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轻语低喃,我养你(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的门,程力刚靠到墙边喘一喘,身后便是一阵香风拂过。

    女人水蛇一般的手臂缠了上来,鲜红的唇,带着YOU人的弧度,微微向上牵着,那笑意,不深也不浅,不浓也不淡:“怎么了?又被骂了?”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程力脸上原本紧绷的线条慢慢放松了一些,故做轻松道:“没有,宋总今天心情不错。”

    霍乔婷媚眼如丝地看着程力,甚至不顾还在员工可见的地方,便双手缠上他的脖颈,半是撒娇,半是发嗲地道:“宋总心情不错,你怎么好像心情有错呀?”

    “工作比较多。”

    看着这样的她,程力脸上的线条又慢慢绷了起来。

    这个女人,他从来都看不透。以往,他也曾费尽心思去了解她,去迎合她,直到后面慢慢心冷,他终于明白,自己永远也不是她心中的NO.1,或者,连备胎也不如。接受了现实,也就更容易接受两人现在的关系,虽然他们现在天天在一起工作,可她这么缠着自己的时候,还是第一次。

    她又想干什么?

    霍乔婷嘟着嘴,柔白的指更是一点一点地划过程力刚毅的脸,委屈道:“那是宋总器重你,最近,你可把我所有的工作都拿去了,害我闲的要命。”

    听她这么一说,程力吊着心松了一松,原来是担心‘失chong’。

    “你的工作我哪里拿得走?我做的都是捡你的漏。”从他接受这份工作开始,他就一直在小心地避免与霍乔婷的工作起冲突,虽然最近三少确实对自己吩咐的比较多,但这些在程力看来,完全和霍乔婷的实力无关。

    说得直接点,三少似乎是因为三少奶奶的原因,在故意疏远霍乔婷。做为一个男人,程力很理解三少的行为,况且,以他对霍乔婷的了解,这个女人,有妇之夫真的是沾不得的。

    一笑,霍乔婷的长指慢慢点上了他的唇:“真会说话。”

    “呃………你………”

    程力是个很自制的男人,也鲜少在什么人面前失过分寸,唯有霍乔婷这个妖精般的女人,总能引发他心底深埋着的兽性。她似乎是故意的,长长的指尖点过他的唇还不算,甚至还有意无意地在他唇上划着他的唇形。

    那种滋味儿,程力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拉下她的手:“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说罢,他扯开她的手,转身要走。

    女人水蛇般的手又缠了上来,这一次,却只是缠住了她的手臂。半吊在他身上,霍乔婷没有笑,只是声音嗲到让人快受不了:“这一次上的那个新电影还不错,我不想一个人去看。”

    “那,你找个朋友一起啊!”

    程力知道她和桑妮住在一起,这两个女人,他知道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听他这么说,霍乔婷绕至他身前,娇俏地笑:“朋友啊?你算不算啊?”

    “………”

    从远了来说,他是她的邻居;从近了来说,他是她同事;从情感上来说,他是她的初恋;从深入了来说,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可以上种种,就没有一点和朋友沾得上关系。

    朋友吗?他算不算她的朋友?他还真说不清楚。

    她缠着他不让他走,不小女孩一般地摇晃他的手臂:“程力,你负责买票好不好?”

    “………”

    不好,他没有时间陪她看电影,更没有必要陪她看电影。

    这个女人,是条美女蛇,沾不得!

    “啵!”

    女人的唇,柔软。

    恰到好处地点到他的嘴角,不深入,也不*,就那么轻轻浅浅地一下,慢慢地在他唇边化开:“好不好嘛?程力?”

    “好。”

    心头一阵阵的重力【呻】吟,程力知道自己逃不开了,他对这个妖精素来没什么抵抗力,更何况还是在她这样主动的情况下。而且,不过是看一场电影对不对?

    没关系!没关系!

    只要不上她的chuang,他就还能全身以退,他就还能只是程力……

    --------------------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

    原本只是想陪霍乔婷看一场单线的电影,原本只打算看完就回家,可电影是看完了,他也回家了,但霍乔婷却被他一起带回了家。

    因为,出电影院的时候,霍乔婷那双12寸的高跟鞋的鞋根突然断了,然后,她扭了脚。倔强的女人不肯去医院,程力想送她回家她又说怕被桑妮看见,最后,只能回了程力的家。

    程力租的这个房子比以前的大得多,霍乔婷也是头一次来,独脚在房间里跳来跳去,她不时地点点头,夸他一句:“房子不错呀!”

    程力觉得,这个时候真的不应该让她留在这里,可是……

    该怎么拒绝,他想了这么久,却始终想不出。

    交叠着腿,程力躺在chuang上看电视,不时漫不经心的打量她一眼。霍乔婷始终自如,仿佛这儿就是她的家,根本就没有一个‘客人’该有的自觉。

    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跳来跳去,霍乔婷伸手拿毛巾准备洗澡。程力的眸光一颤,还是开了口:“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哼!就不回。”

    女人尖细的下巴一扬,狠狠跳过他面前,直接跳进浴室,也没开口向他求助。程力突然觉得心头一阵烦燥,恶狠狠地按着遥控器转了几个台,目光凶狠的盯着无辜的电视机。

    不久,浴室里‘咚’地一下响起了水声,他心一慌,再也按耐不住,从chuang上猛的弹起来,扔了遥控器,慌慌张张地冲进了浴室。

    霍乔婷已经脱了衣服,正坐在浴缸的边上。

    水里泡着一块还没拆封的香皂,显然刚才就是这东西砸出来的水响惊动了自己。程力的视线上移,发现霍乔婷正以临水自照的姿势弯着腰洗头发。

    见程力进来,她的腰肢曲线坳的更加柔美,眼神里带着恰如其分的笑。

    这个女人,她是故意的。

    程力恨死了她这种胸有成竹的眼神,仿佛吃定了他一定会被*。

    男人的天性热爱征服,被一个女人死死吃住的感觉对他们而言是可怕的。更何况,程力自以为受过伤之后已经把自己的心磨出了一层坚硬的痂,固若金汤。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是在他心头一如既往的自由进出。

    这世上最惨烈的事,不是爱别离或者恨长久,而是你不想爱一个人,却怎么也做不到。

    程力不想爱霍乔婷,因为爱她的下场只会是受伤,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却始终做不到。她一直在他心里,怎么直赶不出去,哪怕是一直支撑着他的强大恨意,也不能重新将另一个女人放进心里,取代她的存在。

    这样的没力,程力无数次地骂自己:贱!

    她的脚踝处光洁柔白,没有一丁点红,她根本就没有受伤,只是故意骗自己,只是故意赖在他家里罢了。看穿了这一点,程力转身出了浴室,很快,霍乔婷也洗好了,自己走了出来。

    她的脚,果然没有受伤。

    很深很深的夜,霍乔婷睡在程力的身边,辗转难眠。程力原本就没有睡着,她这样一动,他便睁开了眼。僵持半晌,他翻过身来,把她拥入怀里,两人像两只对虾一样叠着抱着,她安静下来,感受着背上他心脏的热度。

    这样抱着喜欢的女人,程力睡不着了。

    他的手渐渐往下,嘴唇凑过来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尖有力的顶着她的耳洞,*厮磨。霍乔婷被他深入的手指扣的动情,忍不住低低的“嗯”了一声。

    她伸手下去拉住了他,明明是她主动赖在这里,点了火后,她却不肯替他消。程力齿间咬着她红透的耳垂,声音有些含糊:“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不是。”

    明明心里已起了波澜,霍乔婷却故意紧咬牙关,声音按耐的都颤了起来,却还是女王式的傲慢:“……就不是!”

    程力冷哼,反而顺着她按住他的手势,入的更深,将她的甜美湿润扩张开来,搅的更重。他的吻越来越*,手指越来越放肆。唇齿舔舐肌肤的啧啧声音和她身下逐渐响起的*水声教缠着,霍乔婷弓着身子在他怀里扭。

    她是故意来*他的,可到后来,她却自己忍不住了。

    双腿夹住了他的手,纤腰不住的拧,迎合着他的手指,她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慢声【呻】吟……

    他在她耳边低低的笑,咬着她的后颈狠狠的吸,从她背后趴了上来,危险的抵近。霍乔婷撅臀往后撞他,程力小心的挪开,扣住她的腰,声线阴沉:“不是不要么?”

    “要,要,要……”

    说话间,她已经转了过来,滑嫩的腿勾上来,整个人贴合着他,上上下下的磨蹭。

    程力情动,低头去吻她,她乖乖的送上唇,吮着他的舌头细细的舔,程力舒服的哼,双手被她牵住了往上引去,她猫样弓身翻到他身上,程力只以为是情趣,护着她受伤的脚,他挺了挺腰撞她的湿润处,任由她胡作非为。

    等到程力察觉事态不对之时,他已经被睡衣的腰带捆住了双手,整个人被拉成“太”字形绑在了*上。霍乔婷冷笑着骑在他身上,挑着眉咬唇,小舌头点点的舔,极尽挑豆之事,就是不肯给他个干脆。

    那*,程力在冰与火之间窒息徘徊,她要他生,他便快活似神仙,她要他生不如死,他便如坠地狱。

    霍乔婷最后终于痛快的大起大落,程力激动的直往上挺腰。她放肆的喊。程力身下动的飞快,快意汹涌,他醉在她如丝的媚眼里,死在她如火的身体上。

    在那最是逍魂的一刻,程力灵魂几乎出窍,心智迷惑。

    霍乔婷凶狠的咬他的肩膀,他的锁骨,他的手臂。松开了口,她稳住被他撞的飞上去的身子,长发在上上下下的动作里花一般散开在她幼白的背上。

    男人被她发梢滑过的妩媚曲线迷了眼,狠狠的往上,不由自主的爆发了出来………

    ------------------------------

    激情的背后,往往是温柔的背叛。

    夜里,霍乔婷抬着酸痛到不能下地的腿从男人的身上下来,清洗干净之后,她坐到他身边默默地抽起了烟。男人似是累极了,根本不抬眼。

    霍乔婷推了推他,不动。

    又撩了撩他,还是不动,半晌倒是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大手越过来,又将她拖进被子里,圈住,又睡了过去。

    掐掉手里的烟,霍乔婷漂亮的大眼直望着头顶上白色的天花板,似是感慨,似是叹息:“程力,为什么你不是有钱人?”

    为什么你不是有钱人,而她,只想做有钱人的太太,无论那个男人,是谁!

    她过不了穷日子,也不想过穷日子,就算程力再努力,等他发家的时候,自己都多少岁了?女人一生的美好时光太短,她不能用在拼博与奋斗上面,所以,她要走捷径,至于爱情这种东西,太奢侈,她消费不起。

    翻身下chuang,霍乔婷熟练地翻看着程力的皮夹与公事包,程力这个人做事很谨慎,很少有人能在他的包里翻到东西,但,别人翻不到,不代表霍乔婷翻不到。

    很轻松地抄下一个电话号码,霍乔婷又翻出他包里的钢笔给他留了字条,然后,转身去chuang头柜上拿了他家的备用钥匙,这才轻手轻脚地换了衣服。

    出门,离开!

    几乎在她关门的同时,chuang上的男人便睁开了眼。

    早知道不应该留她下来,可他还是给了她再伤自己一次的机会。她到底还是这么做了,陪他上chuang她一直是带着目的的,以前是因为寂寞,现在,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

    霍乔婷,你,到底还是骗了我。

    -----------------------------

    因为飞机失事的事情还在收尾阶段,宋天杨最近一直很忙。今早去公司较晚,所以下班后又加了一小会班,才匆匆赶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已错过了饭点,原本他是想让厨房随便给他弄点东西吃了就算了,没想到,厨房特意给他留了饭。

    而且,说是慕千雪亲自替他准备的,这种带着爱心的晚餐,哪里能吃的不高兴?

    宋天杨火力全开,风卷残云,很快就把搞定了所有,然后心满意足地打算上楼。

    走过大客厅的时候,宋老爷子和宋父正在下象棋,抓耳挠骚的宋父看到他经过就叫了一声:“过来,下一局。”

    宋天杨看都不看自家父上大人,毫不留情地抨击:“不下了,总赢没意思。”

    宋父素来儒雅,很少爆粗口,可这时候给儿子一激,也忍无可忍了:“放屁,你又知道我一定输?”

    面对父上大人的火气,宋天杨丝毫不俱,还不怕死地看了一眼宋家老爷子,揶揄道:“爷爷,您怎么看?”

    “老三,坐下看看吧!”说着,宋老爷子也笑了,同歧视道:“爷爷也赢得快不好意思了。”

    “…………”

    被祖孙俩人‘围攻’,宋父脸色黑得不见底。

    可宋天杨偏还挤到他的身边坐下,一脸孝顺道:“那,我就勉为其难了。”

    商场如战场,可战场毕竟不是个混商场的人可以驾驭得了的,所以,宋父虽然在商界混的是所向披靡,偏偏在下象棋这一块儿,永远都超不过宋家老爷子。

    直到宋天杨被扔进部队里历练,回来后第一局就把老爷子杀了个平手。从那时候开始,宋父看他的眼神都泛了绿光。为了练好一手臭棋,宋父当初没少拉着宋天杨对弈,不过,从来没有赢过一次,从来没有…………

    为此宋父没少骂他是个没良心的,不懂得尊老,可宋天杨理直气也壮,战场无父子。可即便屡战屡败可宋父却依然屡败屡战,直战到宋天杨后来看到父亲端着棋盘就想跑路。

    这一次,他依然想跑的,可转念又想到什么,便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父子对弈,宋天杨观战。

    说的是观棋不语真君子,所以宋天杨一个字也不说,只是时不时撞一下他爸的手,用眼光指哪打哪儿罢了。

    起初,宋老爷子脸不红,气不喘儿的,渐渐的也有些招架不住,几十个回合下来,还是宋天杨故意给老爷子放了回水,这才勉勉强强打了个平局。

    看着棋盘,宋老爷子吁了一口气:“算你小子有良心。”

    “棋也看完了,我能上楼了吧?”

    宋父好容易打了回平手啊!正激动,哪里肯放他:“急什么?楼上有什么值得你掂记的?”

    “………”

    楼上有什么值得他掂记的?

    以前,这个家还真没什么是他真正掂记的,就算是宋家家大业大,他也不屑一顾,要不是老爷子非要他扛下凌云航空这杆大旗,他宁可跟在两个哥哥身后混饭吃。宋家这样的家族,钱多得几辈子都吃不完,他为什么一定要工作?

    看看老四,成天耍耍手术刀,年终分红也没比他少多少啊!那才叫人生!

    可现在,楼上多了个挠他心的人,他能不掂记?何止是掂记,甚至,已经开始觉得恐慌了!

    “爷爷,你这是想再杀一局的意思?”

    “杀就杀,怕你不成?”老爷子大嘴一咧,笑得贼开心了:“不过,你确定要再陪我杀一局?”

    “我还是上楼吧!”

    都恐慌了,还不赶紧上去守着么?虽然说是他的就跑不掉,可慕千雪那女人那样倔,他实在是……

    放心不下啊!

    宋天杨的急切宋父看在眼里,也喜在心里,说不高兴是假的,只是,儿子刚才呛得他那么狠,不呛回去总感觉没面子,所以,宋你们扶了扶脸上的眼镜,无限鄙夷:“不是说不喜欢的?这么稀罕可不是你风格啊?”

    对此,宋天杨倒也没有否认,只道:“吃多了大鱼大肉,偶尔也要吃点清粥小菜换换口味。”

    宋父藏在镜片后的双眼精光一闪,语气犀利无比:“你确定只是一时换换口味?不是想换一辈子?”

    “爷爷,您听听,我爸这是不是话里有话啊?”

    大多时候,宋父都是偏向慕千雪的。以前宋天杨总觉得父亲这么偏心不正常,可以偏偏找不到原因。直到现在,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带笑的眼微沉,他面上不动声色,眸底却卷起了狂沙。

    宋老爷子心情很好,也就没怎么注意到孙子的眼神变化,只打着哈哈道:“好像是话里有话,不过,爷爷也很想知道,你这清粥小菜打算吃多久?”

    “………”

    闻声,宋天杨难得地沉默了。

    这清粥小菜打算吃多久?是把选择权交给自己了么?可是,真正的选择权不是他爱不爱吃,而是以后还有没有得吃,可不可以吃。

    “嗬!这是还犹豫呢?”

    “原本是不犹豫的,不过最近有些烦心事,所以让我不得不犹豫。”

    六年前的事,几乎全部被抹去了痕迹。以宋家的势力,这种事情做起来自然是轻而易举,所以,就算他现在让程力去查,除了能查到那辆车是他的,其它的什么也不可能查得到。

    偏偏他那时候醉的太狠什么也记不起,唯一记得起的杜宏宇又受伤在国外,他想找个人问问都找不到。不是没有想过直接问父亲,可是,如果当年的事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那么能一手遮天瞒下一切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面前这两位。

    他们既然有心瞒着自己,又怎么会对自己坦白?

    除非他们自己想说,否则,问了也是白问,所以,跟他们玩直接的没有用,只能旁敲,侧击!

    “你还有烦心事呐?”

    宋天杨笑笑点头:“嗯!我那辆路虎开腻了啊!想换辆车,最近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六年前买那台Maybach不错。”

    “………”

    闻声,宋父还在收棋的手一滞,宋老爷子却直接大喝一声:“不行。”

    “怎么又不行?”说着,宋天杨又换了一幅吊儿郎当的口吻:“老婆你们帮我挑了,车还不让我自己挑啊?”

    ----------------------------

    下楼的脚一滞,慕千雪顿觉神思清朗!

    真的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可他的声音那样大,她怎么可能听不到?

    知道他回来了,又半天没上楼,所以才想下楼来看看什么情况。远远地看到他们祖孙三人在下棋,她也没打算去打扰,又想着既然下来了去送点茶水也好,结果,偏偏就听到了这句话。

    老婆你们帮我挑了,车还不让我自己挑啊?

    这话里意思,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老婆我不喜欢,车要挑个喜欢的?

    其实,她早该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的,虽然这几天他要她的时候总是很疯狂。可他也明明白白地说过的,他说她的身材让人受不了,他喜欢的是她的身体,他也没瞒过自己。

    只是,她总还是有些幻想的,幻想着他也能喜欢自己一点,哪怕真的是一点点。其实,目前的状态已经很好了不是吗?他不喜欢自己,可也没以前那么讨厌了不是吗?

    只是,只是………

    心又塞的满满的,慕千雪悄悄转身,悄悄上了楼,最后,悄悄地关上了房间的门。

    --------------------------

    自从慕千雪进门,宋天杨的变化两位老人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千挑万选,足足等了六年,才用雷霆手段强迫他们结合在一起,宋父甚至用了一年的‘试用期’来给宋天杨下饵,前景其实是欣喜的。

    可儿子这态度,怎么和他的反应差这么多?

    不是前几天还同房了么?这算是进了一大步啊!他还等着家里再添小孙孙的呢,怎么一转眼又这样了?

    宋父疑惑着,却并不急着开口询问,倒是宋老爷子年纪大了不喜欢子孙子忤逆,口气也显得生硬许多:“老三,你真的不喜欢小雪么?”

    “喜不喜欢她,和换不换车没关系吧?”

    嘴上这么说着,宋天杨心里却泛起了阵阵的苦。

    老实说,他还真希望自己不喜欢她,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可是,那个倔强的小女子,就那么强势地渗透进他的心,霸占着全部,现在他是想拨都舍不得拨出来,所以才会这么疼!

    “总之,我不答应。”

    宋天杨脸上依然在笑,但眼底的神情却晦谟难辩:“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终于,宋父开口了,口气很冷,很强硬:“那车性能不好,你那时候没开多久就出了事,不记得了么?”

    “那是我喝多了,和车的性能没关系。”话到这里,宋天杨微微一顿,又补充道:“而且,不就是撞了一下围栏么?也没出什么大事。”

    宋老爷子重重地推了棋盘,喝斥道:“还不叫大事?都……那样了,还不叫大事?”

    “爷爷,您反应太过了。”

    “………”

    反应太过了!只一句话,宋老爷子有如醍醐灌顶,瞬间便反应过来。是啊!只是一辆车而已,他真的不该这么大反应:“不管怎么样,那种车还是不要买了,你现在这辆开得好好的,浪费什么钱?”

    宋老爷子素来节俭,这个说法倒也符合他的立场。

    宋天杨不再驳辩,只似笑非笑地看着宋父一眼,半开玩笑道:“爷爷,爸,你们这么大反应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说着,他又故意试探:“搞得好像我撞的不是围栏是人一样的。”

    老爷子心脏不好,突突的差一点跳出来:“别胡说八道,不吉利!”

    宋父倒是镇定,只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瞒你?就你这猴儿精,什么事情能瞒得过你?”

    “那倒是,什么事情都是瞒不过我的。”

    宋天杨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可他这话一出,宋老爷子瞬间色变。宋家的这几个小辈,本事有多大老人心里很清楚,宋天杨说没有事情能瞒得过他,宋老爷子是信的,他虽然离开了部队,但很多人脉都在。甚至有些消息他们查不到的,他都可以找人查出来,只看他愿意不愿意往深了挖。

    “………”

    话到这里,宋父也终于听出些味道来了。

    但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就算是心里有事,面上仍旧和熙如风。看着儿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宋父也不说话,只盯着他不停地看,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爸,那辆车后面怎么了?”

    “卖了。”

    挑眉,宋天杨笑得别有深意:“喔!卖给谁了?”

    “卖个车而已,还查买主是什么人么?”

    父子俩都是在商场摸爬滚打过的人,对于这种打太级的说话方式都很熟悉,以往,不需要这样是因为真的不需要,可现在,他们已经为了一辆车,当着宋老爷子的面打起了太级。这,如果还不能说明什么的话,宋天杨这三十二年就真的白活了。

    听父亲这口气,宋天杨也知道再试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一笑,他终于对父亲的话表示了认可:“那倒也是。”

    懒洋洋地起了身,还没开口说要离开,宋父已替他说了:“急着上楼就上吧!”

    “嗯!是该上楼了。”

    闻声,宋父也不再纠结,只笑着对宋老爷子道:“爸,咱们再下一局吧!”

    “嗯!”

    老爷子何等精明,一听儿子这话便明白了他的用意。也不多话,马上便饶有兴致地和他一起摆起了棋,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争执,皆是无影!

    他们越是这样平静,宋天杨心头越是惊涛骇浪。

    转身,阴骛的眸子透着寒意,他不是喜欢把问题复杂化的人,可现在,真是想不多心也不能了。

    六年前的事,一定有猫腻!

    ----------------------------

    上了楼,宋天杨直接回了房。

    从背后圈住慕千雪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她又瘦了,虽然腰小的女人总让男人受不释手,可她的瘦,总让他觉得是被他给‘虐’出来的。

    这感觉,真让他不爽啊!

    背着身子,看不到宋天杨的脸,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着她,让她想淡定却怎么也淡定不了。

    方才听到那些话,她还好伤心的,可现在,他一进来就抱她,还脸贴着脸,这样的亲密不是恋人之间才该有的吗?想到恋人两个字,慕千雪心头又是一阵黯然。对啊!她们都没有谈过恋爱就直接做了夫妻。

    “在干什么?”

    宋天杨的声音很低,沉沉的,却很好听。吐在她耳侧又逗得她麻痒,她忍着没有躲,声音里却透着难以掩饰的清冷和排斥:“看资料。”

    闻声,宋天杨眉头一动。他最近是越来越了解这个丫头了,就这么三个字,他就知道她有情绪,而且,情绪还不小。

    “看什么资料啊?”

    她不看他,也不伸手推开他,只任他那么霸道地圈着自己,目光却不离自己面前的电脑:“这么久都没去工作了,再不干活会被炒鱿鱼的。”

    “炒了才好。”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慕千雪一急,声音就大了起来:“你说什么?”

    眼看这个小女人又开始亮出了全身的刺,宋天杨反倒收了平时的霸气张扬,只温温和和地咬了下她的耳朵,然后贴在那里,轻语低喃:“炒了,我才好养你。”

    ‘铮’的一声,心里的那根弦又断了,慕千雪所有的委屈与怒气都在心底圈圈又绕绕,绕绕又圈圈。

    他说,他养她………

    --------------------

    PS:一月的最后一天了,继续求月票!

    不过想来大家应该手上没有了,不过没关系。

    没有票的给我推荐票和留言也是鼓励啊!

    么么大家!谢谢大家的每一张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