到的新闻她看到了,那些不想让她听到的消息,她也听到了。甚至,连宋天杨被现场带走的视频,她也看到了。

    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那一刻,慕千雪特别特别的慌乱。她一紧张就不自觉地去摸自己的肚子,这样可以提醒她不要过于激动,因为她的健康关系到孩子的成长,就算是再生气,就算是再愤怒,也要努力保持心平气和。

    可是,可是………

    看到了这样的消息,她还要怎么样心平气和?

    心里猫抓一般的难受,很多值得深思的东西她都不敢去细想,她不是个会轻信表面的人,但种种的一切都拼凑在一起后,就很容易令人胡思乱想。她相信宋天杨的为人光明磊落,不会做杀人放火的事。可不杀人只放火的事,他绝对做得出。如果,桑念怀真的是他的孩子,为了掩盖这一切,他会不会………

    慕千雪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空闲着的另一只手也落在了肚子上,闭上眼,她一遍一遍地念着清心咒,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为了孩子………

    突然专来的开门声,惊得她猛地张大了眼,看到来人之时,她竟一时泪从心来。扁着嘴,那一幅要哭不哭的样子,瞬间让夏波清的心都揪了起来:“小雪,你没事吧?”

    摇摇头,她想勉强说一声没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眼圈都红了,就是不肯落下泪来,夏波清看得心疼,人一过来,手便已抚上她的发顶:“伤心了?”

    “………”

    不想哭的,但喉头哽咽不能成语,她只是一味地摇头,也不知自己这么摇头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义。

    “别担心,那小子没事的。”

    夏波清是真的心疼慕千雪,虽然觉得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割舍不掉心里那种牵挂。他今天其实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可一听到关于宋天杨亲子鉴定的消息便直接赶来了医院,果然看到她一人独自伤怀,更是心疼到不行。

    其实他一直不看好慕千雪和宋天杨在一起,是因为她太喜欢那个小子他才一直在努力撮合,可最后,还是不幸让他料到了结局。这丫头自己挑的路,个中辛酸,也只能自己一道一道的品了。

    “我知道他没事,他怎么会有事?他可是宋家的三少爷。”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对自己心理暗示,慕千雪眼圈红红的,但情绪看着还稳定。

    “小雪………”

    夏波清无法感同深受,只是看着她这样心里就恨不得抽宋天杨那小子好几顿,他好好的干女儿交到他手上,他当初是怎么承诺的?对她好,爱她一辈子,可现在………

    “干爹,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他。”

    真不想哭的,可一看到夏波清,慕千雪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委屈个什么劲儿,就是想跟他诉诉苦,撒撒娇,像个真正的女儿一样。自从父亲死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有夏波清能让她想到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以前,只要受了委屈,她也是这样跟父亲诉苦的。

    那时候,父亲总是抿着嘴笑,一边笑,一边开导她,如同现在的夏波清。这感觉太过温暖,让她忍不住又想到了从前,想到了父母的惨死,想到了罪魁祸首………

    眼一闭,那股子痛意又弥漫开来,压得她呼吸都不畅了。

    “怎么了?不舒服?”

    闻声,慕千雪慢慢又睁开了眼,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可想了想,又还是委屈地道:“干爹,您本事那么大,有些事我不说您应该也知道,桑念怀是桑妮的儿子,他们又在一起那么多年………可能性真的很高。”

    没有看到新的亲子鉴定证明,那个孩子的身世就像是梗在她喉咙里的一根刺,咽不下,又吐不出,让你难受却又偏偏怎么也抓不住 。她也想过要接受这个孩子的,可是,她真的没有那么善良,她真的做不到。

    “既然你明白这些道理,为什么还是不能释怀?”

    也不知道是不是面对的人不同,心境也不同的原因,对着夏波清她也敢直接翻白眼:“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如果聂阿姨当年怀的孩子不是您的,你还能这么坦然地跟我说这些?”

    “呃………”

    一句话就被问住了,夏波清自问不是君子,如果当年聂倾城怀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么对他来说,只有一个选择,先杀了那个孩子,再杀了那个男人。所以,他果然是没有资格劝她释怀的,因为这种事根本没有人可以释怀,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道理我都懂的,只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太爱了,所以容不下一点瑕疵。我知道我也不是最好的那种女人,可是………我们的感情至少不该被污染成这样,先是爸妈的车祸,现在又来个孩子………”

    话到这里,慕千雪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更加委屈了:“我曾对自己说,这是我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我放手让自己相信他最后一次,结果………结果,又是这样的………”

    她真的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坚强,她也会受伤,她也会痛的。特别是面对感情里的不忠,是了,就算孩子是在她还未参与的他的过去就有的,对她来说,也算是不忠。

    这一点,她完全不能接受。

    “我知道难为你了,但你要想开点,不为他,也为了孩子。”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在忍。可我太怕这样的日子了,还要做一次亲子鉴定,还要再煎熬一次。我真的怕我坚持不下去……我怕,很怕很怕………”

    孕妇的情绪本来就波动起伏,慕千雪已经很用心的在克制了,清心咒一天内不知道要念多少遍,生怕自己生气对孩子不好。可是,事情真的太多了,件件桩桩都在挠她的心。不是她得理不饶人,只是,那些事情都死缠着她不放。

    多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多希望她只是做了一场噩梦,醒来后,一切就都过去了………

    “那就不要做了。”

    “不要做?”懵懵地看着他,慕千雪一双黑玉似的眸子似浸在碧湖中一般波光粼粼,夏波清看得心头一动,不自觉地又想到了聂倾城。这丫头,真是太像倾城了,像得让他每每多看一眼,都有些忍不住心头的激荡。也正因为这种明明激荡的情绪,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替宋天杨那个混小子说好话。

    虽然,他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帮。

    “对,不要做了,就当那个孩子不是宋天杨的,或者就当那个孩子就是宋天杨的。”

    要么当那个孩子不是宋天杨的,这样就可以尽弃前嫌,重新接纳。要么,就置之死地而后生,无论结果如何就当那个孩子是宋天杨的,这样虽然痛苦,可至少不用再猜疑,不用再等待,也不用再煎熬。

    最差也不过如此了吧?能想到这一层,心灵也会得到解释,可是,那样一来,又膈应得慌………

    她可以永远都不去猜测那个孩子的身世么?她可以永远对那孩子孩子的存在视若无睹么?毫无疑问,她做不到,所以,就算再痛苦,就算再煎熬,她也想要一个确切的结果,是他的孩子也好,不是他的孩子也好,给她一个结果,就算再痛她也会试着接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永远在猜忌中生活。

    “所以,你要自己想清楚,要不要让他再做一次。”

    “就算我想让他做,也得他出来再说,还不知道………”话到这里,又顿住 。

    明明都想好了不担心他的,明明也觉得他不会有事的,可是,到底还是印在她心尖尖上的人,怎么能完全不担心?他还在警察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放心吧!录完口供就能出来。”

    “………”

    闻声,慕千雪愕然抬首,恰对上夏波清安抚般的笑意。想到夏家在警政界的那些人,既然夏波清能如此笃定,那么,他应该是没事的。心安了许多,她望着夏波清感激一笑。他回以更温柔的一抚,大手顺着她的长发慢慢梳理,像个真正的父亲一样,亲昵而体贴:“替你打听过了,例行公事而已,只要那小子配合点,很快就出来了。”

    “谢谢你,干爹。”

    “跟我还客气?”

    抿嘴一笑,慕千雪难得露出几分轻松的表情。

    在夏波清的面前,她总是很容易做回归最初的那个自己,简单,纯仆。有时候她也在想,宋天杨其实也大她七八岁,为什么就是不够夏波清这样沉稳?如果他能够给她夏波清这样的感觉,他们之间,又还能有什么问题?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夏波清突然又道:“以宋天杨那种性子,很多事应该不会跟你讲,但这也恰是代表他在乎你。男人的想法和你们女人不同,总觉得自己就得为自己的女人扛下所有,扛不住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担心,宋天杨就是这种愣小子,所以,如果他不说你就主动问,干爹不信你还敢骗你。”

    “干爹,你怎么又帮他说起话来了?”

    “原本是真不想帮他说话的,他可没少给我小鞋穿。”说到这里,夏波清微微一笑,又道:“不过,如果干爹说了这些,你心里能好受些,干爹不在乎多帮他说几句。”

    “干爹………”

    慕千雪又红了眼圈,夏波清这个人就仿佛是会读心术一样,每一句话都能触动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部分。这一年来,她后悔过的事情很多,唯一不曾后悔过的,就是认了这样一个干爹,她是多有福气才能遇到这样的好人?

    “别怪干爹多嘴,这件事他不让你知道也是为你好。”

    “哪件事?”

    闻声,夏波清一笑:“他都进局子两次了,你不觉得有问题?”

    慕千雪一怔,片刻才又愣愣道:“早就想跟您打听了,又一直觉得不好意思………”

    她没有说完,夏波清却完全理解,没有再卖关子,他直言道:“好像有人想整他,来头不小,他要没有三头六臂这一关恐怕就过不去了,所以,最近风浪可能会有些大,你得撑着点。”

    听完夏波清的话,慕千雪脑子里自动闪过四个字:上面有人。

    一直觉得这个上面有人的概念很模糊,直到现在她才隐隐明白了许多,她的职业让她一直比普通的女人‘嗅觉’更灵敏。但,对宋家过于有信心的她,也一直没有对这阵子发生的事多想,直到现在经夏波清提醒,她才终于意识现整件事都透着些诡异。

    心里一惊,面色也就变了:“干爹,您知道是什么人要整他吗?”

    “一个你经常会从XW联播里看到的人。”

    “………”

    听到这里,慕千雪整个人都僵住了,从XW联播里经常看到的人,那人的身份得有多尊贵?宋天杨怎么会惹上那样的麻烦?他会不会真的有事?

    “不过也别紧张,宋家老爷子也不是吃素的,要不然,你以为这小子还能在外面蹦哒这么久?”说着,夏波清轻拍着她紧紧抓着被面的手,又安抚道:“我告诉你这些,是知道那小子铁定不会跟你说,你和其它的丫头不同,让你心里有底了,你才能安心养胎对不对?”

    最懂她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夏波清。

    慕千雪又红了眼,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是宋天杨被带走调查的画面。那样傲气的一个人,他会不会不肯配合?如果不配合会不会吃亏?

    不过,他那样的人,别人都未必打得过她,哪里有亏吃?

    这么想着,心倒也定了下来,抬眸,静静地望向夏波清如沐春风的双眼:“干爹,谢谢你。”

    “又说谢字?再说干爹可生气了啊!”

    “可我真的觉得您对我太好,除了谢您,无以为报。”

    确实是无以为报,如果她没有遇到宋天杨,如果她的生命中没有一个爱到刻骨的男人。或者,面对夏波清的温柔体贴,她真的会因为感激而成全他曾经对自己保有的那一份心思,只是现在,也只能是无以为报了。

    “要报我这种老头子的恩还不好报么?以后替我送终就行。”

    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很怕再听到这样的话,慕千雪马上打断他:“干爹,您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再说了,您还年轻,以后说不定会有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么?”

    回味着她的话,夏波清秀雅精致的双眸微微一闪,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张明艳的脸。不知是否心有灵犀,恰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一眼号码,他便迫不急待地接了起来。

    “人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

    “我……”

    焦急地开口,人很迫切,但还是堪堪打住,夏波清望向慕千雪,深幽幽的眸底都已燃起了火。慕千雪不知是谁让他如此激动,但还是很乖巧地开口:“您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不要紧的。”

    “你真的可以?”

    “嗯!”

    几乎在慕千雪点头的同时,夏波清已对着电话说了五个字:“我马上回来。”

    挂断电话,夏波清又深深地看了慕千雪一眼,矛盾了许久,到底还是不放心电话里提到的那一个,终是留下一句有事打他电话后便风风火火地离开。

    看着他离去时清隽笔挺的背影,慕千雪不禁莞尔,能让干爹如此上心的人,还真挺好奇的……

    ----------

    夏波清一走,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

    手指无意识地擦过手机壳上那精致的花朵,一颗心又开始翻搅不停,最近她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紧张得不得了。

    又想念清心咒了…………

    人有些恍惚,连病房的门又被人推开了也不知道,直到二少奶奶苏恋纤柔的身影走近她的病chuang,她才愕然叫了一声:“二嫂,你怎么来了?”

    “姑奶奶做了你爱吃的粥,自己不肯送,只好我送了。”

    提到姑奶奶,慕千雪脸上亲过一丝不自然:“她老人家还生我气呢?”

    “她就那个脾气,你别嫌她说话难听,人不坏的。”

    息影后的苏恋打扮就像个普通的临家大姐姐,一点也没有天后的架子,将手里的保温筒打开后,她还小心地替慕千雪舀了一碗放在一边搁凉,动作不停,嘴也不曾停:“其实,姑奶奶对您可比对我强多了。当年为了不让我进门,姑奶奶也没少做缺德事儿,跟我拍的那些狗血电视剧电影里一样,拿着支票赶我走,唉!别提多可恶了那会儿。”

    “啊?”

    “啊什么啊?你以为我开玩笑呐,都是真的,后来要不是我怀了三个宝贝蛋,她也不会答应我嫁给宋天铭。”苏恋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眉眼之间透着一般子娴静温婉的气质,若不是早知道她有三个孩子,慕千雪甚至会以为她只是和自己同年纪的女孩子。

    “可是二嫂你人这么好。”

    “再好我也是个私生女,配不上宋家二少的身份,况且,你们经常看八卦新闻的也知道,我可是传说中的超霉体质,谁沾我可是要倒霉的。”说到这里,苏恋又神秘一笑:“我偷偷告诉你,要不是姑奶奶和你闹了,她才不要我过来,怕我的气场太霉影响你和你肚子里的宝宝。”

    一听这话,慕千雪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急道:“二嫂,我不迷信的。”

    摆摆手,苏恋表示无所谓:“我知道你是不会介意这些的,所以我才敢来啊!要不还真怕三少吃了我。”

    “哪里会?”

    “哪里不会,他可宝贝着你呢!人都被请去喝茶了,还特意关照着让我过来陪你聊聊天,说是怕你闷,其实还不是怕你胡思乱想。”

    二少奶奶说话很直,看得出来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慕千雪对她印象一直很好,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只是,她有意无意地提起宋天杨,她再迟钝,也能听出她的用意。

    她不出声,苏恋便只是笑,笑过后直接将温了一点的粥比捧了过来,塞到慕千雪手里便让她吃。其实慕千雪根本没有味口,可又不忍指了她的好意,拿起调羹试了两口,还是放下了。

    看她不是很想吃的样子,二少奶奶苏恋也没有再劝,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又问道:“心里不舒服吧?”

    慕千雪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腼腆一笑。

    “换了谁都不会舒服,我虽然是帮三少来做说客的,可我也是女人,懂你的心情。”说着,苏恋轻轻拍了下她的手,又温和道:“不过,我也想以过来人的身份跟你多说几句,人呐!这辈子多难得才能遇上一个人和自己相爱?随随便便放弃了,以后是要后悔的。”

    “我,知道的。”

    “那时候,我也下过决心要和宋天铭断了,人都要跟别的男人上飞机了,又跑回来了,你知道为什么?”

    慕千雪没有问她为什么,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睁得很大,很显然被她勾起了兴趣。苏恋是个很直接的女人,没什么心眼,看她想听,也就真的说了:“那个要带我走的男人告诉我,宋天铭可能要瞎一辈子,是因为怕拖累我才赶我走的,太骄傲所以不愿让我看到他那种狼狈样。”

    话到这里,天后的眼底也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伤怀:“我呀!心软,一听就受不了了,他伤我多重我都忍了,还涎着脸回去找他,只想着这辈子要守在他的身边,当他的眼睛当他的心……就这他还不乐意呢!还摆脸让我走,我就是不走,凭什么要走啊?就赖他一辈子。”

    也不知是不是二少奶奶的乐天精神感染了慕千雪,她竟真的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想到平素里看上去温和无害的二少也曾让二少奶奶如此绝望,顿时又觉得宋家的四少都可能不是什么‘好东西’。招蜂引蝶不说,还尽会惹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心。

    只是,她没有二少奶奶这样‘大度’,她是个‘小气’的人,她做不到她那样的程度。

    “那,二少的眼睛?”

    “后来好了,真是万幸啊是不是?”说到这里,二少奶奶又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模样很迷人,不是那种妩媚,却明艳动人。慕千雪是真心喜欢这个二嫂,也像替她开心似的,附和地点头。

    看她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二少奶奶伸手拿开她手里端着却没什么味口吃的粥,这才又正式切入了主题:“小雪,三少虽然身体倍儿棒不会瞎啊瘸啊!可他做过的糟心事儿确实比宋天铭多,我也不是为他说好话。只是,你毕竟现在怀了他的孩子,不为他想,也为孩子想想。再怎么怨,再怎么恨,咱们也是舍不下孩子的,对吧?”

    明白她的好意,只是这个时候慕千雪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能似是而非地谢了她一句:“二嫂,谢谢你过来陪我说话。”

    “我叨叨这么一大串,也不知道你听见去了几句,不过,最后有句话我一定得跟你讲。”说着,苏恋又冲她眨了眨眼:“不相信他也要相信自己的眼光,值得你爱的男人,品格也差不到哪里去的,对不对?”

    “………”

    不相信他,也要相信自己的眼光?

    值得她爱的男人,品格也差不到哪里去?

    真的,是这样吗?

    ------------

    宋天杨回来的时候,慕千雪还没有睡着。

    她睁着大眼睛守着病房的门,一听到声响便马上坐了起来,看到他平平安安地归来,一颗无处安放的心,就那样慢慢又回位。

    明明看到她红了眼圈,可就是没有眼泪,宋天杨以为她还是在为亲子鉴定的事情生气,马上走了过来:“雪儿,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的?”

    她眼中有看得见的担忧,可在看到他平安归来后,那份担忧又变成了冷漠,宋天杨不明白她的态度为什么突然变得这样快,赶紧又讨好地解释:“那个狗屁专家,被人收买了,火是他自己放的。”

    “是吗?”

    “雪儿,你不相信我?”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他还特意给二嫂去了通电话,她很高兴地告诉自己,慕千雪看上去挺好,没有特别受刺激的样子,他就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善了不少,可现在………

    怎么变得比以前还要糟?

    “没有,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罢了。”除了最初的期待与担忧,慕千雪后面的表现一直很淡漠,似乎他说的事情她都不太关心的样子,只是一味的冷。

    宋天杨不明所以,只能顺着她的话继续:“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你要相信我,念怀真的不是我的孩子。”

    闻声,她突然抬起头来,幽幽问他:“我不知道的那些,你就不能告诉我吗?”

    “那些事情不用拿来烦你,我自己会解决。”

    “喔!”

    果然还是不相信她么?果然还是不肯坦诚么?

    虽然她已经知道他不肯说的那些话,可能就是干爹对自己提到的那个所谓的:上面有人。可他的态度还是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她只是想跟他‘并肩而战’,这要求很高么?

    “雪儿,那个视频结果已经出来了,是找特殊专业人士处理过的,那里面的男人那张脸经过处理,根本不是我。”宋天杨急切地解释着,看她神情不为所动,又扯过她的小手在怀里,认真道:“雪儿,我会再做一次亲子鉴定,我会向你证明,我是清白的。”

    “不重要了。”

    男人的眼倏地一眯:“什么?”

    她笑,面上淡淡的浮起一层,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没必要再做了,你说孩子不是你的,那就当不是你的吧!我不想再因为这种事情费时费力了。”

    “雪儿,你说真的?你不想再做鉴定了?”

    她点头,眼神执着:“真的,不做了。”

    “雪儿,谢谢!谢谢你肯相信我。”

    在宋三少的逻辑里,这就是慕千雪想通了的意思,他很庆幸自己聪明了一回,把二嫂叫过来给她上了一节‘课’,现在她能这样想,他觉得都是二嫂的功劳。

    人一高兴,便有些飘飘然,他抱她的时候很用力。她没有挣扎,一直很安静地任他抱着。宋天杨只觉得喜欢怀里的小女人这样乖巧的样子,心里更是舒服到一塌糊涂。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那个和乖巧的小女人,眼角有泪光在闪闪烁烁!

    夫妻俩正深情相拥,病房外突然传来扰人的敲门声,宋天杨不胜其烦,却碍着怀里的小女人没有发火。低沉地应过一声,外面已传来新助理绍俊衡的声音:“宋总………那边的医院来电话说,9501号病房的病人………过世了………”

    “………”

    9501病房,那是………

    桑妮。

    ----------------

    重要通知:五一快到了,为了答谢长期以来在评区活跃的读宝们,凡是在跟本文的读宝们都有机会获得如下奖励:

    一等奖:路虎一辆(真车)

    二等奖:120平米住房一套(绝对不是平面图)

    三等奖:现金10万元(人民币)

    纪念奖:手机一部(苹果肾六)

    鼓励奖:一百元(红红的毛爷爷)

    请用硬币或小刀刮开屏幕验证码获取奖品! 温馨提示:如刮不出,请用力刮,使劲刮,拼命刮…………

    刮奖区:███████

    -----------

    哈哈哈!愉大家一乐!!!!

    亲爱的读宝们每天都要开心哟!!!爱泥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