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的口水好吃不?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慕千雪眼睁睁看着男人大大方方将浴巾朝地上一扔,她的视线不偏不斜正男人身上最重要的某处,她还是第一次真正看清男人的身体,八块腹肌,人鱼线,还有…………那种尺寸,慕千雪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啊!”

    尖叫声中,慕千雪飞快地转身捂住了脸。BT,暴露狂,他怎么可以当着自己的面露出他的果体?

    看她脸都白了,男人的心情突然莫名地好,一步步踱近,他邪恶地凑过来贴紧了她:“怎么样?好看吗?”

    “丑死了,你走开。”

    浑身的汗毛都倒立起来,慕千雪用力推开了他,宋天杨一个不防惫竟真的给她推的一个趔趄差一点跌倒。

    靠!宋天杨被打击了,这死女人居然敢说他的身体丑,妈的,他的身材可是标准得如同健美先生,居然敢说他丑?没眼光的女人,真是气死他了。看那小女人浑身颤抖都不敢看人,他索性大大方方朝地上一倒,惨叫道:“啊!”

    捂着脸看不到眼前的情况,蓦地听到他的惨叫声,慕千雪心里一慌顾不得害羞便赶紧跑过来扶他:“摔到了吗?哪里摔了?怎么样?疼不疼?”

    男人反手扣住她的手腕,也不答她,只横鼻子竖眼地问:“你敢说我丑?”

    这气势一看就是自己上当了,慕千雪下意识地挣扎着:“你,你先放开我。”

    “说,我丑不丑?”

    离得那样近,他邪魅的眉眼在前,慕千雪不敢多看,只难堪地扭开头:“不丑,很好看,所以你快点穿上衣服好不好?”

    “…………”

    真是败给她了,为什么明明她都说了好看,可他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女人为什么服个软都能服得这么心不甘情不愿?活像他欠了她什么似的?不过,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还浮着可疑的红晕,原本倔强的眼神此刻飘飘乎乎就是不敢正眼瞧他,这样的反应倒是让宋天杨很满意,原来这丫头从来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么?这么说?他是她看过的第一个?

    心情瞬间大好,男人大发慈悲地放开了她,几乎在他松手的同时,慕千雪飞快站直,转身,再不敢看他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

    囧,丢死人了!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是在穿衣服,慕千雪终于稍稍安心了一些,只是仍旧不敢回头。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再有动静,慕千雪绞着手,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头,宋天杨的声音突然又在她耳边响起:“好了没?”

    冷不丁被吓了一大跳,慕千雪猛地转过身来:“什么好了没?”

    万幸,他虽然只穿了条【内】裤却是四角的,倒是该遮的全都遮了起来,虽然,他这种遮法看了还是让人感觉很危险,但到底比刚才要感觉安全得多。

    “面啊!还能是什么?你不饿了?”

    饿,她当然饿了,可是眼前有条饿狼,她就是再饿也不敢轻举妄动。

    “唔!好香!好想咬一口。”头越过她肩头,男人大声地赞叹,可他的那一声咬一口说得那么意味深长,瞬间便让慕千雪的心跳又加速了一倍。手里的叉子胡乱时将碗里的面条搅散,她目光闪躲:“你不是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就不能再吃?尝尝这种口味也好。”

    猪啊!怎么能吃了又吃,吃了还想吃?

    将面碗朝他面前一推:“喏!你尝吧!”

    “喂我。”

    “…………”慕千雪额头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这混蛋,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快点。”

    男人不耐烦地催促着,一脸你再不喂我就发脾气的表情。慕千雪真的没心情和他为这种事吵架,只得不情不愿地捞了一叉子送到他唇边。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眼,宋天杨风流的桃花目微微一眯,薄唇轻张,一口便含住她送到嘴边的食物,卷曲的面一半在他嘴里,一半在外面。他用力一嘬便全数吸入口中,咀嚼、品尝、吞咽、性感的喉结上上下下地滚动,那模样实在是………

    仿佛他吃的不是面条而是她。

    “味道果然不错!”

    心,狂跳起来。

    慕千雪的小脸又不自觉地烧起来,不敢再看,不敢再答,她慌乱地起身抱着面碗去了另一处沙发上,然后,埋头猛吃。

    “我的口水好吃不?”

    “噗!”

    闻声,慕千雪毫无形象地喷出嘴里的面条,而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混蛋,他是想活活呛死她,省得日后还要等她签离婚协议么?

    -------------

    一个合格的飞机师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的职业操守,充足的睡眠非常重要。

    所以,平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宋三少,为了准备第二天的首航甚至不等她吃完泡面就直接上chuang休息去了,等慕千雪磨磨蹭蹭收拾好一切过来的时候,他面容沉静,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睡着多时。

    本还有些担心两人同睡一起他又会生出些奇怪的想法,可事实证明,这一次她看错他了。

    一夜无梦,醒来时身边已没了人,慕千雪惊坐起来,刚要下chuang找人,宋天杨已穿戴整齐地从洗手间出来。

    他完美而高大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机师服下,更显修长挺拔,袖口上代表着他机长身份的四条金色横扛十分抢眼,让他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天生高贵不凡的气息。帅,酷,冷,冰,几乎都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紧扣着机司帽的姿势使他显得更加冰冷傲慢,黑色的头发帅气地立起,微挺的鼻梁下是他菲薄的唇,此刻稍稍向上肆意地勾起,尤其是那一双墨玉般眼睛,深邃如海洋…………

    慕千雪曾说过,他是她看过穿西装最帅的男人,可直到现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原来宋三少最帅的时候不是穿着西装,而是穿着机师服。那种无与伦比的帅气与英挺,她实在找不到词来形容,总之,就连她都看得有些痴。

    无视于慕千雪近乎迷恋的眼神,宋天杨酷酷地开口:“你还有半个小时,我在楼下边吃早餐边等你。”

    “可是…………”半个小时她怎么来的及?

    打断她的话,男人的口气很严肃:“我从来不迟到。”

    说完,男人酷酷的脸一偏,转身,大步离开了总统套房,真的自己下楼吃早餐去了。

    “…………”

    这人,装酷也不是这样装的吧!他怕迟到就不会早一点叫自己起来么?不过他说从来不迟到,这个理由反倒可以被慕千雪接受,因为她在工作的时候,也同样是以不迟到为原则。没时间再腹诽那个可恶的男人,慕千雪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刷牙,洗脸,换衣,打包,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赶在最后一分种的时候跳上了来接宋天杨的车,除了没来得及吃早餐以外,慕千雪一切妥当。

    反正都出来了,索性放开了心情玩,所以慕千雪挑了身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运动服,足下穿着一双纯白色的运动鞋,唯一特殊的地方,是她头上扎了条五彩斑斓的橡皮筋,为这身朴素的衣饰增添了几分俏皮的感觉。来不及戴隐形眼镜,她鼻梁上架着大大的黑眶,吹弹可破的脸庞上不施半点脂粉,素面向天的模样让她清纯得仿佛刚刚走出校园的中学生。

    同坐在后座,宋天杨看着这样的她,微微有些失神。

    慕千雪今年也不过刚刚二十四,这样的打扮非常适合她,而且,一眼看去几乎就像是个未成年少女。而自己大她八岁,宋天杨英挺的眉头微蹙,突然生出一种岁月是把杀猪刀的感觉。

    他老了么?

    -----------

    顺利地上了飞机,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慕千雪仍旧感觉有些不真实。

    第一次出国就是去世界上最浪漫的国家,第一次坐飞机就是头等舱靠窗的位置,这在以前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可真的实现了,她又觉得太梦幻。

    蜜月旅行么?真不知道应不应该期待!

    她没坐过飞机,但也听说过起飞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不舒服,可是,当客机缓缓冲入云霄,慕千雪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很显然,宋天杨的技术远比她想象中要好得多。出神地看着窗外,那朵朵白云就像一大团一大团的棉花糖,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但心情却因此变得很好很畅快。

    “慕小姐,你的三明治。”

    突然有人叫她,慕千雪微笑着回过头来,看清面前的那一张脸,慕千雪微笑的表情不变,只是眸底已泛起了冷潮:“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没要这个。”

    她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蜜月旅行?原来是蜜月三人行。

    桑妮第一次在凌云飞便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尴尬的情况,班机的机长是宋天杨,班机的高级机舱事务长是桑妮,班机的高级VIP试乘乘客却是慕千雪。这样狗血的剧情是桑妮最不愿意见到的,不过,越是这样她就越要表现得大度得体:“宋大哥说你没吃早餐,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给你拿了这个,吃吧!听说你胃不好。”

    伸手接过桑妮送来的三明治,慕千雪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便扭头又去看窗外。

    老实说,如果桑妮当自己是那种懵懂无知的小女生那就大错特错了。这种时候,如果她是桑妮,只会能避多远就避多远,可她不但没有还刻意巴巴地送到自己面前来找‘刺激’,如果不是她太傻那就只明能太聪明。可不幸的是,慕千雪也不是个没脑子的小丫头片子,所以,对于她这种无声的挑衅,她选择视而不见。

    被无视的感觉不好受,桑妮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来:“那我先去做事了,有什么吩咐请随时叫我。”

    随时叫她?

    送上来被打脸不说,一次不行还要送第二次?她就那么肯定自己一定会因她的存在生气或愤怒?面对桑妮这略显幼稚的行为,慕千雪突然觉得很好笑。她真的笑了,还回过头来看了桑妮一眼,要求道:“如果可以的话再给我来一杯牛奶。”说着,慕千雪又补充道:“热牛奶。”

    加热应该也是要时间的吧!如果她真的够大度够专业,应该知道加热到什么程度。

    “OK,没问题!”

    “谢谢!”

    闻声,桑妮脸上的笑意更浓,只是一转身阴云密布。

    回到工作间,桑妮好脾气地热着牛奶,她唇角的笑意得宜,不知真相的人一定会以为她做得心甘情愿。可是,看到那乳白色的液体慢慢凝聚起蒸气,她眸间的暖意渐渐消融,直至冰封成雪。

    见到自己,慕千雪不但没有生气,甚至连惊讶都那么勉强,那种被漠视的感觉让她非常恼火,可现在她还要替她亲手热牛奶,心里的怒气蒸腾着,几乎要挤爆自己的胸膛。桑妮一遍一遍地做着深呼吸,直到自己完全平静下来,熟练地倒出热好的牛奶,她正要端到头等舱送给慕千雪,却突然接到了机长内线。

    十分钟后,会有乱流。

    吩咐好空乘人员做好通知乘客的准备,桑妮亲自将牛奶送到了慕千雪手里,顺便也很温柔地提醒她有乱流的时候飞机会有些颠簸,让她不要害怕。慕千雪一如即往的清冷,就连谢谢也说得客气而疏离,桑妮也不在意,只是很快离开又去招呼其它的乘客,她这样进退得宜的表现倒是赢得了慕千雪的赞赏。

    小口小口地喝着牛奶,不烫口也不算凉,恰是最适合暖胃的程度。慕千雪于是想,难道是自己小人之心了?其实这个桑妮人还不错?是自己抢了本属于人家的位置,上一次遇到时才会那样剑拔弩张?

    失神间,飞机的机身突然猛地一颤,紧跟着便是很强烈的一阵颠簸。之前已接到过通知,再加上开飞机的是宋天杨,因为对他很有信心所以慕千雪也不怎么害怕。只是,她彻底悲剧了,因为她才喝了几口的牛奶在刚才的颠簸下洒了好些在了她的身上。

    机身还在剧烈地颤动,她忍着身上粘腻的感觉又坐了一小会,等到飞机完全平静下来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安全带,费力地擦着身上的奶渍。费了半天劲似乎还是没有用,她便伸手去够自己的背包,随便翻出另一套运动装便去了洗手间。衣服换到一半,飞机又开始剧烈地颠簸,慕千雪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撑在洗手台上,好半天才挺了过去。

    终于换好衣服出来时,有空乘人员正在派发饮料,她侧身越过那两个空乘人员,直接回自己的座位,刚走到座位边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慕千雪下意识地回头,来不及做出反应,装满了饮料的餐车便狠狠撞上了她的腰。

    剧烈的疼痛让慕千雪小脸一片雪白,她跌倒在地,痛苦地【呻】吟起来。

    -----------------

    接到消息后,宋天杨第一时间从驾驶舱里出来:“怎么样?很疼吗?”

    慕千雪不想开口,只是深拧着眉头摇了摇头。

    “你们怎么做事的?竟会让乘客受伤?”凌云航空素来服务至上,他接手公司这么久还从未接到过乘客被餐车撞伤的投诉,没想到K市机场落成后第一桩就落在了首航的这班机上,无论他现在的身份是机长还是总经理,这种现象都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对不起宋大哥,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做为这班飞机的高级事务长,桑妮立刻过来解释,不过在解释这件事的同时,也不忘替她们自己解释:“我们已经请机上的医务人员过来替慕小姐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

    宋天杨的脸色很冷,口气虽平静却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肿成那样叫没什么大碍?谁负责的餐车,怎么会撞上乘客?”

    “对不起!是我,可我不是故意的,我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踩了固定轮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餐车还是滑走了。”闯了祸的小空姐红着鼻头站了出来,一开口便又哭得稀里哗啦:“慕小姐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姑娘哭得很伤心,慕千雪对她一笑,安慰道:“我知道不是你,没关系的。”

    不过,有些人当她是傻子么?

    乱流明明都已经过去了,餐车还是滑了过来,难道还能叫偶然?这个小空姐一开始就说明自己踩下了固定轮,可是,她踩下去了别人不见得不会踩回来,方才,她眼角的余光恰好瞥见了不该瞥见的人,她只是没想到宋天杨的眼光这么差,放在心尖尖上女人居然是个明里一套暗里又一套的白莲花。

    “怎么样?还疼不疼?”

    慕千雪由始自终都没有看宋天杨一眼,只好脾气地对那个小空姐说:“有没有红花油?你去拿来帮我擦一下可能会舒服点。”

    “有,有的,我马上去拿。”

    小空姐见慕千雪这么大度,高兴得连眼泪都忘了擦,蹬蹬蹬地跑回去拿了瓶红花油过来,正想亲手替她擦上,却被宋天杨一把夺了过去:“我来。”

    “不行。”

    见他要亲自动手,桑妮连忙阻止,话说得太急切顿时又引来众人怀疑的眼光,她悻悻一笑,又理由充分地解释道:“机长不能离开驾驶舱太久的,这种小事就让其它人来吧!要不,我来替慕小姐擦?”

    “我自己来。”

    宋天杨不听,仍旧很坚持,可他才拧开红花油的瓶盖,慕千雪却伸手阻止了他:“算了,你还是进去吧!你把飞机开稳一点比什么都好。”

    挑眉,男人的脸色又臭成了碳:“你在怀疑我的技术?”刚才是因为有乱流经过才会那么颠簸,无关乎他的技术问题,他若是技术不好,整个凌云航空就没有技术好的飞机师了。

    知道他没听懂自己的话,慕千雪也不解释,只意味深长地道:“明知道两架飞机要撞机,不想办法避开还让飞机直直撞上去,宋机长,你的技术不值得怀疑么?”

    闻声,男人一时有些愣神,片刻后突然笑了起来:“怎么这么酸?”

    不想理他,慕千雪伸手他手里的红花油夺过来重新塞到那个小空姐的手里:“女孩子手劲小,会比较温柔,还是你来吧!”

    听到这话,被嫌弃的某机长紧绷着脸上的线条,似是一百个不愿意,但看慕千雪似乎真的很难受的样子,终还是让出位置给那个小空姐过去替她擦药。

    只是,当他转身走向驾驶舱,冷冽的眸光却不小心触及桑妮略有些幽怨的眼神。

    瞬间,慕千雪那句语带双关的撞机便涌上心头,在他脑海里萦绕着迟迟不肯散去,他的‘技术’真的那么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