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白莲花的挑衅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次到这样的餐厅吃饭,除了对食物有所期待以外,慕千雪更享受那种坐在窗边看塞纳河的风景的感觉。

    灯光是这个长夜的主题,河边的霓虹灯宛如七色的彩带,为原本已经金灿灿的河岸再缀上一种别样的风采。远处高楼上的灯火也不甘落后,辉煌闪耀,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

    法国果然是个处处充满了浪漫气息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心里最后的一丁点浪漫也被发掘出来,听说,塞纳河上的每一座桥,都是一件艺术品。慕千雪莞尔一笑,突然想起了卞卡琳的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有侍者送上前餐的鱼子酱和鹅肝酱,还有赠送的浓汤和鹅肝酱小点心。

    殷勤地弄了一点到她的盘子里,宋天杨满脸期待地看着她:“尝尝看。”

    据说鱼子酱是法国人的餐桌上最奢侈的享受,黑黑的鱼子酱在过去是皇室里的佳肴,慕千雪小心地尝了一口,老实说,太鲜了,她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又不喜欢吗?”

    “嗯!”点完头,慕千雪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又解释道:“其实我不挑食的,只是这个吃不习惯。”

    宋天杨无所谓地耸耸肩:“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个味道。”

    “那你还点?”

    “我怎么知道你也不喜欢?再说,尝尝总是要的。”他的行为用四个字形容最为合适,有钱,任性。

    人家明明不喜欢吃,就为了让她尝尝鲜所以才花了大把的钱点了一些,按理说慕千雪是应该感激的,可她却板起小脸严肃道:“以后不喜欢的就不要点,太浪费了。”说完,她还将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朝宋天杨面前推了推,无比认真道:“你之前说过点过的东西是都要吃完的对吗?这个就交给你了。”

    “………………”

    操!敢情他献了半天殷勤白费了?

    人家不但不感激,还逼着自己吃不喜欢吃的东西,为了怕浪费就要自己吃完,特么他又不是垃圾筒…………

    男人冷峻的脸瞬间黑沉,看着慕千雪的眼光几乎是要吃人,仍却依然好风度地没有发作。见宋天杨被自己气成那样还憋着,不知为何,慕千雪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已经一周没有对他笑过了,那一笑足以令塞纳河边的灯火都为之失色,瞬间便将宋天杨心底里的那点酸泡泡给彻底冲没了。

    正瞧得出神,他们这一餐的重头戏也终于来了,血鸭。

    侍者熟练地切下两块鸭胸肉,淋上鸭血酱。再切下两块鸭腿肉准备做第二道主食,慕千雪这时候才知道,血鸭原来是“两吃”,不过剩下的鸭架和肉就不知所踪了,让她很好奇,不过也没好意思问……

    “再尝尝,看看喜欢不喜欢?”

    “挺好吃的。”

    鸭血酱丝毫吃不出血腥味,鸭肉也鲜嫩无比,确实很美味。不过,就算不美味她也不想再说不好吃了,这么挑剔可真不是她的作风。

    终于听到她说好吃,宋天杨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又卖弄般解释道:“这里的血鸭只选择罗亚尔河畔的走地幼鸭,只有两三个月大,而为了保证鸭肉的鲜嫩和营养,鸭子都以绞杀的方式窒息而死,然后将鸭子烤至半熟,之后把鸭子骨头和内脏放入特制银器中榨出鸭血,再加上白兰地、波特酒、香料等配成秘制的酱料淋在鸭肉之上,所以肉质才会这么嫩滑。”

    “好残忍。”

    幼鸭,活活绞杀而死,听到这些字眼哪里还有味口?她以为自己很会大煞风风景了,可比起宋天杨,她却不得不承认,他才是扫兴中的最扫兴。

    “越好吃的越残忍,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

    闻声,慕千雪也确实没有再说什么,人类总是残忍的,可她也不是那种悲天悯人的性子,之所以说残忍也只是初听到绞杀的方式。不过,吃着这些的时候确实也没什么资格说残忍。

    第二道是鸭腿肉,因为鸭肉全熟所以比鸭胸肉吃着略老一些,但不影响口感,慕千雪小口小口地吃着,倒也全部吃完了。看她味口不错,宋天杨很‘土豪’地开口:“喜欢吃的话下次再带你来。”

    “不用了,这么贵的地方,一次够了。”

    这个男人难道不懂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吗?她和他之间的结果已注定,能坐在一起这样吃顿饭已经很难得,至于下次还是下下次,她想,他是一定还会来的,至于是不是跟自己一起来,那就真的不确定了。所以,不用了,一次真的就够了。

    “不用替我省。”

    “没替你省,只是觉得没必要,要吃烤鸭我自己也会做。”

    闻声,宋天杨讶异地看了她一眼:“你会做烤鸭?”

    不会是因为知道他最喜欢吃烤鸭才特意去学的吧?

    “很奇怪吗?”

    小雨和晶晶都喜欢吃烤鸭,外面卖的又特别贵,所以慕千雪很早就学会了自己做烤鸭,而且做出来的味道也并不比外面卖的差。

    “你会的还挺多嘛!”

    慕千雪不置可否,只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听过吗?”

    “…………”

    这是宋天杨第一次听她在自己面前提穷,以前提也就罢了,可现在她已经是宋家的三少奶奶,可她还是将自己定义为穷人。不说她现在身上有一张无限额的附属信用卡,就算是有一天她和自己离婚了,宋家给她的赡养费也不会少,可她的这一声穷字,还是说得宋天杨心里老大不痛快了。

    这不是打他的脸么?他宋三少的女人居然穷到吃不起烤鸭要自己做了。

    看出他脸色又不对,慕千雪突然牵了牵唇:“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径自起身离开。

    宋天杨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正要追过去问她知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时,突然听到慕千雪用流利的法语向侍者问路。来这里已经十来天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法语,虽然程度不及自己那样熟练,但确实算是非常流利标准了。

    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宋天杨轻勾起唇角微微地笑,拿起酒杯,有意无意地轻晃着,内里液体的颜色绚烂,一波一波地撩人的心。

    他家的小刺猬好像什么都会啊!

    ---------------

    从洗手间出来,却不见了宋天扬的踪影,打他的电话没人接,慕千雪又在那里等了一阵子,才猜测他应该是有事先走了,只是,什么事急到连给自己招声招呼发个短讯都来不及?算了,别人的事,她也懒得去操心。

    叫了侍者过来买单,费用果然高的吓人。

    慕千雪原本还想用自己的卡来结帐的,后来也只能用了宋天杨给她的附属卡。幸好她身上还有这张附属卡,幸好她习惯了带钱包,要不然,今晚她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吃霸王餐而被人家扭送去警察局。

    独自一人回了酒店,刚走进大厅便被前台小姐叫住,说有人给自己留了张纸条。原本以为是宋天杨给自己留的,接过来一看,居然是桑妮。一周前,因为溺水那件事宋天杨安排桑妮提前回了京市,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来了。不过,如果桑妮来了,那么宋天杨的失踪也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翻看着手里的纸条,慕千雪清冷的眸底冷意更凉。桑妮约她到这间酒店的主餐厅里去见面,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自己,慕千雪真不认为有什么东西是对自己重要的,却刚好在桑妮手里的。如果她指的那个东西和宋天杨有关,那么对不起!她真的没兴趣。

    上楼,回房。

    刚用房卡打开门,手机里又收到一短讯,慕千雪打开一看,是一张小雨的病房号的照片。

    一种不好的预感霎时席卷至全身,慕千雪脸色一白,也不敢再耽搁,很快下到餐厅开始寻找桑妮的身影。

    已过了晚餐的时间,餐厅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只有几桌有人,所以,慕千雪很容易就在某个靠窗的位置找到了桑妮,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她一个人在那里,身边并没有宋天杨。

    将手机里的照片对着桑妮,慕千雪的口气很冲:“这张照片是你发的?”

    抬头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桑妮倒也很坦白:“是我发的。”

    “为什么要发这个给我?”

    桑妮一笑,反问道:“我不发这个给你,你会来吗?”

    是因为知道自己看到她留的字条后没有过来找她,所以才故意发这么一张照片来吓自己的?慕千雪看着眼前明明很成熟却还要装幼稚的女人,无语到不知能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知不知道你很无聊?”

    “我当然无聊了,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不像你们………”说到你们两个字,桑妮的眼神暗了下去,忽而扭头看着她问:“慕千雪,血鸭好吃么?”

    “好不好吃你自己不会去吃么?”

    “去过了,可不是我想要的人陪我去的。”

    说完,桑妮拿起桌上的叉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面前的慕丝蛋糕,她吃东西的动作很优雅,只是表情很淡,似是食之无味的感觉:“三少很喜欢吃烤鸭,却从来没去过银塔,你是第一个被他带到那里吃饭的女人。”

    宋三少风流多情,想和他约会的女人有如过江之鲫,他会带着她们去吃任何她们想吃的东西,唯有烤鸭没试过。似是一种认定一般,能和宋三少一起吃烤鸭的女人,除了宋妈妈和宋家姑奶奶以外,只有桑妮。桑妮和他一起去吃过北京烤鸭,却从来没去过银塔。她一直期待能有那么一天,他会像王子一样在银塔为自己亲手准备烛光晚餐,并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自己求婚,可等了很多年却只等到他娶了别人的新闻。

    后来,她实在太好奇才让别人带自己先去试了试,原本以为偷偷去吃过后再陪他去吃时就能给点意见了。没想到,自己不过离开了一星期的时间,他居然直接带着慕千雪去了。

    羡慕,嫉妒,恨!

    桑妮只恨不能慕千雪就是自己盘子里的慕丝蛋糕,她就可以用叉子一口一口地将她‘消灭’掉了。

    “这种幸运不要也罢。”

    “是啊!有的人求之不得,有的人弃如敝履,这就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她和慕千雪之间最大的差距,或许应该是她没有学会怎么讨好宋家的长辈,她以为,只人自己牢牢抓住了宋天杨的心,只要自己永远都吊着他的味口,他对自己的新鲜劲儿就会永远在那里,可她高估了自己在宋天杨心中的份量,如果没有哥哥的临终嘱托,她或许真的会永远失去宋天杨。

    “如果你找我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的话,那对不起,我还有事……”

    不等她将话说完,桑妮突然扯着唇角微微一笑:“小雨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对不对?”

    闻声,慕千雪眸色一变:“你对小雨做了什么?”

    “别那么紧张,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和她一起合拍了几张,你要不要看看?”笑笑地说完,桑妮也掏出自己贴着可爱水晶石的手机,将手机屏翻转过来给慕千雪看。画面里是小雨和桑妮脸贴着脸拍的一张自拍照,小雨笑得很甜,是那很发自内心的笑意。

    慕千雪突然就紧张起来,小雨不是那种随便就和人亲近的孩子,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桑妮是不会和她拍这样亲密的照片的。可是,桑妮居然轻而易举就做到了,这让她觉得很害怕:“大人的事情需要牵扯到孩子吗?”

    “不需要,所以,我真的什么也对你妹妹做,只是去看了一次她而已,她可真是个又懂事又乖巧的孩子啊!长得也很漂亮,就像你。”说着,桑妮又是一笑,还羡慕地看着她说:“我在你妹妹房间里呆了一个小时,她就一直在提你,看得出来,你在她心里很重要,她在你心里也应该是一样的对不对?”

    “桑小姐,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我妹妹。”

    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更何况桑妮和自己之间本来就算不得朋友,她突然对自己妹妹这么好,除了不安好心以外,她实在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你知道吗?你妹妹很喜欢我呢!对了,她还亲热地叫我桑桑姐姐。”

    听到这一句桑桑姐姐,慕千雪终于暴燥起来:“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啊!只是替你妹妹给你送个礼物。”说这话的时候,桑妮真的去翻自己的包,也真的翻出了一张画着可爱图案的卡片。虽然还没看到卡片里写了什么,但慕千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小雨画的。事实上,自从小雨四岁开始,她每年都会画一张这样的卡片给自己。

    满意地看着慕千雪神情的变化,桑妮一笑,不怀好意地问道:“慕千雪,今天是你生日对不对?”

    “……………”

    是,今天是她的生日,一个连她自己都记不住的生日。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从来都没有过过生日,没有蛋糕,没有祝福,只有拼命的读书拼命的打工还有拼命的赚钱,她像个停止不了的机器一般转着着,这一转就是四年。直到小雨四岁的时候,她在幼儿园老师的指导下给自己画了第一张生日卡,后来的每一年,小雨都会给自己画生日卡。

    这是小雨给自己画的第三张生日卡,没想到竟会用这样的方式送到自己的面前。

    想到方才的那张贴面照,慕千雪的眼圈突然就红了。正如她所想,小雨不会随便和谁亲近,之所以会和桑妮那样好,是因为她想要在生日的今天,借桑妮的手把卡片及时送到自己手上吗?那个小丫头,总会让她觉得无比窝心,其实,她不在乎有没有人陪自己过生日,只要小雨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就是老天爷送给她最好的生日礼物。

    “其实你应该告诉三少的,如果你说了,他说不定就不会那么扔下你去找我。”

    桑妮是个很懂得说话艺术的女人,她用了说不定这个不确定的说法,其实是想告诉慕千雪,就算她说了是自己的生日,宋天杨也依然会扔下她离去。如果自己深爱的着宋天杨,或者现在已经心痛到不能自己,可惜,桑妮真的太抬举她了,她真的真的还没有深爱那个男人到那种程度。

    她对他的感觉充其量也只是有好感,可那样的好感,就在一周前因为那个先救谁后救谁的溺水事件,早已抹灭到一干二净,所以,就算宋天杨真的因为桑妮而扔下自己,她也不会有感觉。不过,既然人家这么喜欢装,她不配合一下似乎也不合适,慕千雪突然莞尔一笑:“既然桑小姐这么好心,要不然你替我告诉他好不好?”

    闻声,桑妮当即变脸:“实话告诉你吧!三少现在应该在去机场的路上,刚才,他接到我的电话还以为我出车祸了,所以………”

    打断她的话,慕千雪很直接很无情:“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真的很幼稚?”

    “幼稚又怎么样?三少就喜欢我幼稚。”

    “呵呵!那真是恭喜你了,你们天生一对。”

    说完,慕千雪转身要走,想到妹妹的卡片还在桑妮的手里,又伸手去够。只是,她的指尖才刚刚触到桌上的卡片,桑妮却突然伸手死死按住了卡片的另一边。

    漂亮的眉头微微蹙紧,慕千雪生硬道:“这是我妹妹给我的东西,麻烦你放手。”

    “这是我带来的,我有权力决定给不给你。”

    “桑小姐,别逼我发脾气。”她真的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平是不发作只是觉得气大伤身,可是,如果别人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限的话,她也不能保证自己还忍不忍得住………

    没有宋天杨在身边,白莲花也不再继续扮善良,桑妮狠狠扯住那张卡片,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就发发看啊!我也想见识一下你的脾气到底有多大。”

    以慕千雪的手劲,是绝对可以抢回那张卡片的,可卡片到底是纸做的,她唯恐自己太大力而将卡片撕坏,所以每每对方一使大力,她就只能顺势而迎合,以至于几个回合之后,那张卡片却还是在两人的手中僵持着,谁也没能拿手。

    很恼火,慕千雪的口气已不善:“我说放手。”

    “我偏不放。”

    看出慕千雪怕毁掉卡片才会让着自己的心思,桑妮突然冷冷一笑,又挑衅道:“忘了告诉你,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所以,我宁可毁了这张卡片也不会让你拿去。”说完,她手劲突然一转,只听嘶啦一声,卡片应声而裂,惯性之下慕千雪收不住脚,手里还紧抓着半张卡片,整个人却已失重般向后倒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