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六年前,是谁开的车?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

    沉沉地吸了一口气,慕千雪心里烦透了,这个男人有时候理智得可怕,有时候又弱智得可怕。用他的逻辑,不扔杜宏宇送的东西就是喜欢杜宏宇。如果是这样,那她这么多年得喜欢上多少男人啊?他怎么就说不通呢?

    她的答非所问在宋天杨看来就是心虚。

    为什么心虚?因为被自己说中了心思,虽不愿承认这是事实,可他居然真的比不过阿宇。

    这种打击对宋天杨来说是致命的,仿佛是一直深信不移的东西突然彻底被推翻了一般。他连慕千雪不爱自己这件事都不能接受,哪里能接受她可能爱的是其它人的事实?

    手中捏着的书签硌得他掌心生疼生疼,可他却不知道松手,还恨不得直接扎进手掌心里才痛快。忍得越久,宋天杨的心就越冷,他冷冷地盯着面前的小女人:“要我不无理取闹也可以,扔掉这破东西。”

    对,就是破东西。

    只要不是他给的,只要不是他买的,全特么都是不值钱的破东西,就得扔掉,统统扔掉………

    慕千雪也是有脾气的,而且是那种你越逼她,她便反弹得越厉害的那一种。所以,听他这样威胁,她下意识地又冷了脸,吐出的字眼也份外刻薄:“对不起!就算你是我的合法丈夫,有些事情,你也没有权力管我…………”

    话音未落,慕千雪的眼前‘咻’地飞过一道银光。

    不用想她也知道那是什么,条件反射般飞扑着冲向阳台。咚地一声水响,慕千雪的那一声尖叫还卡在喉咙里,东西便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们的房间正对着一楼的游泳池,那个书签恰好是水蓝色的,掉到泳池里后便与那水蓝色的池底融成了一体………

    “只要我想,就一定能管。”

    霸道地宣誓,毫不犹豫地出手,这,就才宋三少的风格。

    危险地向她走来,男人眼底的神情凛冽,一双深眸寒光闪闪,牢牢锁在慕千雪身上的同时,偶有杀机流露。那是一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狂放气势,慕千雪只远远地瞧了一眼,便禁不住一个激灵。

    如果慕千雪够冷静,她一定懂得这个时候不能再惹这个男人生气,可是………很显然慕千雪也被气得失去了理智,所以,她鼓着腮帮子就要朝外走。

    “站住。”

    宋天杨没有转身,只凛冽地喝斥着:“想去哪儿?”

    “下楼,把东西捡回来。”

    “不许去………”

    这一次,慕千雪没有回答,二话不说便甩下一脸黑沉的男人下了楼。

    ---

    慕千雪不会游泳,自然不敢轻易下水,只能围着游泳池的四周走来走去的找。希望能用肉眼看到那书签,然后再想办法捞起来。

    只是,夜太黑,就算宋宅的灯光敞亮,也还是什么也看不到。正着急着,对面突然传来杜宏宇阳光般清朗的声音:“在找什么?”

    “啊!”

    慕千雪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大跳,一抬头看到是杜宇宏又紧张起来,毕竟是刚收到的礼物,弄丢了是一回事,让当事人知道自己送的礼物被扔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游泳池的对面,杜宏宇光洁白希的脸庞在夜灯的照耀下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牢牢地锁在慕千雪的身上。厚薄适中的唇微微一勾,笑问:“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早知道他还在家里,她是怎么也不会下来找东西的,这下可好,万一让他知道丢的是他的书签,岂不是很尴尬?

    悻悻一笑,慕千雪答非所问:“阿宇,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总是笑得很温暖,仿佛再大的事情在他面前也算不得什么事了一般:“和宋伯伯多聊了一会儿。”

    “那,你要回去了吗?”

    这个时候她只想赶紧让他离开,或者想个办法让自己离开,这样他就不会知道自己刚刚送给自己的东西给宋天杨扔了。他知道宋天杨其实并不如表面上那般讨厌杜宏宇,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僵成这个样子。她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宋家的,那时候,她希望一切都回归原位,包括宋天杨和杜宏宇之前的兄弟情。

    “嗯!马上就要回去了。”杜宏宇仍旧是那样淡淡的笑着,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认真,但认真的眼神,却一直落在慕千雪的身上:“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在找什么呢!”

    慕千雪耸耸肩,故做轻松道:“一个小东西罢了。”

    “很重要吗?”

    “呃!那个………”

    很重要吗?这要她怎么回答啊?

    如果说不重要,可那是杜宏宇送的东西,在他的面前说他送的东西不重要是不是不好?可要说很重要………宋天杨听到了的话,肯定会………

    这么想着,慕千雪下意识地抬头,恰对上三楼阳台上宋天杨夜鹰一般的深眸。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霸道,她能从中看到他的答案,如果自己说那个书签很重要,她就死定了。

    最初的冲动已过,她现在也明白再说那些堵气的话没意思,所以,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她终还是不敌他远红外线一般的目光,垂下头来,不敢再看他。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她和阿宇的对话………

    慕千雪是个很单纯的人,虽然喜形不怒于色,可了解她的人,还是很容易猜中她的心事。杜宏宇是个默默地守护她多年的人,还有谁能比他更懂她眼中的不安与歉意?

    所以,他只是微扬起唇角,大大方方地问道:“是我送你的书签吗?”

    “………”

    刚刚被宋天杨的眼神所吓到,现在又被杜宏宇的直接给吓到。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已经看到书签了?可是,他都没有朝泳池里看一眼,怎么就……

    “我猜的,可你吓成这样,是不是代表我猜对了?”说着,杜宏宇似是真的不在意,只是眸光似有若无地朝向扫了一眼:“三少还是这么冲动,做事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

    这话似褒若贬,慕千雪听不太出杜宏宇的情绪,可他既然能猜到自己在找的东西是书签,又猜到是被宋天杨扔了,想来也不会说宋天杨什么好话吧!不过,他说的倒也中肯,宋天杨真的是那种脾气一上头就不顾别人感受的人,要不然他方才就不会冲动地那么做了,结果害得她现在尴尬得要死。

    “其实,不是他扔的,是我………”明明心里在怪着那个人,可嘴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替他解释:“我刚才在阳台的时候,就想拿出来看看,结果不小心………就掉下来了………”

    “真的吗?”

    慕千雪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没有忽略她眼底的闪烁,杜宏宇幽黑的深眸一闪,忽而道:“我帮你找吧!反正是我送的东西。”

    “不用………”了。

    最后的‘了’字未及出口,杜宏宇已经以一个标准的鱼跃式入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之时,慕千雪心一抖,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了看三楼的阳台。

    只是,方才还在那里的男人,早已不知影踪!

    ---

    “阿宇,算了,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的呢!”

    “阿宇,别找了。”

    “阿宇,我明天让老王换水,就能找到了,你别这样找了。”

    “阿宇,阿宇………”

    “阿宇………”

    杜宏宇还穿着来时的条纹衬衣和米色修闲裤,在水里的矫健身姿并不比宋天杨差多少。可是,他几乎在泳池里来回游了十圈了,这样地毯式的搜寻法,不过是个小小的书签罢了,值得他那么拼命吗?

    慕千雪急得不行,想叫他起来,可杜宏宇不知道是不是怄着一口气,怎么叫也不听。

    哗啦一声,美男出水。

    背对着慕千雪,杜宏宇高高地举起手里的书签,*的水珠顺着他麦色的手臂下滑,慕千雪看得怔住,却突然感觉身后阴风阵阵。

    霍地转身,单手插袋的男人正斜斜地倚在落地的玻璃门前,俊逸非凡的脸上透着沉沉雾霾,让她看得胆颤心惊。

    “找什么东西这么热闹?”

    听到声音,泳池里的杜宏宇也转过身来,看到宋天杨时故意又扬了扬手里的书签,高兴地回答:“书签。”

    初时只是觉得这东西刺眼,扔了也就顺了气,没想到慕千雪居然敢下来找。下来找就罢了,居然又的阿宇勾搭上了,勾上也就罢了,居然又把这刺眼的东西找回来了。

    那种感觉,宋天杨形容不出来的,只觉得心里爬满了虫,刺挠刺挠的………

    可更刺挠的还在后头,杜宏宇游到了池边,撑住一跃便出了水。然后,径自走过他面前,将手里紧紧握着的书签重新交到了慕千雪的手上:“下次拿稳一点,别再掉下来了。”

    这算是讽刺吗?

    宋天杨第一次觉得杜宏宇那幅嗓子难听,难听到他觉得刺耳。目光下滑,静望着杜宏宇走过时拖出的一条水路,他幽暗的眸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接过杜宏宇递来的书签,慕千雪脸上的笑只能用僵硬来形容了。她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杜宏宇是故意不理宋天杨的,可是,她夹在他们两个大男人之间,那感觉,实在是………太不是个滋味了。

    一直被无视,一直被忽略。

    单手插袋的男人这时突然抬起头来,眸光幽闪地说了一句:“阿宇,上去换件衣服再走吧!你这样回去………”说到这里,宋天杨刻意一顿,又笑道:“杜叔叔会骂我的。”

    闻声,杜宏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身盯着宋天杨的双眼,同样大方地笑道:“那就麻烦三少了,借套衣服给我。”

    “走吧!”

    头一偏,宋天杨帅气地转身,率先朝楼上走去。

    一身是水的杜宏宇很快也跟了上去,慕千雪怕他们上去就会打起来,原本是想跟着一起进房的。可是,两个男人上去换衣服,她跟去算怎么回事?

    所以,虽然着急,可她还是留在了楼下。

    --

    宋天杨虽然没有杜宏宇高,但也差不了多少,两个人穿衣的风格不同,衣码却是一样的。以前他们就经常换衣服穿,后来是因为杜宏宇出国,他们的关系才渐渐淡了下来。

    算起来,这是杜宏宇回国后第一次穿宋天杨的衣服,而且,还是在他的房间的更衣室里随意挑选。许是这样的气氛让两人都想到了以前那些亲密无间的日子,宋天杨外放的戾气少了许多,杜宏宇张扬的敌意也淡了不少。

    一时间,更衣室内的气氛,份外和谐。

    两人的风格不同,一个狂放,一个内敛。所以挑来挑去杜宏宇还是挑了件淡色的衬衫,刚要换,却见宋天杨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杜宏宇也没有客气,直接赶人:“三少不出去么?”

    “怎么,害羞啊?”倚在鞋柜上,宋天杨琥珀色的眸子里寒光凛凛。

    那幅‘阴’沉沉的样子,看得杜宏宇心底直泛嘀咕,他知道宋天杨看他不爽,一直想胖揍他一顿。可是,他现在赖在这里不走,该不会是想趁自己脱光的时候再下手吧?他倒不在乎被他看光果体。可果体打架他还真没试过,到底还是心里泛虚,怕只怕慕千雪突然就进来了。

    毕竟,这是三少和慕千雪的房间………

    “这么想看我换衣服?”

    宋天杨横了他一眼,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了一句:“想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地方伤着了。”

    杜宏宇心里一松,直接便痛快地扒了上衣:“背上。”

    二十厘米左右的伤痕,新长出来的肉还是粉色的,与他那阳光的麦色格格不入。最中间伤的深了的地方还有暗红色的血痂,泡过水后,看上去略显狰狞。

    “结着痂还下水?”

    宋天杨以前在部队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少受过伤,这种程度的伤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程度。英挺的眉头微微一动,宋天杨揶揄道:“不是说完全好了么?”

    他这伤原本也好得差不多了,这么一泡水,回去了说不定就得感染,少不得要多挂几袋水了。

    知道宋天杨的真正意图后,杜宏宇也没再扭捏,三两下把自己扒了个干净。就连【内】裤都打算穿宋天杨的,当然,在挑之前,他还问了宋天杨哪件是没穿过的。宋天杨指了条平角的给他,杜宏宇眉头一拧,眼光却落在了另一处,那一个格子里放着,貌似是几条穿过的子弹型【内】裤。

    他从小就跟在宋天杨身后喊三哥,知道他素来喜欢穿平脚裤,这个子弹型的………,想到他穿上后最有可能看到的人是谁,杜宏宇的脸色霎时变得异常难看。

    将他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宋天杨阴郁的眼底总算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喜色,催促道:“光腚上瘾了么?还不快穿上。”

    迅速套上裤子,杜宏宇口气不怎么愉悦道:“三少该不会真的只想看我换衣服吧?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你改好男风了?”

    宋天杨‘嗤’了一声:“好男风也不好你这种,手感怕是不好。”毕竟受了伤刚好,杜宏宇比以前要清瘦了许多,宋天杨是寻着机会便要损他几句心里才舒坦。

    一抖,一旋,麻利地穿好上衣,杜宏宇一边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面无表情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了”

    “阿宇,有句话我以前就问过你的,现在我想再问问。”宋天杨真的没有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你为什么喜欢慕千雪?”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似是意料之中的问题,杜宏宇回答得并不费劲。眸一眯,又想起心里那份喜欢的感觉,面色都柔软了不少。

    “不需要么?”

    闻声,杜宏宇终于转过身后,定定地望着宋天杨,正色道:“如果有理由的喜欢,就不是纯粹的喜欢。”

    “那么,你不纯粹的理由是什么?”

    杜宏宇一下飞机就来了宋家,而不是回杜家见杜胜。在这里又耽搁了这么久,回去肯定是要挨骂的。虽说从小到大杜宏宇就没少挨杜胜的打骂,可这一次毕竟不同。明天的股东大会对他的意义非同一班,杜胜今晚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他讲。

    可他在这样重要的时候,还先想到来宋家,明着说是来望长辈的,可宋天杨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为了一个女人,杜宏宇已经做到这样的程度了,除了深爱,只有一个可能………

    他早就想问问那件事了,只是杜玲宇一直不肯给机会。现在杜宏宇自己送上门来,不说清楚,他怎么可能放人走?

    “三少,怎么不说你自己不纯粹?”

    宋天杨眸色一冷,寒声道:“阿宇,我先问的你。”

    于公于私,这个答案他都一定要知道。

    如果六年前的事故,真的和他有关,该承担的他都会承担,只是他现在不确定的是,为什么他们要瞒着自己,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内情。当然,最好是还有其它的内情,否则,他和慕千雪之间就算没有桑妮和杜宏宇,也将会磨难重重。

    “小雪这样的好姑娘,有什么理由让我不喜欢吗?”

    闻声,宋天杨摇了摇头:“我问的不是这个。”

    “三少,我知道小雪是你的妻子,我可以等的。”将面前的男人又推开两步的距离,杜宏宇迎视着宋天杨的凛冽的双眼,又不怕死地道:“对你,她总会死心的。”

    对你,她总会死心的。

    这句话他前不久刚听过,夏波清也说过,那时候他只是觉得生气,可听杜宏宇这么说自己,宋天杨的心头却掠过一丝惶然。邃黑的眸子微微一眯,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杜宏宇一眼:“这么笃定?因为什么?”

    “因为你不爱她。”

    就这一句话,宋天杨的怒点又被重新点燃,反手锁住杜宏宇的衣领,他眸色血红的低吼着:“你又知道我不爱她?”

    无惧于他暴力的威胁,杜宏宇冷冷一哼,阳光般的眸底写满了讥诮:“那你爱吗?你知道什么是爱吗?还是说,你对小雪只是一种自私的【占】有,觉得她是你的老婆,是你私有物品,所以才不允许任何人来和你抢?”

    如果他真的够自私的话,他真的很想如同杜宏宇所说一,把那个不听话的小女人占着,藏着,不让任何人来抢。可是,他现在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而那件事的真相,恰恰决定了他有没有这样的资格拥有那个小女人。

    很想问,却喉头沙哑。

    喉头上上下下地滑动着,他憋得双眼通红,咬紧牙关,才问出那一句阿宇:“六年前,是我开的车吗?”

    “………”

    只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杜宏宇嘲讽的眼神已让大片大片的惶恐所取代。他一直在自以为是地认为宋天杨在嫉妒,在吃醋,在……

    可没想到,他问的居然是那件事。

    六年了,每个午夜梦回,他耳朵里塞满了刹车片的那一声长吱,眼前闪过的血红大片大片,有人在痛苦的【呻】吟,有人在虚弱地低哼,还有人,在半梦半醒中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他逃避,他忽视,他抗拒,可那些记忆如同生了根,扎在他脑海里,扎在他心坎上,任是他如何也忘不掉。天知道他有多羡慕宋天杨,他醉得那样厉害,那天晚上的事情,他甚至一点也没有印象。

    所以,他在海外流浪的日子,他却在国内*潇洒。

    他以为这个秘密会成为一辈子的秘密,只要他不开口,宋天杨永远也不会问起。可是,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不是吗?他是怎么知道的?

    “回答我。”

    宋天杨更凶悍了,锁着杜宏宇的领子便疯狂地摇晃着。他太熟悉杜宏宇的这种表情了,杜宏宇可以骗过任何人,却骗不了他宋天杨。

    别开脸,杜宏宇的气势终于弱了下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那你脸白成这样?”他看得出来,杜宏宇在害怕,害怕提到六年前的事,所以,真相很有可能就是……

    “我的脸色不好是因为在泳池里呆久了。”

    “真的是我开的车?”

    嘴上这样问着,可心里已苦成了海。也只能是自己了不是吗?那时候杜宏宇多大?刚刚二十岁,他记得那一年杜宏宇还没有拿到驾照,除了自己谁还能把那辆车开去夜店?除了自己又还有谁能把那辆车开出夜店?

    所以,真的是自己酒后撞了人,而且撞到的还是自己的岳父母……

    事情简直糟糕透了!

    “三少,我………我只想说,那不是你的错,你……那天喝了很多酒,后来………后来………”杜宏宇终于说不下去了,胸膛里似有什么东西要破肉而出,那些血淋淋的往事,如果自己也不记得了多好?为什么他就是该死的忘不掉?

    “所以,撞死她爸妈的人真的是我?这就是必须娶她的理由,必须照顾他一辈子的理由?”

    话到这里,宋天杨几近崩溃。

    他早该想到的,那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以父亲的老辣,不应该看得上慕千雪这样的家世,就算真的是因为报恩,给点钱打发了就是,怎么还能搭出去一个儿媳妇的名额。宋家可不是普通的豪门,宋家的少奶奶是那么好当的吗?

    可父亲不但不在乎慕千雪的出身,甚至不在乎他们相互讨厌,执意让他们结合。他曾那样抵触,可父亲一直告诉他,逼他如此是因为慕千雪最适合自己。果然是适合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适合。以后他该怎么面对慕千雪?怎么面对小雨?怎么面对他自己?

    颓废地松开还锁着杜宏宇衣领的双手,宋天杨一个踉跄,差一点便跌倒在地上。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为什么?”

    问完,宋天杨也不等他回答,又自言自语地接下去:“所以,你是故意逃出国的,也是故意躲着不见我,就是因为怕我追问你这些?”

    看着他深受重创的样子,抵靠在墙上的杜宏宇也重重地喘息着,终于,他眨红的眼底有了湿意:“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可我,没想到你一点也不记得。”

    如果三少记得该多好?那样,他就不用憋这六年的时间了。想到这里,杜宏宇也一脸痛色,突然反扑过来狠狠地揍了他一拳,伴着撕裂般的咆哮,杜宏宇痛苦的声音扭曲得变了形:“该死!宋天杨,该死的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你不记得的我偏偏记得?为什么?”

    杜宏宇是发了狂一般,突然疯狂地攻击起宋天杨。

    任他斗大的拳头雨点般落在自己身上,宋天杨没有还手,也不愿还手,如果身上体的疼痛可以抵抗心头的锥心刺骨,他愿意再痛一点,再痛一点……

    闭上眼,承受着那些早在六年前就该承受的拳头,宋天杨的声音幽灵一般飘渺:“所以,你才偷偷关心她们姐妹,看到她受委屈就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是吗?”问后,他也学着杜宏宇的样子,沉沉一叹:“阿宇啊!既然你知道真相,还来跟我抢女人?你觉得我在知道了这一切后还能放手让她跟你走?”

    “………”

    闻声,杜宏宇一怔,突然痴傻了一般。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样沉重的‘债’,真的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偿还,谁撞了慕千雪的父母,谁就要照顾她一生一世么?这究竟是惩罚还是奖励?

    为什么他会这么羡慕嫉妒不敢恨?

    “你走吧!”

    沉默良久,宋天杨的呼吸变的急速,眼里有猩红的疯狂颜色在游移,起身用力推揉了杜宏宇一把,见他不肯动,他便发了狠一脚将他踹了更衣室,才又狠狠威胁:“以后不许再缠着她,不许!”

    “三少,我………对不起!”

    千言万语,不过一声对不起!

    他对不起三少的何止是想觊觎他的妻子,只是,他走错了一步,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所以,除了在这条通往地狱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之外,他已再没了其它的选择。

    扭开头,不想再看杜宏宇那满是悔恨的眼。

    宋天杨狂放的眼底漫天漫地的卷起癫狂的风暴,压抑已久的情绪被豁开了一个大大的血口子。

    忍无可忍,他自齿缝间迸出一个字:“滚!”

    --

    看着仓惶逃离的杜宏宇,慕千雪第一个想到的就早宋天杨那厮又发狂了,肯定趁人家上楼换衣服把人揍了一顿。

    所以,追着杜宏宇问伤情不果后,她一路小旋风似地卷上了三楼,推开房门直奔更衣室。可是,当她看到四仰八叉倒在地上,衣衫揉乱,嘴角还残留着血痕的宋天杨时,她一颗心霎时狂跳起来。顾不上还在和他置气,也顾不上要和他保持距离,更顾不上自己不应该对他表现得这么关心,她就那么惊慌失措地扑了过去。

    “你怎么了?挨打了?你怎么会挨打?”

    特么的!是她记错了么?宋天杨不是特种兵出身么?不是说他一个人曾单挑了土匪窝子几十个人么?怎么还能让杜宏宇打成这样?

    地上的男人睁大着眼,就是不说话。

    平素阴沉沉的样子也没有了,明明躺在地上,可慕千雪还是很容易看清他耷拉着的肩膀。心里那种犯贱的因子又开始疯狂活动,明明知道他的伤不足以致命,可慕千雪却抑制不住地心疼。放软了声音,她哄孩子一般地叫着他:“宋天杨,你看着我,看着我………”

    男人的眼神焕散,仿佛没有焦聚,慕千雪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看得见我吗?认得出我吗?我是谁?”

    “宋天杨,你不要吓我………”

    她不是多心,可是听说头打重了会脑震荡啊!杜宏宇刚才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气力,她也不在现场,不是真的把他打坏了吧?

    心里一慌,她便双手去抱他的头,又怕真的脑震荡后自己抱他的头会让他更难受。正手足无措间,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想也没想她便开口唤道:“老公,老公,你还好吗?”

    “………”

    那一声声的老公似穿脑的毒药,宋天杨神思游离间却被这一声声娇娇嗲嗲的老公唤回了神智。一开始,他只是颓废,脑子里大片大片的空白,想到慕千雪知道真相后的反应可能会比现在强烈十陪,他就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

    那还能活么?现在他都被她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要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就算是死一万次,恐怕都磨不掉心头的那种痛意。

    可是,至少现在她还不知道,至少现在她还叫着自己老公。宋天杨突然就来了精神,猛地坐了起来,将还错愕着慕千雪死死揉进怀里:“不好,我不好死了。”

    这个男人撒娇般抱着她,但到底还是有反应了,她心里一松,又柔声问他:“哪里不好了?”

    “全身上下都不好,疼!”

    “哪里疼?让我看看。”

    他依言将她的小手放到心口,慕千雪一惊,挣扎着从他怀里出来,二话不说扒开他的上衣就检查,可是,干干净净的胸膛,肌理还是那么分明,线条还是那么流畅,弹性还是那么十足……

    “可这没有伤啊!你到底………”

    迎上她关切的目光,宋天杨心里刀绞似的疼。

    重又将她揽进怀里,宋天杨的声音很低,低得让人心疼:“雪儿,对不起!”

    --

    PS:我现在才发现148章和149章有重复的一小段文字。

    所以,这一章我免费九百多字给大家看。(言吧是满一千字才收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