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共处一室(二更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急剧升温到瞬间冷却。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如果用找到沸点来形容,那慕千雪和宋三少之间的感觉,就是刚要到沸点了,就被一桶冰给降到了最低点。

    一周的冷战,他们谁也不理谁。

    就算每晚都在同一个房间,也是各忙各的。就算每晚都睡在同一张chuang上,也是各睡各的。

    这一周的时间,慕千雪干了很多事儿,帮小雨联系好学校,帮晶晶一起将淘宝网店装修好,帮自己重新安排了工作等等等等。可平时忙到翻天的宋天杨,整整一周的时间,却只干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猜她的心思…………

    宋天杨是个急性子,早就被这种不温不火的气氛折磨得要抓狂了,偏偏慕千雪总是一幅恬静淡然的模样,就算是目光直直对着他的眼,他也似乎从她的眼中再找不到一点波澜。

    挫败的感觉排山蹈海,他还从没有被一个女人气成这样,偏偏气大了,却又发不出来,只憋得他五脏六腑都似要异了位。直到那天早上,他又忍无可忍地扣住了她的手臂。

    “你到底要怎样?”

    到底要怎样?这句话问的好。

    只不过,得罪人是件容易的事儿,想要和解却没那么简单,特别是像宋天杨这种大男人主义,又死要面子的人,好容易主动开了口,如果得不到一句回应是不可能善罢干休的。

    面对他执着而霸道的眼神,慕千雪眸光微颤,只说了一句话:“我要去做早餐。”

    你到底要怎样?

    我要去做早餐。

    这算是神回复么?宋天杨肺要气炸了,可面对她一脸懵懂的模样,他那回转在心头的怒气,便又一圈一圈地转得不见了。那感觉就是很奇怪,明明他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的,可被她那么一看一瞧,他又觉得自己又混帐了。

    操!他是不是疯了,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怂了,连个女人都会怕?

    可是,慕千雪的反应,就像是剜进肉里的软刀子。会在你明明没有感觉的时候,狠狠来那么一下,然后刚好的伤口便又开始渗血…………

    宋天杨没脾气了,彻底没脾气了。

    至少,他自己觉得自己不够男人了。松开还捉住她手腕的大手,他眸色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想说什么的,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倒是慕千雪突然似是想通了一般,仰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以后我休息的时候都会在家做早餐,如果你有什么想吃的,就跟我说好了。”

    “家里的佣人都死光了么?要你做早餐?”

    “没关系,你可以把我当佣人使的。”反正,她是签过卖身契给宋家的,无论是做妻子还是做老妈子都是一样的结果。

    “…………”

    一口气堵在心头,上不来,下不去。

    宋天杨很想耸着她的肩膀问她的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她却直接越过他的身边,慢慢朝楼下走去,一边下楼梯,一边说:“今天早上吃炸酱面,早点下来。”

    就这么不温不火的一句话,又将他心底里的火焰给拍熄了。懊恼地看着那个正迈着优雅脚步下楼的小女人,宋天杨的心翻腾着,越来越寒,越来越冷。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为什么他最近总觉得哪儿哪儿都不顺,哪儿哪儿都不爽?

    都怪这只扎人的小刺猬,他真想…………一根一根拨光她身上所有的刺。

    -------------------------

    慕千雪做的炸酱面已经接近大师的水准,就连下来前做好了准备,一定要给她打‘差评’的宋天杨都一连吃了两大碗。吃人的嘴软,差评就只能一起吃进肚子里去了。

    早餐后,该休息的休息,该上班的上班。

    宋天杨拿着车钥匙出门的之前,突然发现慕千雪又跟着宋建仁去了书房,心头一动,他就多留了一会。

    再等于慕千雪出来,他头也不抬,只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和爸说什么了?”

    “工作的事。”

    “工作的什么事?”一提到工作的事,宋天杨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之前差点吊销执照的事情,她宁可找前男友也不找自己,实在是欠收拾啊!

    慕千雪原本不回理他的,可想到这件事迟早还是得跟他说,也就没有再坚持,只平静道:“凌云航空那三个亿的官司,爸让我给师傅打下手,我答应了。”

    “…………”

    这一周的时间,慕千雪没理过他,但一直在看书看资料。当时他打了几眼,还在疑惑为什么都是和航空公司有关的案例。心里乱糟糟的他的判断力也出现了断层,以至于他都没有想过她在忙的事情,可能与凌云有关。

    想到她接手这个案子后,势必就要在凌云与事务所之间来回的跑,见面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这倒让他觉得很不错,也就没有讽刺她什么,只拿一又深眸静静地看着她。

    误读了他的眼神,慕千雪幽幽一叹,解释道:“我知道我的能力不足以让你信服,不过,你放心好了,郭大和师傅都是资深律师,我只是帮他们收集一下资料,跑跑腿,不会影响结果的。”

    还记得头一次宋爸爸提出让自己参与这个案子的时候,宋天杨的反应,那样直接,那样否定。以她的脾气,势必要是和他倔强到底的,可方才宋爸爸说的话也很对。

    他说,犯不着!

    人生哪能次次赢,输了就要输得起,虽然她的律师执照没有被吊销,虽然她在业内的成绩没有被抹灭,可事实就是事实,犯了错就是犯了错。这是她不可驳辩的,所以,就算郭大不介意她惹出那样大的事,她也想要收敛收神,好好再磨练一次。

    凌云航空这个官司很大,能学到的东西也很多,她跟着师傅也不会出什么差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需要时间来沉淀,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好像越来越浮燥了,她应该要好好反思自己。趁这个机会,再一次以助手的身份参与进这个案子里,结案时她也不打算居功,就当一切都是师傅和郭大的努力,也算是报答了郭大和师傅和她长久以来的照顾了。

    “我又没说什么。”

    他是真的没说什么,只是他的脸上写着什么。不过,这话慕千雪只在心里说了一下,便又道:“那我先上去换衣服了。”

    “动作快点。”

    “…………”

    闻声,她又住了脚,男人的眸光射过来:“既然是顺路,没必要再让司机专程送你一个人吧?”

    “知道了。”

    事务所和凌云航空根本是不顺路的,可人家是大爷,人家说顺路就顺路,人家愿意送,她就不要不识抬举了。

    -----------------------

    慕千雪换好衣服下来的时候,宋天杨眼光有点直。

    平时看到她工作时的样子总是一身黑色的小西装,头发盘成个道姑头。今天居然没有扎头发,还穿了一身纯白色镶珠光片的闪钻小套装。深V的衣领,可以清楚地看到内里的银色吊带衫上闪亮的小亮片,很妩媚,很娇艳,也很职业。

    女人嘛!就应该穿成这样,可是,这条裙子是不是太短了一点?上班这么严肃的时候,露这么大的一截长腿真的好吗?只是,那么修长笔直的线条,对男人来说,真的是一种视觉盛宴,宋天杨有些挪不开眼。

    然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瞬间拉下了脸:“难看死了,上去换了。”

    “这不是你帮我买的?”

    难看吗?她觉得挺好看的啊?

    她挑了半天才选了这一套呢!觉得端庄又大气,颜色也很适合今天的心情。

    “我?”

    看他一脸迷茫,慕千雪好心地解释道:“我的西装全是黑色的,其它颜色的全是你让人送来放在更衣室里的,不是你买给我的?”

    听到这里,宋天杨终于明白了。

    那时候,他看她衣柜里全是黑色的套装,又老气又老土,便让霍乔婷替她准备了一些,让人直接送到了家里,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果然,他就不应该让霍乔婷去选衣服,在霍乔婷的品味,选出这样的衣服来,真的已经算是‘客气’了。

    “那就上去换你那些黑色的。”

    衣服好好的,非要让她换,慕千雪有些不乐意:“来不及了,要迟到了。”

    “换不换?”

    “宋天杨,如果你这么不想载我的话,我自己坐车去事务所。”说罢,慕千雪修长的两腿微微向后一退,交叉着一旋,便转身自己朝大门外走。

    阳光下她嫩生生的长腿前后迈步,白花花的两条晃得人眼晕,紧窄的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左右款摆。水蛇般的细腰摇曳生姿,只多看了那么一眼,宋天杨就觉得受不了了。

    操!要是让她穿成这样去上班,得有多少男人喷鼻血?

    不行,一定得让她上去换掉。

    这么想着,男人迅速行动起来,三步并两步地上前,抓住,扯来,然后,直接扛上了楼…………

    臀上头上,慕千雪长发几乎垂到了地上,那模样好不狼狈:“啊!宋天杨,你干什么?”

    “上去换衣服。”

    “你,疯子。

    听他的口气恨不得吃了自己,慕千雪真的不敢再挣扎了,任他将她麻袋般扛上楼,这一次慕千雪很配合,二话不说就换了套小西装,可人家又嫌不好看,一连换了四五套,直到最后她拿出自己最难看的一套‘黑寡妇’裙套在身上时,男人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就这么穿。”

    “…………”

    汗!什么眼光,这么难看让她天天穿?

    不过,抗议是无效果的,反对是无用的,慕千雪也不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顺从地将长发盘起,利落地扎了个道姑头,这才亦步亦趋地跟在宋天杨的身后下了楼。

    然后,夫妻双双把班上。

    -----------------------------

    休息了一个星期后,慕千雪终于又去事务所上班了,不过,她暂替周天赐打下手的事情,宋建仁已经知会了郭白明,他什么也没说,只张开双臂欢迎慕千雪的加入。

    凌云航空这三个亿的官司,是郭白明的事务所接到的最大的一单活。所以,从接手开始,他和周天赐便一门心思扑在这上面,只是,忙活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凌云国际机场骗贷”的官司是京市G资委辖下企业,凌云国际机场与CG银行京市分行打了近四年的一场官司。该起诉讼起因于凌云国际机场原总经理郑大同参与骗贷事件。

    郑大同涉嫌帮助同伙从CG银行京市分行骗取贷款。CG银行京市分行遂于2010年4月向省高院起诉凌云国际机场,要求法院判令解除CG银行与凌云国际机场签订的有关借款合同,返还借款本金、利息及罚息共计人民币约2亿元,并承担银行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所有费用。

    2010年5月10日京市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上述案件涉嫌的贷款诈骗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郑大同。同年12月19日,省高院曾下达民事裁定书,依法中止此案诉讼。2011年10月此案才恢复开庭审理。

    期间,京市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5日和11月11日曾两次开庭审理上述刑事案件,并于2012年8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确认该笔2亿多元的授信合同、贷款合同无效;同时,判凌云国际机场向贷款方CG银行赔偿本息约2亿元,并驳回CG银行其他要求。凌云国际机场不服判决结果提起上诉。

    这场诉讼历经四年有余。

    这样大的一件案子,一旦败诉,凌云的直接损失将高达三个亿以上。

    凌云国际机场是国内第一个实现海、陆、空联运的现代化国际空港,也是境内第一个采用过境运输方式的国际机场,目前,凌云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突破2000万人次。虽然以凌云航空的财力与实力,别说是三个忆,就算是三十亿也是拿得出来,可这个案子牵扯到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所以,宋建仁的要求是,在终审的时候彻底翻盘,不是他们做的事情,他们不会认,也不可能认。

    起初,郭白明一门心思想拿到这个案子的代理权,可真正拿到手后,他又后悔了。

    原以为宋建仁会挑慕千雪所在的事务所,就代表这个案子应该是稳胜不输,可真正扎进去后他才发现,如果找不到新的突破口和证据,这个案子的最终结果仍旧只会是败诉。这就很让人头疼了,法律是无情的,不是说你看得出来是没有问题的就是真的没问题,而且,CG银行的高管与宋天杨素来不合,所以,这里头的恩恩怨怨,也不仅仅只是案子表面上这么简单。

    不过,宋建仁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要赢。而郭白明为了事务所的未来,也不能输掉这场官司,只能更加用心,更加卖力,只求能在8月底的终审之时,拿到一个令宋建仁满意,自己也满意的结果了。

    “千雪,这两天你应该也看了不少这个案子的资料吧?”

    “嗯!一直在看。”

    “你怎么看?”坐在上首之位,郭白明半眯起眼,询问着慕千雪的意见。以往,这种事情,是轮不到慕千雪来发言的,可最近郭白明似乎越来越看重她,所以很多事情也会想听听她的想法。

    “从私人感情上来说,我认为法院的判决是不公正的,毕竟,经过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证明CG银行提供的所有与该笔贷款有关的合同、借款借据等所盖凌云国际机场公章、财务专用章、印鉴全系伪造,所有涉案贷款均未进入凌云国际机场公司账户,众所周知对公贷款是专款专用的,如果没有银行职员的合作这笔款项怎么会流入股市?”

    “最起码银行职员没有进行尽职调查,CG银行京市分行有关人员应该是得到了某方面的好处,CG银行向来激进,而基层员工乃至一些高层素质参差不齐,不明白2个多亿的贷款是怎么审批通过的,何为审慎经营?贷后管理形同虚设?凌云国际机场真的很冤,为银行的内控不力买单!”

    初生牛犊不怕虎!

    慕千雪只是凭着本能将自己的想法一骨脑地说了出来,也没櫘 过会得到什么赞扬或者认可,但她话音方落,周天赐却微笑地赞了一句:“很敏锐嘛!”

    “师傅也是这么看的?”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案子想赢不容易。”说着,周天赐一顿:“除非,我们能证明CG的高管人员有参与这次的骗保,否则,从高院给出的态度来看,应该是倾向于银行这一边多一些的。”

    “可那样的证据谈何容易?就算是有,也不是我们能拿得到的呀!”那种证据肯定是有,但也肯定会被CG的人看得死死的。三个亿,光是写在纸上数零都要数半天,更何况是真金白银,想来CG银行也不可能想输。是以,严防死守之下,她们的突破口就会越来越小,再加上这种不利的证据一般都是公司的机密,CG的人都未必能看到,又怎么能到她们的手里?

    郭白明一叹,也感慨道:“是啊!所以我们这阵子日以继夜的后果,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乎了。”

    “这么不乐观么?”

    郭白明一直都是那种很进取很乐观的人,事情不到最后一刻,他从来不会轻言放弃,可这件官司,居然让他感慨成这样,只能证明,确实棘手到了非人的程度。

    “岂止不乐观,是非常不乐观。”

    “一点都没得打么?”

    郭白明咂了咂嘴,无奈道:“除非能搞定CG银行的那个聂云帏,否则,没戏。”

    “聂云帏?”

    看慕千雪连聂云帏都不知道,郭白明从桌上的资料里翻出一份递给她:“这是他的资料,你回去后好好琢磨琢磨。”

    “好。”

    既然是师傅和郭大叮嘱过的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慕千雪小心地将资料拿在手里,刚要翻开看一眼,师傅又开口问她:“千雪,你一会儿应该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

    她手上就只有这么一个案子,没开庭前除了研究资料和收集证据以外,根本没有别的事可做,自然也是没什么事了。

    “那就跟我们去一趟凌云航空吧!”

    一听要去凌云,慕千雪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去那儿干嘛?”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收回的。

    好在郭白明和师傅也没有多问什么,只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去熟悉资料。”

    好吧!这个理由貌似真的很充份,慕千雪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是闷闷地点下了头。

    唉!凌云航空,最好不要倒霉的遇到那混蛋。

    -----------------------

    有些时候,人就是怕什么来什么的。

    说是去熟悉资料,可慕千雪一进凌云航空的大厦就被直接带到了宋天杨的办公室里。

    “为什么让我来这里?”

    坐在宽大的办公椅内,宋天杨努了努嘴:“你要的资料,看吧!”

    “我到资料室看不行吗?”

    虽然慕千雪和宋天杨是领过结婚证的,但因为没有举行过婚礼,很多人都以为宋家的三少奶奶只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幌子。所以,凌云航空上下知道慕千雪是他老婆的人少之又少。

    方才秘书领着她进门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别提多【暧】昧,那感觉,就跟她和宋天杨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女朋友一样。慕千雪很不爽,所以,她便将她的不爽,全都表现在了脸上。

    “很多东西都是机密,资料室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进去的。”

    这句话刺得慕千雪心口一紧,对了,她对他而言不过是个外人,他不信任自己也是应该的。

    绷着小脸,慕千雪的口气很冷很生硬:“我们律师都是有职业操守的。”

    “做为公司的决策人,我也是有底限的,就在这里看。”

    这不是商议,这是命令!

    慕千雪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他这样的眼神却是她所熟悉的,知道再犟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慕千雪抿了抿唇:“我去叫师傅和郭大进来。”

    “不用了,他们与法务总监在开会,你别去给他们添乱。”

    什么叫添乱?她是来帮忙的好不好?

    被他一句话气得要跳脚,慕千雪磨牙道:“我也是执证上岗的正经律师,不会给师傅添乱,只会帮忙。”

    看她气得脸都红了,宋天杨突然觉得心情很好。这几天她对他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也不肯好好跟他说话,甚至看都不肯看他一眼。

    以前,他最烦的就是她跟自己顶嘴,总觉得女人就该温柔似水,以丈夫是天,唯丈夫是命。偏偏他就摊上了一只小刺猬,每天给气得跳脚之外,还要被扎得满手是血。那时候他就想,要是这女人肯安安静静呆上几天,他就会对她好。可当她真的安静了,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就算是惹她生气都好过她一天到晚僵着脸,这个女人,虽然浑身是刺,可她对他来说还是那个磁力源。与其看着她冰冷冷的模样,倒不如现在这样更有人气。

    “真想帮忙就好好看这些资料,对你有用处的。”

    “…………”

    听他这么说,慕千雪破天荒地没有张开獠牙反驳。

    其实,对她来说在哪里看资料都是差不多的,就是不能在宋天杨的办公室里。她才刚刚给自己下了死命令,要和他保持距离,要和他划清界限,怎么能就这么破功?

    她是有脾气,可她这么做也不完全是因为赌气。既然在宋天杨的心里桑妮更重要,那就让他去疼她爱她好了。至于自己,她相信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能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可这个恶劣的男人到底是要闹哪样?非要让她在他的办公室里看资料,就算他不怕自己影响他工作,难道他不觉得他会影响自己工作么?

    特么的,对着他这样一个无赖,她要怎么心平气和地将这些冗长枯燥的资料印进脑子里?

    她扁着嘴不说话,宋天杨却一脸悠闲,还客气道:“对了,要不要给你一杯咖啡?”问完,他也没打算等慕千雪回答,便自顾地拨了内线:“婷婷,两杯黑咖啡,不加糖。”宋天杨素来也是我行我素惯了的,他要的口味是自己的口味,却不管慕千雪喝不喝得惯。

    很不满,慕千雪低低地抗议:“我的要加糖。”

    男人不理她的抱怨,只道:“看那种资料很容易犯困的,还是喝点不加糖的好。”

    “…………”

    晕!犯不犯困和加不加糖有关系么?

    加了糖的就不是咖啡不提神了?

    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什么都以自我为中心,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慕千雪腹诽着,终还是泻气地坐到了他替自己安排的‘特别小桌’前。

    ----------------------------

    这不是慕千雪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

    那一次,她被那个老太婆泼了一头一脸的水的时候,他也带自己上来换过衣服,对了,就是那套空姐的制服,她说过要还给他的,后来,制服没还给他,她把自己都打包一起‘还’给他了。

    那时候,她觉得他可讨厌啊!

    怎么看他怎么不爽,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可才没过多长的时间,她是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呢?

    想到这里,慕千雪心头一阵翻搅,又开始觉是不舒服。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感受着室内属于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慕千雪完全集中不了精神,那些资料在她眼底翻来滚去,字还是字,她却一个也没认真看进去。

    泻气地将资料放下来,她怨怼地抬头看他。

    总经理办公桌前,男人正奋笔疾书。他握笔的姿势很帅气,不够优雅,但和他本身给人的感觉一样,霸气,张扬,还带着几分不羁。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他,宋天杨都属于那种完全不能被打控的那一种人,他身上混合一种很复杂的气质,贵气天然,却又带着流【氓】的痞。

    慕千雪从来不知道这两种绝然不同的气质出现在在同一个人身上,会有如此和谐的体现。但宋天杨就是那种人,雅中带着痞,痞中带着邪,邪中还带着霸,霸中还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忽略的帅酷。

    那张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那样好看。慕千雪原本只是看不进去资料所以才偷眼看了他一下,可一看就看得停不下来,两只眼睛仿佛被打了强力胶,粘在他的身上,拉都拉不下来………

    不用抬头,他都知道她在看他。

    之所以一直没有打断她,只是想看看她能看着自己发多久的呆,可是,他真是败给这个小女人了,她居然盯着自己足足十分钟没有扭头,宋天扬自信心暴棚,瞬间觉得自己的男性魅力从五颗星直接飚到了六颗星,而且还有朝七颗星进发的趋势。

    菲薄的唇微微勾起,他好整似暇地抬眸:“看了这么久,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正出神,男人xing感的声音突然传来,慕千雪眼前厉芒一闪,便被他黑曜石般的眼瞳狠狠携住。

    回过神来后脑子里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要脸!这男人的脸皮,真是城墙转角,子弹恐怕都是打不穿了。可男人的话她也无可驳辩,因为她真的好像有些被迷住了。不过,这种感觉打死她也不会说。

    “只是看到些不明白的地方,所以休息一会儿罢了。”

    慕千雪嘴硬地开口,虽然,最近她老都会在他存在的时候,刻意让眼底浮出厌恶的冷色,但她的心,依然为之牵引。那仿佛是一种不受控制的东西,越挣扎越深陷,越纠结越难离!

    她好像真的爱惨这个男人了,只可惜,他却不爱她………

    人生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更惨?

    “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抿着唇笑,但宋天杨的口气并不轻佻。不像以前总给她一种鄙夷或者轻视的感觉,似乎,真的只是想帮她而已。

    心头某些地方微微一柔,慕千雪手指发白地抓紧了手里的资料,言不由衷道:“你不是很忙吗?有很多工作要做,有很多文件要看,还有很多批条要签。”

    不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却是第一次看他工作的样子。

    宋天杨给慕千雪的感觉,一直不太正经。有时候吊儿郎当,有时候玩世不恭,有时候冷傲如冰,却从来没有现在这般沉稳干练。但今天,她坐在他的正对面,看着他从容不迫地应付着桌面上成堆的合同,文件。看着他运指于飞地在电脑前忙碌,看着他挑剔而有耐心地接听着下属的电话,她终于知道,人的感觉,有时候也是会‘犯错’的。

    宋天杨平常给她的感觉不靠谱,可他工作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她见识过的男人中最有魅力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看来,你一直在偷偷注意我。”

    不然,她怎么会知道他有这么这么多的工作要做?男人xing感的唇角复又美好地勾起,心里仿佛塞了什么蜜一样的东西,一直甜进了心底里。

    ----------------------------

    ps:二更九千字,我如此给力有木有?

    我如此给力你们不给我砸月票是不是逼臣妾去屎?

    臣妾还年轻,臣妾不想屎,你们快砸我月票让我活下来吧!!

    打劫,月票全都交粗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