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说的好,不如‘做’的好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书房里的气氛剑拔弩张,父子三人面色各异。

    终于,聂传国沉声低喝:“不行,你们不能一错再犯。”

    七十多岁的高龄,聂传国虽然算是CG集团的二当家,但他毕竟年纪也大了,所以CG集团基本上也已经撒手给了两个儿子,虽然他没有像大哥一样彻底退居二线,但实权早已被两个儿子均分。不过,就算他手中的实权不如两个儿子,父亲的威严还在。他确实想要CG集团,但却不想用这样极端的方式。

    “爸,一旦宋天杨带她离开,咱们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聂云帆还是很坚持自己的意见,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他得到CG集团,当年他可以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堂妹下手,现在对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小丫头片子,他更加不会手软。

    况且,慕千雪的身份实在太敏感,她如果只是个孤女倒也好办,可偏偏背后有个宋天杨,而宋天杨背后有一个凌云王国,就只这一点,便够他夜不能寐,寝食难安了。

    “她要是在这里出事,咱们也同样脱不了干系。”

    聂云帆眸色一寒:“那就找个合适的替罪羊。”

    闻声,聂云帏也眼光大亮,眸光下意识地落在楼下那清俊儒雅的男人身上:“大哥,你是说………”

    “不行。”

    不等聂家老二说完,聂传国又一声高声打断,而且态度很坚决。

    “爸………”

    摆手,不让老大再开口,聂传国道:“你们作的孽还不够么?万一她不是呢?你们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若说之前聂传国还在期待侄女的死并非两个儿子的主观意识的话,那么现在,他已明白一切都是罪由心生。并非不想再袒护两个儿子,只是,不能再错下去了,这是人命啊!岂能儿戏?

    被父亲这么一斥,聂家兄弟却不以为然,聂云帏甚至直接道:“可是爸,就算慕千雪不是倾城的女儿,一旦被大伯知道当年的真相,就算没有继承人,CG集团他也不会留给我们的。”

    “什么也不要再说了,除非你们能证明她就是倾城和夏波清的女儿,否则,我是不会再让你们乱来的。”

    聂云帆此时也听出了些道道:“爸,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证明她是的话,就可以………”

    听不下去了,聂传国愤而挥手:“出去,都滚出去。”

    他怎么会这样的儿子?

    聂传国心寒不已,为了权,为了利,为了CG集团,他一直放任着两个儿子,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可是,毕竟是亲骨肉啊!

    他除了尽力阻止以外,还能做什么?

    -------------

    缅怀运去的‘画面’落幕,慕千雪以‘聂倾城’的身份,在夏波清的陪伴下重新踏入聂家的豪华别墅。

    聂老爷子早已眼巴巴地侯在大门口,在他身后,是聂二爷家的老老少少,一个都不差。

    当慕千雪微笑着向老爷子走来,聂二爷家的老老少少只觉得空气里的氧气稀薄,呼吸都困难了。而居中聂老爷子在看到慕千雪那一身漂亮的小洋装的时候,原本已平静的苍眸间,又一次涌动着酸涩难挡的热流。艰涩开口,老爷子的声音又低又哑:“小雪………”

    像小时候穿上新裙子的时候一样,慕千雪公主般旋转了一圈,夜风摆动着她水蓝色的长裙,伴着她清丽出尘的小脸,一瞬间的梦幻画面,醉了许多人的心。

    “聂爷爷,好看吗?”

    激动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聂传民强忍着眼中的热液,高兴地笑着:“好看,真好看。”

    这条裙子,老爷子怎么会不认得?

    那是聂倾城和夏波清结婚的时候,他亲自从国外定制回来的,那时候他就把自己的女儿当公主般养着,后来,聂倾城去世后,她所有的衣物他都留了下来,这条裙子却是夏波清亲自收着的。

    有几次他还动过心思想看看,只是夏波清不肯拿出来,现在,居然舍得让慕千雪穿在身上。聂老爷子越想越心酸,可看着慕千雪脸上的笑意,酸意中又渗了些淡淡的甜。

    慕千雪虽然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可小雨是她一手带大的,所以对她来说,她已经是做过‘母亲’的人了。那个时候,小雨被宣布可能活不了太久,她眼前一黑,只觉得生活都已经没有颜色了。所以,她很理解聂老爷子失去唯一的女儿的那种悲痛心情,也就更加心疼这个慈祥的老人家了。

    主动握住聂老他子的手,她柔声道:“您要是喜欢,以后我来看您的时候都这样穿好不好?”

    闻声,聂老爷子眸光一颤,心里的感觉更是排山蹈海而来。多好的孩子啊!多好的孩子啊!

    反拍着慕千雪的手背,聂老爷子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感慨:“不用了,你能来看我就好了,不用刻意这样打扮的,我虽然老了,还分得出来谁是谁,倾城………和你到底不同。”

    “聂爷爷,别难过了,倾城阿姨也不希望您这样的。”

    一听这话,老爷子突然笑了:“怎么和那个臭小子说的话一样?”

    “嗯?”

    不明所以,慕千雪抬起漂亮的雪眸看向聂老爷子。

    老爷子眸光一转,用下巴指了指宋天杨:“你老公。”

    “喔!”

    顺着老爷子的目光,慕千雪毫不意外地撞进他的波动的眼底,有些深埋着的情愫在心头兹长,逼得她不敢再直视。垂眸的瞬间,老爷子呵呵的笑声又在她头顶上响起:“你这丫头,怎么才一说他就脸红?这么不争气。”

    慕千雪大窘:“聂爷爷,人家哪有?”

    “哈哈!好好好,咱不说这个了,说点正经事怎么样?”

    一听这话,慕千雪霍地抬头:“您想说什么?”

    抿着嘴,老爷子只是笑,良久,方才直视着正前方不远处的夏波清,问:“女婿啊!想不想要个女儿?”

    “女儿?”

    聂波清没想到还有自己什么事儿,先是一怔,马上便反应过来。一泓清波似的眸光更是毫不犹豫地落在慕千雪的身上。

    女儿么?小雪?

    不等夏波清给出明确的答复,老爷子又笑笑地问慕千雪:“小雪,想不想要个便宜干爸?”

    “啊?”

    慕千雪讶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比她还不能淡定的却是聂二爷家的那一干老老少少了,除了几个小辈们是不喜聂老爷子这么爱护慕千雪以外,聂家二房的几个男人心中皆是翻江蹈海。老爷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吗?

    几个男人正心里打着鼓,却听聂老爷子又呵呵笑道:“小雪啊!让波清认你做干女儿,以后,你就做倾城的女儿好不好?”

    老爷子这话一出,聂家二房的两位媳妇脚都软了。

    互视一眼后,各自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慌乱与惶恐。难道是她们说的话叫人听去后告诉老爷子了么?怎么会这么突然地要夏波清认女儿?还说什么就做倾城的女儿,这样的说法太过让人不安,她们实在没办法不联想啊!

    “这………”

    慕千雪太意外了,根本就拿不定主意,只得扭头去看宋天杨。他也正好在看她,两个的目光一撞,她便在他的眼底看到了支持与鼓劲,顿时心安。

    捕捉到慕千雪求助似的目光,老爷子爽朗一笑:“别看了,天杨已经替你答应了,所以,你不可以拒绝了。”

    慕千雪不可以拒绝,不代表别人不可以拒绝。

    “爸,这么大的事,您怎么都不先跟我商量一下?”

    认小雪做女儿么?

    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特别是现在由老爷子自己提出来,可见他对小雪的喜爱有多甚了。夏波清根本就不打算反对,可看着宋天杨那一脸算计他的模样,他觉得不刺刺他,心里也不老大不痛快。

    所以,他故意冷着脸,摆出一幅他不乐意不想配合的模样。果然,宋天杨的脸色瞬间便黑了下去,臭得堪比下水道。

    聂老爷子没注意宋天杨的表情,还以为夏波清是真的不愿意,马上哼道:“你叫我一声爸,我就能做你这个主,还跟你商量个什么劲儿?”

    “可是………”

    老爷子可不管,只霸道道:“可是什么?你还真想把小雪讨回来做媳妇儿不成?多大岁数了,也不害臊。”

    没想到老爷子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提这个,夏波清倒也不以为意,只笑道:“也没什么不好啊!只要小雪答应。”

    “夏叔叔………”

    听不下去了,慕千雪哀叫一声,都不敢看宋天杨喷火的双眼。天啦!这些人是要玩死她么?她这心都快吓得跳出来了,大家不能不这么刺激她么?

    嗤了一声,老爷子不由分说:“别理他,叫干爹就行。”

    夏波清似还没刺激够,就是不买帐:“我可还没答应。”

    话一出口,宋天杨还没气到位,老爷子反倒是给气的不轻:“哼!由不得你不答应,我说了算。”说着,老爷子又对慕千雪道:“小雪,叫,现在就叫,叫他干爹。”

    “这个,这个………”

    慕千雪更囧了,要当干爹的人都没点头,她怎么叫得出口?

    终于,老爷子两眼一瞪,眉毛都竖了起来:“小雪,你不想要爷爷做你的干外公是不是?”

    “不是啊聂爷爷,不是啊!”

    天啦!她这是有嘴都说不清了,分明是夏波清不乐意要她这个干女儿,怎么就成她嫌弃老爷子了呢?这大帽子扣的,她腰都快直不直来了喂!

    似是生怕这到手干外孙女儿跑了似的,老爷子连哄带骗:“那还不改口,赶紧叫外公。”

    “呃!”

    慕千雪还在犹豫,她身边的男人却大大方方地替她叫了一声:“外公。”

    叫完,还撞了一下她,怂恿道:“叫啊!要不然,老爷子会失望的。”

    老爷子会失望的,慕千雪又心软了。

    紧张地看了一眼老爷子,果见聂老爷子嘴唇抿得直直的,眼里满是忧伤。心口一紧,又偷偷地看了一眼夏波清,倒见他虽然一直在说着反对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于是把心一横,也叫着叫了一声:“外公。”

    “哎!”

    聂老爷子乐呵了,应得特别响亮,可慕千雪却不敢再抬头去看夏波清的脸。有听过强买强卖的,怎么到了她这儿就成了强认干爹了呢?

    艾玛!好丢人啊!

    这一幕温情动人,可看在某些人的眼里,却刀子般锥心。

    心头泛起了丝丝的寒,聂传国握着拐仗的手指一直在颤抖,而聂家兄弟二人,却在互视一眼过后,在彼此的眼中读懂了同一种信息。

    先下手为强!

    ------------

    被强认了干爹,夏波清表示心情很‘复杂’。

    硬要拉着宋天杨到外面好好聊一聊,两个大男人,从实力上来说,夏波清VS宋天杨明显就不在一个段位,老爷子也根本不担心宋天杨会吃亏,于是便‘皇恩浩荡’地允了。

    宋天杨自然不想去,可接收到慕千雪乞求的眼神,心一软,便迈着长腿跟新上岗的‘干爹’出去了。

    聂家别墅的主宅外,路修的极宽,两个大男人一前一后地走着,一个儒雅,一个狂放。

    四周很安静,静得仿佛可以听到月光洒落时的声音,静谧得让人心头浮过种种美好。终于,夏波清停了下来,倒也没回头,只负手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半明半暗的朦胧月华。

    “你小子挺阴的啊!”

    “对干爹来说,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宋天杨心情颇好,这一声‘干爹’也叫得极其清脆。大家都聪明人,夏波清知道自己这是被宋天杨算计了,宋天杨自然也知道自己这点小心思是瞒不过夏波清这种老狐狸的。不过,他可不在乎对方生气不生气,只要他想要的目的能达到就行。

    “噢?”

    对夏波清来说,确实不算是坏事,不过,他倒很想听听宋天杨对这件事的看法。

    对于之前的‘认亲’,两人各自心照不宣,宋天杨也没等夏波清主动提问,便很直白道:“您想要雪儿在身边,也不过是想讨老爷子欢心,现在您认了雪儿做干女儿,对老爷子来说,这是外孙女,是倾城阿姨的女儿,这样的效果,难道不正是您想要的?”

    闻声,夏波清微抿的唇角轻轻向上一勾,却也只是勾了那么一下,便又不悦道:“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很吃亏啊!老婆和女儿怎么会一样?”

    一听这话,宋天杨心头又敲起了警钟。

    虽然他一直视夏波清为情敌,可这么多年夏波清对聂倾城的痴情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同是男人,换位思考一下,他其实并不是不能理解夏波清为什么会对慕千雪起那些歪心思。可他现在明明已经找到了可以两全齐美的办法,夏波清却还说什么老婆和女儿怎么会一样的屁话。

    这就让他很不爽了,难道,这老小三对慕千雪好不仅仅是只是因为要利用她的长相,而是爱屋及乌喜欢上了?一想到这个可能,宋天杨心头又是一通烦燥,口气也从之前客气,变得又生硬又冰冷:“恕我直言,二十四年前夏氏不过只是个十几人的公司,可现在已经是扔有上万名员工的大集团了。以您的城府与手段,有的是机会直接吞掉CG集团,这也是目前来说最快也是最省力的办法,为什么你却一直不肯这么做?”

    闻声,夏波清微微一笑:“哪有你说的这么容易?”

    “如果您觉得不容易,我来做如何?吞掉CG集团对我们宋家来说,并不算难。”

    宋天杨说的是宋家,而不是凌云航空,足见他的决心有多大。当然,他的目的不是真的要吃掉CG集团,而是想委婉地表达他的立场。慕千雪是他的,为了她,他可以做很多自己从前根本不屑于做的事,包括,向他从来都不肯轻易开口提要求的凌云集团寻求帮助。

    夏波清终于转过身来,眸子里的冷意直指人心:“小子,心不要那么大。”

    知道他这是误会了自己用意,宋天杨倒也不急不燥,只又慢条斯理道:“其实,您不说我也知道,这么手下留情只是为了倾城阿姨。您想留下CG集团,想好好替倾城阿姨照顾她的老父亲,也想夺回原本就该她拥有的一切,不是吗?”

    “………”

    闻声,夏波清眸色一动,似明白了什么,原有的敌意也消减了许多。

    不看夏波清的表情,宋天杨性感的薄唇微勾,又单刀直入地将话题挑明了讲:“老爷子念旧情,是不可能轻易把公司交给您打理的,虽然一个女婿半个儿,可您毕竟姓夏不姓聂。所以,让雪儿做您的干女儿,再想办法让老爷子对您视如己出,就算老爷子百年之前还是不舍得将全部的股份给您,可经营权一定没问题。我这么说,干爹可还满意?”

    比起之前,这一声干爹到底叫得真诚了许多。

    夏波清是长辈,无论是叫叔叔还是叫干爹对宋天杨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不过,夏氏他虽然不一定看得上,可夏波清这个人,他却是实实在在看得上的。如果这一声干爹能真的断了他对慕千雪的念头,他嘴上吃点亏又能如何?

    能如此一劳永逸,又何必大费周折?

    “你这是想把这事儿跟我当生意谈?”

    宋天杨并不否认自己的用心,只噙着笑反问:“难道这笔生意对您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

    “其实,说了这么多都是借口,真正的理由,不过是想绊住我的手脚,让我和小雪不能更亲近是吗?”

    并不否认宋天杨所说,可夏波清又如何能不懂宋天杨的那些小算计?

    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遗憾,可并不是因为自己认了慕千雪做女儿后就不可以娶她当妻子,只是恍然间觉得那种放手的感觉略显沧凉。仿佛就是终于认定了女婿,打算亲手将女儿交出去的感觉,虽然,他认慕千雪做女儿也不过就是刚才的事,可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说不清,道不明,仿佛她就应该是自己和倾城的女儿一般。

    长得那么像,又岂能说不是一种缘分?

    被人看穿心思,宋天杨并不觉得难堪,反而用一种审视的眼光回望着夏波清,笑问:“双赢的结果,难道干爹不喜欢?”

    挑眉,夏波清儒雅的脸上终于扬起一丝自然的笑意:“有这么好的干女婿,怎么会不喜欢?”

    “这么说,干爹是同意了?”

    夏波清总算是点了头,不过,又警告道:“收购的事情就用不着你插手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想自己来。”

    “干爹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多事。”嘴上这么应着,宋天杨心里却乐呵起来:不要他管更好,他还懒得回家求他大哥呢!

    “不过,既然你想做我的干女婿,不拿出点诚意怎么行?”

    闻声,宋天杨正色道:“干爹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挖个坑,把聂家老二埋了再说。”

    “嗯!”

    这要求提得直接,宋天杨却应得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能说正合他意么?

    想到那些照片,还有那些恶意中伤的言论和丑闻,宋天杨杀人的心都有。他的女人是那么好欺负的么?敢动他的女人,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自觉性,别说是聂云帏了,连着聂云帆一起,他统统要收拾………

    --------------

    别墅外,新上岗的干爹和新上岗的干女婿正热火朝天地聊着‘挖坑’大计。别墅内,慕千雪咬着手指头,如坐针毡在客房里来来回回地绕着圈儿。

    夏波清说心情很复杂,所以要找宋天杨聊聊。

    可是,要认他当干爹的人是自己,他找宋天杨聊个什么劲儿呢?

    慕千雪很不放心,倒不是担心宋天杨会吃什么亏,反而是担心夏波清自不量力地惹毛了宋天杨那货。他那拳头砂锅一样的,万一真的打起来了。

    艾玛!慕千雪只要想一想心里就哆嗦,她几次跑到窗边偷看,远远的望去,气氛似乎也还和谐,也没看到谁动手,但她就是心里揪得慌。他们两个互看不顺的大老爷们到底有什么事好聊的?

    真是急死她了。

    这么揪心地过了一阵儿,慕千雪忍不住又偷偷跑到窗边张望,然后就意外地发现看不到人了。心里一慌,她又开始害怕,迫不急待地夺门而出,却猛地撞入他钢铁般坚硬的怀抱里。

    好硬!

    慕千雪疼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了。

    佳人在怀,宋天杨十分享受:“哎哟!我们家小刺猬什么时候学会投怀送抱了啊?”

    忍过那阵痛意,慕千雪眼圈还红红的,心里却还是掂记着宋天杨刚才到底和夏波清在说什么。可她刚要开口问,宋天杨的大手已伸到她脸上揉起了她撞红了的额头。

    “疼了吗?我看看。”

    头往后一仰,慕千雪避开他的手:“我没事,你呢?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宋天杨耸耸肩,眼光依旧落在她红红的额头上。盯了许久,确信没什么大碍后他才将眼光挪开了一些。

    什么叫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

    那个别人肯定就是夏波清啊!慕千雪又不淡定了:“啊?你,你你你,你不会真打了他吧?”

    “我从不对老弱病残下手。”

    说着,宋天杨又万分鄙夷地撇嘴:“而你那位干爹,除了不残,其它的三样全占了。”

    闻声,慕千雪忍无可忍地‘噗’了。

    这话幸好是在她面前说的,夏波清那样的人也叫老弱病残占了三样的话,这世上还有几个人敢自称正常?

    “真没有?”

    “又不相信我?”宋天杨不满地睨了怀中的人儿一眼,单手圈着便进了客房,另一只手反着一勾,房门便呯地一声关上。

    “不是啦!我只是担心你吃亏啊!”

    眨巴着眼,慕千雪一本正经地开始胡扯:“你看看你,你是这么优秀,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又从不屑对老弱病残占了三样的人下手,万一那老弱病残占了三样的人反过来要打你,你也肯定是不会还手的是不是?可那样你多吃亏啊?所以,我就一直担心啊担心啊,担心你被夏叔叔欺负去了。”

    明明就是担心夏波清那老小三被自己胖揍一顿,偏还被她反过来说成是担心自己,瞎掰不说,还掰得有鼻子有眼的,宋天杨忍着笑意刮了下她小小的鼻头,*溺道:“改口吧!以后该叫干爹了。”

    慕千雪一怔,直愣愣地道:“他还没答应要认我呢!”

    “答应了。”

    话到这里,慕千雪小嘴‘o’起,感觉自己的频道和宋天杨的好像根本就接不上了。难道自己白担心了半天?他们刚才聊的只是要不要认自己做干女儿这件事?

    这,这,这不科学啊!

    见她明显不信,宋天杨笑着啄了口她微张的小嘴,又重复道:“刚才亲口答应的,还问我要聘礼来着。”说到这里,宋天杨露出一幅一脸鄙夷,砸舌道:“哎!你干爹可真不是一般的厚脸皮啊是不是?捡个现成的大便宜不说,你都嫁我这么久了,还要聘礼,真不要脸啊!”

    虽然慕千雪打心眼里不愿意把夏波清和‘不要脸’这三个字挂上勾,可是,要聘礼这个的事儿吧!说起来好像还真有些不要脸啊!

    心里打着鼓,慕千雪又眨巴起了大眼睛:“那,那他要什么聘礼来着?”

    “他啊!要CG集团的经营权。”

    慕千雪小嘴又‘o’了起来,这一次是惊得合都合不拢了。

    因为职业的原因,她鲜少在人前流露出这些少女纯情的可爱表情,宋天杨看得心痒,又要缠上来亲她。她却在意识到自己可能被耍了后,气得一把推开了他:“你又骗我,坏死了。”

    宋天杨说的都是实话,但也不解释什么,只笑着将人圈在怀里,任她推,任她揉,就是不放手:“我哪里坏了?对你好得不得了,要不然,能答应你在这里住一晚上么?”

    一听这话,慕千雪也不好意思起来。她是知道宋天杨有多忙的,下午的时候,也是她非要拖着他过来。原本以为吃过饭就能走,没想到还要住一晚上,这里离市区毕竟太远了,以聂老爷子的个性,明早起来势必也不会让他们太快离开。她倒是无所谓的,明天她没有要开庭的案子,可宋天杨的工作肯定是会被耽搁的。

    嘟着嘴,她原本推着他的手也不推了,食指还有意无意地在他心口点来点去:“对不起啦!我也没想到聂爷爷这么热情,实在是盛情难却。”

    “又不记得了,以后要叫外公。”

    闻声,慕千雪尴尬地笑着,好半天才又道:“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亲外公,我妈妈也是孤儿,所以,叫外公总让我觉得怪怪的。”

    孤儿两个字触动了宋天杨心中隐藏着的那个秘密,圈在她腰上的手一紧,直到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才赶紧松开了一些:“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宋天杨手头上所有关于慕千雪的资料都显示她和父母原本是过得很幸福的,就因为那场车祸,才导致她和小雨变成了孤儿。这六年,她所有的不幸都源于他的失误,他虽然已经在尽力补偿,可听到她说这些旧事,他还是忍不住触动。

    他可真混呐!

    要不是她够坚强,他恐怕连弥补一切的机会都不会有。

    听到这话,慕千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和你有什么关系,这都是命。”

    宋天杨很自责,可他却不能对她坦白,只能郑重地承诺:“雪儿,我会对你好的。”

    他最近总喜欢对她说这些话,可慕千雪素来觉得男人的承诺不靠谱,所以,她扬了扬眉,也傲娇了一把:“说得好,不如做得好。”

    闻声,宋天杨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嗯!我也这么觉得,说得好不如‘做’的好。”

    明明是好正常好正常的一句话,可换到宋天杨嘴里,就语气也变了,眼神也变了,甚至连意思也变了………

    “讨厌啦!人家不是那个意思。”

    男人淡淡地笑,学着她的口吻:“人家不是,我是……”

    长长的尾音,酥倒了慕千雪的心。宋天杨握在她腰间的手掌微微一紧,慕千雪还没回神,人已经被扣到了面前。

    房间里只开着chuang头灯,淡淡的灯光流泻,慕千雪仰起头便能看到面前的这双眼睛,黑沉明亮。即使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他眼底的光华,依旧不容掩盖。

    这是她的丈夫,是她未来的倚仗,是她一生的归宿!

    深吸一口气,望着他的眼睛,她微有失神。

    抬起手,宋天杨爱怜地抚向她细嫩姣好的面颊。指尖触摸到的肌肤光滑如瓷。宋天杨眼底的眸色渐沉,怀里的人小了他整整八岁,正值青春飞扬的年纪,她的皮肤本来就好,轻轻一掐都能滴水。

    嫩!

    指腹在她脸上轻抚,很想就这样一口吃掉她。可囫囵吞咽下去,无滋无味,那该有多么可惜?

    抬高她的下颌,宋天杨薄唇压低,狠狠吻住她的唇。

    “唔!”

    慕千雪闷哼,不容拒绝的被他捏开两颊。她偏头缩了缩,立刻被他狠狠咬住,痛的皱眉。这个吻,纠缠了很久。慕千雪呼吸不畅,便伸手推了推压在身前的男人,但他纹丝未动,一脸享受至极的模样。

    宋天杨霸着她的唇,内敛的眸子落在她的眼底,见到那水润的眸光后躲着不愿张扬的羞怯。

    心头一动,手下紧扣的力度放松,亲吻的动作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温柔………

    ------------

    ps:常有亲说想看宋家另三位少爷的故事。

    我在这里说一下,我写完的只有二少的故事,三少的就是这一本正在进行时。

    大少,四少的待三少的故事之后,也会写。

    如果有亲要看二少的故事,加群,群里公告我放了二少故事的链接,想看的亲,直接加群。群号在作者公告那里,可以去找,加群要求也在那里写了。

    另:看盗版的亲就不要加群了,见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