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一种不详的预感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时候,缘份是很奇妙的东西。

    程力不想再与霍乔婷纠缠不清,所以才撒了谎,骗她自己已经有个心仪的女孩子了,可霍乔婷明显不信,恰在此时路晶晶提着蓝色的保温壶过来。

    程力灵机一动,快步迎了上去:“晶晶。”

    “咦!程特助,你来看三少?”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路晶晶总觉得程特助今晚笑得特别灿烂,平时冷绑绑的脸部线条也变得温暖了许多。

    程力手长脚长,很快走到了路晶晶的面前,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明知故问道:“你呢?来看三少奶奶?”

    负一楼的电梯口正好在急诊室的旁边,晚上的灯光并不算亮,程力人长得不白,在那晕黄的灯影下便显得有些黑实。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个人魅力,他五官生得刚毅,不爱笑,但亲和力却很好,是那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再加上那一次去参加宋家那个什么豪华宴会时是程力做的护花使者,所以路晶晶对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在医院里遇到他倒也不奇怪,奇怪的只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过热情了一点。

    这么想着,目光下意识地瞥向了他的身后,只一眼,路晶晶便撇起了嘴。路晶晶的个*恨分明,她不喜欢桑妮是因为贱,不喜欢霍乔婷却是因为这个女人比桑妮还要贱。

    女人八卦起来的时候,那是有福尔摩斯的潜质的,所以,一看程力这表情,晶晶心里便猜到了七八分。她和程力不算熟,但看到这么好的男人被一个自己鄙视的践人纠缠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珠子一转,她马上亲热地走近程力,用超级夸张,超级热情的口吻对他说道:“是啊!今天我煲了大骨汤给千雪喝,虽然他们宋家是不缺这点骨头,可我做的不同,晶晶出品,绝对正点。”

    程力一笑,也附和道:“三少奶奶应该更喜欢你的汤。”

    “我也这么觉得。”

    说完,路晶晶侧身,在霍乔婷看不见的角度拼命地对程力挤眉弄眼:放心吧!我帮你搞定。

    程力没想到路晶晶会是这样的反应,起初一愣,明白过来的时候,也夸张地说了一句:“我也很想喝啊!可惜………没这个口福。”

    “那有什么难的,我家里好大一锅,你要喝我明天给你带。”路晶晶原本就长得很漂亮,虽然个性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可那时候光影重重,她就在那一道道光影里对着程力娇娇憨憨地笑,虽然已不算是小姑娘了,可仍旧流露出一种少女的甜美。

    程力看得一怔,突然觉得心头有些怦然,可面上仍旧不动声色:“何必这么麻烦,一会儿我送你回家的时候,上去喝一碗就好了。”

    呃!这算不算是得寸进尺啊?

    路晶晶的家门除了杜宏宇那混小子还没有其它的男人进来过啊!就算是宋三少也只是过家门而不入呢!可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斜眼他身后那个讨厌的女人,路晶晶豁出去了:“没问题,程特助喜欢的话,喝两碗都行啊!”

    没想到她竟真的答应了,程力心里有股子奇怪的感觉在酝酿,唇一勾,便更加得寸进尺起来:“叫得这么生份,以后就叫我程力好了。”

    “啊?”

    “程哥,力哥都可以。”

    闻声,路晶晶一时手软,差一点连手里保温筒都扔到地上。还是程力眼疾手快,伸手就帮她托住了。只是,一不小心保温筒下的大小手便不小心交叠起来,路晶晶心里‘呯呯呯’地跳着,还是‘矜持’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但脸却红了。

    “那,那还是叫程力好了。”

    程哥,力哥,想想都肉麻,更不要说叫出口了。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程力心头浮出一抹柔软,竟鬼使神差地拉住了路晶晶的手:“先跟我去车里聊聊,然后咱们再一起上去。”

    闻声,路晶晶有点懵,为什么要先去车里坐啊?

    而且,虽然他长得不错,工作不错,人品也不错,也有足够令人心动的条件,也刚好符合她的择偶条件,可是,她们有熟到跟他先到车聊聊的那种程度咩?

    还有,上车干嘛?

    震????

    妈妈咪呀!她怎么没看出来程力是这种人?

    晶晶试着收回自己的手,可收到一半,又瞥见不远处正虎视眈眈的霍乔婷。把心一横,又塞进了他的掌心,可嘴里还是不忘提醒:“还是先上去吧!要不然汤凉了不好喝。”

    闻声,程力几不可见地笑了。汤放在保温筒里,哪可能会凉?这丫头找借口都不会找,生得这么漂亮也不知怎么就没有被人拐走。

    “晚一点吧!上面可能有些麻烦。”

    一听这话,路晶晶的八卦因子又从四肢百骇里钻了出来:“什么麻烦?”

    “桑小姐过来了。”

    “哪个桑小姐?”话一出口,路晶晶的身子便僵硬了,扯住程力的大手就问他:“你不要告诉我是那朵白莲花,那只绿茶婊喔!”

    程力没想到路晶晶对桑妮的称呼会如此‘直接’,他尴尬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呃!恐怕是的。”

    “靠!那更得上去帮忙了!我们家千雪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哪里打得过那种践人?”说着,路晶晶把手里的保温壶朝程力的怀里一塞,便开始撸袖子:“喵了个咪的!老虎不发威,当咱是病喵,敢欺负我们家千雪,姐非撕了她不可………”

    说完,路晶晶也不记得要帮程力赶践人的那种小事了,高跟鞋一旋,便风风火火地上了楼。

    ----------

    “她就是你喜欢的女人?这么粗鲁你也要?”

    路晶晶一走,霍乔婷便揪准机会缠了上来,程力不想再跟她纠缠,又一次毫不怜惜地扯下她的手:“至少,她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男人。”

    “………”

    就这么一句,堵得霍乔婷哑口无言,她负气般瞪着他,原本高高抬起的下巴,也开始因激动而抖动不已。

    “自己走,还是我打电话找人请你走?”

    程力似是变了一个人,与方才面对路晶晶的那种温柔体贴完全不同。这样的程力是陌生的,那样程力才是霍乔婷一直印象深刻的。她原以为,这辈子谁都可能抛弃她,就只有程力不可,可现在事实已摆在眼前,原来,就算是程力,也有喜新厌旧的一天。

    “程力,别这样,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霍乔婷不肯放弃,她始终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大减,竟然连一个路晶晶也比不过。输给慕千雪是因为那丫头还有些本事,可若是连慕千雪的闺蜜也比不过,她怎么能甘心?

    “凌晨五点还有班机直飞K市,记得不要错过登机时间。”说完,程力再不看她一眼,拎着保温壶就要去追路晶晶。霍乔婷急得跺脚:“程力,你王八蛋。”

    闻声,程力的脚下一迟,也只是那么半秒钟的时间,马上便又大步轻抬,英武帅气地追着路晶晶的身影而去………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景,霍乔婷心尖尖上一疼,原本阴毒的眸间骤然染上一层薄雾。

    程力,程力………

    ---------------------------

    路晶晶担心慕千雪吃亏,二话不说便冲上了八楼。

    可人还没走到VIP病房门口,却眼尖地看到里面冲出来一个梨花带泪的女人,看那身影,看那长相,再看那标准的白莲花打扮,她确定是桑妮无疑。可是,她哭得那样惨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次她预估错误?慕千雪满血复活,战斗力爆棚,然后将桑践人杀了个片甲不留,驱逐出境了?

    艾玛!她到底错过了什么呀!

    不行,她还是得去看看。

    路晶晶一路小跑着靠近,刚走到VIP病房门口,却发现房门大开,里面两个人的对话也一字不漏地传了出来。她原本是不想偷听他们说话的,可八卦的细胞管都管不住,于是………

    ----------

    深秋的气候怡人,但入了夜还是有些冷。

    VIP病房里还算温暖,慕千雪穿的也并不算少,但指尖的冰凉仍旧如薄冰般沁透了他的掌心,那种没有热度的感觉让宋天杨微微失神。桑妮的到来,是宋天杨未曾想到的,如果可以,他绝不会让她们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可见都见了………

    知道她心里不舒服,宋天杨拿了件外套,倾过身来披在她身上:“她失忆了,你别太介意她的话。”

    他的声音很轻,温柔中透着些小心翼翼,可正因为这份小心,慕千雪的心却针扎一般疼了一下:“介意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雪儿………”

    伸手,推开他披上来的外衣,慕千雪微微挪了下身子,与他刻意拉开了些距离:“天晚了,找个人送她?你怎么不说想自己去送呢?”

    其实不想和他吵架的,可之前她把自己绷得那样紧,到最后,还是被他两句话就破了功。她其实真不是小心眼的女人,可是,他似乎把她想得太大度了一些。

    就算桑妮真的失忆了又如何?

    失忆就可以当成是合情合理的理由么?别说她心里对宋天杨还有想法,就算是没有,他也应该摆正态度。想到这里,慕千雪就心塞到不行,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在感情这种事上拎不清?她的要求很过份吗?她只是想让他和桑妮保持距离而已,她只是不想让那个女人再来破坏她的婚姻而已。

    男人毕竟还是粗线条一些,宋天杨看着这样的慕千雪,还以为她不过是吃醋,便笑道:“我这情况怎么送人啊?”

    他半开玩笑的态度惹恼了慕千雪,她突然恶狠狠地瞪着他,不依不饶地问:“因为你这情况不能送人才不送,如果你这情况可以送人,你就直接去送了是不是?”

    “雪儿,我没那么想。”

    天地良心啊!他哪里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想表达出他压根就不可能亲自去送她的那种态度啊!怎么就生气了?女人啊!真是*不得,**就要上天了………

    不过,自己的女人自己不*谁还*?

    所以,宋天杨又靠了过来,试图去抱那个闹别扭的小女人,可是,还不等他碰到她的身边,慕千雪又一次躲开了:“有没有那么想,你自己才知道。”

    一次这样,两次还这样。

    宋天杨脸一臭,也有些不高兴了。桑妮要来也不是他请的,因为怕她生气,他连话都不敢跟桑妮多说。刚才说要送人,也只是因为确实太晚了,桑妮一个女孩子他觉得不安全。而且,桑妮也客气地婉拒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怎么就这么不依不饶了?

    而且,慕千雪的态度总让他有一种完全不被信任的感觉。他原以为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两人的心应该靠得更紧,这才安稳了几天………

    心里一烦,宋天杨的态度便有些生硬:“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相信你?”

    慕千雪的态度表现得并不明显,可宋天杨还是听出了浓浓的挑衅味,似乎什么也没有说,可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还有那样带着明显质疑的故意,宋天杨原本压在心底的怒火,腾地一下便烧了起来。

    “雪儿,别闹了………”

    “喝骨汤啦!”

    眼看着战势马上就要升级,一直猫在门口偷听的路晶晶夸张地大叫一声,拖着身边的程力便闯了进来:“喝骨汤啦!好喝的大骨汤,晶晶出品,绝对正点。”

    没想到路晶晶这个时候会过来,慕千雪先是一愣,转头又去看窗外的夜色:“怎么这么晚过来?”

    “给你送汤嘛!”

    原本慕千雪心里是不痛快的,可看见程力手里的保温壶,表情又很自然地柔软了下来。她和路晶晶的交情不比普通的闺蜜,只是一壶骨头汤,却能勾起她很深很深的回忆。

    那时候,她带着小雨来到京市投奔路晶晶,两个连男朋友都没有的少女,却要照顾一个先天不足的婴儿。只要小雨生病了,慕千雪几乎是整夜整夜不能睡,累到连吃东西都没味口。

    而每到这样的时候,路晶晶就会煲汤给她喝,她说吃肉不如喝汤,汤里的营养好,吃不下饭就不吃饭。慕千雪没有味口的时候,路晶晶就会每天变着花样的煲汤给她喝,一个完全不会做饭的姑娘,愣是让慕千雪给‘逼’到能煲出一手好烫的地步了。

    自从她搬进宋家,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路晶晶煲过的汤了。她显然是下了班才开始现煲的汤,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半夜的趁热送来给她喝了。

    心里一柔,口气自然也就缓了下来,不过,看到路晶晶煲的汤却在程力的手里,她的表情明显带了几分试探:“你自己来的?”

    毕竟是好闺蜜,路晶晶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半夜还在外面跑不安全,索性拉着程力道:“程力送我来的。”

    慕千雪嗅到一丝‘歼’情的味道:“程力?”

    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路晶晶耳根子一烧:“呃!我们现有是好朋友了,所以不能再叫程特助那么生份。”

    “喔!叫程特助太生份是吧?”

    慕千雪的眉头一拧,表情略带兴味,前两天接到路晶晶的电话,说是和阿宇去吃饭看电影了,可这才过了两天,怎么和程力又是‘好’朋友了?

    路晶晶是个有自知自明的人,知道玩这种心理战肯定玩不过人家慕律师,索性就不跟她玩了:“千雪,你好久没喝过我煲的汤了吧?来,快尝尝,是不是还有以前一样好喝。”

    把程力手里的保温壶接过来,拿出里面的小碗,分成两份,一份给了慕千雪,一交给了宋天杨:“三少也尝尝。”

    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喝汤?

    可当宋天杨看到慕千雪正端着汤一口一口地小抿着,他心里又涌出几分温柔。他脾气不好自己知道,可她要是不那么激他,他也不会对她那样恶劣,刚才差一点就要吵起来了,好在她这个不靠谱的闺蜜及时过来。

    这么想着,他也端起那骨汤喝了起来,喝着喝着,眼光一转便落在了程力和路晶晶的身上。原本只是随便看看,可看着看着,他心里又起了些变化。

    他是不是太不关心下属了?

    婷婷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变成老姑娘也没有嫁掉,程力这过了三十了也还是光棍一条,不过,他和慕千雪这不靠谱的闺蜜站在一起的感觉貌似还不错啊!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也很直接地说了一句:“不错。”

    路晶晶哪里知道宋天杨说的不错不是她想的那个不错?还当他是在夸自己的汤好喝,马上喜笑眉开地道:“那当然了,我别的不会,也就会煲点汤了。”说着,又给宋天杨倒了一些:“来来来,三少你多喝点,骨头长得快,早些出院。”

    倍儿小心地‘侍候’着两个伤员,路晶晶一转眸又见慕千雪眸光沉沉地似乎在想些什么,推了她一下:“千雪,你快喝啊!”

    慕千雪其实也是没有味口喝汤的,可路晶晶带来的不喝又觉得对不起闺蜜的一番心意,所以才勉强喝了几口。只是,到底心里有根刺,喝了两口就不愿再张嘴了。

    毕竟是好闺蜜,路晶晶哪里不知道她心里在纠结什么,马上找了个借口道:“那个,你快点喝,喝完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话到这里,路晶晶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对程力拼命挤眼,程力起初不懂,渐渐明白过来后也很配合地对宋天杨说了一句:“宋总,前两天您让我查的东西差不多有结果了。”

    “嗯!”

    宋天杨端汤的手一迟,神色骤然冷了下来。

    这时候慕千雪那一碗汤终于见了底,路晶晶又谄媚地看了宋天杨一眼:“我们女人家说点悄悄话,三少不介意我借你太太一用的吧?”

    宋天杨要问程力的事情,也是不想让慕千雪知道太多的,所以,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只道:“别去太久。”

    “嗯嗯!”

    比了个OK的手势,路晶晶推着慕千雪就要出门,才刚一转身,宋天杨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加件外套吧!外面冷。”

    “………”

    闻声,慕千雪原本还别扭的心情,又拨云见雾。

    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是有在迁怒宋天杨,可是,她再坚强,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对待感情她也会有患得患失的时候,不是不想表现得再大度一些,可是,换了其它任何女人都可以,就是桑妮不行。

    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心机【婊】,她实在不得不防!

    人家现在打着失忆这块招牌试图重新接近宋天杨,她束缚不了别人的手脚,也只能在宋天杨身上施压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驾驭得了这个霸道又野蛮的男人,但,至少她努力过了。以后会如何,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想到这里,慕千雪心口又有些泛酸,为什么别人结一次婚那么顺利,她的怎么这么难?

    唉!

    ---------------

    慕千雪被路晶晶推走之前,一直没有理宋天杨。

    但到底还是听他的话乖乖地披了件外套,两个同样倔强的人,有时候服软都是服的这么的‘心不甘,情不愿’。宋天杨虽然明知道慕千雪是什么样的个性,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们一走,他就想抽支烟。

    问程力要的时候,那小子居然还不肯给,还说这是医生吩咐的,不让抽。宋天杨管不住自己的老婆,现在连助理也管不住了,当时便扬言要扣程力的工资。哪知人家程力无所谓,说扣奖金都不给。

    宋天杨气得拿自己的石膏腿去踢程力,程力一边躲,一边道:“宋总,桑小姐是和郑成恺一起出事的。”

    闻声,宋天杨原本飞扬的眉头骤然一收:“郑成恺?”

    这个名字宋天杨不可能忘记,当初慕千雪被人绑架,就是这小子干的好事。虽然事后慕千雪也没出什么大事,可这梁子算是结深了。

    宋天杨是想过要彻底解决这小子的,可叶冷在京市的势力盘根错节,虽然他人在黑道,似乎又与政界中的某要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宋天杨要动叶冷的人,就得先掂量掂量叶冷背后的势力。他做事虽然冲动,但素来有分寸,知道如果强行动手会影响凌云航空甚至整个凌云集团的利益,所以才一直忍着没有动手。

    原是想好好找个机会收拾一下这小子的,可现在,他还没动手,郑成恺就被自己人下了手。

    似是读懂了宋天杨的眼神,程力又道:“他原本是叶冷的左膀右臂,可听说为了桑小姐差一点被叶冷三刀六洞。”说到这里,程力又补充道:“桑小姐好像是郑成恺送来医院的,可桑小姐醒来后,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

    “………”

    如果宋天杨没有记错,郑成恺和桑妮应该是认识很多年的关系。而且桑妮在国外的那六年,一直都是郑成恺在照顾她,现在郑成恺为了她变成这样,她都不肯去看看?

    差一点被三刀六洞,也就是说,最后还是没有。

    可叶冷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是触碰了他的底限,他不可能对自己的左膀右臂下手。宋天杨还记得上一次和叶冷碰面,他可是很维护郑成恺的,这才多久的时间?

    因为桑妮?

    “他伤的很重,现在还在重症室里没有出来,人是清醒的,只是问什么都不肯说。”话到这里,程力又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说起来也奇怪,叶冷下手那么狠,可现在除了让两个小混混守着他以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动作,甚至还给他交了医药费。”

    “那就是不想让他死喽?”

    宋天杨一笑,阴骛的眸子微微一眯,却泛起了凛凛寒光。叶冷对郑成恺下了毒手,却偏偏不想让他死,如果不是对郑成恺有‘感情’,那就只能是还有利用价值。怎么看叶冷也不像个玻璃,所以………

    “这件事不好查,但我会尽力,郑成恺那边我也安排了人一直在盯着,一旦有什么新发现,我再跟您汇报。”

    程力是个做事十分小心谨慎的人,所有查过的消息,他都会一一加以确认,直到确认消息绝对真实才会对宋天杨讲。但,叶冷毕竟是道上的一哥,要查他,还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助理就能轻而易举办到的。

    闻声,宋天杨摇了摇头,突然道:“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吧!”

    程力一怔:“放一放?”

    “我不在公司,你有很多事要代我处理,要是你累垮了,杜胜那老小子岂不是更得意?”

    他让程力查这些,不过是想知道桑妮到底是因为什么出的事,他不会明着再去关心她什么,但暗中照顾她一下也算是他尽了做‘哥哥’的本份。只是,事有轻重缓急,桑妮刚才过来的时候,他看她的精神状态还不错。所以,她出事的事情,有曾柔去查就好,程力这边原本就忙,也就不浪费他的时间去查这些他不擅长的事情了。

    “有二少坐镇凌云航空,杜副总翻不起什么大浪的。”

    程力的性格内敛沉稳,如果不是特别欣赏的人他从来不肯多夸一句,可他对二少竟是如此信服。宋天杨斜眼睨了他一下,不太相信地问:“我二哥随性惯了,能压得住那老小子?”

    “能。”

    点了点头,程力又在心中暗暗腹诽。

    其实他觉得二少比三少还要狠,只不过一个狠在暗,一个狠在明。二少只是看上去温文尔雅,和气可亲,骨子里却实实在在是头披着羊皮的狼。

    想到这里,程力其实还挺为杜副总担心的。宋家的少爷们素来都是不好相与的,说得好听点叫名门绅士,说得直白点那就是豪门四虎。跟他们做对啊!杜副总也是太想不开了一些………

    “那你就好好配合我二哥,至于桑妮………”

    指尖轻点着石膏腿上粉色的小滴滴,宋天杨的声音不辩情绪,却透着沉沉的压迫感:“她怎么会突然过来?”

    绕来绕去,终于还是绕到了重点。

    程力知道实话说不得,可也知道不说实话宋天杨一定会察觉,思量再三,便选了个委婉的方式、:“是乔婷,她回来看桑小姐,结果说漏了嘴,后来我把乔婷骂了一顿,她今晚应该就会回K市。”

    “胆子够大啊!一个特助就敢骂我的分公司总经理?”

    霍乔婷的性子他还能不知道?如果程力能骂得动她,而且还能赶她上飞机,可见那关系也是非同一般了。当初程力就对自己坦言过他们的关系是初恋*,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止是初恋*这么简单啊!

    “………”

    “既然你管得了,就替我好好管教管教,我不想亲自动手。”

    “我明白。”

    闻声,程力的头垂的很低。

    他知道早晚都是瞒不过宋天杨的,只是,多少还是想再庇护她一次,最后一次………

    -------------

    秋意薄凉,月夜的光线有些冷。

    白森森的月光照在病房的地板上,如铺了一地的霜,夏波清躺在病房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之前给聂老爷子的那通电话搅得他一直不能安宁。

    他在聂家是一个特殊存在的个体,虽然他不姓聂,可在聂家下人们的心中,他的地位也仅次于老爷子。而老爷子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仅次于倾城,甚至高过自己的生身父母。之前就想打电话给许虹确认一下老爷子的情况,可慕千雪提出来的时候,却被他自己拒绝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些什么。

    忍了忍,还是有些不放心。

    许虹的号码他没有存过,可早已烂熟于心。直接拨了过去,可等了许久居然没有人接。瞥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确实太晚了,她,应该是睡了吧?

    心里有种感觉在膨胀着,仿佛是怅然若失………

    夏波清一惊,赶紧闭上了眼,睡觉,睡觉,这么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别人休息了。强迫自己闭上眼,可不知为何一闭上眼便是许虹流着血泪的样子,份外狰狞。

    在他的印象中,许虹从小时候起就不爱哭。

    她二十岁那一年被聂云帏非礼,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她恐怕就已经被那个畜生糟蹋了。要就是那样的时候,她也只是衣衫不整地抱着自己颤抖,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就是不肯落下来。

    那时候起,他便决定要好好心疼她。

    后来他发现她对自己的小心思,便开始刻意的疏远,她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等自己开口,便再不主动联络。从来都是他主动给她打电话,他也知道她把自己的来电设了特殊的铃声,哪怕是在开很重要的会议,只要是他的电话,她一定会接起。

    就算有时候真的不方便接自己的电话,忙完后她也会回拨过来问问他有什么事。可是刚才,她没有接他的电话,也没有回拨过来………

    这种感觉从一开始的意外,渐渐转化成了诡异。已是午夜,她要么在加班要么在睡觉,可无论以上哪两种情况,都不可能听不到他的电话。

    暗夜里,夏波清猛地张开了眼,脑子里那些可怕的画面一直在翻滚。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她的眼泪,可在梦里他竟然看到了她的血泪。两道红红的湿痕,让她整张脸都扭曲了,触目惊心。

    这个可怕的梦让他的呼吸开始急促。

    不放心,所以忍不住拿起手机再度拨了过去,然后………便是一遍一遍再一遍……整整十遍,一直没有人接听………

    夏波清的心,终于颤动起来,一种不详的预感,也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向他逼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