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大床共被,软玉温香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血色的夜晚,注定不会平凡。

    虽然被强行送到了医院做了手术,可郑成恺还是凭着意志力,缠着满身的绷带从医院逃离。

    郑成恺找到红毛的时候,那小子正趴在一个软妹子的胸口吃‘奶’,裤子都没来得及提起来,便被郑成恺拎了出去。红毛也是个讲义气的,虽然明知道这么做可能会惹大哥生气,可还是开车将人送回了那间废旧的工厂。

    郑成恺赶到的时候,桑妮一动不动地闭着眼,她的样子如同死尸,要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他甚至以为,她就那样离开了自己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撕烂了的空姐制服,蜷曲在水泥地上的样子很扭曲,身上,腿上,到处都是污秽之物。四周的空气冰冷,入鼻之处,皆是欢【爱】过后麋烂的气息。

    双眼如血,心如刀绞。

    不顾阻拦地冲了过去,郑成恺忍痛抱起仅着片缕的桑妮,心痛地喊着:“妮妮,妮妮你怎么样?”

    闭着眼,桑妮已麻痛到说不出话来。

    只是虚弱的抬起右手,用食指朝他艰难的勾了一下,这个动作,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用过了,很多年前,还是少年的郑成恺对她说:“妮妮,如果有时候不方便说话,就用手指打暗号,勾一下就代表好,勾两下就代表不好,懂了吗?”

    她一直记得这个动作,虽然很多年都不愿意再用,但此时此刻,唯有这样,才能清楚的表达她的想法,她知道他懂,也知道,他一定能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郑成恺的眼都红了,她都这个样子了,可她却还在对自己还好,心痛在蔓延,一点点蚕食着他理智,他青筋暴起的手臂已然蓄势待发!甚至不顾才刚刚做完手术的身体,纵身一跃,猎豹般突奔至叶冷的面前。

    说时迟,那时快!

    叶冷的唇角抿出一丝邪笑,挥手间,一拳正中。郑成恺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几个手下侍机而动,迅速上前狠狠架住了他的身子,若在平时,郑成恺还有反抗的余地,可他重伤在身,身体又极度虚弱,根本就无力再反抗。

    被狠按在叶冷的脚边,他的头贴着地面,眼泪却疯狂地朝外涌着。

    “心疼了?”

    迈着轻快的步伐,叶冷一脸冷酷的开口。自从他做了大哥之后,这几年已经尽可能地远离刀锋了,可他骨子里的残暴与无情却是源于天生,一触即发………

    “大哥,你答应过我的………”

    叶冷嗤笑一声,反问道:“她死了吗?”

    他答应过留她的命,可没答应过不做其它的,这个女人味道还不错,如若不然,他会在自己享用过后,会直接将她赏给今天跟出来的所有兄弟。

    “大哥,你不想要凌云航空了么?”

    “别以为你承诺一个凌云航空就可以当成自己的筹码,那事儿还八字没一撇呢!早得很。”说着,叶冷又阴侧侧一笑:“敢背叛我,就该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说完,叶冷一笑一步,一步一笑地踱向桑妮所躺之地。蹲下来,慢动作一般拨出自己靴间的匕首,尖端对准了桑妮的脖子,精准的一刀下去,不深,只是一条血线,但红色的液体却顺着那血线慢慢地渗流而出。

    刀锋一转,强压上她的大动脉,叶冷的嘴角噙着笑,声音里透着冷幽幽地寒意:“阿恺,这一次只是让我玩玩而已,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把她赏给你手下的每一个兄弟。”

    郑成恺的心在颤抖,他跟在叶冷身边多年,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男人,虽然,桑妮的遭遇如同在他心口扎了一把又一把的刀,可他却很清楚,叶冷真的已经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桑妮的下场………

    可是,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辱还放过这个*?

    叶冷,他怎么敢对她做那样的事?

    瞥见郑成恺眼底不甘的兽xing,叶冷突然松开还压在桑妮大动脉上的刀,挥手一扬,便有手下过来,他指着地上的桑妮:“往死里打,打到阿恺‘心服口服’为止。”

    郑成恺从不怕死,他唯一的弱点也只有桑妮,而叶冷,也恰好吃准了这一点。看着那些道上的兄弟真的开始对水泥地上桑妮拳打脚踢,看着她口中,一口一口呕出来的鲜血,郑成恺涨红了双眼,心如刀割。

    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哥,不要打,不要打了,我答应你大哥,我什么都答应你,股份也给你,什么都给你,包括我的命也给你,求你了大哥,放过她,放过她吧!”

    只要能放了桑妮,只要能留下她的命,他什么也不敢再要求了………

    “停!”

    国王般开口,叶冷双腿分开,平行而立。

    “记住你说的话,否则,我会当着你的面,放干她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见她又靠近桑妮,郑成恺惶恐的动了动身子,却始终摆脱不了那几个打手的钳制,下跪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是最困难的事情了,他所在意的,从来只是桑妮的生命,她流了那样多的血,他已经不敢想象接下来她还能不能撑下去。

    “谢谢大哥,我绝对不敢再背叛你。”僵硬的表情,僵硬的口吻,郑成恺的目光死鱼一般落在已经昏死过去的桑妮身上,目眦欲裂。

    郑成恺说的是不敢,而不是不会,叶冷的眸间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阴森。不敢是因为有所畏惧,可如果有一天他无所畏惧了,也就代表着不会不敢了。

    “真的怎样都行?”

    “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日他会将今日所受的一切,统统还给叶冷,所以他现在要沉住气,叶冷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必须忍下来。

    “真痴情啊!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叶冷的脸上还挂着笑,可迎着阴骛的眸子,郑成恺却没来由的浑身一颤:“不用麻烦大哥了。”

    “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你不是很爱这个女人吗?不如,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好好表现一番?”

    “…………”

    掏出几粒东西扔到他脚边,叶冷又端起了那种国王般的架式:“吃了。”

    明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当着叶冷的面,郑成恺根本就不可能反抗。忍着伤心的沉沉痛意,郑成凯颤微微伸手朝着那药粒伸手。只是,当他看清药名的时候,他整张脸都扭曲了。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简称万艾可,俗称‘伟哥’。

    五粒,还没吃他便知道后果了:“大哥,要是我吃了,能不能送她去医院?”

    “吃了再说。”

    没有筹码,他如何还能在谈判中赢得胜利?

    郑成恺终于还是妥协了,当五粒药片入肚,他却清楚的听到了叶冷那*不如的声音:“等‘阿恺’舒服够了,就放了他们。”

    郑成恺愤怒了,可在几十名道上兄弟的虎视眈眈之下,他什么也做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叶冷嚣张离去,听着铁门被上锁的声音,郑成恺的心,瞬间沉入谷底。给他吃五粒伟哥,还把他和桑妮锁在一间屋子里,叶冷的行为,已经*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郑成恺狂乱地拍着门,心中的绝望一点一点地淹没他的神智。思绪混沌间,他想,就算他不介意她刚刚被人………可她的身体受了那样重的伤,根本就经不起继续的摧残了,这样会要了她的命的……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喘息着,郑成恺的头亦开始隐隐作痛,守着昏迷不醒的桑妮已经整整两个小时,她越来越冰凉的体温让他的心直沉入底。

    吃了五粒伟哥,他的身体已经起了明显的变化。

    胸中似有一团火,急不可耐地需要一个冰一样的女人来替他解决生理问题。可为了不让自己伤害桑妮,他强忍着用手自己解决。只是,药性太猛烈,虽然他已经解决过好几次,但下面的肿涨程度,却依然没有任何的缓解。

    他以为自己会失控的,可看着苍白的桑妮,除了心痛,他根本提不起任何的YU望,甚至于,每一个轻微的身体碰触,都会让他觉得几近窒息,桑妮的伤有多重,他甚至已不敢去细想。

    都是他,都是他。

    如果不是他缠着她,如果不是他想要报复桑妮弃他而去,他不可能把从叶冷那边偷听来的话,告诉她。明知道那样有多冒险,可他还是任她去跟宋建仁交涉。

    他以为,宋建仁至少是个正人君子,至少不会做得那样绝。可是,那只老狐狸确实没有自己动手,可他却将火直接引到了叶冷这里。如果只是宋建仁,或者桑妮也不过是又一次被赶出国,在外流浪,可现在…………

    他也许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情,但他却可以陪她去死,如果,如果她要这样一睡不醒的话…………

    不记得是第几次了,他拖着发软的双腿,又一次挪动到工厂的铁门前用力地拍着:“开门,开门啊!”

    原以为这一次也会像之前一样,无人理会。

    可是,似为了回应他一声,铁门外猛地传来巨大而刺耳的声音,连带着铁门都开始摇晃起来。郑成恺原本烧糊了脑子一下子就给刺激醒了。扒在门上,仔细听着那声音,他幽深的黑眸骤然而亮。

    “红毛?”

    刺耳的响声停了一下,红毛的声音焦急地传来:“恺哥,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红毛是个讲义气的,虽然方才送郑成恺过来后自己不敢露脸,可等到所有难搞的兄弟都走了后,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提着斧子过来砍锁了。在他心里,大哥虽然大,可恺哥对他更好,他不能辜负恺哥。

    “快,快,快!”

    一气说了三个快字,最后一个快字出口的同时,铁门上的铁链已被红毛劈开。门被打开的同时,郑成恺也因身体不适跌倒在地,他身上的伤原本就极重,这一跌,伤口又渗出血来。

    红毛过来扶他,他却拼命摆手:“去,快救她。”

    “可是恺哥你………”

    “快啊!”

    红毛不敢再耽搁,飞快地抱着桑妮冲出那间破工厂,直到将人抱到了车上,他又折回来扶起已经完全站不起身子的郑成恺,他身上有伤,不能背,只能单臂架起扛在肩膀上,一步一步地朝车子那边走。

    夜风很大,吹鼓起两人染血的衣衫。

    有沙尘迷了他的眼,郑成恺的眼中,血与泪在交织。这条道上混迹多年,他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下场在等着自己。

    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桑妮会因为他变成这样,为了变得强大起来,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因为只有他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一切。

    只是,他真的强大了么?

    不过是外表强大,内心脆弱而已,在血的教训面前,这一刻,他似乎重新认识了一切,原来,最强大的保护只能是远离纷争之地,而此时,后悔已晚矣。

    下面还在持续肿涨,渐渐有了痛意。

    从一开始的心跳加速到现在,他甚至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从来没有吃过伟哥的他,一次服用了过大的剂量,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服药后的*反应,但他却知道,为了桑妮,就是再难他也不能在此时倒下。

    终于走到了车边,终于坐到了她的身边,郑成恺小心翼翼地抱着桑妮,两个满身是血的人紧紧依偎在一起,郑成恺的眼睛红着,差一点流出血泪。

    他是悔啊!太后悔了!

    红毛一路驱车狂驰,米色的面包车在夜里像是一道闪电拉掠在公路上。

    桑妮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如同一道道无形的鞭苔,郑成恺的头很痛,慢慢的连视线都已开始模糊,他甚至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地飘过浓浓的雪雾。

    “快到了,马上就到医院了,妮妮,你一定要坚持住。”

    甩着沉重的头,本想让视线清明,可巨大的晕眩感却让他恶心得想吐。心脏疾速的博动着,他有种死神在临近的感觉,只是,他还不能倒下,还不能………

    红毛在最后一刻终于将车开进了离那间工厂最近的一家医院,当一身是血的桑妮被送进了急救室,郑成恺却忍痛缩在墙角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口腥甜涌上,他压制不住,终于‘噗’地一声冲出一口鲜血,在红毛的惨叫声中,他眼皮沉重地眨了又眨,终于,重重倒地,人事不知………

    -----------------------

    聂家别墅的客房里,宋天杨连吻带抱地将人弄到了chuang边。

    “睡觉吧!”

    ‘暧’昧的一声,几乎是贴着她的耳珠吐出来。宋天杨俯身靠过去,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瓷净的小脸上,不等她回答,已伸手将她急切地拉进怀里,朝着柔软的大chuang上按。

    Chuang头灯熄灭,慕千雪轻咬唇瓣,将嘴里的惊呼声咽下去。毕竟是在别人的家里,慕千雪怎么也放不开。

    “哎!”

    男主女下,宋天杨双臂撑在她的身侧,表情戏谑:“我家小刺猬今晚怎么不叫了?”

    这话说的太*了,她红唇轻挽,黑亮亮的眼睛只盯着他看,但并没有开口。怀里的人眼神温柔,宋天杨目光落在她饱满的唇上,眼底的眸色渐沉。

    突然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夺走她的呼吸。

    他爆发的眼神是她最熟悉的风景,慕千雪已经做好全身酸疼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他的动作带着怜惜,甚至都没让她觉得难受。

    “天杨……”

    意乱情迷的那刻,慕千雪仰起头看他,气息不稳。

    宋天杨嘴角含笑,俊脸贴着她的鼻尖轻轻地蹭:“怎么了?终于愿意叫了?”

    这厮!坏!

    “你……你一会儿轻点。”

    慕千雪红着脸低喃,好在客房里光线太暗,多少也能缓解一下她的羞涩。可是,这是别人家的客房,也不知道隔音效果如何,万一他太孟浪,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真的叫出声来。

    他不出声,身体却开始有意无意的试探,慕千雪一惊,双手紧紧环抱住他,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又娇又软地求:“好不好?好不好嘛?”

    这娇娇嗲嗲的口吻,还是他家的小刺猬吗?

    暗夜里,男人深邃的双眸不自觉的温柔下来,他低头,薄唇落在她的嘴角亲吻:“好,我轻一点。”

    声落,慕千雪来不及细想,整个人便坠入他给的温柔中,不可自拔……

    可是,男人只轻了一小会儿就开始重了,他的兽性爆发出来,慕千雪还是很紧张,只能压抑着在他身下闷哼,却被压下来的男人又一次狠狠堵住唇瓣。

    耳边不断响起他低沉喑哑的声音,宋天杨薄唇贴在她耳边,每一个动作都会仔细地描述,用词大胆,形容放浪,吐出的那些字眼让人脸红心跳。慕千雪被他控着,霸着,按着,只能按照他教的学每个字学,学的满脸通红,他却还是不肯放过,一直一直逼着她不停的说。

    有几话慕千雪实在说不出口,宋天杨又不肯放过她,她一急,张嘴咬上他嘴上,主动堵了他的嘴,男人这才算服贴了一阵子,可也仅仅只是一阵子,后面,又开始如狼似虎。

    最后,慕千雪实在受不住了,又哭又求,他还是热情如火摆弄着她的身子。她没了办法,自觉自发的主动去讨好他,宋天杨尽兴的一塌糊涂,只不过最后的最后,享受过了却还是没有放过她……

    激情过后,宋天杨手臂撑起身体,悬在她上方,眉眼之间无尽喜悦的看着慕千雪。她被看的不好意思,伸手去捂他眼睛,同时也笑了起来。

    窗帘只拉了第一层的白色薄纱,夜里的星光璀璨,大半个房间都透着柔白的月华,此时大*共被,软玉温香,宋天杨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聂老的别墅,如此温馨……

    -----------------------------

    如果说,有什么比扰人清梦的手机铃声更使人恼火的,那就是持续不断的手机震动声。

    温暖的被子里爬出一只手,抓到手机便直接放到了脸上:“你好。”

    听到她略显妩媚的声音,对方明显地愣了一下:“呃!三少奶奶?可不可以让宋总接个电话?”

    “………”

    听到这个声音,慕千雪一秒就醒了,彻底没瞌睡了。

    翻坐起来,拿着手机一起,果然是宋天杨的手机,而刚刚打电话的人,是程力。慕千雪大囧,赶紧推着身边的男人,宋天杨昨夜运动量过大,眼也没睁便接过电话哼了一声。程力也是个男人,一听这声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也不敢再多废话,只挑了最紧要的说了一句,听完后宋天杨的瞌睡也醒了。

    幽潭一般的深眸霍地大张,宋天杨也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眼身边的慕千雪,抿唇道:“你先找人在那边看着,我明早回来再说。”

    说完宋天杨便挂了电话,只是眼神中多多少少透着些不算明显的担忧。

    “怎么了?”

    闻声,宋天杨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坦白:“说是桑妮住院了,重度昏迷。”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桑妮的印象太差,慕千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那女人又开始作了。可是,深想了一下,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是真的吗?”

    她知道自己这样问似乎有些无情,可是,她真的不想再给桑妮任何机会来动摇她的男人了。

    宋天杨没想到慕千雪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又坦然道:“如果是婷婷说的可能有假,如果是程力说的,应该不会错。”

    听他这么解释,慕千雪心里也小小地吃了一惊,程力的为人她还是信得过的,想来,应该也不会帮着桑妮来坑宋天杨。只是,桑妮那个女人还真是有让人厌烦的本事啊!总是会挑最合适的时候来给她添堵。

    她明明都那样相信宋天杨了,可现在………

    又有些担心。

    “要不,咱们现在就回去?”

    她不是真的大度,就是想试试宋天杨的反应,这个男人嘴里说着放下了,其实心里未必一定放得下,要不然,他就不会坐起来接电话了。更何况他和桑妮之间的牵扯也并不仅仅只有男女之情,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已经算做的不错了,她也不想太逼他。

    “不用了,有程力在那边看着,应该没事的。”

    闻声,慕千雪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他:“真的没事?”

    “嗯!”

    宋天杨这头点得干脆,慕千雪心里却又不干脆了。倒也不是她想矫情,只是,她真的不想他太为难,虽然,在男女情事上,她一直坚持有桑妮就没有她。可现在,人家毕竟是重伤昏迷,他就算不去守着侍候,也不可能不闻不问。

    “算了,还是回去吧!反正醒了也睡不着………”

    说着,慕千雪翻身下chuang。天还没有亮,黑暗中她赤着脚左右找拖鞋,找到一只,钻了进去,又找到一只,钻了进去。

    然后便是一阵钻心的刺痛,慕千雪闷哼一声,飞快地缩回自己的脚,几乎在几时,房间里的灯霍地大亮。宋天杨扑了过来:“怎么了?”

    话音方落,他已看到慕千雪脚背上殷红的血珠。而那血珠之上,还有一只张扬着的土黄色的蝎子。蝎子是有毒的,宋天杨眸光一暗,整个人已瞬间弹跳下chuang。以最快的速度将她脚上的蝎子捉了下来,宋天杨反手抄过chuang头柜上的烟灰缸将蝎子反扣在里面,这才一把抓过慕千雪的脚,仔细地起检查起来。

    长这么大,慕千雪是第一次看到活的蝎子。虽然她对这种小东西不是很了解,但常识还是有的,蝎子是有毒的,而她被蝎子蛰了一下………

    将她的慌乱看在眼里,宋天杨握着他的她微微一捏,安抚道:“别慌,蝎子虽然有毒,但也分品种的,国内的蝎子毒一般不会重。”

    宋天杨毕竟在特战队呆过,原始丛林也来去自如的人自然知道不小心被蝎子蛰了后的急救办法。虽然他开口说话是为了安抚慕千雪的情绪,可他也没有说假话。因为只要不是国外的剧毒沙漠蝎,应该都不必惊慌,国内的蝎子有毒,但微毒,一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不过,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产生的痛感时间也会不同,毒性对身体的影响自然也就不同。如果是自己被蛰了,他恐怕根本就不在意,可慕千雪毕竟柔弱,他不能冒险,必须马上处理后送医救治。

    宋天杨虽然见过不少蝎子,但蛰了慕千雪的那只蝎子的品种他还是不太敢确定。不过,不管蝎子是什么品种,都必须尽快处理。飞快地蹲了下去,抬起她的脚,试图把蜇伤部位的血挤出来。

    “啊!”

    他太用力了,方才被蛰的时候慕千雪都不觉得有这么痛,现在被他么一挤,她疼得头皮都麻了。

    看着疼成那样,宋天杨又怎么会不心疼?可是,他的经验告诉他必须要这么做:“我不用力的话,毒血挤不出来,忍忍好吗?”

    “好。”

    慕千雪疼得不行,可还是咬牙点了点头,干脆道:“你挤吧!”

    “好,你忍着点。”

    “啊!好痛………”忍不住她还是叫出了声,这何止是疼啊,简直是锥心的疼,她不是不想忍,可就是忍不住。

    看她疼得眼泪直掉,宋天杨哪里还下得去手,可这样的伤不处理也不知道后果会如何。英挺的眉头微微一颤,他低头,毫不犹豫地用嘴贴了上去。

    “别啊!好脏的。”

    那可是她的脚啊!他怎么能吸她的脚?

    可宋天杨这时候哪里还能想到其它的,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要把她脚上的毒血吸出来。看着他吸一口吐一口,吸一口吐一口,慕千雪的眼圈微红,突然忍不住大滴大滴地掉起了泪。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宋天杨是第一个肯这样为她的人。

    虽然从一开始她就断定了两人这么结婚后不会有幸福可言,但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别这样了,有毒的,万一你也中毒了怎么办?”

    他说国内的蝎子不会太毒,可是,慕千雪却不敢真的相信,毕竟,她的伤口真的又红又肿。他偏偏又不肯听她的,慕千雪好害怕好害怕,万一他真的中毒了,她可怎么办啊?她不要当这个罪魁祸首,她更加不希望他因为自己出什么事。

    “你别吸了,快别吸了。”慕千雪哭着推他,可他却纹丝不动。

    “天杨,天杨………”

    慕千雪哭得太大声,又一连尖叫了两次,这样大的动静到底还是惊动了聂家别墅里的其它人。住在他们隔壁的夏波清第一个开门进来,紧跟着,聂老爷子在阿树的搀扶下也赶了过来,看着大开的房门,宋天杨俊黑的眉头蹙的很深。

    “怎么了这是?”

    宋天杨低着头,坚持吸完最后一口,才抿了抿唇道:“雪儿被蝎子蛰了。”

    一听这话,夏波清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慕千雪,只见她两眼红红还在不停的流泪,而她脚边不远处的那只烟灰缸里,分明扣着一个土黄色的小东西,夏波清的眸底翻滚起风暴,而聂老爷子则彻底不淡定了:“家里怎么会有蝎子?小雪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刚刚认了干孙女儿,结果就在聂家的别墅里出了这样的事,聂老爷子自然难辞其咎,可最让他紧张的还是慕千雪的情况,想到逝去的女儿,老爷子脸都吓白了。

    宋天杨抬头看向老爷子,递给他一记安抚的眼神,却没有多说什么,只对他身边的阿树道:“树伯,麻烦您把医药箱找来,再帮我弄一些浓肥皂水过来,要快。”

    阿树连连应声:“好好好,我马上去。”

    “一个碗,擀面杖,还要些菜油或者花生油。”眸光一转,又落在阴沉着脸的夏波清身上

    “我去拿。”

    夏波清点点头,这时候也没有因为自己是个长辈被宋天杨支使而觉得不高兴,也很快去准备东西去了。

    看他们都得了活,聂老爷子就眼巴巴地在那里等着宋天杨吩咐,可等了半天他也不说话,老爷子便自己主动开口问道:“那,那我干点什么呀?”

    宋天杨想了想:“您帮着找找看还有没有其它的蝎子。”

    聂老爷子也是个人精,一听这话便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抿着嘴在屋里四下转悠起来。转着转着,居然真的又找到一只蝎子。

    看着老爷子用拐仗死死按在地毯上的那只黄得发亮的小蝎子,宋天杨的眸色越来越暗,越来越暗……

    他是个不太喜欢把事情复杂化的人,可是,聂家这样的别墅里突然出现了蝎子,还蛰了人,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况且,他刚才应该没有听错,老爷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屋子里怎么会有蝎子?很显然,蝎子出现在这里是不常见的,甚至,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可是,偏偏让慕千雪撞上了,还一撞就是两只………

    巧合么?这也太巧了点。

    昨晚他们原本是不应该住这里的,是聂老爷子强求他们一晚,他才勉强答应住下,没想到一住就出了事。更重要的,他们昨晚上那么激烈,他不可能连门都忘记锁,可夏波清进来的时候,手里根本没有钥匙………

    门是开的,可他却不知道是才能时候被打开的。

    不,他们不可能自己打开房门,除非,有人拿了钥匙,直接从外面打开,然后,还附送了两份小‘惊喜’。想到这里,宋天杨深邃的眸底已闪起了凛凛寒芒。

    不管那个人是谁,他死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