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这辈子你也别想转正了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千雪是个律师,对这些东西原本就十分敏锐,再加上那天的车祸她也觉得很蹊跷,且不说宋天杨是不是没有做保养,就单只是那天发生的几件事,就够值得人怀疑的了。

    虽然她脚上被蝎子蛰伤的地方早就恢复了,可那天的所有画面,都印到了骨子里。

    如果,真的不是意外,那…………

    许虹的眼神轻轻落在慕千雪的身上,人离得她不近,声音却很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小雪,我不是想吓你,只是觉得大家都有必要小心一点,你说呢?”

    肯定地点头,慕千雪的小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我会和天杨好好说的。”

    “嗯!”

    似是很满意她的态度,许虹温柔一笑,又扭头去看夏波清的脸。病*上的男人,原本丰神俊秀的脸上已消瘦了许多,慢慢现出老态,毕竟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他,真的不年轻了。

    心口一酸,许虹的鼻头涩涩,突然问慕千雪:“如果以后我不在夏总身边了,你会像对待爸爸一样对他好吗?”

    “许阿姨,您………”

    许虹说的不是干爹,是爸爸。

    这让慕千雪觉得有些奇怪,她对夏波清还真有一种爸爸的感觉,但是,许虹这么要求却有些多管闲事之感。不过,许虹对夏波清的感情非同一般,或者,也只是想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好吧!

    这么想着,慕千雪又平静了下来。

    可是,她平静着,许虹却并不平静:“小雪,能回答我吗?”

    还是觉得很怪异,那种感觉虽然不是逼迫,但依然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扭头,她也看了一眼重症室里的夏波清,两车相撞的时候,她倒在后座位上,一眼都没有看过这个为了救他自己却身受重伤的男人。她的命都是他救的,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会,我会对干爹和外公好的,像亲女儿和亲外孙女儿一样。”慕千雪的聪明,是那种懂得举一反三的类型,虽然许虹问的是她会不会对夏波清好,可她答的却是会对夏波清和聂老爷子一起好。

    闻声,许虹的表情明显一柔,再看向她时,眼中已多了些看不清的雾气。

    “说到就要做到。”

    慕千雪坚定地点头:“绝不食言。”

    “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许虹的表情一松,有种凄迷之色在眸底回转,那种感觉,慕千雪竟觉得有些揪心。

    其实不用许虹来提醒自己,她也会对他们好的,至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她是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只是,她越来越觉得许虹说话的感觉像是在交待后事。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闯入了她的脑中,难道,许阿姨已经不想再等干爹了?决定离他而去?

    二十四年的辛苦,她终于还是撑不下去了么?

    “许阿姨,您要走了吗?”

    她似是听不懂,只随意道:“是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先走了。”

    慕千雪眸波一闪,听出许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就没再追问什么,只笑道:“许阿姨再见。”

    闻声,许虹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勾唇一笑:“拜拜!”

    不是再见,是拜拜!

    许虹患得患失的感觉更严重了,觉得可能明天,或者后天,再或者不知道的哪一天,她就会消失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可她却不允许自己后退半步,还有两天,再坚持两天就好了,只要她拿到鉴定结果………

    聂家兄弟是不是害死了聂倾城?

    慕千雪是不是夏波清的亲生女儿?

    三少的车子是不是他们做了手脚?

    是该有个人来结束这一切了,哪怕,她将要面对的是万劫不复,她也再所不惜………

    ----------------

    慕千雪去看夏波清,宋天杨原本也是想跟着一起去的,可他伤的重,就算是坐轮椅也有些不方便,慕千雪怕他太折腾又弄到伤口,死也不肯让他跟。

    虽然宋天杨心里老大不痛快,可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千雪被护士推走。好在他已经明着暗着威胁过四少了,绝对不能放慕千雪进去看人,只准在外面看。

    一个昏迷不醒的老小三,一个半伤半残的在外面看,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可是,慕千雪一走他还是焦燥了,特别是等了半天还不见人回时,他就更回躺不住了。

    按着*头铃,刚想找个护士过来把自己送过去找人,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纤瘦干练的身影。

    曾柔已经复工了,身上穿着得体的女警制服,一头短发俏丽,衬得五官都看着立体。慢条斯理地走过来,曾柔表情中带着揶揄,笑嘻嘻地问他:“老大,好点没有啊?”

    宋天杨心里掂记着自己老婆,也没心情和曾柔瞎扯,口气冲冲地扔了一句:“死不了。”

    “真死不了?”

    说着,曾柔伸出手指,不怕死地在宋天杨身上狠狠戳了一下。只听‘嘶’的一声,宋天杨暴怒:“曾柔,你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粗鲁了,雷洛怎么会受得了?”

    曾柔嘴角一勾,笑得略显邪气:“呵!他可很享受我的粗鲁。”

    一听这话,宋天杨老脸都差点让呛红了:“你一个女人家说话能不能矜持点?”

    曾柔还是笑,只是小嘴儿微微努了一下,道:“矜持?那是你太太的特长,不是我的。”

    提到慕千雪,宋天杨心底里的小火苗居然直接下去了不少,噙着笑,宋天杨的脑中尽是慕千雪在他身下软软乎乎的模样,虽然满身是刺,可是,真的很‘矜持’:“那是,你是没办法和我太太比的。”

    “切!”

    看他眼中放着狼光,曾柔鄙视地斜了他一眼,心道:特么男人都是一样的,宋天杨这是表里如一的狼,她们家那口子是表里不一的狼,还说她粗鲁,其实男人才粗鲁,一上了chuang,那就更粗,更鲁了。

    宋天杨无视于曾柔那不算‘恭敬’的眼神,突然收起了方才的玩笑之意,一本正经地问:“说吧!来干嘛来了?”

    “录口供!”

    闻声,宋天杨心神一凛:“不是昨天才录了吗?”

    “他们录他们的,我录我的。”

    “有事儿?”

    曾柔也没当自己是个外人,口气很缺德地道:“有人要你死算不算事儿?”

    白了她一眼,宋天杨嗤地一声:“那算什么事儿?要我死的人多了去了,让那位也先排队。”

    知道他没当一回事,曾柔又开始放猛料:“那,有人要你和你太太还有你的干岳父一起死算不算事儿?”

    “………”

    那干岳父如何他倒是无所谓的,谁让他好事不干要做人的小三。但,敢对他老婆下手那便不可饶恕了。

    “虽然他们看不出来,可我检查过了,你的刹车让人做了手脚,如果当时不是你在车上,恐怕开不到绿化带那里就得翻进沟里。”这话说的含蓄,轻飘飘的似乎不严重。

    可宋天杨却明白当时的凶险,从高新区那一带过来,走的是山路,虽然那山不算高,但一但翻车,那个沟可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沟了,车毁人亡都是分分钟的事。

    “谁干的?”

    “正在查。”

    闻声,宋天杨的暗黑的眸底迅速掠卷起风暴:“效率呢?曾大队长?”

    “这才三四天的时间,我是曾大队长,不是曾大神仙。”曾柔也不怕他,很实在地开口:“不过,还是查到点头绪了,等我再追几天,差不多就能逮到人。”

    曾柔虽然是个女人,年纪又轻,但,能混进特战队的女人,那都是金刚级的,她所流的汗,所付出的努力,是男人们的双倍。虽然她在特战队里不是最厉害的,但在女人堆里,她绝对是一顶一的狠。

    宋天杨其实也明白,不过几年的时间,曾柔能从一个片警混成刑侦大队长靠的绝非运气,她说再追几天能抓到人,那就是有那个把握,只不过三四天的时间,连她都说只能查到点头绪的话,对方的本事怕也是不小,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

    所以,宋天杨只是耸了耸眉:“抓到了人再说。”

    “哟!您这是不信任我呐?”

    宋天杨也不否认,只神色凛然道:“不管信不信你,总之,抓到人后先跟我讲。”

    闻声,曾柔漂亮的眉头微微一跳:“老大,动私刑可不好。”

    “我有说过要动私刑么?”

    宋天杨说得很正经很正经,仿佛他是多么正义,多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

    曾柔嘴角轻抽,不走心地回答:“没有。”

    心道:那还用说么?您老那眼神儿都出卖您的心了好不?还不动私刑,怕是不要动太狠的私刑差不多。不过,曾柔也是个护短的人,知道宋天杨会生气也正常,就好比自家男人要是让别人给盯上了还差一点搞死,她也是不会答应的。

    私刑算什么?弄死才解恨。

    不过,她现在可是人民公仆,弄死不弄死的这种事儿她也不好再干,只是,宋天杨不同,他的背景足以让他在京市‘为非作歹’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所以,现在的曾柔突然有些同情起那位‘犯罪份子’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人?

    呵!对了,还得加上一个夏波清,那老男人是还没有醒,要是醒了………

    两人正说着话,听到*铃呼叫赶过来的护士一脚进了病房,看到曾柔明显一愣,想要退出去,又不知道该不该退出去,正迟疑间,却听宋天杨扭头便开始赶人:“还不走?你一个人民公仆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不好这么悠闲的是不是?赶紧抓人去。”

    闻声,曾柔白了他一眼,转身对那护士说了句抱歉,又说什么她有公务要办,还要录口供云云。那护士一听这话,连忙走了,宋天杨想叫人站住,曾柔却突然反手按住他:“老大,我这次过来还想说点别的事儿,你听了别激动。”

    “除了我太太,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能让我激动得起来。”

    护士走了,他就没办法自己去找慕千雪了,宋天杨情绪外露地看着曾柔,眼神里尽是威胁,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要不说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赶护士走的事儿咱得好好算算。

    曾柔也不是吓大的,根本就无视宋天杨那吃人般的眼神,只道:“那最好了。”

    毕竟是自己的老下属,宋天杨也很了解曾柔,这女人说话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这么犹豫还是头一次,估计事儿真有些棘手,便也冷静了下来:“说吧!还有什么事儿?”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曾柔抿了抿唇,许久才道:“老大,你出事的那天晚上,桑妮也出事了。”

    “………”

    桑妮也出事了。

    不过是简单陈述的事实,宋天杨的脑子却一秒就炸开了,这几天他似乎完全忘记了桑妮这个人,如若不然,他一定会记得出事前的那天凌晨,程力给他打的那通电话。他醒来后,程力也过来看过自己,呆的时间不长,只问了些决策性的东西,根本就没提过那天晚上的事。

    现在被曾柔一说,宋天杨突然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他神情的变幻曾柔看在眼里,立马指着他忿然道: “看看,看看,刚才是谁说不激动的?”

    “我那天接过程力的电话,说她在医院里,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只是程力说了什么,可能还只是生病,可这话是从曾柔这位刑侦大队长的嘴里说出来的,那意义便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不是还对桑妮有感觉,只是,毕竟是当妹妹疼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子,如今出事了,他却连想都没想起过她。

    这行为,也让他觉得自己很*。

    “死不了。”

    曾柔是个女人,不过大多时候她都没当自己是女人,她不是没有同情心,要不然,她也不会来找宋天杨。只是,毕竟她也是有丈夫的人,在同情桑妮的同时,她也顾忌着慕千雪的心情。如果这件事不是宋天杨招上的,而是雷洛,她可以想象自己会暴怒成什么样子,所以,说不说这件事她已经犹豫了很久,现在虽然说了,但还是觉得自己很八婆。

    所以,情绪上也不太想替桑妮说什么好话,一句死不子虽然难听,但也点出了重点,宋天杨的心一下子便回落进了肚子里。

    看他很快平静下来,曾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道:“她身上的伤很多,但是都不致命,不过,那天可能还发生了些其它的事情,她受了些刺激,现在有点……反常。”

    “什么刺激?”

    她是个警察,对于这种案子经历得多了,也没什么觉得难以启齿的。只是,桑飞是她的战友,桑妮她也当妹子看待,再加上宋天杨和桑妮曾经还有过那么一腿,所以,当这么难堪的真实要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的犹豫了一下。

    但也真的只是一下下,便坦白道:“她,被人糟蹋了。”

    “什么?”

    宋天杨心头一紧,瞬间被这句话震得头皮有些麻。

    他对桑妮确实很失望,所以也有段时间不肯再理她,可是,他再怎么也是盼着她好的,只不过希望她不要再纠缠自己罢了。可是,她居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想到桑妮那软弱爱哭的性子,他也忍不住抽痛起来。

    他曾答应过桑飞要好好照顾她的,可现在…………

    他该怎么跟死去的桑飞交待?

    “谁干的?”

    宋天杨眼底翻卷起风暴,人虽躺在病*上,但周身的戾气已狂肆而出,带着吞天沃地的冰冷之息。他无法回应桑妮的感情,但他却是真心想要替桑飞好好照顾他这个妹妹的,可她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大的事,他真的很自责。

    “因为她的不配合,警方也没问出什么答案。不过,我大约能猜到是谁。”

    曾柔的工作性质很忙,以前又有宋天杨在照顾她,曾柔费心的时候也就少一些。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甩开宋天杨亲自照顾桑妮时,竟然是因为出了那样的大事。

    同为女人,将心比心。

    桑妮遭遇到那样的事情,曾柔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平时虽然不太喜欢桑妮的为人,但毕竟她是桑飞的亲妹妹,所以一接到消息她便赶去了医院。这几天她也没顾上来看宋天杨一眼,就一直在那边照顾着,看到桑妮身上的伤,要说不难受也是假的。

    那人,简直是畜生。

    所以,就算桑妮什么也没有说清楚,她还是顺滕摸瓜地查到了一些事情,结合一下那些线索,她不用多想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只是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本不足以控告对方强歼。

    “谁?”

    “叶冷。”

    “…………”闻声,宋天杨也沉默了,并非摄于叶冷的声势,而是不明白桑妮怎么会招惹上叶冷那种人。如果只是他手下的喽罗倒也罢了,偏偏是叶冷本人,这就很值得怀疑了。

    似是读懂了宋天杨的眼神,不等他发问,曾柔又道:“我原本是想问问她怎么招惹上叶冷那种人的,不过,她的情绪有些不对,怎么问也没用。”

    “什么意思?她还要护着那个混蛋不成?”

    听到这话,曾柔努了努嘴,有些不甘心地道:“她也不是要护着他,只是,不记得罢了。”

    “不记得了?”

    点点头,曾柔又解释道:“桑妮失忆了,所有关于这六年多来发生的事情她一件也不记得,医生说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六年前没离开京市的时候,所以,她坚称自己不是被人强【暴】了,而是,被你爸找的人给虐待成这样的。”

    “………?”

    开什么玩笑?这件事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听上去很扯,可桑妮跟我说这些的时候表情不像是在做假,而且,时间地点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虽然不太想相信你爸是那种人,可是,六年前桑妮离开的时候,似乎也真的有些突然。”说到这里,曾柔一顿,又扭头看了眼宋天杨,发现他的脸色很黑。直觉自己不应该再继续,可来都来了,总不能说一半就逃跑吧?

    于是又硬着头皮道:“老大,且不论伤害她的那个男人是谁,可六年前的事,我觉得有必要知会你一声,让你先有个心理准备,万一………”真的有关宋建仁,他也不至于那么难以接受。

    “…………”

    宋天杨紧紧抿着唇,眸光里激浪汹涌,六年前桑妮的离开难道与父亲有关?

    他一直不说话,样子又凶残得很,曾柔想了想,又咬唇道:“其实,我想劝你放下的,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大家都过得不错,你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些旧事也不必要再多想。虽然我不知道桑妮是不是真的选择性失忆,但,我个人觉得,她不记得了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就不用再想起那些不好的经历了,对不对?”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还来找我干嘛?”

    闻声,曾柔长长一叹:“谁想来啊!可她天天在病房哭哭啼啼的闹着要见你,医生和护士都快给她搞疯了,她又不肯出院,你说怎么办?”

    “她要见我?”

    这话问出来宋天杨自己都觉得有些多余,桑妮有多缠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现在遭遇了这样的事,想找自己哭一下,求一下安慰也是情理之中,他却反倒有些乱了。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多关心她,可是,桑妮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很脆弱,又觉得于心不忍。

    “当然了,她觉得自己还是六年前的自己,所以,还认为自己是你的未婚妻,也拒绝相信你已经结婚了的事实。她说,除非你亲口跟她说,否则她死也不相信。”憋着一口气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曾柔这会儿反倒像是做错了事一般表情有些悻悻然,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这会儿不应该再拿这些事来烦宋天杨,可是,她真的快被桑妮搞疯了。

    “…………”

    宋天杨还是不吭声,曾柔终于HOLD不住了,扑到病*前,只差没有跟他作揖了:“我也知道我这样很八婆,可是老大,你就行行好吧!她现在找不到你,就天天打电话找我,我有工作,有家庭还有两个儿子啊!我陪着她折腾不起啊老大。”

    看曾柔这个女土匪都差点哭了,宋天杨一叹:“你想让我去看她?”

    闻声,曾柔用力地点头:“老大,我要求也不过份的,只要你带上你和慕千雪的结婚证去给她看一眼,让她死了这条心也就没事了不是?”

    “那要是她还不肯死心呢?”

    一听这话,曾柔为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嗓子眼里干的很,后来说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没底气:“总得试一试啊!”

    “…………”

    拿结婚证给桑妮看么?曾柔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桑妮那样的性子,根本就刺激不得,如果在这样的时候拿结婚证给她看,她万一接受不了,恐怕更要出大事。

    宋天杨很为难,可真的不去看她吗?

    良心难安啊!

    ------------

    得不到宋天杨确切的回复,曾柔很急。

    她一急便整个人都横在了宋天杨的病*上,原本宋天杨和慕千雪的病*就是并在一起的,曾柔横在上面,那姿势看着就有些【暧】昧。

    慕千雪一进病房看到的就是如此‘不和谐’的一幕,宋天杨抬头的时候,刚好撞上她的眼神,他心里一慌,直接就用还带伤的右手将曾柔扔下了病*。

    曾柔的身手极好,人被提扔出去的时候,就着那股力道便撑跳下去。一回头看到慕千雪略带不悦的小脸,马上也明白了什么。她素来是个没心没肺的,也不管慕千雪是不是给她脸色看,还是笑米米地迎了上去:“小嫂子,我是曾柔。”

    她比慕千雪大,可宋天杨她还要叫一声老大,自然得随着宋天杨那边叫她嫂子了。不过,慕千雪到底小她几岁,她叫嫂子也会觉得别扭,于是便加了个小字。

    小嫂子,她自己觉得还挺亲切的嘛!

    慕千雪不冷不热地看着曾柔,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冷:“嗯!知道,报纸上看过。”

    “…………”

    曾柔一噎,一张‘老脸’也难得地染了些红。

    报纸,该死的,她怎么忘了那一茬。自己虽然问心无愧,可怎么着也是和宋天杨传过‘车’震的女主角啊!刚才自己又横在他们的病*上,那【暧】昧度,怪不得人家正牌夫人甩脸子给她看了。

    “特意来看他啊?”慕千雪很客气,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是吧!那语气听在曾柔的耳中,居然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不是,录口供。”

    她把头拨的像拨浪鼓,极力撇清自己和宋天杨那祸害的关系。

    “喔!录完了吗?”

    “差不多了。”

    “我会不会妨碍你们了?”慕千雪点点头,口气仍旧很客气,但那种客气的语调,直听得宋天杨心里发毛。这反应,她家小刺猬简直是无可挑剔了,只是,怎么他越听越觉得瘆人呢?

    “不会不会,反正我们也说的差不多了。”

    曾柔尴尬地摆手,那心情,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她觉得应该叫心惊肉跳。艾玛!老大这位小太太绝对是位高手啊!不动声色间,杀人于无形。

    “喔!”

    长长的一声喔,听不出怀绪,也听不到下文,曾柔的小心肝持续不断地激烈跳动着。终于,她扛不下去了,主动道:“那个,我其实也问得差不多了,队里还有很多重案要办,我就先走了。”

    “不送。”

    慕千雪表情仍旧是淡,只是这一声不送,已尽显女王气场。

    “嗯嗯!”

    曾柔脸上挂着笑,一幅不以为意的样子,可心里那叫一个尴尬啊!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头一回这么没面子,都怪老大,她的半世英名啊!

    毁了!

    ----------

    曾柔一走,推慕千雪回来的护士就要扶她到病*上休息,她却不肯,只让人家把她推到VIP病房的沙发处坐着。

    护士看出她有些不高兴,又问了她一声还需不需要什么?慕千雪摇了摇头,微笑着请护士出去的时候把门带好。那护士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赶紧走了。

    “怎么了?”

    察觉到她细微的情绪变化,宋天杨试探地问了一句。

    慕千雪也不看他,口气很淡:“没怎么。”

    “没怎么就过来。”

    说着,宋天杨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这里。”

    他素来是个霸道的,希望自己要求什么慕千雪就按他的要求来做,可偏偏慕千雪满身带刺。所以,明明听到他这么说了,她还是不肯动,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过来。”

    他又开口要求,只是这一次多也几分强硬,慕千雪突然觉得心头一阵烦闷,忍了很久,才尽可能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刚才我就在门口,你和曾大队长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闻声,原本还一肚子火的宋天杨彻底瘪了。

    他还以为她跟自己闹脾气是因为曾柔刚才和与过份亲近,虽然他觉得她吃醋是代表她心里有自己,可他还是喜欢她乖一点。她刚刚就很不乖,所以他也真的很恼火,可现在,听到这话,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是误会她了。

    原来,她气的根本不是曾柔,是另外一件事。

    比较难解释,可他却不得不说:“雪儿,我只把她当妹妹,你明白吗?”

    “明白。”

    如果真的只是当妹妹,她当然明白,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

    见她很好说话的样子,宋天杨又道:“你这么善良,温柔,又懂事,所以你能理解的是吗?”

    “错了,那都是装出来的,我一点也不善良,不温柔,更不懂事。”

    “…………”

    呃!他说错什么了吗?小刺猬今天脾气好大。

    “你想去看她?”

    宋天杨虽然是个火爆的性子,但也算磊落,虽然觉得有时候撒点小谎有利于夫妻感情的稳固,可他更想对慕千雪坦诚一些。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以后两人之间还谈何信任?

    所以,当慕千雪这么直接地问他时,他也没有隐瞒什么,只道:“雪儿,如果你听到曾柔的话了,也应该知道我去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把咱们的结婚证给她看看。”

    闻声,慕千雪眼也没眨便点了头,答得很爽快:“行,等你伤好了。”

    “可是…………”

    伤筋动骨一百天,等他好了,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慕千雪打断他的话,很不高兴地瞪着他:“怎么?你伤成这样还想到处跑?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不怕?”

    “呃!”

    有这么夸张吗?会有生命危险?他第一次发现他家的小刺猬也是个撒谎不打草稿的主啊!

    慕千雪坐在沙发那里,隔着宋天杨有些远,可他脸上的表情她却看得一清二楚。想到他现在伤成这样,chuang都下不了,居然还想去安慰前女友的时候,她心里就针刺一般的难受。

    忍无可忍,她又刻薄道:“她是失忆了,又不是要死了,急什么?”

    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但什么事情都有个度,如果宋天杨和桑妮之间能不那么纠缠不清,如果桑妮不是那么缠人,如果她不是怀疑桑妮是假失忆,她一定不会阻拦他什么。

    可现在,她想顺应自己心中的那个声音,就算桑妮真的失忆了好了,可如果她遇到了那样不幸的事,就像曾柔说的,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这对她来说不算是坏结果。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宋天杨去看了她又能怎么样?

    呵呵!看他们的结婚证让她死心?难道不是更加死不了心?

    “雪儿,这件事咱们再好好商量下下行不行?”

    深吸了一口气,慕千雪的口气很冷,很冷:“行,不过我也把话跟你说清楚,如果你敢单独去看她,这辈子你也别想转正了。”

    “…………”

    闻声,宋天杨神色一变,整个脸都丧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