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重新做一次亲子鉴定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没有喝成,结果还闹出了血案。

    路晶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差’字来形容了,程力见她情绪不稳,便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安慰了好一阵她才总算是停止了哭泣。

    想到小雨和慕千雪还在医院,晶晶便提出要到医院看看她们的要求,程力自然也不会反对,马上开车把她送去了医院。谁知刚把人送到,程力便接到了宋天杨打来的电话,不得已,程力只能在医院门口放下路晶晶,便火急火燎赶去了凌云航空。

    他一走,路晶晶的脸便不自觉地垮了下来。

    人这种动物都是有矫情因子的,没人呵护没人管的时候,这么过也就算了,可一旦有人管了,那滋味儿………

    心里正落差着,路晶晶一抬头突然看到个比自己更落差的,虽然这么想有点不厚道,可她还是‘不厚道’地觉得心里平衡了。

    “阿宇,你也来看千雪?”

    本只是想偷便来看看慕千雪,没想到会遇到路晶晶,杜宏宇脸色略显尴尬,但还是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过了吗?”

    杜宏宇犹豫了一下,摇头:“没有,她好像睡着了。”

    “那你不是没见着?”

    杜宏宇一脸好脾气的样子,笑得很是温和无害:“没关系,改天再来看也是一样的。”

    听到这话,路晶晶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就觉得他这反应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且不说她对慕千雪的那份心思消没消,就说他这专门跑了一趟,怎么会连人都不见就决定改天?要换了以前,就算是三少拼命拦着他也是要挤上前的吧?

    这么想着,路晶晶倒又想起了另一件奇怪事儿:“对了,好些天不见你,你去哪儿了?”

    不是路晶晶特别关注杜宏宇,但毕竟就住在家对面,她有时候无意中也会瞥一眼,这阵子他家的灯从来没有亮过,足以证明他人不在家。可慕千雪从婚礼到现在,几乎都是一阵一阵的受打击,他就算不想趁虚而入?也不该这样一幅‘漠不关心’的表情吧?

    玄幻了啊!

    未料到路晶晶还会关注这些,杜宏宇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很自然地解释道:“飞了几趟欧州,所以不在国内。”

    这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就是不太符合常理,所以,路晶晶仍旧没打算放过她:“听说你做部长了,还飞?”

    杜宏宇腼腆一笑:“比起做部长,我更喜欢飞。”

    那时阳光薄暖,淡淡地照在杜宏宇英俊的侧脸上,仍旧是那个英武帅气的男神,只是再灼热的阳光,都似照不透他眼底的重重阴云。路晶晶隐隐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淡淡地‘喔’了一声,杜宏宇已主动要告辞:“你去看她吧!我走了。”

    “不一起再上去看看?”

    “算了,我还有事!”相见不如怀念,有时候看到了反倒更添新愁,有些事情逃避了这么多年,直到真相被披露,他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资格。既然已决定安安静静地走开,又何必再去打扰她的清静?

    闻声,路晶晶又喔了一声,看他的眼神就更加奇怪了,为什么她觉得阿宇好像在躲着千雪似的?

    人还在这么想着,面前男人已直接转身离开。

    看他一幅好像身后有鬼在追的感觉,路晶晶忍不住撇了撇嘴。余光一闪,忽然瞥见他方才站过的地方多了个包装精巧的小礼物,捡起来就要叫人,一抬头,人家早都走得没了影。

    重叹一口气,路晶晶一路腹诽。

    “阿………”

    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追上正要去停车场的人,刚要扬声叫他,却发现杜宏宇的去向已被一个红衣妖娆的女人挡住。不喜欢他那个盛气凌人的姐姐,路晶晶下意识地闪到一边的立柱后藏了起来。

    隔得不远,两个的谈话便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

    ------------------------------------------

    一抬头便是姐姐的红唇妖娆,杜宏宇浓墨似的眉头微微一拢,不怎么热情地叫了一声姐。

    “怎么,这是不想看见我的意思?”

    杜玲宏盛气凌人的样子一如既往,纵然在亲弟弟面前,她也总不忘端起自己那‘女王’般的气势,似乎这样她才能好好说话一般。原本杜宏宇已经习惯了姐姐这样,可最近,他真是越来越不想看到自己这个姐姐,也越来越不想听她跟自己说那些他根本就不想听的事情。

    “没有,只是很奇怪你怎么会来这里。”

    杜宏宇的口气谈不上热情,却也算不上冷漠,只是很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又道:“不是听说你把公司整出问题了么?三少在公司里‘救火’,你不去帮忙跑来这儿干嘛?”

    “除了来找你我还能干什么?”

    弟弟的指责杜玲宇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至于凌云航空出现的问题,那也是她故意弄出来折腾宋天杨的。对付宋天杨这样强大的对手,除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反正,能缠住敌人的手法,她才有时间来安排其它的。比如,逮回自己的弟弟,让他不要再‘胡闹’。

    训斥声中,杜玲宇又开始摆起了晚娘脸:“你放着好好的部长不当,到处飞来飞去的连个人影我也碰不着,要不是慕千雪又住院了,你是不是又要躲得我远远的?”

    “我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杜宏宇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姐姐说什么,他也只是听着,只是听过后,全然没有放回心上。

    “阿宇,别跟姐姐斗气了好不好?我希望你回公司帮我,我需要你。”

    一手抄在裤袋里,一手竟有些无处安放,杜宏宇淡淡地看了眼自己的姐姐,并不答应:“公司有你和爸还不够吗?”

    杜玲宇激动地过来拉自己弟弟的手,她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还举着的手僵了一下,杜玲宇眼中隐隐有怒意,却还是强按着没发作:“不够,当然不够,爸爸毕竟身体不好了,你才是凌云航空未来的接班人。

    “姐,难道你真的不怕我和三少见面?”

    这阵子他除了飞就是飞,根本不敢在公司里露面,谁也不见,谁也不想看,除了………

    他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好,可那天晚上见到的人背景实在太强悍,他不能冒险把当年的旧事说出事。可良心上的谴责却让他坐立难安,除了逃避,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见了又怎么样?他敢打你不成?”

    闻声,杜宏宇眸光渐沉,幽幽道:“不是怕他会怎样,是怕我自己会怎样。”

    “你答应过不说出来的。”

    “我是答应过,但不代表三少猜不出来,他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姐,你们真的太小看他了。”做为自己儿进的偶像,杜宏宇很清楚宋天杨暗藏的实力有多强。以前他真的是没有用足十分的功,但以后可真的说不好。

    他劝不动自己的父亲,也劝不动自己的姐姐,索性谁也不再劝也不再说,只希望自己能跳出这一切,不再卷入自己不愿看见的肮脏世界里。

    可就连这点要求,姐姐也不肯答应他。

    他真的很烦,很厌倦!

    “只要你不说,我就有办法把他拉下来,凌云航空,咱们家是要定了。”

    “要不要是你们的事,总之,我不想掺和进去。”

    杜宏宇实在不想为了同一个人问题,一直跟姐姐纠缠不清,扔下这句话便转身要走。杜玲宇哪里肯答应,一把又将她扯住:“不想也得想,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爸的公司不是给你又能给谁?”

    当然,杜胜的公司是可以给别人的,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就算弟弟再不想配合,她也一定要逼他就犯。她在公司这么多年辛苦,为的可不是给别人做嫁衣。

    “我不想要。”

    “为什么不要?这是你应得的。”

    闻声,杜宏宇又冷冷一哼:“什么叫应得的?偷来的抢来的就是应得的?”

    “干嘛要说得那么难听?这叫适者生存。”

    在这件事上面,杜宏宇永远都不可能认可姐姐的观点,正如姐姐永远也不可能认可他的想法一般。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说下去也没什么实际的意义,所以,这一次杜宏宇没有再逃避,只是很疲惫地看向自己的姐姐,问:“如果三少知道了真相,如果那些股东们都知道了真相,姐你还会说适者生存这四个字么?”

    “阿宇………”

    打断姐姐的话,杜宏宇的口气几近哀求:“姐,别让我更看不起自己行吗?”

    从六年前开始,他就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心里包袱,原以为总会有一天能熬到头。那辆军车的出现,却彻底击垮了他心底最后的一道高墙,暗无天日的未来就是他的命运,他无法打破这样的僵局,所以便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再动弹。

    他真的很看不起自己,从他开始妥协的那一天开始。

    “不就是撒了一次谎么,至于把你打击成这样?”

    杜宏宇也怒了,冲着姐姐大吼大叫:“这不是撒不撒谎的问题,这是人品的问题。”

    “那怎样才叫人品没问题?说出真相,告诉所有人当年开车的人是你不是三少,这就叫人品没问题?”

    “是。”

    “卟!”地一声,有物体落地。

    伴随着杜宏宇那有力的一声是,停车场的某根立柱后,路晶晶原本拿在手里的小礼物就那么滚了出来,她想抢回,却紧张到下不去手。人就只能僵直地立在那里,什么也都再做不了。刚才她听到了什么?当年,真的是杜宏宇开的车,不是三少?

    天啊!地啊!妈妈咪呀!

    ----------------------------------

    “谁在那里?”

    厉喝声中,杜玲宇已抢先一步,捡起了地上的小礼物。

    认出是自己的东西,杜宏宇长腿一迈便挡在了姐姐的身前,看清立柱后站着的人时,他整张脸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晶晶?”

    好吧!路晶晶承认此刻自己心里有点怂。

    恨不得当时就英雄女侠的叫着求放过,但士可杀不可辱啊!怎么说她也是千雪的闺蜜,怎么能够在这样的‘恶势力’面前低头?所以,尖尖的小下巴向上的昂,一幅‘放马过来我不怕你’的小模样。

    那一刻,杜宏宇分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种时候不能让姐姐缠上路晶晶,所以伸手扯过她便直接朝外拉。但路晶晶不懂他的用意,还以为他要‘杀人灭口’什么的,不但不配合,还拼命地挣扎着:“放开我,你这个人渣。”

    “别闹了,跟我走。”

    他越是这样说,路晶晶就越发地不肯配合她,用力扯回自己的手,她指着杜宏宇的鼻子便破口大骂:“原来程力没有猜错,真的是你开车撞死千雪爸妈的,你居然还栽赃给三少,杜宏宇,你要不要脸?”

    “你都听到了?”

    有口难辩,抑或者应该叫说,无可驳辩。杜宏宇神色阴沉地看着路晶晶,眸间有千万种语言在翻滚,却没有一句能滚到唇边说出口。晶晶原本就没有骂错,就是他做的,就是他栽赃的,就是他不要脸………

    “我要去告诉千雪真相,我要去告诉………”

    说着,路晶晶拨腿就跑,可人才跑了几米远,前面便撞上了一堵人墙。抬头一看,妈呀!这人怕是有200斤了吧!全身长得跟肉疙瘩似的,一只手臂就差点把她拎起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路晶晶这回是真吓着了,一脸哭腔地看着杜宏宇:“阿宇,放我了吧?放了我。”

    那个壮汉他认识,是姐姐的保镖,可姐姐来见自己还带着保镖?

    杜宏宇脸色一沉:“姐,你在干嘛?还不放开她。”

    杜玲宇不语,只用一种‘你在开玩笑’的表情冷冷地盯着自己的弟弟。

    “我不会让你带她走的。”

    “阿宇,你清醒点吧!你知道得罪那个人的后果的是不是?告诉我你知道的是不是?”那时候杜玲宇的眼神已完全变了,跟自己的弟弟说这件事是一回事,跟其它的人说是另一回事,杜宏宇为了家人可以瞒下整件事,可路晶晶不会,她是慕千雪的闺蜜,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胜利就这样失去。

    放人,绝对不可能!

    知道姐姐这是要下狠手了,杜宏宇连忙道:“把她交给我,我会说服她暂时不要说出来。”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声落,杜玲宇击掌,停车场四周便凭空又冒出来四个骠形大汉。原本杜玲宇是计划着弟弟不听话,到时候劝不住可能要强行带走,不曾想,这些保镖现在还能派上这样的用场:“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一起带她走,一个是报警,让警察从我手里带她走。”

    “姐,你疯了吗?”

    “疯的人是你。”说罢,杜玲宇再不给她机会,直接对那四个保镖使眼色:“带少爷上车。”

    杜宏宇怎么可能如此就犯,虽然他身手不及宋天杨,可到底也跟在他身后跑了好几年,他的格斗术还是宋天杨手把手地教会的。可一拳难敌四手,那四个保镖都是专业的,他正与人缠斗得难分难解,那边突然又传来姐姐厉喝声。

    “你再不住手,我就让他们直接拍晕她。”

    一听这话,路晶晶又是一声惨叫,这一回是真的吓出了泪:“不要…………”

    杜宏宇不敢再反抗,只能放松了手脚任那四个大汉一涌而上将他扣住。

    人被带到杜玲宇面前时,杜宏宇含恨地看着她:“姐,你会后悔的。”

    闻声,杜玲宇不言不语,只是反手就给了他狠狠一巴掌。当他的脸被打偏至一边,他咬紧了腮帮子,却反过来还安慰受惊过度的路晶晶:“别怕,有我!”

    不知道为什么,路晶晶听完这句话就真的哭了。

    这个混蛋以前曾那样欺负过她,说不喜欢她,还恶心她,可现在他为了保护自己,被自己亲姐姐打得嘴角都出了血。路晶晶心里感动得不得了,一时间,竟觉得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全都回来了…………

    ----------------------------------------

    “唔,唔唔!啊………你轻一点,啊!”

    “慢点,慢点,我受不了了………”

    “………”

    弹出来的视频里,一男一女,白花花,赤条条……

    女人骑坐在男人的身上,疯狂地扭动着,那靡靡之音分外张扬,带着媚,带着嗲,软得人心都似要似要酥了……

    慕千雪没有想到,U盘里装的居然是这种东西。直觉是有人对她恶作剧,画面里女人的声音叫得太响,太羞人,慕千雪脸一红,赶紧想合上电脑盖。

    指尖才刚刚触到电脑屏,画面里的女人突然一声长吟,娇媚的声音,仿佛要直刺到人心深处:“天杨,天杨,你真棒,啊!啊啊…………”

    只一秒,慕千雪的脑子便炸了。

    手指还僵在那里,整个人耳朵里都只剩下那一声声的天杨,天杨……

    不知过了多久,慕千雪终于回过神来,颤动的手指慌乱地握紧了鼠标,然后,一遍一遍地重播着那段视频。纵然视频的画面不算清晰,可女人的轮廓在那里,还有那声音,还有……

    那个名字。

    原以为只是有人恶作剧的给自己发了个岛国的片子,没想到居然是真人的‘动感版’。慕千雪也知道有些人有拍这种私密录像的癖好,可没想到,桑妮也喜欢。抑或者,拍这些东西的人不是桑妮,而是和她一起的那个男人。

    Chuang上的男人只能看到一个侧颜,那高蜓的鼻梁,那菲薄的唇,还有那刚毅冷凝的线条。那个男人,从视频画面里看上去那样熟悉的男人。慕千雪始终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可是,从画面的角度看过去,真的很像…………

    很像宋天杨。

    桑妮申吟声还在继续,一声声一句句,似都揪着人心最柔最痛的那个点。最后的一声长吟,伴着男人的嘶吼传入她的耳中,那声音,她怎么都不会认错,就是宋天杨。慕千雪的指尖在颤抖,一点一点掐进了自己的掌心,纵然她不愿相信,可事实已摆在眼前…………

    宋天杨,你又骗了我。

    五指,猛地收拢,飞快地关了视频,才发现视频文件名上面居然还写了日期,那个日期已足足过去了六年…………

    六年前,他们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她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力去过问六年前的事。这样的私密录像,在他们当事人看来或许就是一种情趣,可对慕千雪来说,那是毒心的药。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每想一下心都痛到要裂开,也觉得另一个图像文件肯定不能看,可想到视频里的一切,她实在忍无可忍。终于还是点开了那张图,看清图里扫描的那份文件时,慕千雪整张脸上已血色尽失…………

    沉痛闭目,她突然爆发一般将电脑扫到了地上。

    当笔记本电脑哧哧地冒出细小的火花与青烟,慕千雪软倒在病*上,泪水滚滚而落,手却不自觉地护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嘴里还不停地念念有词:“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

    ---------------------------------

    从接到电话,到赶回医院。

    一个小时的路程,宋天杨只用了二十分钟就飞了回来,那时病房里已一片狼籍,连笔记本电脑也都给她砸烂在一边。

    从他认识慕千雪开始,就没见她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这个小女人心里有根反骨的刺儿,火越大的时候,她却反倒越平静。她最擅长的就是用冷刀子戳死你,可现在,她不冷戳了,宋天杨反倒心慌了。

    是有多大的事情,才能刺激到她如此反常?

    她还怀着身孕,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说过不能让她再受刺激。可是,看到病房里的一切,他却隐隐有种事情比之前的任何一件还要大的感觉。目光下意识地往上,沉觉地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人才刚张了嘴,慕千雪却已主动开了口:“宋天杨,我还能相信你吗?”

    妇科权威说过她这情况不能再受刺激,可偏偏就有人不让她好过。医生说有火就发出来,痛快了就好了,总比闷在心里内伤的强,所以,她就真的发了出来…………

    病房里的一片狼籍在她发泄后也刺得她眼疼,可她却不想去收拾,也不愿让人去收拾。心里的那些感觉都那样真实,真实得如同眼前的一切,此时此刻,如果将摊剖开,或者也不比病房里的一幕要好多少。

    她真是伤够了啊!

    “我真的可以再相信你吗?你真的不会再骗我吗?”

    她要哭不哭的样子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凌云航空那边还一团乱,他都顾不上了,扔程力在那边‘苦苦挣扎’,他就这么赶回了医院。原还以为是自己小题大做,可现在,他突然很庆幸自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雪儿,你到底怎么了?”

    “回答我。”

    “我不会再骗你了。”这一次是真的,真的不会再骗她,也不敢再骗她了。她家的小刺猬脾气这样大,他原是百炼成纲的心都要给他吓破了,他怎么还敢骗她?

    十指紧握成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慕千雪费劲地做了十几个深呼吸,才逐渐让自己平静下来。抬眸,是他深沉如海的眼瞳,她看着他的眼睛,说了一句:“那好,让人送一台新电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什么东西?”

    “看了你就知道了。”

    她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他随便定罪的人,那个视频的真假,照片里那份文件的真假,她都想听他亲口说。他说他不会再骗她了,就冲这一句话,好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

    直接让四少送了台笔记本过来,插入U盘后,那不堪的一幕就那么‘撕开’在两人的面前。宋天杨墨黑的深眸渐渐染深,直到听清楚那一声声的天杨,天杨………不说是慕千雪,他都有种直接将电脑砸了的冲动。

    飞快地将笔记本合上,当那刺耳的申吟声停止,宋天杨反握住她的手,认认真真地对她说了一句:“不是我。”

    “日期是六年前,如果真的是你,承认了我也不会怪你。”

    那个时候,宋天杨和桑妮还是情侣关系。那个时候,宋天杨还是有名的花花太岁,围在他身边的美人无数,就算他和桑妮之间做了什么也都是十分有可能的。她不是不介意,只是没资格去介意多年前她不曾参与过的他的人生。

    “雪儿,我真的从来没碰过她,那不是我。”

    “怎么证明?”

    似有些动容,她原本倔强的眼中已染上水雾,她也希望不是他,所以才会让他看这些,所以才会期待他给一个解释。

    “这个U盘交给我,我找专家来处理,视频一定是动了手脚的,这个女人是桑妮不错,可里面的男人绝对不是我…………”宋天杨表情凝重,每说一个字都似在保证,老实说,他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奈过。并非觉得慕千雪没事找事,而是越来越觉得自己太混帐。这样的视频,且不说是怎么来的,就沾上桑妮这件事,给他和慕千雪带来的麻烦,就已经是数都数不清了。

    以前爱玩,觉得没什么,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洁身自好’这件事儿原来如此的重要…………

    他真是后悔啊!

    “U盘里还有一份文件。”

    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她居然还能这样平静地跟他说话,要换了以前,她一定会用最尖刻的语言狠狠攻击他。可是,一想到肚子里艰难成长的宝宝,她便将自己内心深处所有柔软全都发掘了出来,她要做个温柔的好妈妈,温柔的………

    “什么文件?”

    “你先看看吧!”

    她不愿多说,宋天杨也只能自己查看,只是看过后他整个人也呆住了,他没有想到…………

    “你给我看的DNA证明是六年前那个孩子出生时比对的,这是一张全新的,鉴定日期恰好就是你在K市的那段时间,你怎么说?”

    那个时候,慕千雪刚刚知道桑妮有一个儿子,五岁半。宋天杨坚称孩子不是他的,还说从来没碰过桑妮,她相信他,所以什么也没有问,甚至他消失那么多天,她也只是紧张,担心,从来没有想过要逃离。她也曾那样无条件地相信他的,可现在,先是一个视频,视频里的男人如果是宋天杨,那个从来都没碰过又是从何说起的?

    接下来又是这份文件,联想到那个视频,给自己留下这东西的人,是不是在暗示自己。那个孩子就是视频里的时候怀上的?五岁半的孩子了,如果他都有儿子了,那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又算什么?

    所以,她需要一个答案,迫切地需要………

    “不可能,念怀不是我的儿子。”

    “念怀?是那孩子的名字吧?”慕千雪心口一痛,不自觉地问道:“念什么?怀什么?还是怀念着什么?”

    “雪儿………”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又想说不是你对不对?”她点点头,又摇遥头,一脸疲惫的样子:“宋天杨,我不太敢相信你了,只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可眼睛看到的东西也不一定不会骗人,所以,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吧!你和那个叫念怀的孩子。”

    “你就那么不相信我么?”

    他们是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

    其实,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也没什么,反正如果没有父亲那一份旧的鉴定他当初也是决定要做的。可自己想做,和被逼着做的感觉差这么多,他只要一想到慕千雪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在要求自己,他便觉得呼吸都不畅了。

    “宋天杨,换位思考一下吧!如果今天是你收到了视频,看到的是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你心里是什么感觉?”

    “………”

    闻声,宋天杨全身一滞,这一次连呼吸都停了。

    换位思考,这样的换位思考还真是挑战人,别说亲眼看到,就是想一想他都想杀人………

    所以,真的是自己要求太高么了?他在要求她全心全意相信自己的时候,自己又做不到全心全意地信任她?人果然都是自私的,想到自己的时候多过想到别人。

    于是,想通后的宋天杨又沉默了。

    “我只是提了个建议,亲子鉴定你是做也好,不做也好,你来决定。”

    “好,我做,但我有一个条件。”说到这个条件的时候,宋天杨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雪儿,如果这一次能证明孩子不是我的,你就不要再闹了,好吗?”

    “………”

    她哪有在闹?她哪有在闹?

    不都是别人在闹她么?每一件事她都是被动地承受着,她吵架会有人说她不懂事,她沉默会有人说她无情,她什么也不做也会被说过淡漠,总之,做什么都是错的,可她究竟有什么错?

    她软软的眼光,看得心里直疼。

    大掌抬起,安安静静地抚上她的脸,修长的指尖划过她静好的眉眼,声音里包裹着的柔情似水:“好吗?雪儿?”

    “好。”

    宋天杨,我再信你一次,最后一次………

    --------------------------------

    PS:呐!写了这么久,本文最大的转折点就要写到了。

    晶晶遇难,等待英雄救美,小雪和三少婚姻生活的最大考验也到了。

    故事接下来会有一个全新的局面打开,这段时间可能虐到大家了。

    大爱大恨过后的爱情,开花结果后才更值得回味啊!

    是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