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聂家别墅里,聂老爷子看着新闻,长满了老人斑的手,激烈地抖动起来………

    一旁服侍的阿树似是不忍,劝道:“老爷,都说了让您不要看………”

    “阿哑怎么样?他知道吗?”

    阿树只当聂老爷子是看到许虹失踪的消息才如此激动,可老爷子的手指,却一直按在角落那处不起眼的地方。许虹给他的那个鉴定中心负责人的名字,他记得很清楚:Roy。

    “他也不识字,又听不见,应该还不知道吧!”阿树说得并不确定,但他所表达的也是实际情况,聂老爷子点了点头,又沉痛道:“阿哑就这么一个女儿,先别告诉他。”

    “我知道的老爷。”

    阿树应下聂老爷子的话,这才刚手里端来的药碗递到了聂老爷子的面前:“老爷,您该喝药了!”

    平时,只要阿树递来汤药,老爷子二话不说便会喝完,可今天不知是不是心情不好,老爷子没有伸手去接那药碗,只道:“烫,先凉一凉吧!”

    “好。”阿树点了点头,将药碗放下。

    聂老爷子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大字标题之上,可手指却在不听使唤地摩梭着那处角落。终于,他扭头看着自己老仆人,道:“阿树啊!让阿哑给我再剥一个榴莲吧!”

    为难地看了老爷子一眼,阿树提醒道:“这药和榴莲不能一起吃。”

    “那我不吃,就闻闻那个味儿……顺便也看看我的老伙计。”说着,老爷子一叹:“阿虹那么好的姑娘,阿哑遇到我这样的东家,没想到也遭了我一样的罪,我就是想和他一块儿坐坐,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糟老头子……”

    聂老爷子的伤感并不作假,阿树又劝:“老爷,您别难过了,我这就去叫阿哑剥榴莲。”

    “去吧!别让我等太久。”

    阿树转身要走,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那这药!”

    “我喝了。”

    老爷子点点头,这次倒也不推了,端起那黑乎乎的药汁便一口焖了下去。阿树亲眼看着碗底只剩下最后一点残渣,这才收了碗,下去找阿哑去了。

    阿树一走,聂老爷子便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慢慢走向浴室。

    很快,内里便传来了抽水马桶的声音。

    -------------

    阿树的动作不算慢,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便领着哑伯进了老爷子的屋子。

    聂老爷子原本靠在躺椅上,看到哑伯端着榴莲进来便要起身,哑连摆忙上前两步,一手还托着盘子,一手却小心地扶着聂老爷子。

    几十年的老忠仆了,聂老爷子眼圈一红,反手握了哑伯的手,声音沉重地对哑伯身后阿树道:“你出去一下,我和阿哑单独坐坐。”

    “老爷……”

    “没事儿,我要是犯病了,阿哑会叫人。”

    阿树没有离开的意思,还是很坚持:“可是,大爷和二爷吩咐过了,不让我离开您半步……”

    聂老爷子素来是个好说话的,可这一次,却突然翻了脸:“大爷和二爷?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他们做主了?我现在就想单独和阿哑坐一会儿,你是不是要打个电话通知他们,经过他们同意了才行?你打,你现在就打……”

    阿树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大反应,赶紧解释道:“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树,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一听这话,阿树的额头上也沁出了汗珠:“快四十个年头了。”

    “我今天才知道,在你心里我原来不算是个主子。”

    这帽子扣的大,阿树再不敢坚持,垂下头,一个劲儿的朝后退:“老爷,您别这样说,我现在就出去。”

    老爷子心情很差,对阿树继续发着脾气:“把门带上,我和阿哑说话,不喜欢被别人偷听。”

    “好的,老爷。”

    偷听两个字一出,阿树脸色大变。

    小心翼翼地关紧房门,阿树也没有守在门口偷听,只是飞快地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屋里的监视器。只可惜,原本所有的屏幕上还有的画面,突然一个一个地闪起了雪花………

    -------------

    门一关上,聂老爷子便闭上了嘴。

    他知道哑伯可以听得见,但哑伯听得见的时候,也担心其它人听得见。所以,他两手挥舞着,十分熟练地用手语跟哑伯交流:“阿哑,我对不起你。”

    正如老爷子不知道哑伯实际上是能听得见的,而哑伯也不知道聂老爷子其实是会打手语的。所以,心里顿时惊讶得不得了,也用手势回道:“老爷,您怎么会这个?”

    “阿虹教我的。”

    一看老爷子提到自己的女儿,哑伯也飞快地比划着:“老爷,阿虹几天没有回来了,我担心她。”

    “阿虹失踪了,好几天都没有消息,我恐怕她是凶多吉少了。”

    哑伯瞪大了眼看着自己的老主子,一时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直到老爷子又绷着脸比划了一圈,哑伯的一双老眼里,瞬间涌出了泪雾。

    嘴皮子翕合不止,哑伯自喉管里发出阵阵呜呜声。良久,他这突然坚定地看向聂老爷子:“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

    老爷子点头,无声地比划:“我知道,那个孩子是我的外孙女儿,亲的对不对?”

    “老爷,你怎么知道的?”

    “阿虹出事前,来找过我,把一切都跟我说了。只是,那份鉴定结果要时间出来,所以我和阿虹只能等。可现在阿虹回不来了,只有一个可能………”老爷子的手一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又开始比划:“那份鉴定不能见光,所以,那个孩子应该是我的亲外孙女儿。”

    “您是说阿虹是因为这件事才会出事的?”

    老爷子沉重地点了点头:“阿哑,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阿虹。”

    “老爷,我的命是您救的,我不怪您。”哑伯的眼眶湿润,但悲伤并未表现得过份明显,当年他带着女儿过来聂家的时候,就对女儿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聂老爷子对他们父女恩重如山。就算女儿真的是为了聂家出的事,他也只会对女儿竖起大拇指。

    只是,到底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哑伯强笑着,可心却疼得发紧。

    “我叫你来,是想让你离开这里。”

    比划完,聂老爷子不等哑伯回答,又继续着:“阿虹出事了,我不想你也出事,他们连我都敢下手,你又怎么逃得掉?”

    一看到这个,哑伯立时瞪大了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老爷子。老爷子一笑,安慰道:“没事,死不了,他们给我喝了些能让人犯迷糊的药,我现在还能有一阵子清醒的,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许虹来找他之前,聂老爷子已经发觉自己的身体有异了。他是个精明的老人,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别人多加提点。最初,许虹的话他是半信半疑的,可试探过后,他便确认无疑。

    他喝的药有问题,也是他猜出来的。

    所以,最近他都会经常把药偷偷倒掉,如果实在没有办法找到机会倒掉的,他也只能喝下去。这阵子他时常犯迷糊,大多时候都是昏昏沉沉地想睡觉,今天看到这报纸,他就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所以,宁可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一定要把哑伯叫上来。

    “老爷,我要去报警。”

    聂老爷子摇头:“到不了警察局,你就会和阿虹一样消失,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我要去告诉姑爷,他有个亲生女儿。”

    哑伯现在很后悔,当初如果他一知道这件事就告诉老爷子就好了。是他一念之差才害了自己的女儿,现在,他不能再瞒下去了,就算姑爷不相信,他也一定要告诉他。

    “来不及了,老大和老二现在怕是已经往回赶了,在他们回来前你要是不走,这个秘密就得被带进棺材里。他们是不会给我开口的机会了,所以,我只能靠你了。”老爷子很清晰地分析着一切,还叮嘱着哑伯:“你也别去医院找波清,医院那边肯定有人在等着你自投罗网,不可以冲动,知道吗?”

    哑伯不如聂老爷子镇定,焦急地比划着:“还有阿树……”

    聂老爷子还是摇头,神情比之方才还要沉重得多:“他信不过。”

    直到这个时候,哑伯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连阿树都信不过,足见老爷子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了,他就更加不敢走了:“我要是走了,您怎么办?”

    “没有得到我的股份前,他们不敢让我死。可我总有一天会彻底糊涂的,到那时,他们也就能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了。阿哑啊!我都这把年纪了,不怕死,就是舍不得我那外孙女儿,还想多看几眼,可我知道没这个机会了。所以,你要替我好好再活几年,把这个替我亲手交给她。”

    老爷子偷偷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交到哑伯的手里后,没有再打手语,只郑重道:“阿哑,这间屋子里,除了你我谁也不敢再相信,所以,我把东西托给你。这里面是我立好的新遗嘱,如果小雪真的是我的外孙女儿,这份遗嘱,会是她收回CG集团最有力的筹码。”

    说着,老爷子一顿,又道:“这里还有两封我写的亲笔信,一个给小雪,一个给波清,你一定要替我好好保管着。”

    哑伯很激动,老眼里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老爷,我们一起走吧!”

    老爷子摇了摇头,叹道:“我身上应该有定位器,走到哪里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线的,不能冒这个险。”

    听到这里,哑伯哽咽不已,却还是摇头不肯走。

    老爷子握了握他的手,又语重心长地劝道:“阿哑,如果阿虹还活着呢?你不想再见见她?留下来你就只能陪着我这一把老骨头见棺材,不值当的。”说罢,老爷子沉沉一叹,眼里也涌上了水雾:“走吧!马上就走。”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您?”

    “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等波清的身体好了,以他对阿虹的感情,不会让阿虹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的。夏家的势力不容小觑,假以时日一定能查到蛛丝马迹,你要好好地保护好自己,等波清来找你的时候再把这些东西给他,到那时候,你就能回来看我了。”老爷子面带微笑地说完,心里又补充了一句:老伙计,如果到时候我还活在这个世上,咱们一定还有机会再见面,可若是那时候我不在世了,那咱们就到地底下见面,总能见着的………

    “我走了,他们就知道您不糊涂,他们会对您不利。”

    老爷子不以为意:“有波清在,他们不敢做得那样明显………”

    正劝着哑伯,楼下突然传来一些动静,老爷子眸光一展,瞬间锋利如刀:“快走,他们来了。”

    哑伯点头,起身便要离开,聂老爷子却塞给他一个盒子,然后便将他直接带到了主卧里的那间小房里,按着chuan头的台灯反手一扭,那张*便吱吱呀呀地挪了开来,一个方形的暗道门,便出现在哑伯的面前。

    “从这里下去,通向江岸,江边有咱们家的船,阿哑,你是会开船的对吗?”

    哑伯流着泪点头,再不敢耽误一分钟,委身便钻下了地道……

    -------------

    尚是正午,房间里窗帘却拉得很严实。

    空气里飘浮着淡淡的药草香,那是聂老爷子常喝的中药味。聂云帆走进卧室,却意外地看到老爷子正安安静静地躺在chuang上,胸口起伏的频率很均匀,似乎睡得很沉。

    “大伯?”

    试着叫了一声,老爷子却一动不动,聂云帆脸色阴沉地看了身后的阿树一眼,目光里带着明显的指责。

    阿树犹豫地看了*上的人一眼,为难道:“老爷子喝过药了,是会想睡的。”

    “那你还打电话让我回来?”

    “老爷子从来不对我发脾气,今天却不让我在屋里侍候着,监控的画面又都没有了,所以我才…………”

    “闭嘴。”

    阿树已明显说的太多,聂云帆连忙出声喝斥,许是一时声音太大,躺在*上没有动的老爷子,突然翻了个身,慢慢悠悠地睁开了眼。深幽的目光似能穿透人心,沉沉地落在聂云帆的身上。

    那一刻,聂云帆紧张到头顶都冒出了汗。

    “大伯?”

    “嗯!”聂老爷子懒懒地应了一声,却并没有想起来的意思:“传国,你怎么来了?”

    一听这话,聂云帆忙道:“大伯,我是云帆啊!”

    老爷子一脸迷糊的样子,笑笑看着他问:“云帆不是才十岁吗?”

    看到老爷子这反应,聂云帆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回落进肚里:“大伯,您累了。”

    “嗯!是好累,总是睡不够,你们别吵我了,让我再睡一会儿。”说着,聂老爷子就要闭眼,聂云帆去抢着问了一句:“哑伯呢?我想吃他剥的榴莲呢!”

    “他给我送了一盘上来,又说我喝了药不能吃那个,喏!就摆在那里呢!你拿去吃了吧!”

    老爷子避重就轻,聂云帆却步步紧逼:“大伯,他人呢?”

    “去找阿虹了,他刚才说阿虹不见了。”老爷子原本是闭着眼的,可说着说着又睁了开来:“你也一起帮着找找吧!阿虹才两三岁,万一让人贩子拐跑了怎么办?”

    闻声,聂云帆心口一紧,又开始提心吊胆:“阿虹只有两三岁?”

    他给老爷子配了什么药他自己心里清楚,所以,老爷子会迷迷登登的也在他的预计之中。只是,老爷子毕竟是成了精的人物,一不小心便会被他察觉,在药性还没有完全作用之前,他不确定老爷子是不是在装疯卖傻。

    不过,这一阵子的观察下来,他倒是放心不少,要不是今天阿树说的那么严重,他也不会扔下公司大把的工作不做,跑来这里问一个聋哑人的下落。可是,老爷子突然提到阿虹,是不是另有所指?

    “是不是和倾城在一起玩啊?倾城最喜欢阿虹了,可是不对啊!倾城上学去了,不能和阿虹一起玩啊是不是?不会真丢了吧?”

    老爷子一直在那边自言自语,聂云帆起初还是拢着眉头的,可听着听着,眉头便渐渐松了开来:“大伯,您睡吧!我去帮着找找看,阿虹那么乖,应该没丢。”

    “好,我再睡一会儿。”老爷子躺在*上点头,点完就闭上了眼,不一会儿又睁开,交待道:“传国,你一定要帮阿哑找孩子啊!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呢,宝贝得紧,跟我的倾城一样………”

    说到这里,老爷子又打了一个呵欠,然后,眼一闭,又睡了过去。

    “大伯,大伯………”

    聂云帆试着又叫了几声,可回应他的,只是聂老爷子沉沉的呼噜声:“呼,呼呼………”

    看老爷子睡得死沉,聂云帆悄声退了出去,刚关上门,聂云帏也上了楼。

    在楼道上两兄弟便说起话来:“大哥,怎么回事?”

    “老爷子怕是知道什么了。”

    “啊?”

    聂云帷素来没有老大淡定,一听这话,脸都青了。

    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聂云帆道:“许虹家那个老哑巴跑了,万一他知道慕千雪的身世,咱们所做的一切,可以前功尽弃了。”

    “大哥你放心,挖地三尺,我也会把那个老哑巴给找出来。”

    闻声,聂云帆冷冷一哼:“恐怕不等你找到人,夏波清就知道了。”

    “医院那边有我的人,那老哑巴去了也不可能见到夏波清本人,况且,他要去了更好,还省得我到处去找他。”

    聂云帆算是认可了他番话,只又叮嘱道:“不要再搞砸了。”

    “嗯!”

    聂云帏点头,看着自家大哥,又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聂云帆一看,沉了眉:“又有什么事?”

    “那个人,好像让夏家的人抓到了。”

    一听这话,聂云帆厉眸剧张:“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凌云医院的VIP病房里,夏波清‘呯’地一声推开病chuang上的小桌子。眸光凛然到如同一头愤怒的雄狮:“还是那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以夏家在警政界的势力,找个人居然找了几天都没有音讯。不得不说,夏波清很恼火。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本着这种信念,虽然内心忧心如焚,他还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心平气和地等。

    可是,等了几天,居然等到的是这样的消息。夏波清内敛的双眸中染着喷薄而出怒火,那句话吼出来的时候,夏谨华的心头仿佛有台风在施虐。

    夏谨华其实是有些怕夏波清的,这种惧意,甚至比对她父亲还要严重,明明小叔看上去是个很温和的男人,可是,正因为他从来不发火,所以,一旦发起火来,后果要比其它人要严重得多。

    明知道今天过来可能要挨骂,可还是硬着头皮来了,结果也不出她预料,只开了一个头,便被小叔吼了一通。要换了平时也就罢了,偏偏今天赵奕辰是和她一起来的,她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小叔,大海茫茫,找个人谈何容易?”

    夏波清眼底翻卷着风暴,神情却一如既往的宁和:“谨华,这话可不像你的风格。”

    夏谨华憋着气,口气自然也不算柔软,也不看夏波清,只道:“实话实说罢了,如果小叔觉得我做的不好,可以找别人去做。”

    并非夏谨华不用心,而且她觉得这个案子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的,嫌犯已经抓到,也认了罪。所有的证据都表明,这是一桩买凶杀人案,现在要查的只是那个慕后之人是谁,至于许虹,从京市跨海大桥上绑手绑脚的扔下去的人,如果还能活下来,她真的觉得那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了,那叫神迹。

    可偏偏这样小叔还不相信,非要拿出那个什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话来堵她。大海捞针,她只是个检察官,哪有本事去帮他寻那个‘死要见尸’的证据?

    无视于夏谨华为难到死的表情,夏波清抿了一下唇,压下心头翻腾着怒火,只不紧不慢地道:“不用跟我说些,我让你找,你只管好好找就对了。”

    又是这句话,夏谨华真是受够了:“小叔啊!许阿姨已经死了,葬身大海,您就是折腾我们也没用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夏谨华怄得很,可偏偏小叔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伤心过度,简直是油盐不进,她真恨不得掉头就走。可想到身边的赵奕辰,她还是压着那股子怒火,强行忍耐了下来。

    赵夏两家联姻,看中的就是夏氏的财力。可谁都知道,夏家真正的掌权人是夏波清,因为他无儿无女,所以赵氏才会在夏波清的几个侄女中挑了一下出来做为联姻对象。夏谨华之所以被挑中,也是因为所有的小辈中与夏波清关系最亲近的就是她。

    如果现在自己和夏波清闹僵,就算她手里有些令赵奕辰紧张的‘证据’,也难保日后赵家不会反悔。她和赵奕辰走到今天不容易,她是不会让他再从自己身边逃开的。所以,今天就算夏波清骂死她,她也还是得乖乖地站在这里让他骂。谁让她太爱身边的男人,不想让任何女人抢走他,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堂妹或是亲妹妹。

    “我要见那个人。”

    半晌的沉默换了这句话,夏谨华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忙问道:“小叔要见谁?”

    “那个自称把许虹扔下海的男人。”

    夏波清说话的时候,唇角还勾着笑,淡淡的,浅浅的,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夏谨华眸光一颤,双手都不自觉地握紧成拳,她看过小叔无数种表情,这样温和的时候很多,但这一次的温和背后她总觉得隐藏着看不见的锋芒。

    “您伤成这样,怎么去警局?”

    “那就带他来见我。”夏波清说得很随意,仿佛他提的不过是今晚我要吃面,明晚我要喝汤的小要求。可夏谨华却要疯了,这不是为难她吗?

    “小叔,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呀!”

    夏谨华气得都快没语言了,以前她怎么会觉得自家小叔英明神武,睿智豁达呢?这分明就是个爱钻牛角尖的恶劣老男人。那个许虹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下人没了,他又开始这么无理取闹。

    之前她就很想逞口舌之快多说几句的,可身边的赵奕辰一直拉住她摇头。夏谨华看在未婚夫的面子上闭了嘴,哪曾想,她家小叔却越来越得寸进尺。那个男人涉嫌谋杀,是重犯,普通人就算是要见一面也难,还要她把人带到医院里来。

    她简直想骂人………

    夏波清不听解释,只道:“如果你做不到,我会让大哥亲自安排。”

    “小叔,你明知道我爸不方便插手这件事。”

    “不方便么?”夏波清淡淡一哼,仍旧霸道地扔出了他的选择题:“你安排还是你爸安排,自己选。”

    “小叔,你不讲道理………”

    夏谨华差一点跳起脚来,身边的赵奕辰却又一次及时地制止了她。微笑着向她摇头,赵奕辰扭头看向夏波清,很谦逊地说了一句:“聂叔叔,不如我来试试看吧!不过可能需要点时间。”

    闻声,夏波清抬眸睨了他一眼:“尽快。”

    “好。”

    --------------

    从病房里一出来,夏谨华便忍不住怪嗔起身边的男人“:“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答应这种事?那个男人可是重犯,怎么可能带出来?”

    “总有办法的。”这种事情,有时候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他既然敢开这个口,自然也有他的路子,只是,不太想高调地到处说罢了。

    夏谨华见赵奕辰一脸自信,心里的大石也落了下去,可嘴上还是在埋怨:“那也没必要惯着我小叔,他自己受不了打击,就折腾我们几个小辈,真是老糊涂了。”

    闻声,赵奕辰轻声一笑:“你小叔要是糊涂,还有几个不糊涂的?”

    夏谨华剜了他一眼,表情里却是说不出来的妩媚:“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啊?”

    “我要是胳膊肘朝外拐,还会接下这烂摊子?”

    “知道是烂摊子你还接?”

    赵奕辰一笑,摊了摊手:“难道真让你小叔亲自跟你爸打电话?不怕你爸又气出病来?”

    “………”

    说到这一点,夏谨华也是很无奈。

    夏家的大权偏偏落在这个小叔身上,他伤成这样,几个叔叔就开始蠢蠢欲动。可这时候他又醒了过来,父亲一直让自己好好讨好小叔,说以后找机会可以过继给小叔做女儿,那样,夏氏股份的大头,就是他们大房的囊中之物了。

    但偏偏小叔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一开口就没句好话,哪一次两个人碰面都是硝烟弥漫。小叔这一次的要求这么过份,要是父亲不答应,那自己想过继给小叔的念头就得给绝了,可要是父亲答应了,以他*官的身份,一旦被人揪住不放,指不定是什么后果。

    所以刚才赵奕辰提出帮忙的时候,她虽然心里不愿意,也不敢再阻止。毕竟,赵奕辰那边有这方面的关系网,他本人现在也只是个商人,就这一点,便要安全得多。

    “好了好了,别气了,你小叔的心情咱们也要理解,毕竟许阿姨和你小叔之间,除了没有结婚证,谁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试想一下,如果出事的是我,你会怎么样?”

    一听这话,夏谨华吓了一大跳,忙掩住他的嘴:“不许瞎说,哪有你这样打比喻的?”

    他笑着扯下她的手,拿在掌心里把玩着:“我只是比较同情你小叔罢了,你婶婶当年是那样,现在你小叔的红颜知己又这样,他心里难免不舒服,你也要体谅一下他。”

    闻声,夏谨华又嗔他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亲儿子呢!这么为他着想。”

    “我要是你小叔亲儿子的话,可就惨了。”

    夏谨华这一次原本是对自己小叔很不满的,可听赵奕辰这么说他,她又高扬起眉头反驳:“怎么惨了?我小叔当你爸还亏了你不成?”

    “那可比亏了更严重。”说着,赵奕辰一笑,凑到她耳边‘暧’昧道:“堂哥堂妹,咱们那就算是乱..伦了。”

    一句话就把夏谨华的脸给说红了,她娇嗔地拍了下他:“呸!呸!呸!胡说八道,谁跟你乱-伦了?”

    男人不以为意,还呵呵地笑着:“如果对象是你,乱一下似乎也挺刺激。”

    “不要这么邪恶好不好?”

    闻声,赵奕辰无所谓地耸眉,感慨道:“不过,比起我做你小叔的儿子,我更希望你是你小叔的女儿。”

    “为什么?”

    “你不是知道吗?”

    “……………”

    这个答案夏谨华确实知道,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听他说得这么直接,她的心还是往下一沉。如果她最后还是无法过继到夏波清的名下做女儿,他和她的婚姻关系,是不是又要经历一次大的考验?

    脚下一迟,夏谨华突然有些沮丧,怕他看出自己的异样,她扬起脸冲他一笑:“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我在这里等你。”

    赵奕辰笑得温柔,俊朗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敷衍,可夏谨华却突然生出一种错觉,感觉他之所以会这样笑,只是因为她姓夏,而不是因为她这个人。

    心肺似都被堵上了,憋得她难受。

    夏谨华连忙向前快行两步,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洗手间,她需要洗把脸清醒一下,马上………

    -------------

    目送着夏谨华离开,赵奕辰眼角的笑意渐渐敛起。

    原本是不想过来看夏波清的,可想到这里是凌云医院,他便控制不住自己心中压抑着的某些想法,目光不经意的瞥向不远处的另一间VIP病房,原只是那么淡淡地一瞥,却恰好捕捉到一个纤柔的身影。

    俊逸的微眉头微微一跳,他抑制着狂乱的心跳,勒令自己不要靠近。可是,当他看到她拄着拐仗差一点滑倒之时,他还是呼喊着飞奔而至:“小心。”

    落入那方温暖的怀抱,慕千雪口中的惊呼声也化在了喉头,看到面前那张熟悉的俊容,她怔了一下,才问:“赵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夏叔叔。”

    说着,似乎在掩饰着什么,又道:“和谨华一起来的。”

    脚上的石膏没有拆,可她今天想活动一下,所以没有坐轮椅,可是这个拐仗似乎不太好用,刚出门没多久就滑了一下,幸好赵奕辰扶了她一下,要不然,摔到地上搞不好又断一条腿。

    可是,毕竟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姿势也挺让她别扭的。慕千雪忙站了起来,不着痕迹地从他怀里让了出来:“喔!我也要去看干爹,所以………”

    “干爹?”

    闻声,慕千雪想起她认夏波清做干爹的事还没有对外宣布,又解释道:“对,我刚认了夏叔叔做干爹,因为后来出事了,所以你们不知道。”

    一听这话,赵奕辰的眼神明显一亮:“是吗?没想到夏叔叔这么喜欢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赵奕辰说夏波清喜欢自己的时候,那感觉总让慕千雪觉得怪怪的。她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又没话找话地问:“你不是说和师姐一起来的?怎么没看到她?”

    “她去洗手间了。”

    “喔!”

    慕千雪点头微笑,又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不过拐仗没用熟,向后撑的时候差一点又站不稳。赵奕辰想伸手扶她一下,慕千雪却不着痕迹地小心避开。

    原本带笑的脸一僵,赵奕辰失落道:“小雪,你这么怕我吗?”

    “没,没有啊………”

    勉强牵起唇,但赵奕辰还是笑得很僵:“其实你不用躲着我的,我和谨华已经在选日子了,马上就结婚。”

    “这样啊!我先恭喜你们了。”

    闻声,赵奕辰眼底的华光又是一暗:“就只是恭喜吗?”

    “………”

    他这个样子,慕千雪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以前倒是对他狠得下心来,可后来她嫁给了宋天杨,也就没像以前那么怨他了。毕竟,不是每段恋情,都有美好结局的。她现在能和宋天杨在一起,也多亏当年他甩了自己,可是,她放下了,他却还有些放不下的样子。

    这让慕千雪觉得很尴尬,正不所措间,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哟!我道是谁这么关心我太太,原来是赵总。”

    这口气,酸的!

    --------------

    ps:这一章出来,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们会不会一锅盖盖死我呀!!!

    逃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