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车祸背后的秘密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夫妻‘情调’间,房门口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宋天杨问了一声是谁,阿兰的声音便清清脆脆地传了进来:“三少爷,您起来了吗?”

    “什么事?”

    “老爷让你过去书房一趟呢!”

    闻声,宋天杨脸上的笑意收敛,眸间已多了几分警惕:“好,我马上去。”

    还不确定自己起没起*就让下人来请,这在宋天杨的印象中还是头一回,父亲的性子素来不焦不燥,什么事这样急?

    跳下chuang,宋天杨跟慕千雪说了一声要去找父亲,然后连睡衣都没换就直接去了宋父的书房

    推开书房的门,宋父正戴着老花镜坐在书桌前擦试着自己的心爱古董台灯,宋天杨进了门也没打招呼,只是很随意地落座,顺手又抄过一本书在手里翻着,眼光却没有落在书上面。

    “来了?”

    宋建仁头也不抬,依旧很认真地擦着手里的灯,还问:“天杨,你觉得爸这个灯怎么样?”

    “爸,有话就直说吧!这么早就叫我过来,不是让我看您擦古董吧?

    “这个灯不是古董,只是很普通的台灯。”

    “不是?”

    怎么会不是?

    自他有记忆以来,父亲就十分喜欢收集古董台灯,这一盏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放在了父亲的书桌上。这么多年来,父亲也一直很喜欢。他曾好几次看到父亲如今日这般小心的擦试着,他原以为,这盏看似普通的台灯一定价值连城,才会如此得父亲喜爱,可父亲现在却告诉他,这只是很普通的台灯,不是古董。

    不是古董父亲怎会如此爱不释手?

    “这是老慕送我的,那一次他出任务,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小镇,看到这台灯特别精致,就买回来送我了。”说到这里,宋建仁很是温和地笑着:“老慕那时候的津贴很少,买这盏灯用了他不少钱,可他觉得我是个斯文人,就喜欢这种漂亮的灯,就挑了盏最漂亮的给我。”

    说到挑了盏最漂亮的给他的时候,宋建仁脸上的笑意更甚,似乎陷入了很久远很久远的幸福回忆里。当年宋建仁也是行伍出身,所以这种对战友的思念之情宋天杨很能感同深受,目光不由得也落在那盏灯的上面。

    确实是盏精致的灯,也很漂亮,可正因为太漂亮了,所以和宋建仁收集的那些格格不入。但摆在这古色古香的大书桌上,却有如点晴之笔,说不出来的养眼。

    “灯,很好。”

    这时候听到一声老慕,宋天杨心里百感交集,父亲认识两位姓慕的,一个在很久之前因空难去世,还有一个却出了车祸………

    宋建仁手里的抹布一松,将灯摆平在书桌上,反问:“你也觉得很好是吗?”

    “嗯!”

    扶了把眼镜,将眼底凛冽的寒光收起,宋建仁又问:“如果有一天,我把这盏不是古董的台灯传给你,你能像我一样爱护这盏灯么?”

    把灯送给他?为什么?

    他素来不会摆弄这些东西,扔给他别说是擦也,恐怕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不过,这灯是慕千雪父亲送的………

    “爸,您想说什么?”

    目光灼灼,宋建仁直截了当地问着自己的儿子:“你知道多少了?”

    “………”

    宋天杨眯眸,虽然父亲没有说明,但他却隐隐明白了父亲所问。

    见他不语,宋建仁也没有再绕弯子,直言道:“我知道程力一直在查,查到哪里了?”

    “爸,您肯跟我说实话?”

    一开始他着手查六年前的事只是因为想要摆脱慕千雪,后来查六年前的事,是因为不想失去慕千雪。好几次他都想要问问父亲,六年前到底是不是还是什么瞒着自己?可是,杜宏宇的那些话却让他彻底的死了心。

    有些事情,做过就是做过,如果一再追着不放,只会显得他不负责任。所以,他没有再问父亲什么,一来是想直接承担应该属于自己的责任,二来,他也觉得六年前父亲没有跟自己实话,现在也同样不会,否则,这么容易查的一件事,不会费上程力那么多的气力。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会突然把自己叫来说这一番话,还主动问他查到了哪里。他是想知道真相的,虽然真相可能很残忍,可至少比一知半解的强。他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但,他也很想知道当年自己错的究竟有多离谱。可这一切,都需要父亲的坦白。

    “原本真是不打算跟你说这些的,可现在………”

    纸,终归还是没能包住火。

    如果是别人知道也就罢了,用钱就能解决,可偏偏是桑妮。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反复。他费尽心机地瞒了六年,结果,却反倒比六年前还不尽人意,如果是以前让她知道真相,她可能就只是恨着宋天杨,恨着宋家,可现在,如果慕千雪知道这个真相,她是爱也不能,恨也不能………那该多痛苦?

    “爸,真是我开的车?”

    “杜家的人是这么说的。”说罢,宋建仁一顿:“阿宇,也是这么说的。”

    “………”

    杜家人这么说的,阿宇也是这么说的。

    听到这些的时候,宋天杨心头五味陈杂,如果只是杜家人说的还好,偏偏杜宏宇也是这么说的。宋天杨不相信别人,还是相信杜宏宇的为人的,他素来不懂得撒谎,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阿宇也不应该会这么陷害自己。

    所以,车是自己开的,人是自己撞的,真的没有什么好推脱的了。

    “那时候你醉死了过去,身边只有一个吓得面无血色的阿宇,他说是你,那就只能是你了。”

    宋建仁眸光隐隐一动,似乎连他自己都不甘心。

    毕竟,六年前的事本该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偏偏只有人证,而且,只是杜家的人证。杜宏宇也是宋建仁看着长大的,是个好孩子,他并非不相信那孩子的话,可是,偏偏他在出事后就直接出了国,六年都躲着自己。

    宋建仁本是不愿多想的,可杜家的种种行径,却让他不得不多想。宋建仁和杜胜相交几十年,可到了如今,为了凌云航空也走到了几近反目的地步。宋天杨总说他对杜胜太护短,殊不知,他不是想要护杜家的短,而是,不得不护。

    杜宏宇说开车的是宋天杨,杜胜也这么说,就这一条把柄捏在对方手上,宋建仁便无法动弹。这几年他让宋天杨全全处理凌云航空的一切,甚至连财务都是独立核算的。为的就是不想被杜胜牵鼻子着走,可是,车祸那件事却让他束手束脚,怎么都放不开了。

    这几年,他一直在秘密查证六年前的事故。

    可是,每每查到关键的地方,总是会卡壳。宋建仁隐隐感觉有一股暗流在阻止他知道六年前的真相,他也想过开车的可能是杜宏宇,是杜家在阻止他查到一切,可他更清楚,杜胜若是有这样的能力,凌云航空早就是他的了。所以,不可能是杜家的人,那么,就代表着还有第三支力量。

    是什么人在暗中一直盯着这件事?

    又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能力,能阻止京市宋家?他知道,这只黑手远比他想象中要巨大,所以,宋建仁从不敢冒然行动,可现在,桑妮居然知道了真相。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也是一个解密的关键点。

    透露信息给桑妮的那一方,很有可能是那第三支力量,或者说,与那第三支力量密切有关,否则,以宋家的封锁能力,桑妮不可能从‘主干道’上得知这件事。

    或者,他应该顺藤摸瓜………

    “为什么瞒着我?”

    “因为不想你坐牢。”宋建仁很直接,用的理由也不算高大上,可怜天下父母心,他是宋氏王国的主宰,却也只是一个心疼儿子的父亲。纵然他闯下弥天大祸,可只要他还有力量,就绝不会让儿子出事,更何况是去坐牢。

    “就算是车祸,我也不是蓄意谋杀,可以庭外和解的不是吗?虽然那样一来………”虽然那样一来,他可能当时就失去了做慕千雪丈夫的资格,可至少,他不会混帐这么多年还不自知………

    宋建仁眸色淡淡,口气也很平稳,听不出什么情绪:“本就是庭外和解了,只不过,去和解的人不是你罢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

    他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不是敢做不敢当的缩头乌龟,如果当年他知道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就算是穷其一生,受尽白眼,他也会全力护航慕千雪的未来,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可是,因为他的不自知,他害得她们姐妹六年来受尽了委屈,甚至在嫁给自己后还要委曲求全。

    他真是混啊!真是悔啊!

    “你醉了两天两夜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处理好了。”

    “所以,您就让别人替我顶罪?”

    六年前明明发生了那样惨烈的车祸,两条人命,可偏偏让人去查的时候,一无所获。如果不是程力意外地看到那些照片,他或者连车是自己的都无从得知,可想而知,父亲当年是用了怎样的雷霆手段压下了这么大的一桩惨案。

    “只能这样。”

    当年的事故发生的时候,慕千雪只有十八岁的孩子,可她面对那个‘肇事司机’的时候,态度依旧谦和。宋建仁永远记得她当时对那个‘肇事司机’说的话。

    她说:“这是个意外,所以我不会恨你,但,我永远也不原谅你。”

    因为这句话,宋建仁更加坚定了要让她做宋家的儿媳妇,只是,如果不瞒下这样大的一件事,就算是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恐怕也是不会接受宋天杨这个人的。所以,说他自私也好,说他残忍也好,总之,他的出发点真的是想好好照顾慕千雪两姐妹。虽然,这样的照顾是建立在欺骗之上的。

    “您不是这样的人。”

    在宋天杨的印象中,父亲素来正直,如果当年是自己开的车,他一定会让自己承担责任,可是,偏偏就没有。他分不清心里是感激父亲还是埋怨着父亲,可是,如果不是父亲这么做,他现在永远也不可能和慕千雪如此亲近,更没有权力拥有她那样美好的女孩。

    心中的天平在倾斜,他是想要承担后果的,可是,他也害怕那样的后果,如果慕千雪真的不原谅他,恨他一辈子,他还怎么活?

    “原本不是,后来……就是了。”

    是的,原本真的不是,可是后来,他还是决定要做个‘卑鄙的人’。

    毕竟,当年他是真的开不了这个口。他的命是老慕救的,可他却死在了自己儿子的车轮之下,这是何等的罪孽深重?连他自己都算不清,又如何开口对慕千雪说?

    如果,瞒下一切能让孩子们都过得更幸福一些,心里的怨恨少一些,活得轻松一松,这样的罪孽他愿意自己来背负。哪怕日后黄泉之下他无颜面对老慕,可是,至少在他有生之年,他会尽力护着慕家姐妹的周全。而他死后,这样的责任也会落在宋天杨的身上,同样尽心心力地守护她们一辈子。

    “爸,我需要一个理由。”

    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而不是这样表面上看着合理,实际上却让人感觉是在护短的理由。如果真的只是护短,就算是父亲同意了,爷爷也不会同意,爷爷当了一辈子的兵,老来对他们的要求也不高,只是要求做个正直的人。

    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爷爷不会允许父亲还掌着宋家的大权,所以,这个理由说服不了宋天杨,他也不可能接受!

    ----------

    宋天杨去了宋建仁的书房,慕千雪洗漱完毕后,便自己下楼去吃早餐。

    起得太晚,她不好意思让下人们弄,原是打算自己煮两碗面吃的,可没想到家里的下人们早就预备好了她和宋天杨要吃的东西。

    她不好意思着对阿兰说谢谢,可阿兰却告诉她,全天二十四小时,只要她想吃应有尽有。慕千雪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自己是宋家的三少奶奶,而宋家的这种奢华生活,她也应该慢慢适应。

    安静地吃完早餐,宋天杨却还没有下来,她担心地看了一眼书房的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叫他。

    最近的事情出的太多,今早的新闻后宋天杨就让宋爸爸叫走了,她很难不往那个方面讲。从网上的反应来看,这一招以绯抑绯的效果还是很好的,可是,丑闻的事情毕竟影起了凌云航空的动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宋爸爸才把宋天杨叫去问了这么半天。

    也不知道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骂他,也不知道………

    慕千雪真是担心死了,扭头问阿兰:“要是三少平时犯了错,爸都是怎么罚他的?”

    阿兰没想到慕千雪会问她这些,歪着头想了想才小心翼翼地答了一句:“那得看犯了多大的错了。”

    “要是很大很大的错呢?”

    阿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就随口说了一句:“三少奶奶,其实我也不知道,可是六年前三少爷闹的凶的时候,老爷子拿出他的黑鞭子蘸了盐水,抽了三少爷十鞭。”

    “啊?”

    十鞭?还蘸了盐水?

    慕千雪想一想就全身发抖,也亏得他忍了下去,身上居然也没留疤痕。

    这时候阿兰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忙摆着手道:“三少奶奶您别怕,那是老爷子抽的,不是老爷抽的。”

    “那爸会不会罚的更重?”

    “这,应该不会吧?”阿兰抓了抓头,又嘀咕道:“老爷是不打人不骂人的,听说三少爷十岁的时候不小心放火烧了人家的房子,老爷也没打也没骂的,就罚他下雪天光着膀子在园子里跑了十圈………”

    “………”

    越听越听不下去了,慕千雪急得从餐桌上‘蹭’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拿着宋天杨的早点便直接上了楼。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就以送早餐为由进书房看一看,如果没事就赶紧出来,如果真的有事………

    毕竟,宋爸爸对自己总还是客气一些,如果有自己在旁边就算他想责罚宋天杨,多少还是会有所顾忌。这么想着,慕千雪脚下更急,端着早餐飞快地朝着书房而去。

    ---------

    对上宋天杨夜鹰一般的眼神,宋建仁不焦不燥。只是手指却放在那台灯上无意识地来回摩梭着。

    宋天杨要的理由,他不是没有,这么多年都不说也是觉得没有必要再提,可现在他已经问得这样直接,宋建仁也觉得没有必要再瞒他什么,遂道:“你只知道你爷爷让你复员,可你知道真正的原因么?”

    说到此处,宋建仁一顿,又问道:“你还记得你复员那一年,调任你们军区做总司令的是谁么?”

    “吴首长?”

    六年前,他被迫复员。为了这件事,他有家里大闹了一场,爷爷无动于衷,父亲也无动于衷,直到后来他被首长亲自送回宋家,他才知道爷爷这一次是铁了心的要他出来,他不甘心,所以才会堕【落】了那么一段时间。

    等他冷静下来后,也曾问过父亲和爷爷原因,只是,他们始终对此守口如瓶。渐渐的,他也就不问了,可没想到现在,明明说的是慕家的事,突然又提到了他复员的那件事上面。这是宋天杨始料不及的,却也让他心中的疑团,越滚越大………

    到底,父亲和爷爷心中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他是庄子健的外公。”

    “………”

    庄子健,居然是那小子………

    要说到宋天杨与庄子健的恩怨,其实要从他初入伍开始。那时候庄子健和宋天杨都是军三代富二代,按理说他们有着类似的背景更应该惺惺相惜才对,可偏偏还有句俗话挡在他们二人中间,那便是一山不以容二虎。

    那时候,某军特战队里的二虎,便是宋天杨和庄子健。

    如果庄子健真的是个枭雄式的人物也就算了,偏偏庄子健是那种虽然出类拨卒,却又喜欢仗着自己的后台和背景搞特殊的人。所以,宋天杨一直很瞧不起他,两人从入伍开始就互看不顺,直到后来一起进了特战队,为了争特战队某中队队长的名额,两人在部队*上时便打了一架。

    两人都有自己玩的一票人,那时候打的是群架,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总之,那一瓶子拍到庄子健脑门上后,他不但破了相,还成了个白痴。虽然那瓶子不是宋天杨拍的,可帐却记在了宋天杨头上,为此,庄子健的父母到部队里闹过一次,是爷爷打的招呼才压了下来。他还以为那件事儿就这么算过去了,可没想到,吴首长居然是庄子健的外公,而且就在庄子健出事后不久,便调到了自己所在的部队。

    其居心,可谓是不言而喻!

    只是宋天杨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逼着自己复员,中间还有这么曲折的一段过往。

    见宋天杨似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宋建仁又语重心长道:“我和吴首长同年入伍,他的性子我很清楚,用睚眦必报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你和庄子健之间那恩怨化不化解得了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爷爷若不逼你回来,还能如何?你是知道我们家多缺一个军政方面的‘好帮手’的,可你爷爷为了你宁可走一圈又一圈的弯路,也不敢冒险把你放在部队里。”

    “为什么不早一点跟我说清楚?”

    闻声,宋建仁偏头看了儿子一眼:“当时跟你说你就能想明白了?你就能乖乖复员回家了?”

    “………”

    知子莫如父,正如父亲所说,就算当年早知道是这个原因,他也不会答应复员。他是那样热爱部队,甚至动了在那里呆一辈子的想法,可是………

    可就算他不会同意父亲和爷爷的决定,至少后面被强行弄回来后不会反抗得那样激烈。如果不是当时爷爷的做法催生了他的逆反心理,当初他也不可能那样通宵买醉,四处胡天海地,如果没有那一段荒唐的岁月,也就不可能出那样惨烈的车祸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爷爷和我当时的意思,是想让你复员回家,从政。结果路都帮你铺好了,你却开车撞了人,不帮你瞒下去还能怎么样?”

    “可我不是故意的。”

    说到这里,宋天杨也是满脸无奈,他素来自制力不错,那天晚上偏偏醉死了过去,一点自己开车的印象也没有。要不然,哪里还能这么憋屈?

    “这算是理由吗?”说着,宋建仁眸色俱厉地质问道:“醉驾,超速,撞死人,逃逸………还不是故意的?”

    “………”

    父亲说的对,这根本就不算是理由。醉驾本是可以避免的,所以,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错,无可驳辩。

    “就当是理由好了,可你想过没有?只要吴首长一句话,关你进去后就算不会要了你的命,也会直接把你废了,等咱们事后把你弄出来,别说是从政了,就算是从商你也没机会。”

    宋家自宋老爷子退下来后,军政处一直缺个给力的人物,宋天杨原本也是宋家决定扔到部队里一直发展的,可出了那样的事情,谁也不敢再冒险。于是宋老爷子便着手安排让他从政,原意是直接让他进公安厅,可后来,又出了大事………

    宋家能按下那样的动静已经很不容易,如果继续在风头上让宋天杨从政,很可能是把他捧得有多高,后面就跌得有多惨。于是权衡再三,宋老爷子最后还是放弃了军政这一块,直接让他弃武从文,经了商。

    “你是宋家的子孙,就算是犯了天大的事儿,宋家能帮你们扛过去的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老慕的死,我也是有怀疑的,至少阿宇的反应就很奇怪。所以,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不可能让你被关进去。”

    闻声,宋天杨意外地看了父亲一眼:“你说阿宇的反应很奇怪?”

    宋建仁点了点头,道:“当时他吓的不轻,说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车不是我开的。当时车上只有你和他,不是他开的,也就只能是你。”

    说到这里,宋建仁略略一顿,抬着看着宋天杨沉重道:“事后,我也查到阿宇当时还没有拿到驾照,而几个路口的电子眼我都想办法让人看过了,倒是有两张拍到你的车了,看不清人的脸,却分得清衣服的颜色,那时候,坐在驾驶位上的人,确实是你。”

    “………”

    闻声,宋天杨一怔。

    也就是说证据确凿了?当时开车的就是自己,是他撞死了慕千雪的父母,也间接地导致了小雨的早产和病弱。

    看着儿子懊恼的表情,宋天杨反倒安慰地说了一句:“也别这么早下结论,车,也许不是你开的。”

    “爸,您这是什么意思?”

    宋天杨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如果车不是他开的,那就只有杜宏宇。可是,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还没有证据,所以,一切都只是可能。”

    并非宋建仁护短到失去理智,而是以他对宋天杨酒品的了解,他酒后乱性的可能性要比酒后失控的可能性大,大多时候他醉后就是昏昏沉沉地睡,所以,当时他才想要查一查,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可一查就真的查出了问题:“那天晚上,从你们自那间夜店出来后,一直到事发地上的电子眼不是模糊了就是坏了,除了那几张拍到车子的照片,一无所获。”

    如果能查到什么还好说,偏偏什么也查不到,而且是全部查不到,这如何让宋建仁心服口服?

    在京市,能有这样的能力动电子眼手脚的人并不多,吴首长自然算是其中一个。如果吴首长的目的是将宋天杨弄进去好好的修理一顿,那么公开电子眼拍到的内容更加容易定他的罪,可偏偏这些都是坏的,如果不是巧合,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电子眼拍到的内容,对定罪不但没帮助,反而还有害处。

    听到这里,宋天杨呼吸都急促起来:“怎么会这么巧同时坏了?”反常即是妖,一个电子眼坏掉,两个坏掉都可以理解,可全部都坏掉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难道,真的不是自己开的车?

    “所以,我更加不能让你进去。”

    一开始,宋建仁只是希望车不是宋天杨开的,直到后来,他几乎有八成的把握车不是他开的了。如若不然,那些电子眼坏的就太没有价值了。只是,无论他心中如何怀疑,都是没有证据,所以这六年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车是宋天杨开的为前提做的。

    毕竟,车是宋天杨的,而且他当时就在车上,无论车是不是他开的,他也有不可逃避的责任。

    “那也不该瞒着我。”

    “原本是不想瞒着你的,可偏偏和千雪有婚约的就是你,这嘴,你要你爸怎么张?”说着,宋建仁也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恨声道:“你左右也是醉死了,不如什么也不告诉你,也省得你日后对着小雪会有其它的想法,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混帐地跑去退婚。”

    想到那时候自己的冲动,宋天杨也是悔不当初:“那时候她才十八岁,我和她连面都没见过,您就让我们订婚,我怎么可能同意?”

    闻声,宋建仁隐在镜片后的眼中精光一闪,反问道:“那么现在呢?还想离婚么?”

    毫不犹豫地,宋天杨张口即答:“不想。”

    “确定?”

    “确定。”车是不是自己开的,可以慢慢查,可无论车是不是自己开的,慕千雪他都要定了,绝不放手。

    “想过以后怎么办吗?车祸的事,小雪还不知道。”

    很清楚父亲的意思,宋天杨也毫不迟疑:“那就瞒她一辈子。”

    既然没有证据,所有的猜测都只能是假设,有那两张照片,车就只能说是他开的,所以,他对未来的安排,也只会以自己是肇事司机为前提来准备,在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慕千雪原谅自己前,这个‘真相’,绝不能让她发现。

    闻声,宋建仁的嘴角勾出一丝笑意,而后,眸间的厉色愈加浓烈:“万一瞒不住了呢?”

    既然桑妮已跟自己摊了牌,接下来肯定会有所动作。好在宋天杨今天的回答没有让自己失望,否则,那样一个女人,就算是进宋家做下人,他宋建仁也是不允许的,更不要说是做宋家的儿媳妇。

    “爸,您又想说什么?”

    宋天杨眸光一动,复又疑惑地看向自家那个被他称之为‘老狐狸’的父亲。

    万一瞒不住了?父亲怎么会问这种话?

    以他的能耐都查不尽全父亲瞒下的这些事实,只要他们有心,慕千雪又怎么可能比他知道的多?

    “没什么,确认一下你的心意而已。”

    宋建仁神色淡淡地把着马虎眼,一句话就把之前的种种都揭过去了。桑妮的事情,他暂时还不想跟宋天杨提,至少,在他没有搞清楚宋天杨对桑妮的确切态度前,他绝不会再给桑妮主动联系宋天杨的机会。

    “去上班吧!你已经迟到很久了。”

    “………”

    从这么重要的话题直接跳到了上班的上面,宋建仁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可宋天杨心里的疑团却越来越大。他总觉得父亲似乎还有什么在瞒着自己,只是,如果父亲不想说,他就算问多少遍也不会有答案。所以,与其死磨硬泡,还不如主动出击。

    看来,只让程力去查已经不够了,或许,他应该亲自出手。这么想着,宋天杨微微对父亲点了个头:“那我先出去了。”说罢,宋天杨交叠的双腿打开,双臂一撑便站了起来,很快迈着长腿走向了书房的门。

    宽厚的大手握在门把上轻轻一转,书房的门应声而开。

    拉开,抬头,猛地撞上一双乌黑的亮眸。

    宋天杨心口一滞,紧张得呼吸都快停了:“雪儿,你………怎么在这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